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少数民族诗展】║穆依色:我们都这般虔诚

2018-09-11 09:5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穆依色 阅读

穆依色

穆依色,彝族,女(1993.12.1——)

 

◎我们都这般虔诚


“当森林陷入寂静,森林便开口说话。”
——费尔南多.佩索阿[葡萄牙]

我深知岁月不宽宏
我捧着遗落窗边的月
等待就在静默里开了花
缄默不是反抗亦不是妥协
只是有趣的灵魂已消声灭迹

祭奠无需眼泪和酒
只需你我跳跃的灵魂
并肩无需好看的皮囊
但必须灵魂有趣

黑夜来袭
灵魂告别肉体
而我不可置否的老去
是以年龄万千倍的速度
这是无谓的行走和书写

雨云交织
阴冷 潮湿吞没着整片地
七月的火把燃不尽 烧不完
三四月和七八月并无二致
但我们依旧如此虔诚
不管是萎靡不振的灵魂
或是谎言都说的如此诚恳

 

◎辩护


婴儿是善与美的代名词
是天使的化身 是生命的延续
所有归咎于你的罪都是欲加之罪
——
没有不该出生的婴孩 只有不该结合的精卵
没有不该存活的生命 只有不该继续的罪孽

你没有罪
你的存在合情合理
夭折是你提前结束往后余生的苦难
生长是你感知冷暖 爱恨的权利
你本身就是情与理
你是惩罚与罪孽之外的存在

我毫无吝啬我的赞美之词
但仅限于你
未曾与尘世染指的婴儿

2018.8.16  晚

 

◎没有归期的故人


死亡是最纯粹的告别
是不曾商榷的决然

童话的城堡轰然倒塌
破碎的瓦砾是我的脏腑
被掩埋的不止是夭亡的爱

当爱到绝境时管它是天堂 是地狱
灾难不过是两颗心的决裂
决裂不过是两个灵魂的溃败

有些重逢是别离
是永生永世的告别
是爱神的消亡

让你把灵魂养活
就如同让死人复活
无比滑稽而徒劳无功

 

◎树旁的少年


今夜
夜越黑 雨越大
车轮溅起的污水
行人带来的泥脚印
使得一条街黑白分明

但 我不关心一条街
也不关心车辆和行人
不关心白昼在密谋什么

一条街 一棵树 一个少年
____
一个被病魔无情判刑的孩子
一个被剥夺发言权的人
一个思维永远停滞的人
路上行人匆匆
而你是唯一停驻的人
风吹不动 雷打不惊

我见你总是离不开一棵树
抱着它站立 绕着它转圈
时而独自发笑 或沉默
你惊恐于每个靠近你的人
恶意的 善意的都拒绝

那个守路的少年
你的世界是否一切纯白
那些被剥夺的语言
那些被啃食的思维
对你父母是疾苦
对你是福是祸

在岁月里沉默对着沉默
一棵树和一个哑人
一同风雨兼程

 

◎海浪


新年伊始
是告别还是问候
去年在烟花爆竹中沉睡
我看见灵魂向庸碌俯首称臣
看见它甘于平凡的溃败

走远的光阴
深陷在母亲的皱纹里
笔尖塌陷在纸张间
是贪恋 是迷惘
是一切的不知所措

我将生命推向边缘
是新生 是死亡
是所有的罪孽

海面的宁静被狂风打破

 

◎冷雨夜


一滴雨无故滚落
冲刷着嘈杂
淹没了赤脚的酒鬼
也淹没了争吵
一条街回归平静

远方的浪徒
疯狂的行走
却不曾回归
不知梦归何处

一场雨唤醒了一个季节
也唤醒了万千生灵
唯独让你迷惘的沉睡

就如同我忘了所有
唯独不能忘记一个母亲
不能忽略她的皱纹
无法忘记她的用心良苦
而光明被黑夜所扼杀
如同海浪淹没了喜悦

 

◎雪


你是飘舞的精灵
你要带给我喜悦
你要带走我的不舍

你是梦幻的 冰冷的 现实的
是父亲用力弹开的羊毛
是从高空落下的披张

母亲手中的羊毛线捻出了整个冬季
窗口哭泣的女子泪落成冰
眼泪比窗外的冬雪更冷

无知孕育的婴孩
他的冷漠 她的无力
一一唤醒我的疼痛

我诅咒每一个薄情的人
以地狱之门 借毕魔之口
可是 我又何曾多情

2018.2.

 

◎新生


羊羔睁开眼看见了跪哺的母羊
雏鸡冲破蛋壳走到巢外的世界
野草绕开石堆等来了春天

而我想忘记那张如花的面容
忘记她的年龄——14
忘记那个鬼符——Hiv

但是灵魂抛弃了我
她更关心患者的无知 疼痛

我在等待一个春天
冰雪消融 万物复苏
每一个孩子都在奔走
祖国的花朵都在盛开

2018.1.31

 

◎我熟悉这样的自己


劳累没有产生睡眠
生活也没有生产幸福

窗外的喧闹不分昼夜
行人 车辆均是浪徒
肆意掠夺属于我的宁静

生活和生命是手足
得荣辱与共
但难免有相残的时候

一昼一夜
一生一死
在残落的月光里静如处子
——我看过这样的自己

喧闹和人潮可以吞没你
但陌生和安静可以让你新生
我熟悉这样的自己

2018.1.22

 

◎颤巍巍的暮年


耳朵不是耳朵
手脚不是手脚
那只是修饰边幅的
那是可以看见的轮廓

我不曾看见他们跳跃着的童年
但我目睹了他们颤巍巍的暮年
今晨的空气凝固
家是被冰封的词汇

我无法触及他们的童年
我无力慰藉他们的暮年
就像
我法揣测他们的欢乐和忧伤

我细数着一个个的名字
但我避及每一个面孔
我拒绝寒冬里的冰寒
我害怕颤巍巍的暮年灼烧我的灵魂


是公正的天平
是温暖也是结束
火的葬礼——
是我的 是你的
也是他们的
这是我们同等的葬礼

2018.1.9

 

◎诉


我将黑夜熬制成漫漫长夜,听夜莺歌唱,看星河归隐。
——题记

多久了
像从童年到暮年那么久
有多远
像梦境到生活那么远

寒冷流窜于整个冬季
甚至向春秋蔓延
侵蚀着一个灵魂
被冰封的是信仰

今夜
我想起母亲
想起她的皱纹
想起她劳碌的身影
这是温暖的火塘
里面燃着古老的歌谣
是父母 是母亲的
是你的 也是我的

太阳是会隐身的孩童
不时带走光明 温暖
月亮是会说谎的童话
带来黑暗 寒冷

2018.1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