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黄硕:自然翻译家

2021-12-30 09:08 来源:iWeekly周末画报 作者:木兰&何冰轮 阅读

《群落胶囊》2021.10 Shanghai

《群落胶囊》2021.10 Shanghai

两个人的团队,短时间内的远程设计,材料采购和养护、连续不断的30个小时搬运及景观搭建,没有完整实验和排演的机会,黄硕有声有色地向我们讲述造景的紧张和争分夺秒,然而寥寥几句话远远不能概括出在2022年春夏Tube Showroom中大放异彩的、那件名为《群落胶囊》的近20平方米体量的生态景观。它背后的故事内核和精神观照都要仰仗真实生境中的一植一石,一草一木,这些生灵也有表达欲。

《山云作幕·哥伦比亚安第斯云雾林》2019.04 Beijing

《山云作幕·哥伦比亚安第斯云雾林》2019.04 Beijing

一条自养的毒蛇咬了黄硕一口,万幸毒素被排净和清除,而那些探究小蛇生存环境的奇思妙想则在他的脑海里逐渐蔓延开来。他烂熟于心的一个个植物、群落的名称和特征,还有那些自长久的艺术积淀中酝酿的浪漫,扭成一股力量,化成了一个又一个原生景观作品。

为Tube Showroom创作的《群落胶囊》是一件具有前瞻性的作品。如何将地球的生态环境合理地置入主题为“明日航线”的showroom概念空间中,黄硕为自己和观众设立了一个情境—无法挽回的地球生态破坏,迫使人类驻扎太空,这是一场人类远离家园的演习。于太空环境中模拟的地球生态,多少受到“生物圈Ⅱ号”的启发。在缺乏地球要素的有限的空间站环境中浓缩一个集亚洲雨林、针叶林和草甸景观于一体的生态系统,是一场由想象力、创造力和生命力共同撑起的艺术创作。

与其他个人作品不同的是,在《群落胶囊》中,彰显着人为动作的金属管与自然的亚洲热带丛林和亚高山针叶林交织,不属于自然的物质深深介入到自然的生命循环中,这是黄硕意图呈现的星际系统。通过显性的“人为”表现太空培养基中留存的地球植物,这份自然与人工的冲突恰恰是黄硕的设想中,星际人类的生命里关于地球生物的那一点怀旧的影子。

由于养护技术、裸露的外部空间、植物生命的脆弱性等种种实际原因,《群落胶囊》在一定程度上称得上一件即兴作品。“仅有不到一半在预设之中,剩下一多半都是现场发挥的”,黄硕如是说。实现一夜之间的创作,不仅意味着要完成植物、石块及其他人造物之间在种类和材质的组合,更需要让它们彼此通过疏密、颜色、光影等的搭配,最恰当地发挥自己的气质。这份即兴也离不开创作者对每一件植物的心中有数,以及日常在绘画、建筑等人文艺术的修养积累。

通过采用原产地植物,黄硕坚持维护着原生造景的根本性,至于作品中那些喷着雾气的银色管道、非地球的人造物,其存在的陌生感和矛盾性,从视觉层面便有了警示意义。家园已不复在,在太空中还原地球自然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了解自然、临摹自然、感悟自然,这个门类还有怎样的艺术可能。通过这一次《群落胶囊》的创作,黄硕不仅在操作层面延展了创作的广度,更在垂直层面深掘了意与神的“共生效应”。

“生态景观”的再定义

为了便于我们更好地理解生态造景这一类尚未普及的艺术形态,黄硕将原生造景类比作绘画,分为写实主义、超现实主义、未来主义等不同流派,区别在于形、神、意的不同侧重。原生造景是一门架在半开放式的命题框架内,有厚度、有层次的艺术形态。通过临摹自然中的真实生境,来传达生态自然观的基础理念;而在理性和科学支持的合理表象之下,创作者在这个艺术形态中可以塑造审美,也可以自由地表达着个体思绪,探讨关于人生高度乃至世界观的命题。

《驰曼塔·委内瑞拉圭亚那高原》2020.09 Beijing

《驰曼塔·委内瑞拉圭亚那高原》2020.09 Beijing

虽然对观者而言,原生造景作品更多是一个定格的瞬间画面,但这实则是一个持续运行的系统,包括着植物的生老病死、枯荣变化,也包括着土壤和石块的消解溶蚀。实现这一门类艺术作品的除了艺术家,这些有生命的植物本身也都参与其中。虽然黄硕在整体材质的把控、颜色的考虑、光影的思量、植物疏密的排布中注入了自己的思绪,但唯有植物在景观中占据着真正的主导地位,它们主导着景观视觉效果,也主导着生存于这方土地之间的万物生灵。

相比拥有“上帝视角”的造物主,对于自然,黄硕觉得自己更像怀着一种“追星”的心态—崇拜着自然的多样性,且通过作品复刻和感悟自然。他更适合自然生态“发言人”的身份,他研习着自然的语言,一方面通过精妙的构思编排和遣词造句,向观者转译着一植一石,一草一木的心里话,另一方面他借植物和生态之形和口,传达自己的情绪、思想。观者也在其中进行再创作。在原生造景这个永远无法被完全开拓的汪洋里,黄硕如远航水手,以持续的生命力、创造力为自己的渡轮续航,在各个方向去探索生态景观的可能性,或许会撞礁,甚至会翻船,虽然尝试后都未必知道这片海洋究竟有多广阔,但一定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航道在哪里。

与自然互为彼此的媒介

在千万年的寄生与征服、献祭与索取中,人对自然形成了相当复杂多样的认知。它既充满野性,又可以温柔婉转;既可能是被奉为神明的神秘力量,也可能是文人寄情于此的精神载体。黄硕有着相当原始的自然观,在他看来,很多人造的东西都比不过自然。万物有灵,自然之美正因为“自然界发生的一切都不是为了刻意创造美”,才无法为人所超越。也正因如此,在他此前的作品里,自然的生命永远是绝对的主角,用他的话说,“我们当下所处的环境遍布人为的东西,所以我希望能够框出一个缸体中的画面,让观者在一个人造空间内充分感受纯粹的真实的自然”。

《山云作幕·哥伦比亚安第斯云雾林》2019.04 Beijing

《山云作幕·哥伦比亚安第斯云雾林》2019.04 Beijing

诚然在再现和复刻的过程中离不开人为的努力,但不论通过何种手段和方式,忠实地呈现自然中植物生长的轨迹,是黄硕作品中植物存在的首要目的。很难说他究竟是再现自然中原始生境的造物者,还是在毫厘之间力求尽善尽美的手工艺人。对他来说,百分之百地将一张景观照平移到三维空间显然太过无聊,但这并不意味着自然仅仅是完成一份作品的途径而已。

在他看来,自然呈现的观感本身就是不确定的,自然中的生物有它们自己的气质,绿叶凸显深邃幽静,鲜花令氛围轻松柔和,而岩石可能让整个画面充满锋利冷峻的气息,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一个原始生境可以有千百种样貌,而黄硕所做的,就是在不断流动的自然风貌中拾取一个他想要的画面,并将它再现出来。

黄硕在生态缸作品中,似乎总在努力地抹去作为艺术家的个人痕迹。但他呈现的自然绝不是长久不变的死物。在他手中,自然的神性和人性是不断流动的,自然既是充满生命力的物质,也是人的自我寻求隐匿和安全感的归处。黄硕喜欢在生态缸作品中表达自己的心境与故事,他的作品似乎总带有些山水画式的东方哲学,在有限的空间与意境中,目之所及的每一个景致都可以成为鲜活的有机体。

《水之湄·黄龙针阔混交林2800》2021.09 Hangzhuo

《水之湄·黄龙针阔混交林2800》2021.09 Hangzhuo

自我表达,是黄硕创作的出发点,而他的灵感则可能来自身边的一切,不论是身临其境地感受自然,还是读书看画时的所见所感,都可能催生一个精妙绝伦的缸中奇景。在长久的积累和学习中,黄硕逐渐成为了文理皆通的“全才”,他不仅有着扎实的生物和地理知识基础,也有着浪漫主义的文人特质。

谈到得意之作《水之湄》,他表示作品的灵感来源于《诗经·秦风》中的《蒹葭》。在黄硕看来,《蒹葭》有着“超脱于时代的、极致的美和浪漫”,诗中“伊人”的意象可以象征一切因为可望而不可即而更显美好的事物。

他将这份共鸣诉诸自然,在生态缸中再现四川黄龙林木环绕的蓝色钙华池。他用相当细致和精巧的还原了这一景致的形态,这处山间一隅中可遇而不可求的自然奇观,正是他对“可望而不可即的美好事物”的拟态。

自然的艺术性与社会性

对于崭露头角的青年艺术家可能面临的种种提问,黄硕显然很想得开。作为一个常跟植物打交道的人,人们似乎会自然而然地期待他针对环境保护和物种多样性问题发声。黄硕并不认为对此类公共议题的关注度会模糊他作品中的创意和工艺,通过他的作品,向公众呈现一个最原本的自然,在他看来,这个行为本身就传达了一些关于生态保护的观点。在这一点上,黄硕对观众也充满信心:“给大家展示最原始的,不被人打扰的自然是什么样的,大家自然就会开始思考人为干预和破坏生态的后果了”。

《拂衣归林峦·滇》2021.05 Shanghai

《拂衣归林峦·滇》2021.05 Shanghai

他在最新完成的项目中就是这样做的。在晋公馆的庭院一隅,用来自第三纪的植物搭建一个蕴含特殊意义的群落,构建现代生活与远古生命的对话。这些因为所在地地势特殊而得以留存的远古生物,在历经漫长的进化之后,逐渐形成了复杂而充满个性的生命体,它们与消费主义并行地发展着,这本身就是人与自然一次难得的坦诚相见。

在渐入佳境的商业项目与释放个性的个人作品之外,现年20岁的黄硕还经营着自己的工作室,同时他还是IVLC世界生态缸造景大赛的总负责人和专家评委。黄硕说,自己投向生态造景这门艺术的历程恰好与生态缸造景自身的发展轨迹不谋而合,都是为了给心爱的爬宠建个优质的自然居所。

与黄硕聊天的几十分钟里,他如数家珍般讲起的每一个创作历程、每一个植物和地表形态的名称,都生动地传达着他的热爱,这份热爱不仅仅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对一个“偏门”艺术的追求,更是人对自然所能给予的难得的友善。

采访、撰文 木兰&何冰轮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