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戴建业:不读古诗词,传统就会丢在我们手里

2021-04-20 09:14 来源:新周刊 作者:苏炜 阅读

关于读书人的成名,张爱玲在1944年小说集《传奇》的再版序言中写道:

“以前我一直这样想着:等我的书出版了,我要走到每一个报摊上去看看,我要我最喜欢的蓝绿的封面给报摊子上开一扇夜蓝的小窗户,人们可以在窗口看月亮,看热闹……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

从电视时代到互联网时代,读书人或早或晚地走出书斋,来到聚光灯下,品尝“出名”的况味。

2021年4月23日,后疫情时期的第一个世界读书日。新周刊硬核读书会联合华为阅读,邀请五位文化界的大咖,以“吾论阅读”为主题,聊一聊他们的读书“方法论”。

在视频时代成名的老师当中,戴建业无疑是比较特殊的一个。

那些学生时代记了又忘、忘了又记的古诗词,对于当代生活或许提供不了什么功利性的帮助,但偏偏被这位白头发的老教授用浓重的湖北麻城口音一讲,就成了年轻人追看的网红课程。

戴建业讲诗词很投入,读到李白的《将进酒》时激昂慷慨,读到苏轼悼念亡妻的《江城子》时潸然落泪,很容易感染台下的学生和屏幕外的观众;

戴建业讲诗词很幽默,每一堂课他都笑眯眯的,妙语连珠,带着学生也一起开怀大笑,他说那些幽默表述并非提前准备,而是真性情的流露;

戴建业讲诗词很通透,离开了应试教育的樊笼,对古老语句的解读变得更加快意自由,总有人在评论区留言,听完他的课,才真正懂了童年的诗词。

很多人不知道,在“火”起来之前,戴建业除了是华中师范大学的教授,还是笔耕不辍的专栏作家,他的文字里,有自己的人生体悟,也对社会百态表达看法,他保持着阅读和书写的习惯,于专业性之外,坚守一个知识分子的社会性。

读了一辈子书,戴建业对于阅读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和见解。戴建业最新随笔集《我的个天》已问世,他真诚地和年轻朋友聊天。

在新书《我的个天》中,他总结:

“不同的阅读和思考习惯,短时间内看不出有什么差别,时间一长就出现天差地别……你自己选择了什么样的阅读习惯,你就为自己选择了什么样的人生。”

Q=新周刊硬核读书会

A=戴建业

“一个人严肃不起来,那也没有办法”

Q:目前的生活状态和工作节奏大概是怎样的?与“成名”之前相比,有什么的变化?

A: 生活状态和过去不太一样,过去的生活比较宁静,现在忙一些,我尽量避免去社会上参加太多活动。工作主要是写作和讲课,不过现在讲课很少在课堂上,很多都是通过视频录制课程。下个月我就正式退休了。

Q:如何评价“成名”对于您的影响?

A:正面地来讲,更有社会影响力,负面的影响就是静不下来。这么多年在书斋养成的生活习惯,对社会上的那套东西不太适应。

Q:您的新书中收录了您关于人生、社会问题的一些思考,您觉得书写社会和书写专业有什么区别?

A:这是传统知识分子的一种特质,像鲁迅、郭沫若,既能从事研究,也能写出漂亮的文章,今天的很多教授,写出来的文章干巴巴的。

你看英国的罗素,是数学家、哲学家,还拿了诺贝尔文学奖。我觉得学者努力把文章写好,不仅不影响专业研究,还能起到互相促进的作用。

去年,全国出了两百万种图书,其中有一百九十多万种只卖出去几十本,很多书根本没有人读,写出来只是为了评职称,这种书一出来就“死了”,对资源也是一种巨大的浪费。

Q:在讲课过程中,您总是挂着笑容,课程内容也不乏很多有趣的表达,您觉得您这种乐观和幽默的源头是什么?

A:首先这来源于个人的天性,我们乡下过去不叫幽默,叫“说笑话”。我的父亲总说男孩子说话应该严肃,但一个人严肃不起来,那也没有办法。

其次来自于年龄,对一些事情看得很淡。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也焦虑,年龄大了,尤其是过了四十岁之后,人就变得越来越平和。同时对社会、尤其是对广大网友、同事,我也怀着一种感恩之心,我的工作和生活都比较顺利,我感念我们教研室无论年长的还是年轻的老师,都很支持我的工作,我的家庭也很圆满。

戴建业

“社会应该给年轻人提供更宽松的环境”

Q:在一些访谈中,您曾经表达过对当下年轻人的理解,认为他们面临的困难并不比物质匮乏时代的人们小。您对他们有怎样的建议?您认为这代年轻人可以通过什么方式找到自己的答案?

A:我教书和年轻人打交道多,我感到他们普遍很紧张,而且变动常常很大。高强度的工作,使年轻人失去了梦想,高昂的房价让城市年轻人的很多劳动丢掉价值。和国外的一些企业相比,他们缺乏学习的空间和时间。

我觉得社会应该给年轻人提供更宽松的环境,让他们能够获得基本的生活保障,有机会持续地“充电”。

年轻人自身要学会精神和身体上的放松,对自我的期望值不宜太高,社会给的压力已经够大了,不要再给自己太大压力。以我个人经验来讲,每个人都会遇到挫折,年轻人要学会和挫折共处。

我们现在的很多竞争,都是“恶意的竞争”,大家耗费了很多精力竞争,对个人和社会都没什么价值。在这种情况下,年轻人应该思考是不是可以跳出这场游戏,充分地认识自我,了解自己的长处。

Q: 身为老师,有一项“特权”,就是可以深入观察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在您看来,不同代际各有怎样的特点?他们的优势和烦恼各自有什么相同和不同呢?

A: 大体上来讲,我们那代人物质生活很困难,但只要考上大学,在工作和精神上就没有什么压力了。我是77级,当时大学生数量很少,完全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刚刚改革开放,面向世界,我们那代人的家国情怀要强烈一些。

那时的人们有时间系统地读书,现在的研究生刚到二年级就想着找工作,没有心情系统阅读,即使读博士也总想着未来的事情,他们对未来的担忧比我们那代人更重,而且也不是太自信,特别焦虑,在这点上我感觉比较遗憾。

年轻人固然要对社会整体的成就感到自豪,但也要对自我的成就拥有自豪感,这样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

戴建业

“不同人读诗词,能收获不同的感悟”

Q:现在很多人会在感到苦闷之后,求诸于诗人的智慧和诗词的宽慰,在很多时候,传统诗词的解读都变得庸俗化、鸡汤化,您怎样看待这种趋势?

A:每个人都不会带着空白的大脑去读诗词,不同文化水平、不同心境的读者去读,就获得了不同的感悟,这个是很正常的。

鲁迅先生说,在《红楼梦》中,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不同的大脑,看同样的诗词也有不同的感受,大众在诗词中获得什么感受,是他们的自由,没有什么可非议的。

我认为普通人如果从传统诗词中得到安慰,即便将它们一定程度上鸡汤化了,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一个专业人士不能总是关心鸡汤,作为专家,应该尽可能地向大众传递专业知识,并且完成通俗化的表达。

我既是诗词的爱好者,也是诗词的研究者,我更希望在阅读中,体系化地摸索出诗词的演变,看看我们这个民族,在历史上的情感表达是怎样变化的。

Q: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传统诗词作为一种文体,在今天面临式微,音韵、格律教育都已经逐渐退出当代生活。大众对于诗词的接触也相对窄化,历史上大量的诗词,除了专业研究者之外,很少有人去阅读了。您怎样看待诗词在当代汉语中的地位和价值?未来,诗词将还有没有可能复兴?您如何评价目前的诗词教育乃至语文教育?

A:无论是近体诗还是古体诗,在今天不存在复兴的可能。

诗词创作只能作为一种爱好,传统修养的表现。今天能够传颂的诗词,的确是艺术上的精品,但每一种文学体裁,都应该属于其所在的时代。

古代,汉语中单音节、双音节词汇很多,产生了《诗经》、乐府诗、五言诗、七言诗。汉语目前已经发生了变化,多音节的词汇很多了,比如“电子计算机”“宇宙飞船”,已经无法进行诗词创作。

同时,传统诗词受格律的束缚太大,没有办法表现今天的复杂生活。明清时的长篇小说,已经多使用白话,这才足以描写世俗生活的情态。

目前我们为什么还要学习古诗词呢?因为它们的确是精品中的精品,展现了汉语的简洁凝练、生动优美,诗词融合到现代汉语中,使语言更加悠扬。比如“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就很雅致,这样的句子记多了,我们就能将传统的精华融入到现代语言当中。如果人人都不学诗词,那么传统将失落在我们这代人手中,就太可惜了。

Q:您在新媒体平台发布的内容,很多都与诗词有关,其实您本人的研究范畴囊括从魏晋到唐宋的中古文学,古典文献学。这是否说明只有一部分知识适合在新媒体平台传播?您后续有没有想法将那些更艰深、更冷门的内容与观众分享?

A:唐宋诗词相对来说更适合在新媒体平台传播,传播它们,对于弘扬传统文化也有很大的作用。古典文献学一类的知识则不然。一来大众不需要,二来也不容易理解,按照我个人的计划,这部分知识比较难和读者分享。

“还是要养成阅读的习惯”

Q:很多人认识您都是通过新媒体平台,您怎样看待互联网时代新媒体对于人们认知方式的改变?

A:在今天,无论喜欢与否,没有人能离开新媒体平台,它是信息流通的主要渠道。那么新媒体也势必对知识精英、大众、甚至语言本身,产生深远的影响。很多人说要抵制网络语言,这怎么抵制呢?语言本来就是约定俗成的。

但我希望年轻人在这样一个时代,还是要养成阅读习惯,阅读太重要了。

Q:互联网时代,很多人的观点反而更加激,但文学作品的解读往往是多元的、开放的,也即作品的解释权不仅仅属于作者。您是怎样完成对文学作品的解读的?怎样处理与您不同的理解?

A:文学作品的任何解释都是开放的,没有谁能够一锤定音,只要不违背文本和常识,各种解读都应该尊重。如果所有人都保持一种解读,那才是可怕的。对于文学作品,多元比一元好,开放比封闭好。

Q:能不能介绍一下您的读书技巧和读书心得?

A:要分两种情况,对于专业的研究生、大学生而言,我认为他们要读自己专业领域经典中的经典,反复精读。对于一般的大众而言,我觉得他们应该尽量整本地阅读原著。

如果有志于写作,应该在阅读的同时,及时地写下自己的读书心得,对书本才有更深入的理解。比如说我要学习某个哲学流派,就要精读这一流派的经典,泛读相关的一些书籍,辅以心得回顾,写得越多,也就写得越好。

Q:今天的阅读好像更为广义,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上,无纸阅读、电子阅读、网络阅读、有声书阅读,或者看一些课程视频。您怎样看待这个更加多元丰富的阅读环境?在新媒体时代,传统的阅读形式是否应该保持、应该怎样保持呢?

A:我偶尔读电子书,有些课程视频,我也会鼓励看一下,因为它足够直观、生动,可以培养某一方面的兴趣,有了兴趣再去读书,与书本参照,相辅相成,但我认为新的阅读方式不会完全代替纸质阅读。读书一定要反复揣摩,眼到手到,这是非常重要的。

采写:苏炜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