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潘维:为灵魂押上韵脚

2014-08-18 09:0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施施然 阅读

  如果有人告诉你,他自小生活在女性环绕的大家庭中,被一群诸如“凤表姐”们服侍,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贾宝玉生活,你千万不要有时空穿越感,因为他是潘维,一个本就应该生活在古代江南的诗人。

  第一次见到潘维,是在几年前的“江阴三月三”诗会上,那时我参加诗歌活动还不是很多。在此之前,我做过模特儿,报考过播音主持,给报纸副刊写过情感随笔、散文游记,大学读美术设计,毕业后又在一所氛围严谨的大学工作十余年,经历有一些,人也见过一些,但纯粹诗人的聚会于我却是全新的感受。记得那次诗会除舒婷外,还有柏桦、王家新、陈仲义、树才、周云鹏、左小诅咒、李少君、陈东东、庞培、朱燕玲、池凌云、张维等著名诗人和歌手,欢迎晚宴上,诗人们依次落座,言谈轻松随意又暗含机锋。我是新面孔,自然少不得自我介绍一番,这时,坐在对面一个面色有些沉郁据说刚刚失恋的男子,若有所思地将我的笔名重复了两遍,于是我知道,这是个对古典文学有着特殊感觉的人,果然,很快得知,他就是号称江南第一才子诗人的潘维。

  可惜,初涉诗坛的我,对“诗人”这一群体保持着带点偏见般的警惕,第一次见面并未过多交流,况且潘维满口的“孤独啊孤独”,在我看来,七分性情,三分矫情。

  再见到潘维,是在杭州·黄山艺术双年展上,与会的有诺奖前评委会主席谢尔·埃斯普马克等一行北欧诗人。潘维面色不再沉郁,相反,身边跟着位大学在读的88后小女友充当诗会临时翻译,一派春色满园的景象。

  诗歌朗诵会后,大家一起去酒吧喝德国黑啤。潘维向我们炫耀他的爱情:有一次,他的88后小女友在家久等他不归,一生气把他的获奖证书、奖杯摔了一地,并把他收藏的字画从墙上揭下来,统统送给了打扫卫生的钟点工阿姨。说到这,潘维面露得色,一脸享受,在座朋友们则无不拿白眼球翻他。

  这时的潘维早已是杭州的一张文化名片,据说杭州日报上经常刊登潘维活动的大幅照片。必须承认,有爱情的潘维是成熟稳重的,接受采访,安排接待,文化交流,言行间无不透射出一位大牌诗人的厚度。

  杭州厚待诗人,诗人也没有辜负杭州。长期生活在西湖边,潘维对江南文化一往深情,也以江南诗歌的代表性诗人著称。在潘维的诗中,江南是液体的,所以他致力于描绘“液体的江南地图”,他说太湖是他的“棺材”,西湖则是“婚床”,他笔下的《西湖》:旗袍叉开的丹凤眼/怀抱琵琶,评弹着雨丝、浮萍/和自恋的藕香。/西湖,一张酒旗临风的招贴画;他写《江南水乡》的魅力:古老的玉器照亮了诗歌,忧郁的节奏/描绘了春天、奢侈和别离,/他们的一半灵魂,和风俗相融,/其余一半,被风的鹤影俘虏。

  其实,最后一句也可以用来形容潘维自己,他完全被江南之美俘虏了。潘维天生属于江南的,江南,是潘维的诗歌后花园。在某种意义上,也只有在江南这样的地方,才会产生潘维这样的才子。江南,在中国的版图中具有特殊的地位,“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江南历史上就重文化,崇才情,骨子里透着风雅与多情,江南文化代表了一种文艺化美学化的精神生活方式。江南融自然、情感、生活与艺术于一体,将文化消融于美,呈现一种经过了文化熏陶的审美化的生存方式和价值,也有人称之为“诗性江南”。潘维有一次在发言中说:江南就是美丽中国的雏形。确乎到位。

  那次从江南回来后我写了《过苏小小墓》一诗,写完后上网查找资料,读到潘维的《苏小小墓前》:把风流玉质娶进春夏秋冬。/直到水一样新鲜的脸庞,/被柳风带走。

  恍惚间,我仿佛听到一个声音从唐宋元明穿越而来,他穿长衫执折扇,李贺,抑或唐寅?

  这样才华横溢的诗句在潘维诗中比比皆是:农夫播种时的寂寞击拍着蓝色的湖岸(《第一首诗》),青苔上的时光,/被木窗棂镂空的时光,/绣花鞋蹑手蹑脚的时光,/莲藕和白鱼的时光,/从轿子里下来的,老去的时光(《同里时光》)。事实上,潘维的每一首诗都堪称经典之作,除却才华,这要归功于诗人严谨的创作理念:“我不信赖随心所欲的草率写作,世界早已证明,诗歌语言的粗糙和意义的简单化与社会堕落是同步的。一步步走来,我坚持一点:精确,精确,更精确。我从未突破一个基本底线:文学引领人类文明,而不是诗歌模仿日常生活”。

  2012年11月,台湾大陆两岸诗会,一下飞机,就见到了同受邀请、在机场大厅等候行李的身着细格棉布衬衫的潘维。他一眼认出我来,叫我名字。一别两年多未见,他竟然仍保持着玉树临风的身材,江南毓秀的脸庞轮廓分明,也未添多少岁月的痕迹。我不禁感慨道:连我们都老了,你为何还这么年轻?我是70后,他是60后,一般人听了我这夸奖,定要谦让一番,他不,只管开心地笑起来。

  这就是潘维。一个带着几分纯真之心不肯老去的才子诗人。一个会主动帮女性拿行李,会赞美女性,并且在殷勤地为你买零食的同时,突然冒出另一位女孩的名字,“她说她想吃莲雾”的男子。在他的生命中,女性与“美好”齐名,是应该被呵护的;岁月是唐宋元明清的,所以在他脸上光阴缓慢;而青春,仍停留在少年的小镇上。他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顺应上天赋予的命运,放下责任/向美作一个交待/算是为灵魂押上韵脚。

  于2013年2月11日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