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李永才:烛光晚餐(12首)

2015-01-20 09:3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永才 阅读

李永才

  

  李永才,1966年出生于重庆市涪陵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诗歌学会副秘书长,《四川诗歌》执行主编。作品散见于《星星》《绿风》《山东文学》《中国诗歌》《四川文学》《边疆文学》等上百种刊物,作品在全国诗歌大赛中多次获奖,并入选《年度中国诗歌精选》《汉英双语年度诗歌选》《年度中国诗歌排行榜》等数十种选本。出版诗集《故乡的方向》《城市器物》《空白的色彩》《教堂的手》。
  
  在邛海遇见一条死鱼
  
  深秋的湖水 一条鱼烹了半熟
  水草是秋风撒下的网
  无法超度的肉体被捞上岸来
  阳光像一丛流矢
  射穿它优雅的孤鳞
  
  黎明,死亡和鱼骨如星辰
  彻底显露。不见网破
  据说,昨天夜里
  钒和钛像两队钢铁战士
  在它的体内发动一场内战
  敌众我寡,就这样败下阵来
  
  我最担心,岸边青苔疯涨
  一排饥饿的鱼竿
  是否会引发,一场新的杀戮
  码头缄默 水波涌来
  一种最高形式的救赎
  
  2014年10月9日,西昌
  
  烛光晚餐
  
  12月24日夜晚 雪如梅花怒放
  在马伊丹佩克,小院像烟雾一样
  活在梅花的火焰中
  苍白而脆弱的烛光 照亮
  Lazar和他的妹妹,Andjelka
  像桌面的两只杯子
  涂满棕色的期待 水或者电
  以不可预知的方式消逝
  
  烛光咖啡
  
  12月25日夜晚,枪弹像几声夜鹰
  洒落在卢甘斯克的小镇
  弄堂 街巷和平凡的烟火
  所有的思想,以唯一的方式消灭
  也许,夜鹰的眼睛
  有无限的慈悲
  让你独守半杯咖啡和椅子
  一缕烛光足够温暖
  
  女神手上的烛光
  
  12月26日 风从窗纸上吹来
  桌上的烛光
  霎时走漏了风声
  雪花纷纷如狐狸的尖叫
  击碎了上帝的左手
  
  而对岸的女神
  把烛光当成粮食和圣火
  高举在空中
  暮色内心的秘密,泛着苦味
  被彻底揭穿
  
  潦草的雪花,是她铺撒的稗子
  在火炉中发出的声音
  疼痛而透明
  足以影响密西西比河
  向南流过的姿势
  
  变脸
  
  一次短暂的欢喜
  究竟能打发多少无奈的时光
  
  像一只金丝猴
  从不无功而返,将嬉笑系于脸谱
  多么荒谬 。一场阴谋
  闪过额头的陷阱
  硝烟四起
  
  我惊异于人类的面孔
  被花脸演绎成一串
  东升西落的影子
  天空,苍白的皮囊
  被人类反复虚构
  
  悲剧总以喜剧的形式呈现
  不必以另一种眼神
  审视手指的虚无
  像猴一样摆弄生活
  没有什么不好
  
  舌尖上燃烧的火把
  习惯于挣扎中 绽放与凋零
  光阴的秘密
  藏在纸糊的面具里
  永远也无法揭穿
  
  照应
  
  我只能如此描述
  这是谁,躺在椅子上
  狗躺在椅子下
  我不能有丝毫的夸张
  我担心用词不当,比喻不当
  形容词多了点
  
  人的嘴里含着无奈
  伤感 焦虑,和一点潦倒
  狗的嘴里咀嚼着忧郁 闲愁
  富足和些许颓废
  似乎游在水面,静静的燃烧
  
  而阳光,从远处高大的建筑
  向我逼近
  干扰和阻挡了什么
  牵狗的人和椅子的想象
  在这里,迷失了方向
  
  乌鸦与樱桃
  
  晴朗是一只乌鸦
  在黄昏的樱桃树上
  秘密地飞走
  我最终还发现,晴朗
  是一粒樱桃
  虔诚的信仰 正如我听见
  跌落和一种沉默
  
  樱桃透明的声音
  如一只悲伤的狮子
  走近门口时,有片刻的凝视
  就像一个哲学家 隔着栅栏
  得出结论
  爱吃樱桃的乌鸦
  比爱吃菠萝的,更加轻浮
  
  我不知道,樱桃的花
  是怎样开在山上 只知道
  向晚的樱桃
  像乌鸦落在肩上
  都有一种忧伤的味道
  而它的灰色
  仅是僧人,掩饰天空的旧袍
  仍存有小兽的余温
  
  乌鸦无非是几粒石子
  被秋风扔向天边
  那些羽毛,如熟透的樱桃
  散落在一条小路上
  捡几粒,就可以找到
  我前世的知己
  
  苞谷林
  
  旷野,一群流寇披挂红缨
  煞有介事的颜色
  在寨子里延伸
  过些时候,雨水以外的事物
  揣上了半生不熟的梦
  野花想入非非
  
  骑着山坡寻找阳光的人
  躲进了苞谷林
  傍晚的风,数过玉米叶
  少女的发辫,被鸟儿抚弄
  飒飒作响
  
  马入丛林,必有秋雨重来
  粉碎漫天的败叶
  幸福的脆响,是秋天之手
  在激动的收获
  一枚金色的牙齿
  
  建筑物的脸上
  
  闲云之外 又一次
  响亮的雨声 拍打杏树的外衣
  穿过金色的发丛
  如一架经典的马车
  拐进旧巷 偏信了蓬勃的蒿草
  某种虚幻的主义
  在小桥的脸上飞溅
  
  马蹄扬起的时光
  通晓每一扇格窗 深藏的秘笈
  如同看透银杏 快要落尽的美学
  请别这么快就离开
  失忆的头脑 一枚铜臭
  抵挡不住,一杯小烧的火焰
  传说中的马蹄  踏碎西风
  早已越过边境的陶土
  
  进入另一条街巷
  城墙的每一个角落 遍地都是
  喜鹊的粪便,和自然主义的水声
  当然考古可以看出
  专家手上的尖锤,也可以看出
  那些传统而坚硬的词汇
  只是贵妇脸上的雀斑
  
  雪的眼睛
  
  流云,被北风点燃
  经过河滩,残花败柳之后
  接近灿烂的火焰
  那是一场夜雪
  从植物的体内垂落
  如孤单的草籽,被风追赶
  埋得越深,越隐蔽
  越无处可逃
  
  疲倦的水鸟,从远方归来
  与命运的浮尘 擦肩而过
  它的耳朵和眼睛
  被一粒草籽的味道 再次纠缠
  顺从于夜雪的鸟
  停留在冬天的脸上
  喜形于色
  
  既然有风收走落叶
  就不必眷恋,十月的果实
  我接受一场成熟的风暴
  撕碎光阴,消灭整个夜晚的快乐
  让手握灰暗的部分
  变得幸福而渺小
  
  暮歌
  
  似萧索的夕阳,斜倚在栅栏上
  泪流满面
  你是真的,感到沮丧吗?
  李可染笔下的黄昏
  一个英雄,似秋风
  苇草一样衰败的鬃毛
  为梅花的暗伤,寻求不朽之名
  
  英年已逝。谁能忆起
  抛在身后,那些无数次跨过的断桥
  泥泞和鸡冠花的信物
  落在山脉和旷野的蹄印
  众鸟衔落的史诗
  闪亮在,五月的黄昏
  
  牧童,黄荆条,柔软的鞭子
  阳光在冷笑
  但你并不记得,究竟是谁?
  把六月的阳光变得比火焰更毒辣
  莽汉格斗的桂冠 敌不过
  村妇情色的肌肤
  
  我也无法记起,奔跑的村庄
  只认得当初的小路
  在辽阔和连绵中
  仍保持了原始的善良
  像扶持犁铧的父亲
  等待一根稻草,在铁锈上扬花
  
  芦苇水岸,落草的夕阳
  不再挽留节节败退的光辉
  醉卧清秋,把自然主义的村落
  搂在荒凉的怀中
  情绪若桃花,试图与那些炊烟
  流水和蚊子,彻夜交谈
  
  你突然感到沮丧
  为了一只走失的小兽
  众花散落。已经太久了
  没有一枝记得,蹄音里的西风
  宛如挣扎于夜雨的灯笼
  无法说出熄灭之痛
  
  除却饱满的伤 少年之梦
  纠缠于古典的晚霞
  原谅我的坚硬与隐忍
  猎犬的橄榄枝已举起
  秋风的猎枪
  草垛之外,所爱的事物
  已落入冰雪的敌手
  
  北风吹不动田野
  远方的路,是雪花的囚徒
  更加没有尽头
  你的傲骨,在稻草上跋涉
  如瘦削的桅杆
  穿过浪花凄厉的尖叫
  你是否,真的感到沮丧?
  
  龙凤场
  
  夜色分开连绵的细雨,分开
  酒坊古典的封面
  
  灯影处,凤凰正张嘴
  擦拭,濯洗月光
  
  水是桥的小调,苇草之间
  那么多流言时隐时现,散布
  
  一种混沌。它们暗淡
  沉默如雪 在懒散 简朴的街道
  
  时而在皂角上飞扬 时而
  在柔软的舌尖,打下死结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