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刘频的诗 | 野猪岭笔记

2021-10-12 08:56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刘频 阅读

刘频

刘频,男,广西柳州人,1963年1月出生。1983年7月毕业于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当过教师,曾到基层挂职锻炼,长期在党政机关工作。政协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十届、十一届委员。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在国内专业文学杂志持续发表大量诗歌,见证并参与了广西新时期以来现代诗的发展。出版诗集《浮世清泉》《雷公根笔记》。作品入选中国权威诗歌选本及其他数十种优秀诗歌选本。近年来诗歌获广西人民政府第七届“铜鼓奖”、广西首届年度作家奖,先后三次获《广西文学》杂志年度优秀作品奖等。曾先后被广西作家协会、柳州作家协会特聘为广西1+2文学工程诗歌导师、柳州青年作家培养计划诗歌导师。创作以新诗为主,兼及散文、评论。


野猪岭师公的祭语

山神啊,在神山上
我和我的子孙一直敬奉你,给你香火,给你干净的神牌
野猪肉我们舍不得吃,把最好的野猪头供给你

山神啊,我们再也不允许——
你给坏人长命,给坏人的竹篙挂满了熏肉,给他们
在雪夜里踢门,还给他们五间木楼,木楼里住五个婆娘

山神啊,连我们的猎狗都忍不了,水碾也忍不了
我们再也不允许在神山上,坏人像野猪一样啃光我们的玉米
再也不允许,那肥滚滚的坏人,像我们一样敬奉你


夕阳下,听野猪岭300年来的传说

看见那片山坟了吧,那些地下的人啊,都是吃野猪长大的
最大的那座坟,有五十七头野猪的牙齿陪葬
哦,七年前,水泥路修了二里,野猪也退了二里
野猪跑到了更高的那片野树林里
但白背叶还是长起来了,野猪最喜欢的白背叶啊
现在都安静了啊,余晖里的野猪也安静了
但她的手指突然惊慌起来——
如果野猪在哪一个坟头撒一泡尿,就是那一泡骚尿啊
那个死去三百年的人,他就会,扛着猎枪回来


我听从了野猪岭的忠告

“我要恢复野猪的力气,也要像寨子一样安静“
寨老说,野猪是养不活的啊
但我的目光还在抚摸着野猪岭的背部,我确实是怕它
随头上的那朵跑马云,一下子跑走了

我刚刚学会模仿野猪走路的样子,但它的蹄印
在乱草里早就模糊了,那是野猪走过的乱草啊
比我的心还乱。如果我是一头野猪
我还能找到300年前布下的那七个陷阱吗
“不要去惹一头野猪,除非你也是一头野猪啊”

吱吱响的木楼里,停电都半天了,这时电灯突然又亮起来
达嫫的女儿啊,我不要蚊香片,也不要洗发液
我只要像一头野猪,打开长长的鬃毛,在乌云下面睡觉


野猪岭上的干娘石

母亲啊,其实我是不会被野猪咬死的
哪怕死,我只想咬着你的乳头安心夭折啊
那时我只有半岁,你忘记了我本来就是一头小野猪啊
你抱着我指认的那块石头干娘,也像命一样硬
也像野猪一样凶狠、躲避
现在,我认不出它是哪一块了。我找遍了野猪岭上的
每一块石头
它们好像都是你,都是我那死去活来的母亲


听野猪岭师公念咒

野猪从来不生病啊,这个崽子也不生病
野猪从来不哭闹啊,这个崽子也不哭闹

喝了这碗野猪尿啊,就好了,就躲开难了
记得啊:小崽子,这一辈子,不要看野猪生崽


轮到我们这一辈赞美野猪了

蒙代啊,轮到我们这一辈赞美野猪了,我们不给大雨淋湿
黑夜里的火药,不给它在父亲的寿日里乱跑
像猎枪一样乱跑的野猪,它其实,是要追讨秋天的善恶

月光里有孤独的小风水。只有那头野猪知道
野猪岭里还剩下最后二十一头野猪,其中三头是母野猪
那二十一头啊,其实
那是1967年的公社,那是打野猪英雄奖状里的好儿女

蒙代啊,野猪的獠牙里,杂交玉米是不是越来越壮实了
那个老师公,在一盆野猪血里做好了两扇纸门
用牙齿咬紧的恩情,和黑屋檐下的恩情是一样的

蒙代啊,不辜负!坡草啊,也不要辜负!
我们用野猪王的旧墓穴,继续做我们的墓穴。蒙代啊
野猪只要我们
那头爱过恨过我们寨子的野猪,只要我们


达嫫的故事

最后的那个春夜
我们围着一头野猪跳舞,达嫫也跳啊,那是土银子的达嫫
那是野猪岭,围着五堆篝火,挨鬼撵走又回来的篝火

一拨拨的傩面人从山上冲下来。师公也一圈圈跳
跳出了神的样子。捕获野猪的达亮啊,是他跳得最好
那一夜,他像捕获野猪一样捕获了我们的达嫫

野猪岭的寨老啊,我们可以举起竹筒酒了。但达嫫的眼神乱了
那一架森林消防飞机,就那一刻,从满山的松香里飞来了


跟寨老讲述一个野猪岭的梦

寨老啊,给我野猪的粪便,给我挣扎,就像我要解开
捆在身上的草绳。那浓烈的气味里,是寨子割下了耳朵
是一头
瘸腿的公野猪,在岩石上摩擦一千年的硬皮肤

寨老啊,我看见一对獠牙了,从溪水里猛地拱起来
长长的獠牙后面,是那头公野猪的一瘸一拐,远远的野猪岭啊
当它站在我的面前,我被吓得跪了下来啊——
这头公野猪,它竟一点点地,变成了我祖父53岁的样子

野猪岭的猎神啊,猎装整齐,是他的斗笠把野猪岭拖走了
在他铁砂珠的眼神里,树叶纷飞,宿命也落下来了
那么,我也只是一头
无处可逃的小野猪了

寨老啊,当那头公野猪就要完整变成我祖父时
一声沉闷的枪响,那外省的偷猎者,把我一下就吵醒了
那一刻,野猪岭的春夜,安静得像一片荒坟,安静得
像我孤独的泪水

那夜里,只有保存在我手机里的那头野猪啊
还在沉沉睡熟


暴雨从芭茅草那边来了

依香,这就是野猪岭导游乱编的那场暴雨啊
但说到阿达的暴雨,暴雨真的就从芭茅草那边来了
野猪岭的那个阿达,英俊的阿达啊,穷得逼迫殉情的阿达
在传说里,像一头野猪一样走到悬崖边了

一群人在这个传说里躲雨,一动不动,野猪岭也一动不动
一群人躲在那条明朝修好的风雨桥上啊
抖抖索索。一群人都不想去救悬崖上的阿达了

晚餐时,野猪岭的雨点还一点一滴,不肯收去
那晚一共是七桌人,七桌吃野猪肉的人啊
但那个法国人像野猪一样盯着他们——这是野猪肉?
依香吃吃笑,我也学依香吃吃笑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