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胡茗茗:“最有画面感”的女诗人

2021-10-13 09:31 来源:中国诗歌网 作者:胡茗茗 花语 阅读

胡茗茗

胡茗茗,祖籍上海,现居石家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二十三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二届高研班。获2010年度“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第三届“中国女性文学”奖、河北省第十一届“文艺振兴奖”、台湾第四届“叶红诗歌”奖首奖、2015中国桃花潭国际诗歌艺术节实力诗人奖、2015《诗选刊》杰出诗人奖等。出版诗集《诗瑜迦》、《诗地道》等四部。就职于河北电影制片厂,兼任《诗选刊》编辑部主任。

胡茗茗的诗,以经验和技艺的真切与成熟,让我在阅读中减速,让我看到了它的超逾个人“本事”的价值。的确,这是一些“自言自语”的诗,既是哀伤,又是对哀伤的疗治。有一点自怜,但没有以“纯洁无辜”自诩;有一些倾诉,但没有怠慢了艺术本身。特别是后者,我以为它应是一个真正的诗人永远坚持的东西,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诗都不应成为简单宣泄情感的工具。艺术,应是比我们更重要的东西。

——陈超 

个人,甚至过分个人,敏感,甚至过分敏感,妖娆,甚至过分妖娆——如果胡茗茗想在诗歌写作中做到“过分”,她就能够做到“过分”;如果她想炫示她对世界的爱,她就能够把一草一木发展为亲人。她往往从小处落笔,然后推至大境界。她随时准备给人以出其不意的语言轰炸

——西川

 

花语:2016年初,《四川卫视》晚间黄金档的[诗歌之王]曾刷爆我们的眼球,诗歌作为一种"艺术"首次在电视荧屏与音乐对接:就是你按电视台给出的主题写歌词,你的搭档音乐人水木年华在规定时间内谱曲并演唱,参与另几组诗人歌手的对决!这档比赛冲击了大众的视野,让人耳目一新的同时,也让人记住了一个名字:胡茗茗!过五关斩六将,作为诗歌之王踢馆成功杀入总决赛的唯一女诗人,你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去参赛的,有没有想过踢馆失败会给你带来负面影响,你的勇气和决心从何而来?

胡茗茗:倘若说诗歌的传播除却文本应该还有更多形式,那么电视和歌曲便是活色生香的渠道,我喜欢我的诗被歌手唱出来那一瞬间的感觉、喜欢有人能记住并传唱这首歌连并歌词,我希望有人能在看电视时爱上写诗,我甚至设想过一个孩子能因为一首歌而对她进行诗的启蒙,想到这些就没考虑过什么踢馆失败,何况我深信我的歌手搭档的创作能力和演艺能力。

花语:用"步步惊心"一词来形容[诗歌之王]的诸多环节也是恰如其份,但你与水木年华组合的配合颇为默契,能否说说你们是釆用怎样的策略,一步一步踢馆杀入总决赛的!?面对强大的对手有没想过退怯?

胡茗茗:傻子才退却呢,多好玩的事情啊!何况对手是周晓鸥、品冠、李元胜之流的名声赫赫,更不用说评委们了,都是鲁奖得主和音乐大咖们,刺激!除了刺激还是刺激!我的搭档水木年华本身也是创作型歌手,我们在合作过程中也是反复磨合甚至争吵直至最后相互妥协与默契,在短短时间内达到彼此的满意并发展成一拍即合,这过程也是如饮烈酒,如食甘怡一般令人难忘。

花语:《麦子熟了》和《心有繁花》这两首歌是你在比赛中即兴创作的,当时我在电视机前听了感觉激情澎湃,好听又有些淡淡的忧伤,应该说意境深远,词好、曲也好,在比赛进入到白热化、剑拨弩张的情况下,你是怎样想到写它们的?

胡茗茗:这两首歌源于主题要求,一是“感恩”,一是“荧屏记忆”,感恩题材,我想避开具体的“母爱”、“家园”等元素,用农民对麦子的情感去泛指去涵盖。荧屏题材巧的是当时李元胜和李笠都以《红楼梦》为背景,我本想避开,但反念一想从不同角度写红楼也很是有趣,尤其是让男歌手演绎“林黛玉”也是出新,随即写下了“心有繁花,只为你开,铺天盖地,只为你来”……创作过程十分顺畅,前后不出半小时,发给水木年华看时对方乐不可支,同样用很快的速度谱曲并在电话里唱给我听,那感觉真是美妙。

花语:你获得过很多奖,其中第三届中国女性文学奖、台湾第四届"叶红诗歌”奖首奖都贴有明显的女性标签,女性意识在你看来是否就是对自身女性身份的认同在文本里的延伸和扩张?女权主义者,你是吗?

胡茗茗:哈哈,你才是女权主义者呢!这两个奖同为女性文学奖不过是无意而为。我在创作过程中甚至尽量避免女性性别的痕迹,我不“装”,讨厌看到“装”的人和文字里的“做作”,总是拿自己的性别说事就是“装”的一种,当然我不反对女权主义。

花语:缘份让我有幸见过你画得一手好画、妙手丹青的母亲,和幽默有趣、写得一手好书法的父亲。他们善良、通透、儒雅、有学识,是老牌知识份子或优秀知青的代表,作为他们的后代,你在成长的过程中是否深受影响,你是孝女,和他们之间是否有过冲突?

胡茗茗: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也是根深蒂固的,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比如我继承了母亲对生活的热爱、对美的热爱包括漂亮衣服,比如我继承了父亲的爽朗和包容,比如我一直保有的孩子气和不自量力,我和父母的关系是可以打打闹闹骑在脖子上大呼小叫的那种,冲突当然有,不过是最后的彼此咽下半句话就妥了。

花语:你是典型的北方女子,诗歌却散发着南方女子的柔媚、机智、空灵、深邃、忧伤和禅意,你是否遭遇过打击,对你的心路是否有影响?

胡茗茗:这问题问的傻呵呵的,谁也不是神人,谁都有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时候,我快乐的时候是不写诗的,四本诗集摆在那里,掏心掏肺地写,你们看,都在那里。

花语:你生活在石家庄,穿戴打扮更像精致的上海人,是否更喜欢你的祖籍上海,你心目中诗意的城市是哪里?灵魂里的故乡是哪里?

胡茗茗:我喜欢我的祖籍,尽管那里已经没有多少老宅子和亲戚,我喜欢我一口上海口音的老父亲一辈子丢不掉的优越感,我喜欢他们给足了我臭美的理由——衣服必须每日一换,甚至睡衣。这是家教。我更喜欢没离开过的石家庄,即使它天天雾霾我也爱它,可这些都不是故乡,我没有故乡,准确滴说没有故乡感,我已经找了她几十年。我知道那种感觉,找到她我会换成另一个人。

花语:你就职于河北电影制片厂,能否说说你参与创作并获奖的影视剧作品?较之于诗歌,你更喜欢哪一种文本的写作?

胡茗茗:我很庆幸我得到一份喜欢的工作和喜欢的同事,河北电影制片厂频频获奖,包括“五个一”、“百花”奖、“金鸡”奖等,目前央视一黄热播的《海棠依旧》欢迎大家收看并提出宝贵意见。相比安身立命的电影工作,我更擅长的是诗歌写作,我很幸运得到单位领导的支持和鼓励,让我有可能保有生活和精神上两重意义上的尊严。

花语:你很喜欢在圈子里晒健身照、健美照,羡煞我等一堆"懒人",你有一部诗集叫《诗瑜珈》,是因为你喜欢锻炼健身而得名吗?你的诗生活包括哪几部分?你觉得一个诗人的健康生活应该是怎样的?

胡茗茗:我实际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懒人,尤其是越来越严重的拖延症已经影响到我的生活和工作,好在我精神上还有点“打不垮的小强”的二劲儿,所以以强迫对抗被强迫,也算是一种宽解和调整,人不自救谁能救你?瑜伽是我之所爱,不仅是身体的修炼,更是精神上的修行,让我有力气以“柔软”对抗所有的坚硬。我不奢望那个人会“爱我衰老的容颜”,到了连我自己都嫌弃的年龄,我希望他能看到依旧能“拿大顶”的我而会心一笑。

写诗是件多么奢侈的事情,我甚至愿意用所有的“健康”去换回她对我的厚爱,可她真是渐行渐远了,我坚信她的重新归来就像我坚信爱情的存在。

花语:有人说信仰是生命的旗帜,你是否有信仰?是否还有坚持的梦想?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胡茗茗:爱是信仰,能给人以足够的力量包括你提到的坚持。我的梦想是能有个大大的房子和院子,收养大批流浪猫狗。还有,到八十岁还能写诗。座右铭?没有。

十一

花语:你生活安稳,是否有过灵魂里的逃离,比如呆在石家庄却老想逃往另外的城市,是否有流浪情节?

胡茗茗:人越老越害怕改变,我一生都在追求安稳,但近几年因为女儿出国求学,我不得不到大洋彼岸飞去飞来,这让我害怕,但我接受这种改变。从这点来讲我还是个小女人,害怕远方也不需要远方,都是虚无。

十二

花语:是否相信爱情,是否相信闺蜜间还有纯洁的友谊?

胡茗茗:相信,无比相信,尽管我有一系列的“遇人不淑”(笑),但这些都没影响我对爱情的向往和坚持,好的爱情会令人成长和丰盈,我感谢生命中所有的“遇人不淑”,是他们锻造了今天的我。我对待友谊时常没有性别概念,我的“闺蜜”有男也有女,都纯洁无比也坚固无比。

十三

花语:你、我、安琪,咱们三人有在河北兴隆诗上庄同游七天的经历,我和安琪私下里都管你叫胡美人,你也很受用,你认为真正的美是什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美的一塌糊涂(笑)?

胡茗茗:我承认自己长的不算难看并准备持之以恒死皮赖脸永葆青春,谁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谁能让爱美的女人停止折腾和得瑟呢?如果我老得连小虚荣心都没有了那就是我对岁月心甘情愿缴械投降了,所以我健身、塑形,不放纵自己对身材的管束,我认为那是一种教养,如果我说真正的美来自心灵那也是有点“装”,但我深知自己是写诗以后才变得好看起来的,写诗让我多了一双眼睛,多了肯定的眼神,多了坦荡的表情。举手投足多了优雅和自信,如果一个女诗人在写作的时候不是美且好的,那一定是假话,如果一个聪明的女人想美得一塌糊涂,那就去写诗吧!写真实,写智慧,写发现,写你和这个世界的关系和爱吧!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