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龚学敏近作五首

2015-05-27 09:1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龚学敏 阅读

龚学敏

  龚学敏:1965年生,四川九寨沟人。出版诗集《幻影》《雪山之上的雪》《九寨蓝》《紫禁城》等。  

  在丹景山读陆游《天彭牡丹谱》
  
  一页山崖,在花朵们叠成的日历中保持着仅有的高贵。
  我用蜥蜴搭成的前半生是对牡丹的理想,我的后半生,
  就是理一理自己前半生的理想。
  
  平原上的牡丹是汽车盛大的尾气,
  我在《牡丹谱》中续写着丰田、霸道、宝马、路虎……
  花色愈多,人心愈是单薄。
  
  到陆游就是沥青那么远。我已经无法判断这一页的山崖,
  是陆兄遗下的诗稿,抑或聊以充饥的锅魁,
  锅魁居然也魁,算是山民与牡丹的后人。
  
  钢铁们围拢过来,花谱被挤在百度中喘气。
  我被越来越稀薄的空气压成一页白纸,面带宋时的女色,
  有些飘,像是陆兄的预言:
  错。错。错。
  
  我在将清晨比喻成牡丹的路上被风中的空虚闪了腰。
  要么清晨还在,露水们舞蹈,我在谱中不甘心。
  要么牡丹还在,只是说开便开,像是宋时的歌伎。
  
  带我上山的人,在水泥凉亭的句号中,喝茶,聊古今,
  把崖上的牡丹一瓣瓣给我数过,最后到了丹皮做的封底,
  说,不知中医开不开花,陆游倒是可以清火。
  
  在山西芮城大禹渡
  
  禹拴过马的夕阳很薄。纸做的刀从大河身上划过,
  我的卑微,我的断发,和那滴夭折的泪水,
  被鲤鱼泊在那些字湿淋淋的渡口。纸上的快马,
  跃过书中的泾渭,一翻页,我就苍白成比玻璃还要白的
  蒹葭了。
  
  黄河在我从小读着的书中流得越久,我就越渺小。
  
  在大禹渡,所有草盘据成的思想终是不敌岸上的柏树。
  我是禹过往的铁船上抛在岁月里的一声汽笛,
  在月光中潜伏,在夜色中遗失青春。
  在夕阳里百步穿杨,杨是手工的泪水,是我的爱情,
  是戴在她臂上的钏。
  风把我的名字吹散了,
  风把我系在禹柏枝上的一点想法吹散了,
  他们在岷山用陶做的刀解剖我对自己苍白的怀念。
  
  在芮城,风把我吹得比刀还薄,河道一朝一改,
  世道有时比黄土上的寡妇还苍凉。
  
  在古汉台观石门十三品
  
  石门有品。遗在门外的雨是雨,让汉树发芽,
  滋润褒河中用鱼唱歌的女人。
  
  石门有格。落在门里的雨是汉字,筑台,
  把汉中这个地名,从群山茂密的词典中读出声来。
  分成南北,
  一句把身着长袍的石头雕成书中的敦厚,
  一句把水衮成雪,从此英雄不曹操。
  
  再随手,把线装的史记中那棵长势茁壮的庄稼,
  称着栈道。
  
  一粒叫做汉中的种子,可以让摩崖上种下的鸟鸣,
  春暖花开。我是汉台上遗下的一抹汉香,
  过了唐宋,浸在明清桂树的水里读些闲书,
  像是石头上站着的字,久了,也会仰天,
  也想带些笔画,像是仗剑,去救那些花朵的香。
  
  汉中是一剂救命的中药。给我的诗句顺气,
  调理,固体。
  在古汉台,汉字们依旧茂盛,女人们的味口,
  和庄稼的长势一致。我在词语的空气中制造家俱,
  包括宽阔的椅子,和安置典故的桂荫。
  
  雨淋在汉字身上,
  我在江水的留白处,饮酒,吟诗,无所事事,
  只是等着,
  汉家的第十四品。
  
  在洋县龙亭镇谒蔡伦墓祠
  
  一张自缢过的纸坐在油菜花的田垄上。叙述在折腰,
  我描绘过的朱鹮是无处安身的汉字。
  
  被汉水的刀切碎的太阳,把花儿,
  搁置在已经魏碑了的春天。汉字们在想象中飞翔,
  还有正楷的的唐,瘦窗上掠过的宋鸟。
  我手中的油菜,无须芬芳,
  足以荡漾一张不问出处的纸的背面,那么多,
  给历史拴过马的名字。
  纸无言,
  是所有字的王。
  
  在洋县。纸张是草木悄悄成熟的一条栈道。
  老秦腔誊写成的纸张。
  女人油菜花胭脂的雾水打过的纸张。
  男人早起明修,用暮色的暧昧暗渡过的纸张。
  日子一页页地,摞在一起,驮在马背上,
  被风一吹,
  成了时光。
  
  一张姓蔡的纸是一只叫做朱鹮的鸟前世的影子,
  像一枚透明的字,印在汉语偌大的这张纸上。
  经度:洋县。
  纬度:东汉。
  我的腰一弯,就成了一粒鸟食抛向空中的补丁,被风,
  牢牢地缝在在汉中的口音里。
  
  在勉县定军山
  
  黑白的京戏在山坳里喘气。我把戏文列成一队人马,
  一直杀到定军山潜伏了一千多年的雨滴里。
  电影是种子,
  胶片在中国的戏剧里发芽。先生的墓,也是种子,
  让我戏剧的身段,手势,眉目,在汉水的春天里,
  学会鞠躬,学会尽瘁,
  学会在《出师表》沃野千里的汉字中,
  悲怆,流泪,
  长出一些中国的节气来。
  
  老生的唱腔用包浆把诸葛的名字裹住。唱腔也老了,
  丞相是汉水浇灌出的最丰沛的一个亮相。
  
  在勉县,我要给所有牌匾上开出的花朵让路,
  给所有的风让路,
  给所有经过勉县的雨让路,
  给所有在勉县为丞相的名字让过路的云朵让路,
  我要给辞典中与诸葛孔明有关的所有汉字让路,
  给迎面而来的一页叫做定军山的中国历史让路。
  
  黄忠和我在薄似蝉翼的历史边上,聊一刀下去,
  如何用沔水饮马,直到醉卧在汉家的鸟鸣中。
  
  丞相。一本叫做蜀汉的书写到今天,已是无力,
  到蜀止,从此汉语无丞相。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