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海男的诗 | 我的身体,我知道你的潜规则

2021-11-15 09:04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海男 阅读
海男

海男,作家,诗人,画家。毕业于鲁迅文学院·北京师范大学文艺理论研究生班。著有跨文本写作集、长篇小说集、散文集、诗歌集九十多部。有多部作品已被翻译成册,远渡海内外。曾获刘丽安诗歌奖、中国新时期十大女诗人殊荣奖、中国女性文学奖、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等。现居云南昆明。


▎国度的身体性

跨越国度,在云朵的漩涡中飞
从云南到曼谷,再抵罗马
身体,我的身体,只是一朵白色的棉花
云絮、城堡、陌生人
在不同的国度或天空之上漂流
只有你,才是我最爱呼吸的空气
身体,我的身体,我知道你的潜规则
只有在我母语的舌头里
世界才是辽阔的……


▎我在树下散步

在树下散步,能感觉到自己的骨骼变缓慢了
大葱和洋葱的味道是同样的吗
犬和狼的皮毛潜伏在荒野的奔跑中
其本性显露在牙齿下。我在树下散步
遇到的是孩子们嘴里吹过的泡沫花絮
在如此蔚蓝的天空下,你不会再报仇雪恨
走吧,走吧,让我们走路吧
光阴圈里的兄弟姐妹们
让我们以走路的节奏
抵达那些泡沬前面的路
你会找到爱犬,你也会让过去的敌人回家


▎组诗三首

1

午夜,退潮的声音过去后
剩下你回避的目光
我在什么地方伤害了你,伤害了你
最红的那件衣服,最轻微的那歌曲
世界更加寂寞起来
我伤害了你的眼睛,再继续伤害脚趾
伤害了公路、田园,以及你的第一辆私车
像伤害你的婴儿和情侣
因为我是婴儿的母亲和情侣
世界更加孤单起来
我仍在伤害你在防波堤上高高的房屋
我的情人,我仍在增加力量
伤害你眼前的影子,活到明天的影子
静静的,从开始的第一个黑暗
拥抱你时就学会了要伤害你的嘴唇
噢,情人,你的嘴唇
是我看见过的堕落,比一个天使更加堕落
启示了我用一生的智慧
寻找机会去伤害你伪声音
八月要结束了,九月的秋天
第一片树叶会令人恐怖
因此、我使用了武器或头发
用黑暗的咒语伤害你的面容
我听见手臂刚一伸出
钟声带来的夜晚,伤害你之后
我的牙齿出奇的洁白
整个下半夜,我在爱你,我要爱你

我爱你,在这难忘的八月
当我们看见了公路上的棺材和稻谷之后
死亡遥远的驱来之前
我说我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
在缤纷的黑暗降临之后
圣母拥抱着圣子,教堂正飘着树叶

通红的早晨
山岗上隐隐闪现的马匹和季节
我伤害你,我伤害了你
他们的目光是我们的祭奠之日
缓缓张开的双唇找到你后
我死之后,活起来之前

我伤害你后又努力裹着衣襟
赎罪的傍晚啊,我记不清的蜡烛呵
河流中的第十三根草叶
为什么看不见了
我们的住宅涌满了水的颜色
波浪的响声大迷人了
我仍然像昨天一样
集中力量,伤害你

我害怕见到的情人啊
我的嘴唇张开了
我的羞涩、眼睛,以及爱情
正伤害着你

2

郊外是皇帝从前建设殿宇的地方
无数的空间和缤纷的砖瓦
他们都死去了。死亡是那样无声
淹没了殿宇和草尖上的雪
如今,我们住在这样的房屋中
北京郊外,北京郊外正降临夏天

午夜,燕子们已经南迁,雨水已经南去
连一滴水也没有,一滴雨也缺乏
镜子中我们的绿衬衫啊,没有袖子
远在旷野的马匹,在哪里,我们的幸福
幻想却不会停止,它那放肆的鞭子
啊,诗歌在黑夜,牧神在眼底

死亡离镜子是那样近
房屋的倒塌啊,在农民们接近午夜的时辰
我们看见上帝
高贵,前程远大的帝国
在我们忧伤的手臂中沉没

往哪里去,遍地闪烁的金子
闪开后,我们看见河流
我那广大的诗歌和赞美
赞美者叙述我们被死亡抛弃的那一午后
你是谁,被帷幕挡住,被我看见

大地如此微薄
那张嘴,张开了饥饿,张开了美
收留了忧郁
上帝,上帝
像一个国家那样杰出,集中了智慧
在我们的国家里,夏天啊,水中的诗啊

眼前的桑园和丝绸
从一根女人的头发中,发现了谁
白昼和黑夜,用嘴喊醒了谁

镜子中我们的圣经呵
从绿衬衫中掏出来,捧在手中
没有听到碎片的声音
没有听到冬天积雪的音乐
这座花园除了我们,惟有我们

3

典型的南方人
激动起来,上帝,上帝
会不会丢下十字架,找回那部诗歌
爱人、爱人
你是看见我还是幻想我

除了你眼底忧郁的母语
我还知道什么?
拂晓的鞭子呵
抽空了肋骨被我们慢慢珍藏的麦秸
躺下去,躺下去
帝王躺下去,英雄躺下去,诗人躺下去
我们就唱着、跳着、幻想着
不可企及的城堡呵、黑暗中的躯体啊

掬米时候的响声多么温柔
母亲多么像我,父亲多么像你
世界的欢乐,啊,欢乐压迫了我
北京郊外,北京郊外

这座农庄,消除了玫瑰的矛盾
辽阔的农庄啊,在我们的房屋中
却只有一滴血。爱人,起来

欢乐,欢乐,世界的欢乐
啊,欢乐让我死去


▎我想着云南天空下的原始森林

我想着云南天空下的原始森林
因为离伐木工很远,所以每一棵树都在造水
一棵树的根须在造水,我喝过它流下来的水
此刻,雨过来了,弹指间
时间就改变了我们的处境
电梯上来了,水流过来了
暴雨滑下了落地玻璃窗
我想着要翻越许多座高山
要跟随海拨从低谷上升到云图中的森林
我想着每棵树都在根须下造水
所有的松鼠、猩猩、蜘蛛、猛兽都在弯膘喝水
造水的原始森林处,就是一个牧羊人的围栏
从神话中流来的水,成为了冉冉上升中的一个魔咒


▎抱着一条小狗

抱着一条小狗
度过人世间的片刻
听见水流声后,水过去了
听见风声后,风过去了
我仍然爱着,这奇异的矮房子里
一个已经老得无法挺立的传说
沙器声拥满了每个角落
系着围裙的先祖,仿佛是我母语中的黄昏之神
她身体中上升着忧伤的光芒
直到将我的舌头训练成光芒中的奇葩
我抱着一只孤独的小狗
坐在阁楼,从今天以后
我不再远航。我要守住这些
从出生以后就看见的活生生的皮毛
活生生的灵腔,好好活下去
爱情,就像狗狗眼里迷惘的远方
如今,我带回来了
秋后的粮食,请你填补饥饿
怎样的饥饿才称之为饥饿
当你从品尝到昂头的刹哪
房间里已经近黄昏,天空太高远了
我数落着这些蚕丝线一般的纤细之流
我吻过了你的遍体,才知道深渊有多深
才知道绿茵茵的河山深处
潜藏着白花花的水流


▎是的,并没有结束

是的,并没有结束
当抽屉里的情书已经落伍了
在它寂寥的叙事咏叹调中
一个写信的少年保持着他穿上白色衬衣的18岁年华
我拉开了抽屉,几十封情书活灵活现的
呈现出我18岁时关于青春的
索取、渴望,而找到那些电闪雷鸣
则需要我伸出双手,以抚摸岩石林立的勇气
才可能超渡这些支离破碎的经验
去再次触摸到那一场雷电中一个少年充满骨感的脸
是的,并没有结束
收藏在那只抽屉里的是一场电闪雷鸣的往事


▎黎明已降落在她的乳峰上

她的乳峰满载过爱情的搏动
仿佛峡谷中洁白明净的象牙
在她的乳头上起伏波动
犹如下半夜的芳香,随狭长的手指在移动
随着明媚的春天的降临,她乳峰上
已经送走了一艘船,在她断裂过的
一只收藏已久的爱情陶罐里
有她发丝一样的哀鸣,拂动着雾霭中升起的忧伤
黎明已经降落在她的乳峰上
甜蜜的刺在她的肉体中沉入下去
震撼她睡眠的钟声之下,爱情抚摸着
她越来越隆起的乳峰
黎明已经降落在她乳峰上
没有人替代逆流而上的季节,没有人湮灭过她的爱情


▎我愿意就此隐形

我愿意,就此隐形,像那些书中的故事
只在阅读、翻拂、忘却中
获得幽暗的一夜。我累了
那些从内陆上岸的路,通往我的
来世。我咀嚼着这渐渐上升中的秋色
泥洼中我走了很远,才看到了
胸前佩带银器的妇女生活
她们中的部分人已老去
更年轻的一代人已经失去了割麦子的手艺
抽屉、耳垂、暗器中滑过一阵雨声
男人、女人世世代代划分了性别之后
才开始了以泥土和水为界
秋天的冷,使我想起瓷器
想起冰凉的原始森林。我愿意在你怀抱呼啸
秋风猛烈的揺晃……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