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刘频 | 纪录片:希之勒的演讲

2021-09-15 09:26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刘频 阅读

刘频

刘频,男,广西柳州人,1963年1月出生。1983年7月毕业于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当过教师,曾到基层挂职锻炼,长期在党政机关工作。政协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十届、十一届委员。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在国内专业文学杂志持续发表大量诗歌,见证并参与了广西新时期以来现代诗的发展。出版诗集《浮世清泉》《雷公根笔记》。作品入选中国权威诗歌选本及其他数十种优秀诗歌选本。近年来诗歌获广西人民政府第七届“铜鼓奖”、广西首届年度作家奖,先后三次获《广西文学》杂志年度优秀作品奖等。曾先后被广西作家协会、柳州作家协会特聘为广西1+2文学工程诗歌导师、柳州青年作家培养计划诗歌导师。创作以新诗为主,兼及散文、评论。


地下暗河

我潜入地下暗河
在石灰熔岩的裂缝里,有灵魂的巨大回声
一座城市下面的四十米深处
居然隐藏着一条湍急的河流
那是我前世的血,让我莫名生病的血

在黑铁一样的冷水中
我终于探入了一个南方家族遗落的秘密
从时间的黑暗里,随手可以捞起
脱落的金牙,失传的棋谱,衰朽的柱础
和一缕发丝凝结的幽叹

但我只想找到那个人,光着膀子的那个亲人
他几乎像站在水牢里,多少年来
一直拉着一台老式发电机的绳子,用一根
幽暗的光线使劲拉着
要把一条地下暗河点亮

在岩石的虚空里
一台被岁月泡坏的老式发电机,还在发出
断断续续的轰响,等着我
朝着亮处一步步走来


坏在沙丘地带的火车

没有机械师的傍晚。火车坏了
在荒僻的沙丘地带,他们逃亡,痛哭,等待
在一片哭声里,货物和行李被丢弃在铁轨旁
只有一个女人还在死死抓着一部德国相机
天快擦黑时,所有的人终于全部下车
缓缓推着一列火车前行。在星光下齐唱着歌
所有的人像一个人一样,推动着一列老火车
有如推动命运中停摆的巨钟。熄火的火车昂着头
钢铁摩擦钢铁的刺耳声音,沿着远去的铁轨
消失在一部回忆录的尽头


我厌恶一切过于冷硬的事物

我厌恶一切过于冷硬的事物
比如生铁,刺刀,钢锉,冰凌,刑具
一座大厦门前的石狮子,坏人的铜雕像
一个人喉咙里嚎出的狼的声音
包括,铁石心肠,茅坑里又臭又硬的石头

我厌恶重金属的寒芒逼向一个孤弱的人
比如密室里的夜枭,阳光下的黑手
一把工具箱里洗净血迹的榔头
而一张纸上的飓风,随意把麻雀卷上天空
又重重摔下,连泪水也来不及喊出

我也厌恶那些被岁月隐藏的锐角
比如生活中尖啸的警报,爱情中厉声的口令
比如硬水,水中有看不见的锋芒,正是它
用柔和的假象,在我的体内造成硬伤
包括朝一颗脑袋反弹过来的轱辘把
一下就打倒了,佝偻在井边那个老人伤痛的一生

我甚至厌恶被硬物强力击打的记忆,因为
我曾经以内心的刚直
对抗过钢铁的强蛮,像一块花岗岩
在一台巨大的碎石机里,被绞成碎块
甚至被击成粉尘
至今,那些碎裂的筋骨,扭断的纹理
还在时间的隧道里隐隐作痛

而现在,我只想让那些没遭遇过冷风暴的露珠
栖息在一首诗最温软的地方
温软到她们说出小圆珠的爱,说出晨风里的亲人


纪录片:希之勒的演讲

站在坦克上拍摄闪电的人
请扭过头来
军歌的海浪一排排涌过来了
德之意志的血一排排涌过来了
从布兰诗歌里降落的女人和孩子
一下子肃立成雕像
45度的极右礼,手指并拢向前
穿过犹太人的身体,直指元首广阔的天空
一个人的声音,雷霆一样滚过来了
飓风一样滚过来了。人民这个词
在德语的节奏和疯狂的手势里
朝着德国朝着全世界,像重机枪一样扫射
鹰群在旗帜的风中黑压压飞起来了
戈之培尔的纸机器也飞起来了
新的帝国,今天
在柏林,在扩音器强大的意志里诞生
那遥远的黑白画面里,下着淅沥的雨点
拷贝里没有记录下的一个细节是
那天,一个党之卫军军官回到家里
扯着脸,从眼眶里扣出一只假眼
用水龙头反复冲洗,水声很响,像铁的瀑布
淹没一片欢呼和掌声的海潮


某年某月某夜

晚风里的犹大
要七只羔羊,在耶稣的晚灯下面
揪出一个叛徒
要七只羔羊
在各自的羊毛里
也揪出一个叛徒
七只羔羊,一二三四五六七
弯着角,直直地站着
像一个叛徒


打电锤的人

我看见他打电锤的样子
很酷
他的眼睛顺着大号钻头
死死盯着墙上的一个点
电锤,哒哒哒哒
他肌肉凸起的手臂,哒哒哒哒
这是他内心发出的吼声
他和坚固的墙体猛烈震动着
在冲击和反冲击中
火星飞溅
灰尘飞溅
就像恶狠狠打在自己身上一样
他咬着牙,扭曲着脸
他要打到一面墙的痛处
一直到,把它哒哒哒哒打穿
一直到,当的一声,钻头戛然而断


皮带

一条皮带,划分出
我的上半身和下半身
这条固定的分界线
让我的身体有了匀称感
有时我暗自把这条皮带移位
试图改变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比例
那时
金属皮带头里的那匹狮子
就会发出不安的吼叫


反穿衣服的人

反穿衣服的人
他居然把扣子和衣袋这一面
穿在身体的背后
他往前行,像是朝后走
前后拉扯着,像两个人在拔河
如果他飞跑,两旁的树木不是后退
而是跟着他快速往前冲去
当他停下来
身上的风也静止着,不知所措
一个人,不知道他一生都反穿着衣服
不知道地面上
有他明暗的两个反向影子
他走着,还旁若无人地唱着
让我一路上前后矛盾


在杭州喝下午茶

杭州轻得只有一两
用龙井煮江湖
是胡雪岩在沸水里翻滚
是半个闲字,歪歪扭扭

灵隐寺的钟声里
一人在捉鱼
一人在临街街茶庄抠耳屎
抠出一坨蒋中正,一坨马云

茶淡到无语时
远之居士突然顺手一指
“这满街熙来攘往的众生
有几个的前世是人呐”

一根破空的手指
恍如一杆利矛顶到脖颈
我遽然一惊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尾椎骨


一辆汽车在爆炸的雨雾里狂奔

我喜欢这种感觉
一个人开着车在大暴雨里狂飙,仿佛
一个人与全世界为敌
从天空决堤的雨水
要让一辆飞驰的汽车浮起来,但它的车轮
死死抓住水泥地面,让水花在死亡的速度里
吱吱溅起白色的火焰
我把音乐开到最大,来点摇滚的,来点酷毙的
咖啡色调的车厢,在辽阔的雨幕里,是一种
独立于大现实的局部。打击乐在响,远远拖动着
一千公里的滚滚奔雷
高速公路旁,树木折断的声音一闪而过
雨刮发疯似地左右刮动,横扫扑过来的雨水
和闪电,就像一个人愤怒地摆着手,对这个世界说不
一辆汽车在爆炸的雨雾里狂奔,直到
把一场大暴雨逼停


拒绝

我拒绝跑步机
我要跑在爱情酥软的皮肤上
我拒绝冷饮,我只喝一条大江烧沸的白开水
我拒绝用标准件组装我的汽车
拒绝去参加一头狮子王的加冕典礼
我拒绝跟盗墓人的后代,一起参观青铜博物馆
我拒绝以诱饵去诱捕一条恋爱中的鱼
我拒绝给狼羔做教父,尽管那只狼羔
有点喜欢模仿羊的叫唤
我拒绝偷窥者,我需要在灯下缝补好自己的破绽
我拒绝跟股票操盘手谈论柑橘的生长
拒绝开一家出售谎言的网红店
我拒绝用水切割法剖开花岗岩,我不敢触及
那坚硬纹理中狂怒的闪电
我拒绝让我手中的剪刀锤子布合谋,我必须
让它们在时间里像真理一样对峙
我拒绝给魔术师制作完美的道具
拒绝诗歌向修辞屈服
我有私人地图,拒绝远方听命于一条铁轨
我拒绝在一座一线城市里放弃我的方言
我拒绝跳广场舞,拒绝在晨风里向市民广场集合
我拒绝我的泪水被收购,被稀释,被改造
我拒绝在慢性病的药物中死去,要死
就死在一只鹰的灰烬里面


在江心仰泳

我睡在一条河流的大床上
意味着变成一条鱼,或一条船的可能
我在水中修习平衡术,让流水惴惴不安

一条河流随我的仰泳改变姿势
在看不见的旋流之上
我把压在头顶的天空翻转过来
对这命运的巨大虚空之物
完成了由仰视变成直视的过程
我用目光把一朵天边的乌云,拖到天顶
我需要练习对一只大乌鸦的
持久对视

在大江的中心位置
我的身体跟河床和天空,形成新的平行关系
我看见一条平行线沿着我的耳际
无限延伸。在天和地之间
我以河为纸,用身体写出一个“一“字

现在,我能够确定
我内心的波澜足以影响到沉默的河岸
如果我愿意,我还可以
把水中那些高层建筑的倒影
一直拖到下游,像一部缓缓推进的纪录片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