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唐力:我是穿着皇帝的新衣盛装出巡的人

2018-03-08 09:0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唐力 阅读

唐力

唐力,诗人,1970年11月生于重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2005年参加《诗刊》第21届“青春诗会”。2006年至2015年任《诗刊》编辑,现为重庆文学院专业作家。

著有诗集《大地之弦》(入选2010年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向后飞翔》、《虚幻的王国》,曾获第四届重庆文学奖、首届何其芳诗歌奖,第三届徐志摩诗歌奖、储吉旺文学奖、十月诗歌奖等。


◎雨中的话亭
 
大雨瓢泼
一周前的一个午夜,我独自
经过寂静无人的街道

我听到细细的哭声,在雨夜
哭声抓住了我的心

是雨中的电话亭!在哭泣

它的声音,很轻很微弱
夹杂在庞大的雨声里,但那独有的痛苦
仍能使我分辨出,那是哭声

这是午夜,一个电话亭泪水滂沱
蹲在路边哭泣

我呆住了。我没能上前去安慰它
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它

我很想去抓起它的手,但

我不知道话亭的爱和忧伤是什么

我只知道,雨中哭泣的话亭
同我一样孤单,同我一样凄惶


◎火车站

火车站,一个巨大的子宫
容纳了那么多的离别和痛苦
容纳了那么多的
泪水和欢欣。人声鼎沸,汽笛轰鸣
落日下沉,天空高远
亿万年的时光在楼群上
闪着微光。而在下面
一列火车,像一段撕裂的脐带
就要离开站台。我扛着我的身体
从火车站口出来,面对生活
我再次诞生,不是通过母亲
衰老的身体
而是通过巨大的,嘈杂的火车站


◎一个死去的朋友

一个死去的朋友,回到我的身体中

我相信了他的回来,在白天
在午夜,他零零散散地回来
一件一件地回来,一声不吭地回来
最终在我的身体,集合了他
全部的零件:他的泪,他的血
他的声音,他的头­,他的无法转动
的眼睛,他无力飞翔的手臂
他的两条走上不同方向的腿——
一声急刹车,曾将他们分散

他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看见他此时
正坐在我的身体里,把打成死结的
最后的一声惊呼,企图用手
慢慢打开,再送回喉咙里。他
甚至把那高等级公路上,流失的
疼痛也一点一点地收回,存放在
我的身体里,像一枚结石
我知道,这一切布置停当,会有
一辆沉重的卡车,开进我的身体——
一场车祸,重新开始
他利用我的身体,再一次死去

一个朋友


◎悲伤

这是我头­的悲伤。这是积雪
在高处的悲伤
这是我左眼的悲伤,而我的右眼
为它和左眼的悲伤一模一样而悲伤
这是嘴唇的悲伤,这是为一些
东西,令他有口难言而悲伤
这是耳朵的悲伤.因为它听到了
“贫穷的风声”
这是心脏的悲伤。它在肋窗
守望着岁月。让一声又一声的跳动
减缓着孤独的压迫
这是我的一个指头的悲伤,九个指头的
安慰,也没有办法减轻
这是我骨头的悲伤,再锋利的
尖刀也无法剔除
最后是下半身的悲伤,它为
难言之隐而悲伤
这是肌肤的悲伤,它为必须穿在
它厌恶的人的身上而悲伤——
它们每一部分都在悲伤,都是
微不足道的悲伤
但,它们在我的身体里.组装成了
一个完整的,更大的悲伤


◎哭泣的汽车

一辆汽车在道路上狂奔
一路高喊着——用它的喉咙——喇叭
高喊:“爸爸,爸爸……”
它喊得那样凄惶,那样惊恐
那样孤单,那样无助
仿佛它的父亲——不知是谁
正狠心地抛弃了它
绝尘而去——它的父亲不要它了
它的父亲要到哪儿去呢
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一个用钢铁组装
的孩子,有着大动力的心脏
有着铁一样的肌肤,铁一样的骨骼的
坚强无比的孩子,现在如此软弱
在寂静的大白天,在众目睽睽下
在宽阔的大街上,一辆汽车
它顾不上自己的脸面,一路嘶哭
一路奔跑,亮着喇叭的喉咙高喊:爸爸

我是在中午1点25 分钟,看到
这辆飞奔的,哭喊着的汽车,它
一路狂奔,一路高喊
车上的24个人也无法分担
它的绝望,它的悲痛……


◎声控灯

1

它是我们楼道的
看护人。它控制着一小块黑暗
控制着一条巷道的深度。它站在
墙上,俯视着我们,有着深刻的目光
它居高临下,看着我们在油腻的木桌
盐袋,泡菜缸,气灶之间奔波,用
锅铲的牙齿咬铁锅的唇。液化罐怀抱雷霆
默不作声。(那是我们另外的身体)
我们任何微小的震动
都让它心惊。它眨动眼睛――
明暗变换,就像一场生与死的短暂较量
一场并不漫长的谈话,而中间
仅仅镶嵌着一部分
细细的时间,我们的生命
就在其中,不断消耗

2

而它的身体,受控制于声音
而声音的诞生和消逝,受控于
一双手的拍打,一只脚的跺击,但
声音不会疼痛,疼痛的是
那个身体。那个人站在道口
他需要找到生活尽头,居留的家
此时,他站在拐角,站在声控灯的
下面,站在长长的黑暗面前
他拍掌,他跺脚――严重的是
他拍散了手骨
他跺碎了脚跟,而声控灯
置若罔闻,毫无反应

夜已经很深了,我看见,那比黑暗还要
漆黑的身影,还站在那里

整个世界,都回响着那孤寂的
执着而绝望的响声


◎我是穿着皇帝新衣的人

我是穿着皇帝的新衣
盛装出巡的人

所有的人:王公,大臣,百姓,小孩
都来观看吧

都来一眼看穿我吧
我是穿着皇帝新衣的人

我带领仪仗,车队,随从
走在轰轰烈烈的寂寞中

让你们都来看穿我吧
那车队中唯一,穿着新装的人

让一个小孩来指正吧
让我羞耻,尴尬,痛苦,无地自容

两个骗子,一个叫虚无,一个叫理想
骗去了我的灵魂,留下了肉体

我灿烂,忧伤,目空一切
我的新衣名叫——孤独

我是穿着皇帝的新衣
盛装出巡的人


◎葡萄


在园子里的葡萄架下
枝叶交叠之中
在众多的葡萄之中
我看到唯一的那颗葡萄,紫色的绝望
沾满了晶莹欲滴的露水,清晨的露水


◎但丁

但丁突然来到地狱里
所有的人:傲慢者、忌妒者、愤怒者
怠惰者、贪财者、贪食者、贪色者、阿谀者
离间者、伪造者、谋杀者、背叛者……
全都投掷他,以黑风、以冰雹、以石头
以火焰、以沸油、以泪水             
他们以为:砸死但丁
他们身上的罪恶与惩罚,都将消失


◎落日

落日,一头衰老的狮子
从平原上踱步而来
印在沙地上的步履
柔软、轻浮,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力度
热量,也在它虚弱的身子里
渐渐消散
只有黑暗,像老年的气息,逐渐弥漫在空气中
摇晃的草尖之上
它垂下头­,它的鬃毛
披散成晚霞
它渴,它低着头
饮着长长的地平线,它啜饮着
——那延伸到无穷远处的,无尽的虚空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