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中国艺术市场崩溃时,谁在鼓掌

2012-09-29 01:3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陈湘 编译 阅读

  过去几年,一条赚快钱的捷径,就是买中国的当代油画。这是国际艺术市场升值最快的艺术品,价格曾经上涨了10倍,乃至更多,近年来一片狂热。
  
  转身成追忆
  
  可是,如今,此景已经一去不复返。督教科学箴言报刊登记者皮特·福德(Peter Ford)从北京发出的一篇题为“当中国艺术市场崩溃时,许多艺术家鼓掌”(As Chinese art market crashes, many artists applaud)的报导。该报导说,全球经济衰退波及到了狂热的艺术品市场行情。如今,“这个泡沫真正地破了,”北京画家赵刚说,他们的作品的市场价格下跌了近三分之一,而且,一些曾创下拍卖记录的中国画家的作品,在拍卖会上的确无人问津。
  
  但是,没有多少艺术界人士在为这段热过头的时代的结束而哀叹。“中国艺术家被当成自动取款机,”非营利的北京尤伦斯(Ullens)当代艺术中心馆长杰罗姆·桑斯(Jerome Sans)说。“现在,艺术家们可能会停止为市场创作,开始为思想而创作了。”
  
  他还表示,随着这个艺术品的国际市场降温,中国艺术家们可能会把目光转向当地买家,而中国买家聚集的收藏市场才刚刚在起步。
  
  中国的当代画家们希望,艺术市场的崩溃将会大浪淘沙,淘掉那些投机商,留下的是真正的艺术品收藏家。
  
  督教科学箴言报的报导说,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价格在过去5年里暴涨。根据artpric.com网站的资料,2004年时,全球前10名的畅销艺术家中,还只有1位是中国人。但是,到了2007年,前10中就有5位来自中国。

\

  岳敏君绘制的在各种不同场景咧嘴大笑的男子的作品被广泛模仿。他于1993年创作的“Gweong Gweong”在一年之后,是以5,00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名香港的交易商,等到该作品于2005年11月拍卖时,身价涨到了63.6万美元。而到了 08年5月,该幅作品再次以690万美元转手。(资料图片)
  
  其中之一,是岳敏君,他绘制的在各种不同场景咧嘴大笑的男子的作品被广泛模仿。他于1993年创作的“Gweong Gweong”在一年之后,是以5,00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名香港的交易商,等到该作品于2005年11月拍卖时,身价涨到了63.6万美元。
  
  而到了08年5月,该幅作品再次以690万美元转手。
  
  另有其他几位有名的画家的作品在拍卖会上标到了上百万美元的价格。他们惊人的成功,吸引了大批艺术家不断地向一大片在北京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画廊提供作品。
  
  画家变商人
  
  “出现了许多淘金者,”在伦敦接受训练的画家盛奇抱怨说,“任何人都可以当画家了。”过去几年,盛奇的作品的价格一直在稳定上升。
  
  这个上涨速度要比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还快的吸引市场收藏家还引来了投机商们。“油画变得像所有其他日用品一样,”盛奇先生说。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来了,”赵刚先生嘲讽那些炒卖中国艺术作品的投资商说。“现在,他们听见了枪声。”
  
  “这是可以预见得到的,总有一天会爆发,”桑斯先生说。“一些价格的上涨,超过了疯狂的程度。这些人在画家背后猛赚钱,买进不到6个月就把作品再卖出去。这哪是搞收藏;纯粹就是赢利赚钱。”
  
  “这些人现在会大失所望了,可我感到大为开心,”桑斯还说。
  
  盛奇预测,随着市场降温,投机商和收藏家会变得越来越谨慎,还有,就是那些才能不足的画家也会消失。“这次危机是大好事,”他认为,“不会再有一大批人画一大堆垃圾了,而且,市场会变得更干净。”
  
  “热爱艺术的人们会继续画画,而那些只是在假装的人不需要继续装模作样了,”他说。


  
  真金不怕火

\

曾梵志作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资料图片)

  督教科学箴言报的报导也指出,但是,与此同时,这个市场的低迷的甚至也会打击到受人尊重的艺术家们。
  
  曾梵志,他的一幅旧画作在一年前曾以970万美元拍出,而在上周的纽约拍卖会上,他的第一次个人展的作品在开幕式上,仅以一年前价格的三分之一售出。
  
  曾梵志的朋友、在北京经营F2画廊的弗羽森先生(Mr. Fabien Fryns)说,要是在去年,“这些作品甚至还没等到开幕式就会销售一空开幕前”,而且“价格会高出标价的百分之二十”。
  
  不过,曾梵志的第一次个人展的作品还是卖出了9幅,价格从10万美元到100万美元,“这表明,价格对路,有质量的作品还是可以卖出去的,”曾梵志先生说。
  
  “买主是真正认真的收藏家,”他补充说,“而去年,可能有百分之五十的作品是给投机商买去了。”
  
  但一些中等水平的艺术家,会发现生活困难起来。盛奇说:“我知道有的人6个月连一幅画也没卖出去。”虽然北京主要画廊还没有一家关闭的,但是曾经充满活力的“798”艺术区内,许多较小的画廊已经在竞争大潮中关闭,或者是转成了咖啡店或时装店。
  
  危机是好事
  
  督教科学箴言报的报导还说,如今,拍卖公司也正在变得谨慎起来。就在3月24日至27日,中国最大的拍卖商之一的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他们的新春拍卖会中,有了比去年同期更多的低价格作品,以吸引更多的买家,”该公司发言人、保利拍卖市场部主管刘静对官方的新华社记者介绍说。
  
  “我们还增加了一些不定起步价的作品,”她还说,“这就像销售一样。”
  
  保利公司的这项政策,似乎旨在保持住市场的买气,这也是因为意识到在去年秋季拍卖季节时,保利的成交额只达到了令人失望的5900万美元,而且其中大部分是来自中国的买家,而去年在春季,保利的成交额是1.52亿美元。
  
  这种下降表明,当地的中国现代美术品市场仍然是脆弱。但是,桑斯说,他认为“在今后几年中本土市场的发展存在着一个巨大的机会。”
  
  弗羽森还预测,“一个更强劲的中国市场将会出现”,他并说,他“非常自信”的是,新的中国人的收藏家们将会购买国内艺术家的作品,以及来自西方的已有定评的画家的作品。
  
  从长远来看,赵刚说,这个市场的冷却,意味着,“人们将用更多的时间来认真地审视在中国的艺术”。“如果你对艺术是认真的,那么这种危机就是好事情,”他认为。“但是对投机者,这不是大好事。”(原载:多维新闻网)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