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徐冰:中国艺术家最容易成功

2012-09-29 02:28 来源:城市快报 作者:徐冰 阅读

\

徐冰

  当代著名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日前来到天津美术学院做客“天美讲坛”,很多师生慕名而来。讲座之前,徐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采访期间,徐冰从艺术的角度阐述了艺术收藏市场的现状。他本人虽然没有参加过纯商业化艺术市场的活动,但他却在很多人忙着在艺术市场上抬高自己身价的时候,在网上为环保事业出售着艺术作品。

  当谈及艺术家的灵感来源时,徐冰说生活是 创作的源泉。他的很多作品都和中国传统的书法艺术有关系。其中他在创作代表作《天书》时,在狭小的房间里默默地刻了4000多个“假汉字”,并以古代活字印刷的方式印了几百本线装书和几十米的长卷。这个作品让人们费解,包括他本人在内,没有人知道这些字代表什么含义。

  中国艺术家 最容易成功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你觉得目前国内艺术界的状况如何?存在什么问题?

  徐冰: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得很快,经过十几年就已经被世界所关注。但从当代艺术系统来看,这只是初级阶段。比如现在很多展览中,许多奇怪的装置艺术为了制造效果就把作品做得特别大;如果不行,就给它做一千个拷贝;如果拷贝不行,就把它都涂成红色;这还不行,就把灯光弄得特别强。展览结束后又全部拆了,大家也不知道他想表现什么。这样浪费材料和智慧,造成遗憾,好的作品不是这样的。

  快报:你怎么看待中国艺术家在国际上的走俏?

  徐冰:中国艺术家是世界上最容易成功的艺术家群体,这是时势造就的。总体说,这是好事。但因为这样出名太容易,诱惑太直接,很多人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就被捧杀得没有活力了。

  中国艺术收藏 市场状况不好

  快报:你觉得现在国内的艺术收藏市场如何?

  徐冰:我觉得现在中国的艺术收藏市场状况不好,但对艺术界来说是好的。因为凭我的经验,只有艺术市场不好时,比较有意思的艺术才会出现。因为反正也是卖不出去,所以画廊和艺术家就会比较安逸地做自己想做的东西。

  快报:你觉得目前全球金融危机对艺术收藏界来说是一个机遇吗?

  徐冰:我觉得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对艺术市场是一个演习。因为中国艺术市场还没经历过这种低迷时期,这对人们认识社会和艺术是有帮助的。中国艺术比较多灾多难,过去没有空间展示作品;后来为西方策展人制作作品;现在刚跳出来,又进入了市场的混乱状态。

  快报:现在一些人喜欢收藏艺术家的代表作,这对艺术家有什么影响吗?

  徐冰:这可能是受到了商业的影响。收藏家喜欢收藏最能代表艺术家风格的作品,这等于鼓励艺术家保持自己的原始风格。我觉得从材料和风格的角度来考虑(创作),这个艺术家不会很有出息,因为他的路是特别窄的。

  快报:对于接触艺术收藏的老百姓来说,他们应该怎样避免损失?

  徐冰:我觉得百姓还没有真正介入当代艺术收藏。现在新的收藏圈基本是企业界的人,对他们来说,怎样避免损失是一个新的课题。

  快报:那你有什么建议给介入收藏界的人吗?

  徐冰:我的建议是不要太相信艺术了。

  快报:你有收藏的经历吗?

  徐冰:我从来不收藏艺术作品,但我有收藏物品的癖好。在上世纪最后一天,我收藏了当天的《纽约时报》。我也不知道它实际上有什么用,但是它有一种含义。我有一部很多人喜欢的作品,叫《何处惹尘埃》,它和我的收藏经历有关。比如“9·11”事件发生时,在我的工作室前面,我亲眼看到了世贸大楼的倒塌。当时我就赶紧下楼,收集了两座大楼倒塌后的灰尘——因为当时附近整个地面都被“9·11”事件后的灰尘覆盖着。

  后来美国加州历史国家博物馆给我写过一封信,信中说“加州国家博物馆在‘9·11’事件以后收集了很多东西,但就忘了收集灰尘,听说你手里有很多‘9·11’事件留下的灰尘,你能卖给我们一点吗?”我心想这东西怎么卖啊?

  快报:通过这次收藏经历,你有什么体会?

  徐冰:我的这个作品不是在谈“9·11”事件本身,它实际关注的是人类精神和物质的关系。比如说双塔可以在顷刻之间化为平地,还原到灰尘本身,灰尘是最自然的状态。

  艺术家要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快报:你参加过什么艺术品收藏活动吗?

  徐冰:有个活动始于2005年,它由美国4家美术馆共同发起,是以艺术家提高保护自然文化遗产意识为目的的项目。我选择了肯尼亚这个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地——要用艺术品募集资金改变肯尼亚绿化带荒漠化的现状。去年9月,越来越多风格强烈的艺术作品展出时,我从肯尼亚带着素朴的作品《木森林》回国。它是我和肯尼亚的学生,以及世界各地热爱艺术的环保人士共同参与的卷入式作品。下一步,我还将在中国孩子中推广这个计划。

  快报:具体怎样实施的?

  徐冰:我让肯尼亚的孩子们根据我编写的教材,用人类祖先发明的各种文字符号,组合成有关树的图画,然后通过网上画廊展出并通过网上购物、拍卖和转账系统竞拍或购藏。每幅画最低20美元。20美元在美国可以买一张地铁票,在肯尼亚就可以种10棵树!这样一来,孩子们的绘画作品将出现在世界各地的美术馆或收藏家手中,收藏画作的资金也会变成山上的树。随着购画资金的增多,电子显示板上的数字慢慢聚合成一个不断生长的“木”字。

  快报:有的艺术作品制作成本很低,但它们却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这是为什么呢?

  徐冰:对于艺术家来说,重要的是要搞清楚自己是干什么的,到底和社会构成什么样的交换关系。艺术作品提示了一种特殊的思维角度和一种新的思想方式所带来的新艺术样式,或艺术处理的方法,我觉得这些是有价值的。

  快报:你觉得艺术品的真正价值是什么?

  徐冰:关键看你想得到什么,我觉得是思想。我有很多朋友,他们仍然在纽约街头画像,我们互相之间很尊重,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艺术家。只是有的人的作品卖得快,有的则卖得慢。不管是杜尚还是安迪·沃霍,他们的作品最后都得卖。有些人一辈子可能就卖一件作品,就卖一个思想。杜尚差不多就是一辈子卖了一个思想。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