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废话:作为形而上学的虚无主义之一种

2021-10-13 08:42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赵卡 阅读

废话:作为形而上学的虚无主义之一种
——杨黎的《废话语录》

赵卡

杨黎

杨黎

我先把调子定了,哪怕是定歪了——在中国,除了杨黎的废话理论,其他人的理论都不算理论;即使算,也不算原创性的理论。这话就不能再往下说了,说狠了,我会被飞来的唾沫星子砸死的。

杨黎的诗没得说,凡是读过《撒哈拉沙漠上的三张纸牌》《大声》和《除夕夜十一点,我突然想去埃及》(不止这些)的人,都知道他的诗有多厉害,他是影响、启发过两代人的大诗人。但要说引起巨大争议的,还是他的废话理论,这套无中生有出来的一种理论其实和诗的关系都不大了;“语言即世界”是他对语言的一个伟大洞察,没有这个洞察,别说没有诗,连世界都不存在;但要追溯这个洞察的源头,我不确定是不是用赫拉克利特和巴门尼德的思想打底,就是逻各斯的发现,关于to be那一套学说,通称本体论,从言说结构中发现世界,语言先于世界,废话理论也是形而上学嘛!

不知从何时起,杨黎说他是有神论者,最近又变成了一神论者,但我却觉得他是个多神论者,至少包含着一个查拉图斯特拉,否则他不会经常采用柏拉图式(还有尼采)对话风格来阐明他那些观点的原理和道理。论证命题尽量不举例子,不打比方,不引经据典,只用逻辑推演,这是杨黎的理论方法,也是形而上学的理论方法,有点先知现世附身的感觉。

杨黎的很多说法引起了争议,比如 “汉语是二流的”,这个说法又不新鲜,不知道为啥会引起争议,难道汉语不是二流的是三流四流的?当然说八流九流就有点过了。不论古代汉语还是现代汉语,的确缺陷太大了,语言这种东西太影响人类的思维,或者干脆说语言本身就是思维,毕达哥拉斯一派就发现了数学是上帝的语言,但汉语绝不会抽象出这种思维的。杨黎还反对普通话,支持方言写作,我也反对普通话,但我更反对方言写作,方言是没法写作的,只能说和听,方言落到纸上就完蛋了;因为落到纸上的方言已经不是方言了,而是普通话的文字,用普通话读方言,或用方言读普通话的文字,都太别扭了。

中国的诗人,有时会用争论代替理论,这个方法好,既让别人看了热闹,又让别人看到了激烈的思想交锋,比如杨黎和韩东,他们之间的争论,我有时都看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太厉害了。杨黎的很多观点、论点和谈话,加在一起就是理论,所以的他的废话理论很多是从访谈和对话中产生的,谈个话都能谈出来高深的理论来,如果我们抛弃对既定术语的成见,就会发现,诸神仿佛降临到他的嘴上了。

诗人刘不伟返居呼和浩特的这几年,和我策划过几次把杨黎弄过来玩几天,但都无果,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赶上杨黎生病。有人说过,把杨黎弄到内蒙古玩几天很简单啊,找那么多原因干嘛,他们真不知道,我和不伟的想法是,杨黎不能白来,来了就要想办法给他弄一笔钱。

“在中国,除了杨黎的废话理论,其他人的理论都不算理论;即使算,也不算原创性的理论。”我把这句话扔到一个几百人的群里时,引起了很多人对我的不满,质问我为啥胡说八道,我说没啥意思,就是我故意的;还有,我把这篇小文的标题“废话:作为形而上学的虚无主义之一种”给刘不伟看时,他问我啥意思,我说我也不知道,因为我看到斯坦利·罗森和他阐释过的尼采和海德格尔,把虚无主义搞得太邪乎了,不仅有欧洲的虚无主义,还有等级的虚无主义,还还有次序的虚无主义,还还还有积极和消极的虚无主义……我灵机一动,就套用了。我唯一知道的是,虚无主义是现代性的精神本质。

2021-8-29  呼和浩特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