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少数民族诗展】║张伟锋:静如止水

2021-07-19 11:18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张伟锋 阅读

张伟锋

张伟锋,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7届高研班学员。1986年生于云南临沧,2003年开始文学创作,有作品在《人民文学》《诗刊》《民族文学》《大家》等刊物发表,著有诗集《风吹过原野》《迁徙之辞》《山水引》等4部。曾参加《人民文学》第二届“新浪潮”诗会,《诗刊》社一带一路诗歌之旅·云南青年诗人研讨会;曾获第三届中国“刘伯温诗歌奖”、第八届云南省文学艺术奖(云南文学奖﹒诗歌奖)、2018年度云南省优秀作品奖、“滇西文学奖”。


山野之趣

从城里出发,去向山野,需要很多的时间
不是因为隔得太远。而是,路太弯
山太陡,还有就是视线不太好,车子容易打滑
白色的雾气,从谷底飞升而起
它们穿行在岩石的缝隙,填充了草木之间的距离
目之所及的一切都被紧密地关联在一起
分也分不开。山中有很多的野花,也有不怕冷的鸟儿
在啼鸣,在抖动翅膀,扑哧扑哧地飞翔
它们肯定不是在寻找食物
却青一色地落在了殷红的梅花树上
它们应该是一家人,或者即便不是
也一定是有着命运纠缠的伙伴。我从没把目光和心思
给过一株相对陌生的梅花树
可这一次是顺理成章的意外,我整整在岩石上蹲了
一个早晨。等到鸟群飞走了,等到雾气消散了
等到阳光落在欢快地水声上


梅花令

梅花盛开,点亮深山
漫长而孤寂的路途
突然变得欢畅。一个人的世界
也有动人的音符萦绕

看小鸟飞舞在花的丛林
看蜜蜂为甜蜜忙碌不停
我像一个旅人,我其实就是一个旅人
始终渴望跨出脚步

而现在,我在肥硕的大山里
遇到了肥美的土壤
它们滋润我的心,向明亮的方向生长
它们让我放弃沉重的枷锁
以及自己和自己的对抗

我想坐在梅花树下,逗留
数星星,看远方,听清风,赏圆月
还有,怀念陈年的旧事
和之前日夜倾轧胸口的那个人

从今时今日起,从此山此地去
一切所历经的阴暗、忧郁和背负
将在瞬息之间,转化为轻灵的气息
喂养我的魂灵,朝夕圆润
年年如花


枯死的野竹

在一座不知名的山冈
看见一蓬枯死的野竹,叶子早已飞落
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我要是在这里安家
在这里有一块田地
那该会有多好。我想好了
把那些大一点的竹干砍下来,劈成四半
把那些小一点的,削去更小的枝蔓
我要把我的土地围栅起来,在里面
种些白菜,青菜,茴香,小葱,大蒜
也要种一些一直离不开的辣椒和生姜
如果那些枯死的野竹听到我的愿望
不知道它们会怎么想,但也无所谓了
我还会把它们埋在土里的根须刨挖出来
之后,栽上新的野竹,再把泥土填回去
这样,这里就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除了多了一个菜园
一个栅栏,一个心向乡野的人
以及一种静如止水的生活


风,一直在歌唱

风啊,请慢些吹。村头的核桃林
被干净地刮落了叶片,张姓家的顶瓦
被悉数翻起。而我一个人
刚好出门去远行

风啊,请慢些吹。翻过几个夜晚
再走几个山头,就是春天。温暖抚慰着鲜花
枯萎的树木重新
挤出新芽。隔壁那个苦命的寡妇
终于找到了好的人家

我在人间漫游。风啊,请慢些吹
我若有忧伤,若有欢欣,被顷刻之间
相互勾兑、搅拌,就会胸闷、体虚
浑身无力,恍若经受了
伤筋动骨的惊吓


意向书

我自乡村出身,曾打过柴
犁过地,种过苞谷和水稻
也牧过羊,放过牛。时光给我的只是皱纹
再就是,干净利索的刀锋和背向人群的勇气
如果再回到乡村,那个人烟稀少的地方
我依旧可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养住我的身体
让它慢慢衰老,守住我的灵魂
让它不飞出植被茂密的山野。而你的命运
同我大抵相当,在外面奔走了那么多年
疲惫之躯是否还向着,那遥远的
和未知的,是否还要沿着风向
继续浮萍般地漂流。我有三千个日夜
献给你,在这之间,只要你的嘴唇说出:山野
清风,明月,自然。我就带你
从蜿蜒的小路,遁世而去,依山筑房
黎明锄地,半夜看月亮和星星。当然
我们也可以在周围种些翠竹,闲来折枝制笛
奏几曲一直爱听,却从来叫不出名字的旋律


半个心愿

乡村里的菜花,一朵比一朵开得还要热烈
太阳执拗不过它们。只好迟一点升起来
早一点落下去。我们不要去干涉它们的自由
也不要一厢情愿地给它们指出道路
让它们自己做自己,就像我们渴望随心随性随情
蝴蝶如果飞来,碰落了花瓣
我们也不必叹息不止,万一它们即便遍体鳞伤
也是心甘情愿呢。如果蜜蜂把花蜜全部取走了
我们也假装看不见,或许它们的勃勃生长
就是为了酿造甜美呢。那天,我从油菜花地路过
看见几个孩子,在蓝天下撒野,他们显然很淘气
显然也快乐得没有了边际——我忽然想起来
我有田地数亩,像我这样的农人
早就该种上一片金黄的油菜花,随它们一起
在干净、透明、轻盈的风中摇曳


鬼针草的秘密

我们有无法说出的忧伤
更有无从表达的疲惫。我们的心性
如此贴近。我们一起去向自然
我看见,有鬼针草,还有别的植物
在等我们

生活把我们掏空了,我们哭泣完毕
就去仁慈的山间密林,溪水谷边
取回一些肥力,继续滋养自己
之后,再与空荡的世俗,继续消耗

你飞翔在草丛里的影子,像极了
是在舞蹈。我在你的身后,沉迷了
陶醉了,简直快无法无天了
你是你自己了,我也想如你那样
我们的手迎着风

那些不听话的鬼针草,到处乱飞呀
它们落在了我们的衣襟,落在了我们的鞋带
它们似乎有秘密
它们似乎渴望离开。莫非它们也困倦了
想和我们一起去向更广阔的原野


苦荞地

想念你的时候。我想到了天空的蔚蓝
想到了云朵的洁白,轻风的清凉。还想到了
飞来偷吃荞籽的鸟群。在苦荞地里
还有几个孩子,大一些的,带着小一些的
苦荞交织,地里的土块偏大,孩子们的步伐
不是很利索,他们做的游戏,也不是特别有趣
不过,在那个清晨,他们简直高兴得
没有了边际。你和我一样
也是在荞地里,各自做着些什么
我现在是一个人独处,我想念你。关于你的一切
都很清晰,但我想不出你的脸庞和眼睛
我尝试过很多次,可没有一次获得胜利


鬓上有霜

他去了山中。数天里,没有人追问他的踪迹
夕阳下,他掏出烟盒,拔出烟,点燃火
烟雾缭绕。鸟群已经飞离山林
圆月沿着山岗慢慢爬上来,他把左手放在
褶皱的脸上。忽然间,他发现他的鬓上有霜
他转过身时,已是夜深人静
他带着黑色的面孔,消失在苍凉的风中


白露花

满山的白露花一个劲儿地开呀开
仿佛没有忧愁
仿佛没有顾虑。我们沿着蜿蜒的蹒跚公路
绕来绕去,不停地向着高处的荒凉挺进
白露花,青山绿水,鸟语轻风,朝着后方跑去
越走越远,越走越小。在时光的尘埃中
有一些故事注定会被遗忘。谁叫这人间的美好
总是转瞬即逝。如果有慢
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如果太快
我就闭着眼睛,和你一起慢慢地祈祷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