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独立 | 前沿1986-2022大凉山(西昌)现代女诗人十一家

2022-03-18 12:04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发星 晓音 等 阅读

来源:诗歌阅读 公众号

发星授权发布


血沉的群山与月光花的盛放

(代前言)

发星

本诗展只是呈现当下大凉山(西昌)地区汉族诗人写作的大致情形。这块诗性的圣地,曾经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给中国诗坛以烈性炸药般的轰动影响(【非非】【女子诗报】等),再到九十年代的沉寂,再到新世纪后的重新浮出水面,历经四十多年风雨,依然有一批先锋、现代的写作者们在创造书写着属于他们的诗歌奇迹:

1、81岁高龄的胥勋和,76岁的蔡应律等仍在写作,且功力不减当年。

2、蓝马虽入佛门,却依然在写作,诗少,却也是透明高深,境界旷远。

3、周伦佑四十年来一直没有离开【非非】现场,其成功走出一条主流之外先锋写作的民间大者之路,他集民刊【非非】、诗、理论(评论)三位一体的连动创造,成为民间最有活力、争论、先锋等构成的一个不可忽视的诗歌焦点与重镇。

4、晓音依然在办【女子诗报】,依然在写。

5、发星创办的【独立】,已坚持24年。

6、还有周凤鸣、文康、马兴、周献、云子、南岸、华智、西雅、莫卧儿、陈晓玲、木易、胡应鹏、黎阳、西雅、祥子、汪峰、颜灰、秋池、秦风、韩甫等一批写作者在坚持写作,且成绩不俗。

7、后起的90后女诗人范圣艳、华雪纯,2001年出生的杨明宇、陈宏言,让我们看见明天的希望。

在他们身上,出现了多个创作现象:

A、以上写作者大都穿越了八十年代这个诗歌理想主义狂飙燃烧的激情时代,时代的理想烈焰嵌进血骨之后,那是燃烧一生的薪薪碳火,他们四十多年来一直坚持写作,在不断的创造,奔出自已虚空苍白的精神之所,建构自已自由血铜的灵魂群山,写作与创造成为他们一生的意义,他们是伟大八十年代诗歌理想精神遗产的延脉与承传,这也是当下诗界难得的一个诗歌活力地带之一,他们已形成大凉山(西昌)汉族诗人实力写作群体,这是一个值得深究的边缘现代艺术奇象,世界上恐怕没有第二个地方,在40多年中,从这里走出的诗人(或在本地的),一直在坚持创办民刊,一直在坚持创造型的写作,这一切,只有去问问茫茫苍苍的大凉山,以及大凉山背后那些黑沉旷远的原始密林,只有它们知道;这是一个有关群山、地域、边缘、现代性、创造性、民族融合等多种社会学与人类学与移民学等多学科的融合与撞击,这一切,让它们交给永恒的光阴与历史,我们只要在创造,在快乐地写作就够了。

B、出现了胥勋和(81)、蔡应律(76)、周伦佑(70岁)、景致远(65岁)等高龄写作者,诗歌的活力成为他们创造精神空间,以及健康生活的重要基因,这又是这片土地的另一个传奇,他们身上体现极大的艺术生命能源,一定与大凉山浩荡无边的的灿烂阳光与蓝天白云,以及密林中延绵的群山等有关,或者说,写作打通了身体与现实的天道,让他们幸福健康的真正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之上,感谢诗歌激活了他们身上的艺术创造原力,化作不尽的生命活血。

C、创办民刊,成为主流之外自由写作创造成功的模式:周伦伦、蓝马1986年创办【非非】至今36年(蓝马90年代初离开【非非】,后【非非】为周伦佑独自主编到现在,经历了“前非非”与“后非非”两个时期),晓音1988年创办【女子诗报】至今34年,发星1998年创办【独立】至今24年。【非非】【女子诗报】【独立】形成了一地区内出来的人连续创办三个民刊时间最长,且产生极大影响的民刊特象,这又是这片土地的另一个传奇。而周伦佑倡导的“非非主义”,晓音倡导的“女性诗歌”,发星倡导的“地域诗歌写作”,又是三个刊物的方向性持久追求。从地缘角度说,这是由大凉山南北纵横的恒向性锋利山势决定的,从精神角度说,这是边缘对主流诗歌进行的距离的独决创造之姿,或说个性精神结构的基因煅造。民刊代表着在一条充满荆血磨铁的不平道路上前行,同时这也是诗歌探索学的一种自然而天成的命运所义所在,他们开拓了诗歌写作与传播的独特天空。

D、大凉山作为中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这里的彝族汉诗写作已经成为当下少数族裔现代诗歌的重要前沿,彝族汉诗在发展探索过程中,自然地受当地汉族先锋诗歌及观念的影响,在民族现代诗性融合方面产生了写作的积极作用与意义,这是大凉彝族汉诗的天然自缘;反之,汉族现代诗也会受到本地彝族等民族文化的影响,这都是很好的艺术自然现象,大凉山“汉族现代诗群”与“彝族现代诗群”都取得了可观的创作成果。

E、林珂、晓音、云子、华智、南岸、周凤鸣、娅楠等作为原民刊【女子诗报】同仁或个体独立写作者,她们是一个“独立的女性写作群体”,在伟大八十年代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这个“女性诗歌群体”也是大凉山独特的八十年代女性现代艺术现象(还有钟音、魏海灵、肖文萃、胡薇、杨萍等);林珂、晓音、周凤鸣、娅楠、云子等九十年代纷纷离开大凉山,加入了变迁涌动的时代洪流,后林珂、周凤鸣、娅楠、云子北漂(北京),云子近年从北京又回到大凉山会理老家安居,晓音南漂(广东茂名),各人在北方与南方发展自已的事业,显示了她们独立生存特别的能力,她们身上体现的自强自尊自信自创自生的全新女性现代精神品质,是因为她们经历了八十年代的诗歌狂潮,以及社会开放语境提供的独特人文精神天空支撑;一个时代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命运行迹,女性作为特殊的一个个体,在时代的迁变巨浪下,冲洗或磨创自已再生的形象,这是大凉山女性诗人群体带给我们诗歌之外的又一个人生命运启示。目前,林珂停止了写作,晓音、周凤鸣、娅楠、云子还在写作,四十来来,我一直想探究大凉山出来这么多独立女性诗人的具体原因,我想关健一点是八十年代的开放语境给出,以及诗歌写作,使她们身上的才华得到展示与激活,这在精神与现实上打通了前行的巨大勇气,精神的强大可以淹灭现实灰色的一切,特别是独立精神。

F、此次诗展除了西昌诗人最多外,就是会理诗人最多,这一定与地方文化与传统历史等有关,值得探究。一个地方有浓厚的传统文化传承,以及与外界的流动(处于川滇通道),一定是产生思诗活血的好地方,也是能产生文学诗人的地方。会理历史上出了许多名人奇人,就是因为它传统文化的传承教育等在起作用;以前凉山有四大古城的历史源流的说法,现在只有西昌与会理(另两个是盐源与冕宁)保有这种文化活力与传统资源,其它两地已失去昔日风光,这只是从文学艺术人材成果角度来看。西昌与会理更应该是出大作家、大诗人的的地方,它们有足够的自然与历史等厚重资源。自1980年以来至2022年的四十多年间,在全国影响最大的,汉族诗人出了林珂、蓝马、周伦佑这三个著名人物,哲学、思想界著名人物出了周伦佐,散文界著名人物出了伍立杨等等,这也是这片神奇土地的奇迹之一。

最后,感谢胥勋和、蔡应律、云子、祥子、秋池的组稿与帮助。

2022.3.9大凉山普格县双乳山下急就。

目    录

晓音的诗
云子的诗
周凤鸣的诗
南岸的诗
华智的诗
景致远的诗
陈晓玲的诗
西雅的诗
莫卧儿的诗
范圣艳的诗
华雪纯的诗


晓音的诗

晓音

晓音:四川西昌市人,中国首家女性诗歌刊物《女子诗报》创办人,大学中文教师。199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文学学士。已出版诗集、长篇小说多部,另有诗歌、散文、诗论文章散见于海内外报刊及各种年度诗歌选本。现居广东。


夜色撩人

隐匿已久的黄昏
把一些碎片撒在窗台上
光折叠出黑色,黑色里的白色
点缀在远处

那是今晚的月亮
虽然,只是半颗
也足以使北方奔跑的卡车
慢下来

此时,那些头顶蛇皮袋的人
如同背负着房屋移动的蜗牛
他们小心翼翼,连喘气的声音
都变得十分的模糊

以至于,在不算明亮的月光里
和所有的人一样
我对眼前正在发生的事
丧失了最基本的同情和怜悯

2017/11/27—28日 夜


打雷了

夏至的第二天
中午,天开始打雷
先是一声
如邻家炒菜的锅里
撒入一滴水

声音很脆
随后,是几声闷雷
如晒场上的石碾滚过

声音沉闷
接着,是一阵接一阵的雷声
像一群奔跑的狮子

声音开始变得雄浑
在广袤的天空中
所有的声音
会因为它们变得微不足道
但是,雨呢?

或许,这只是无数次的
结果中的一个
那些过于宏大的声音
总是虚张声势

炎热的夏季
雷声滚动
它让每一个听见它的生灵
心生恐惧!除此之外
已无他念

2021/06/22


亚细亚的孤儿

一粒土豆落下
泥土接纳了它
一堆土豆落下
泥土接纳了它们

远处,一群鸭子
在池塘里议论
它们当然想不通
那些被泥土包容太久的土豆
会对大地充满了
怨恨和敌意

2021年3月25日


今日大雪

冬天来了
严寒其实早已来到
我那时在黄山
凛冽的风把银杏树上的叶子
一片一片的剥下
我穿着厚重的靴子
踩在那些堆积如山的落叶上

我有一丝丝的罪恶感
就如助纣为虐!是的
我的脚把它们的呻吟
传递出来,我竟无言以对

我知道我的悲悯和同情
包括那些欲言又止的抒情
在季节轰隆轰隆的交替中
是苍白和无力的

大雪天,不要出门
不去践踏和收割
这,也是目前的我
唯一能够做到的

2021年12月7日


云子的诗

云子

云子,本名吴建琮。下过乡、教过书、做过编辑。作品见诸《光明日报》《文学报》《新民晚报》》《华夏诗报》《北京文学》《雨花》《海燕》《中华散文》《作家天地》等报刊。在时代大潮中经历所能经历;在自媒体“燕山云晓”自说自话。


蛇说

浑身纹饰凹凸有致很华丽
弯来绕去很壮实的
一条蛇
我冷眼观之
心存狐疑

我会咬你的神经
有点疼
蛇说
就一跃而起咬住我的左腕
我知道它在注入毒素
直通心室
且看它玩命
且待它松口
两滴血红得很正
不怕就不疼

我睁开眼睛
天将明未明
思之
会说话的蛇
很可怕


游戏

动动指头千里之外
你就把坐飞机画圈儿的
游戏
丢手绢给了我
委托程序很正式
八竿子打不着的
圈外老妪
秒戳
就成了业内精英

主持人很风趣很有水平
开场白就说起昨夜
突如其来的暴风雨
赶走雾霾
爽了今晨的你们
可是可是却误了
几班灰机
台上台下会意
笑得心知肚明
天雨彩虹
假李鬼名正言顺
披上光鲜外衣
至于这个
圈圈
画的圆还是扁
有什么关系
只要白纸黑字
千金一笔


梯子

结实的木梯软化
成梭
爬到半中的我
想起它过去的样子和我们
姐弟仨
猴样爬上望板
捉迷藏的事情

三百年的尘埃呀
糊里糊涂的我们
都过了敏
脖颈上的“珍珠”
奇痒
挠得很疼
我们哪里知道
大人用报纸裱糊的望板
背后的事情

梯子早已不知去向
走样的日子也无须想起
梦里
我站在变形的梯子上
不知道该上
还是该下


周凤鸣的诗

周凤鸣

周凤鸣,中间代代表性女诗人。出生于凉山会理,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主办《21世纪现代诗人》诗刊,倡导先锋写作产生影响。出版个人诗集《鸣诗歌》、诗歌散文集《我的唇是你抵达的岸》,长篇小说《爱我带我回家》等,在全国各类刊物发表作品若干。居北京,从事影视编剧、制片人工作,多部影视作品呈现银频。


云南行(组诗选)


去香格里拉

第一次到上海的撒娇诗院
是在2006年
诗人默默本邦菜款待
郁郁等上海诗人
喝酒 读诗
直到深夜

之后
曾与几位女诗人相约
在某个夏天
要到香格里拉避暑
因为这里有诗友默默
有香格里拉撒娇诗院

今年夏天
经贵州到大理 丽江
终要成行到撒娇诗院
想去一个地方
除了气候 景观
还在于
那里的朋友
明天从丽江束河古镇出发
直奔香格里拉撒娇诗院


在撒娇诗院

沿214国道
到了海拨三干多的高原
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
入住撒娇诗院
撒娇诗院由具有30O年历史的
拉达达土司府邸改建
在诗院泡一壶茶
窗外的云
伸手可触
灵动而具象

墙上黙默的摄影作品
诗意而质感
这个下午
如普洱茶般醇厚
诗院的纳西女桂花
做了一桌好莱
黙黙开了美酒
把酒言欢

慢步在古城的街道
抬头便见云卷云舒
独克宗古城龟山上
三百余吨的转经筒
转了千年
月牙儿
挂在眼前


默默的生日酒会

从丽江来到
阳光灿烂的香格里拉
今天
是诗人默默的生日
在二四书院
诗歌朗诵酒会
如期而至

出了几十本诗集
写了二十多部小说的默默
在撒娇诗院创作
状态极佳
每天近万字的写作
让他快乐充实

今晚的酒会也是诗会
获得诗歌终身成就奖的芒克
二四书院的二哥和四哥
还有许多诗友
分别朗诵了默默的诗

在高原有反应
算不了什么
尽情的喝
开怀的聊
默默的生日酒会
斗酒出诗篇


南岸的诗

南岸

南岸:本名余惠瑛,已过做梦的年龄依然在做梦,四川省作协会员,写诗、散文、小说和剧本,曾就读鲁迅文学院影视文学专业。


周末 我喜欢去集市

周末    我喜欢去集市
从地道的农人小摊
(尤其那些年老的农妇的提篮里)
买一些新鲜食材
再花上几个小时
做成好吃的饭菜
看着孩子们一边大呼:
这一餐必定增肥
一边大快朵颐

我不动声色
暗自享受那一点小小的幸福
我知道这种幸福感很卑微
但我一直以来固执的认为
为爱的人用心做一餐饭是一种幸福。

这个三月
在万里之外的那个国度
有一些母亲永远失去了
这个幸福的机会。

2022.3.6


我跟你说

事实是 你越走越远
顺便带走了那一年的眼泪
还有热度
我们大家 很惨淡

当我需要咨询“庸医"的时候
当我愚笨的脑瓜忽然蹦出某个闪光念头
的时候……
你的名字笫一时间脱口而出。
瞬间的晃惚
淡化在某个时空
连一个细节都没抓住

我要给你说的是
今年冬天很冷
有铁练锁住的冷
有抬头看不见天空的冷
坦克碾过乌克兰原野
冰雪在履带下呻吟
各种冷 冷彻骨髓

风很大 你认识的那串风铃
在窗前响个不停 薇啊
人生苦短 我要说的是
若再次相遇 
我们还是要把那些快乐时光
大把大把的尽情挥霍

2022.1.21


回望

除夕的鞭炮还没炸响
2020已在那边探头张望
我忙着检索来路 且
不打算原谅那些反复上演
老大徒伤悲的戏码

时光拿走一切
箭来自最意想不到的
地方 直中靶心
我一贫如洗

行走在茫茫人海之中
追寻一串缥缈的音符
弱水三千早已不见踪影
多少晨昏迷失徬徨 默默舐伤口

你的光穿过云层照进心里
所有过失软弱被原谅
我的眼前一片澄明
想着我的2019
想着蒙受的爱 和
经历的美丽 牢记心底

此时我心怀感恩静静等待 
20年代 新年的钟声响起

2019.除夕


母親的花园
一一谨以此诗献给我永生的母亲

母亲的优雅
长在民国小城
春兰海棠茉莉花
墙角的米兰与金桂
香气浸润背诵的课文
高堂祖训女学师严
青石板小巷深处    亭亭玉立
梦见一生的花错落有致

芦沟桥 九一八
枪声掠过晴空    如利剪
剪去女儿家的镜前花黄
一头青丝开放民国的殇
在报国无门的路上

母亲长成无花果  
果实藏在青枝绿叶的背后

一九五零    剧情跌宕
悲喜跨越两种风景
所有的悲欢离合不止是
一念之差的巧合
烈日下仙人掌落地生根
海风带不走一粒粮食
一声平平仄仄的唱和

这一年母亲成了一朵苦菊
年轮刻下深深印痕
不死 只是为了她的蒲公英
那些花一朵一朵长大    
小伞兵随风飘扬 撒满
虽然贫寒但有母亲的家

如今从天国看下来
母亲的花园依然在每个季节
都有各种各样的花开放

写于2018年母亲节


安宁河   母亲河

秋天我来到安宁河
河水从阿七大桥下静静流过
千百年来她就是这样
无声无息的流淌 从未停泊
顺着风的道路
巨大的风车呜呜作响
南风吹来扑鼻稻香
我的眼睛湿润了
这是灌溉我们田地的母亲河呀
给我们粮食水果和棉花
今年收成不错
我们的父母和孩子衣食无忧

很久以来我就想把自已交给你
放逐一次 从源头走下来
一直沿河走下去    直到入海口
看沿岸的人们脸型变化
体验你的深邃与宽阔
或者把你捧在手心
叫你一声母亲河一一
因为你曾看过我七岁的赤脚
在泥地里奔跑的模样

秋天走过安宁河
此时天空应有大雁鸣叫着飞过

2018.5.3.西昌


朝圣者

山路嶙峋
你森严的目光一路逼视
我只能低头驱赶自己
我是不缠绕不攀缘的藤
我是那一树地老天荒的红叶
猛然抬头的刹那
被你召示

你是我宿命的星辰主宰一生
你是我祈福的神灯夜夜長明
你是那道人手中八卦
诠释我命运
匍匐在你脚下
我的虔诚感天泣地
我的神    你如旗帜猎猎飘扬
接受我展开你史前期的植被
铸造我         用你终年不化的积雪
如果你是刻刀我就是石头
如果你是风暴         我就是
你扬起的    雪尘

将你的祝福放在我头顶
照耀我    庇佑我
让我翻过一座又一座山峰
当我终于站在你的面前
我看见你的微笑    就看见了
乞力马扎罗的雪


华智的诗

华智

华智:写诗散文随笔,四川省作协会员,曾要各种刊物发表作品若干。


苹果与花

看一朵花从开到谢
我认识了自己
告别是忧伤的
一个从2021带到2022的红苹果
和我的腮红一起奏鸣喘息的肉体
委身进鸟的啁啾里
神性般的音乐
取证我夜里拥有需求的生机

无论岁月带走的,留下的。
都是深入骨髓和爱同等重量的花一般的柔情
与星光和恋人的泪融合
因为下一秒被扔出眼帘的喧嚣
不知会流落何处栖息

一年要经过许许多多的日出曰落,月盈月亏
每个路囗迊来去往的心跳
来不及抱住,来不及温柔
断送风雨中

说再见便再见吗
把恋人的名字放进清澈的大海
即便神允诺我是海中生长的花
他能识别我梦中的眼睛
和我一起看世界吗


清晨醒来

清晨,风带着白兰花来迎娶我
花很香,酷似我脆弱时的海誓山盟
使包裹我的袍子里的身躯微微颤抖
只能依附风和花呼吸
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成其新娘吗
我身体里流动的水呵
绝不会寂静无声

生命的拐弯处
多年前曾被迎娶的鸟
它们早已遗失进树与树之中
从此我学会珍藏


秋天的女人

当风慢慢吹过
我想和远方的陌落人对活
告诉他我永远也忘不掉也记不起的心动
于是想到森林里去
树与兽之间寻一种暗示
树的木枘,兽的野性
天黑之后再想念


清明

四月的雨,渗透地上的脚印地下的脚印
翻过这座山就到了母亲的出生地

山雀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
它们是母亲当年施食喂养的山雀的后代
终了,母亲没能翻过这山
山雀也未能飞出这山

四月梦里
我轻而易举地获取到泥土内的温柔
我已经不再悲伤
四月的风,追逐着天国盛开的桂花
那是我送走母亲时人间最后的味道

四月的这一天
我把人间的栀子花与天国的桂花引到同一树上
蚕丝一样缠绕我的是清明负担不起的怀念


静静地呆着

紧抱双臂站立窗前
模拟树上的鸟儿成双成对地啁啾
太安静,太安静了
岁月沉淀的精华,就这样被鸟拴释
装入我灵魂和肉体内
盼着有一天它们呻吟着跳跃着欣喜着
在有野兽追遂的夜晚
变成石头


景致远的诗

景致远

景致远,女1957年5月4日出生。下乡当过知青,在荞窝监狱当过狱警,后调凉山州公安局,任教。直至退休。现定居雅安。


蝉声

夏日,蝉在树上
叫困了夜的
树叶。没有风
也没有月亮
挤进窗来,我从
梦中
抓起一把蝉声
摊开看却是
花开


风铃

风铃摇醒夜
是谁?
出去又进来,进来又出去
我问无人回答
原来是风,
或者
是我自己的心跳


雨中

雨就这么下呀
切割着
满街的灯光
天地之间重重叠叠的声音
都是闲言与碎语
我忙忙
躲到伞下
去构思我的小诗


陈晓玲的诗

陈晓玲

陈晓玲:女,1973年10生,就职于凉山州职业技术学校,四川省作协会员,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影视文学专业,喜欢旅行、摄影、写作,著有《走进木里》《一个人的朝圣》文学作品。


我的高岗

这么多年
登上一座座高山
越来越高的海拔
空气稀薄甜美
云瀑簇拥的金色雪山
远不及星空让我痴迷

站在高岗
星光灿烂的夜晚
遥望天琴星座 遥望你
俄耳蒲斯的琴声里
万籁俱寂
上帝总会及时赐我一滴眼泪
引我走向另一个高岗
如此反复
直到旅途的终点


民国女孩
——给ZSW

你坐在昏暗老屋的轮椅里
抱着一个斑驳小匣子
看看我们又看看它
久久沉默
想不起或不愿想起
颠沛流离的往事

你终究信任我们
颤颤巍巍打开小匣子
一生苦难守护的希望
居然是一张民国照片
1944年康专入学证春春飞扬的你
那一刹那
你的微笑填满沧桑皱褶
那一刹那
我在你苍老的灿烂里泪流满面


中秋

母亲走后
每年中秋
父亲总是反复念叨
母亲家门前的老树
母亲乘坐的绿皮火车
母亲的村庄河流

后来父亲也走了
中秋每一寸月色
冷清落寞
没有父母的中秋节
忧伤无法诉说


月亮很美

夜晚独自沿着湖畔散步
通往月亮的方向
跳跃的精灵舞姿鲜活饱满
小舟驶过
久违的琴声
熟悉的旋律熟悉的梦
闪耀的夜晚
月亮很美


西雅的诗

西雅

西雅(笔名):本名方荔。70后,出生于福建莆田,现供职于四川省西昌铁路运输检察院。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湖畔阳光

书店近在身边。游人如织玻璃窗半沉于湖
良辰美景与冬日暖阳互相辉映
蜿蜒的长龙队伍,等待预约进店打卡
健康码在手心猿意马

坐草坪上脱了鞋子蹦跳
踩着一个塑料口袋就可以快乐飞上云霄
平民的元旦只要能悠闲晒会儿太阳
多舒服。开一小会儿差

消费主义的下午停车位爆满
开始明亮开始落伍开始
虎年之初红色本命低头只顾刷抖音
娱乐让人迅速变老。如此而已

踏过的红色小桥曾几何时
那个越南河内的午后
曾几何时日益暗淡的午后清灰荡漾
水色中孩子们以石击打破碎的涟漪


返程接近高峰

在人群中。无数山峰不过是一阵雨一阵风
今年最后一个黄金周
没有出发,意味着也没有返程
八宝茶普洱茶龙井茶
一杯水倒过来倒过去就不再是一杯水了
站在十八楼看见窗外的雪山
和当年站在西昌南站广场看见的雪山
肯定不会是同样一座雪山
尽管它们对于我
只是生活之外的雪山而已
无数个夜晚无数个白昼
叶片都在不断重复自我地生长
垂落下去的雨点
打在人世每一条道路之上
潮湿的痕迹如同远山依稀可见
荆棘丛生,荒野无垠
寻找是如此困难的旅程
眺望成为惟一的理由
守候不过是时光的灰烬


失语之雾

深入骨髓的痛混杂岁月的衰颓
它们灰暗浑浊。是新鲜的镜子背面
隔着一条河流无边无际星辰隐没

难以看见的齿轮悬空而转
有些上升有些低垂
至于腊梅幽香红叶渐零无人知晓

绿色替换铅灰。沉湎于此
一张纸揉搓千百遍书写历史同谎言
偶然中的生命被夺走各种可能性

面对面狗链相近词拐卖
当雨水逐渐渗透用以加深人性的寒凉
立春开始咀嚼无声风声以及雾声

看得出来或假装不知道
找个好人家的阳光
步履维艰宁肯相信春天用隐身方式

污染成为目光背后
通报似乎更加云山雾罩的说明
不愿言及不愿讨论所有相关词语

世道铺陈手法太多
锋刃之下。年味经年累月腌制
如何剔分层层叠叠的真假

妇女这个名词经常沦落成为
冬雾埋藏的窗花剪纸
血色无情不足以抵抗生命的暗黑

直至乡野菜花烂漫天真无邪
你的泪从此金黄如忆
枯枝沧桑根系穿越世间岁月季节


莫卧儿的诗

莫卧儿

莫卧儿,1977年生于四川西昌,现居北京。著有诗集《当泪水遇见海水》《在我的国度》等四部。曾获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徐志摩诗歌奖、《现代青年》年度诗人等奖项。诗歌发表于《诗刊》《人民文学》《星星》《创世纪》等刊物,入选多种选本。中国作协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二十八届青春诗会。


恐惧之心

窗户上来回移动的长影子
肮脏的烛台
发黄地图上暗红的血迹
它们的肉身去了哪里

城市上空涌动的乌云
神秘失踪的身份证
从疾驰的囚车抛下的尸首
它们的灵魂
又可曾留下什么痕迹

你有恐惧之心
如骄阳映照之斑斓猛虎
仿佛隔着巨大的夜晚
它血红的舌头也能从另一个时空伸过来
濡湿脸颊、耳朵和双乳
甚至每逢浸泡在漫天雾霾中
一心下沉,不求往生

而那个一直朝恶犬口中喂食的小儿
淡然得没有畏惧
因为无知,他勒住了悬崖上
十万匹奔跑中骏马的缰绳


潮水退去

每件残缺之物,都携带着
一座庞大的宫殿

海边,幼小的珊瑚残枝
朝向天空的手指
是呼告,也是虚空中的坚定

半页贝壳有着自身
奇异孤独的圆满,倾听的时候
毫无保留地向世界敞开

因为涵纳了太多细微的生命
球状珊瑚礁内心丰腴
于是断壁选择脱离母体,踽踽远行

而在彼岸,在无尽的天际线下
日月之光是否让它们重新回忆起最初的弹奏
与凝望


写作时刻

事实上他一直没有注意她
举着水龙头给花木浇水的园丁
手臂的起伏并非完全
依照植物们生长的高低状况

这让她想到写作时,最初或许
朝着某个方向,但在行进过程中
词语时常会挣脱轨迹
以最富于想象力的方式飞驰
排列出多数时候令作者都惊叹的结局

水珠继续在叶子上俏皮地做着
各种不规则运动
园丁已走远,有人站立原处
巨大的热浪中悬浮着
一块足以容纳思索的清凉


所有的悲伤都不长翅膀

邻居弹奏的钢琴曲
从密闭的屋子里溢出来
声音经过了挤压
变得低沉,像是呜咽

1941年,一大队戴着
脚镣手铐的犹太人
在前苏联境内被赶进万人坑
黑暗中圆睁的
是双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所有的悲伤都不长翅膀
永远无法腾空远去
也没有足够大的容器
在大地上得以盛放


梦中,蔬菜长出了人的脸孔
胡萝卜的黄牙
西红柿的粉舌头
它们成群结队驱赶着什么
同时又被驱赶

黑雾在河里翻腾
鱼群都赶往天空

男人失去了种子
声音变作耳朵:
给我海洋,我要遨游
女人的眼泪
从化学试管中分娩
孩子失踪,星星孤独

而更多时候
它们无形,无味,无色
在黑与白之间
在神祇与众生之间
被默许幽灵般潜入
这个国度每一根血管
仿佛喉中鲠
你呕不出来
却无论如何难以下咽


柚子的光辉

柚子的气味清晰,遥远
温柔妥帖却拒不合作

远离风暴的时候
孕育了风暴

柚子的光辉来自启示
无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但是不愿意的便可不必去做


暗夜中的苹果花

那黑暗中的洁白之物
必将生者覆盖
让死者芬芳四溢

它们把脚印
镶嵌到幽蓝的邮票上
体内的火苗随呼吸
在星空下忽明忽暗
这些并不影响巨大的树冠
看上去像一座城郭
也像白天的某副人脸

出于对路灯担心的回报
幼小的芳香出来散步
总是很短一段
就把权利交给身后
戴尖帽子的大鬼
如果后半夜还要提着灯笼
搜索游荡的魂魄
理所当然有了替身

要是风把花瓣吹落地下
它还没有想好
是深入黑暗
寻找隐秘的来处
还是循着树干重返枝头
辨认刚刚出生
像眼睛一样的伤口


存在之诗

咖啡馆里蛇行的女人
迎头撞上
巨大透明的落地玻璃

刚睁眼的幼虎
面对来到世间初次看到的笑容
将杀母凶手认作亲人


莫兰迪说

没有什么比我们实际上看到的
更抽象、更不实在的东西了

今日秋分已过,阴阳转换
北半球渐渐长大的阴影
那狭长的黑暗
究竟楔入了什么的深处


范圣艳的诗

范圣艳

范圣艳,1997年生,会理市人,2021年6月毕业于西华大学,尝试诗歌与散文写作,运营个人公众号“笨笨的书屋”,有文章发表《凉山文学》《华西都市报》《中国青年作家报》等,2021年10月获第七届“青春文学奖·散文奖”。


隐喻 

天黑了,一些隐喻的事物开始翻身
下床。晚上九点肚子又饿了
手撕面包和焦糖瓜子,哪个更能抵抗
哦不,满足你的胃

晚上十点,楼上走动的声音
向下三米敲击你的耳膜
此前某些凌晨,听觉太过敏感
后来质疑楼层的隔音效果
并和另一个自己,展开了一场
开发商有罪的辩论

猫——
在外面吵了起来
场面激烈
凌晨一点,苦于语言问题
你不能做一个善良的说客


凌晨噩梦,大汗醒来

一片羽毛
不能承受一个噩梦留下的
遗憾,悔恨
惊叫得失声了,恐惧
走不出这辽阔黑夜
你害怕什么呢,那些未曾出现的
都在梦中出现了,我是说
美梦也需要噩梦来偿还
山偿还水,山水相依
我……
额……
一片羽毛承受一个人的噩梦
已经足够伟大了


古城拾忆

阳光碾碎了河床上的冰花
一个季节正送别另一个季节
南风吹入城市,石榴开始发芽
我们仿佛失散了许多年
陌生的街道陈列现代人的欢笑
两千年,一块块砖堆砌成了历史
我抚摸那饱经风霜的城墙
两千年被尘封的记忆从耳畔传来
马蹄匆匆,茶马古道上尘埃飞扬
县令仓皇逃走,一段琴声摔碎在门外
两千年的城池见证了两千年的厮杀
两千年的爱恨情仇和两千年的兵荒马乱
两千年后,我从城墙上听了许多秘密
再过两千年,将没有人再问起

如果,你在傍晚经过
我迫切地接近这个傍晚
身体里的罪犯在谋划一场犯罪
天边流动着暗红的,危险的云
湖面替我锁住风声
山峦长成我焦虑的,不安的心跳

我迫切地接近这个傍晚
身体里的罪犯蠢蠢欲动


如果,你在傍晚经过

美丽的悬崖
在灵魂的高处
我看见一处美丽的悬崖
悬挂露珠也悬挂着光

把一些秘密放在身后
去找美丽的悬崖
遇见了透明的风
野花埋藏野骨

谁的壳被剥落?
叶子上沾满血迹

美丽的悬崖边上
长满了谎话连篇的树
我陷入无限的黑

我即将坠落
我即将死

 


华雪纯的诗

华雪纯

华雪纯,女,盐源人,98年生,遂宁市诗词学会会员,现就职于某单位。作品散见于《参花》《威宁诗刊》《遂宁诗词》《紫江诗刊》《四川农村日报》《凉山日报》等。


你……

粗旷的月光打湿细雨
生活是泥泞
进也泥泞退亦泥泞
倘若,有人渴求回应
粗旷的月光啊
能否打湿我,
将热烈重燃,将欲望重燃
将呻吟与激情重燃
将生活染甜。

生活不将是泥泞
前进不是
后退不是
粗旷不是月光不是
你……


4:33

4:33分的惊醒,
堵住了每条泛滥的河流
谁又在今晚跳跃,谁又在此时游离
看那个孤独的鬼,
比我时常被吓得
躲进被窝里更隐遁


又是一个不眠夜
将睡意埋进尔拖村大河
今晚,我甘愿成为那最烈的酒
灌醉这崎岖的山路、成片的苦荞地

今晚的酒啊
请允许我灌醉月亮,
让尔拖村大河的流沙
在每粒月光下变成我的鸟鸣

今晚
又是一个失眠夜!
燃烧着
灼热着
耀眼着
生涩的生活


或许是生命停留的时间太短
短得只有一吃一睡
或许是生命思考的空间太小
小得只有一室一栏
不等惊雷炸裂
浑浑噩噩
不等清风吹散
昏昏沉沉
你的骨肉
已被市场论斤出售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