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郭峰:尝试色块拼接,为画创作钢琴曲

2012-09-27 23:20 来源:北京日报 阅读

 

\

《雾》 郭峰作

\

《悟》 郭峰作

\

《伞》 郭峰作

  “认识郭峰20多年了,一直不知道他还在画画!”

  听闻“郭峰·色块”跨界油画展将于10月22日在中华世纪坛开幕,刘欢不无吃惊。趁一次演出的间歇,他通过郭峰的电脑抢先观画。那是怎样的一个由色彩流淌出的世界!绚丽的色块在画布上像音符一样,或热烈、或优雅、或悲伤、或调皮、或孤独地绽放,天马行空,不拘一格。

  “照片质量再怎么高,跟真画也还是不一样的,色调会有变化。”郭峰说,他将邀请所有圈中好友去看自己的画展,那股子兴奋、喜悦的劲头,就像一位刚刚生下宝宝的妈妈,急于让周围人一睹自己的“小天使”。

  从中国内地流行音乐的发轫者之一,从那个以《让世界充满爱》敲醒世界的22岁小伙儿,到如今走过不惑之年、手持画笔站在画布前涂抹心中色彩的“画家”,沙沙的笔触声,生发出一支人生的变奏曲。在“声”与“色”的世界中,郭峰信步游走着,有时彷徨,有时坚定。

  电影《阿甘正传》中有句经典台词: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下一颗的味道。很多时候,人生更像穿越黑箱的奇妙之旅:进去的时候是不起眼的丑小鸭,出来的时候则成了令人瞩目的白天鹅。只有当事人明白,这其中蕴含了多少酸甜苦辣,多少刻骨铭心,多少喜怒哀乐,多少艰难迷茫……

  《雾》·孤独的扛旗者

  《雾》,画面构图很单纯,在埋头前行的人流中,有一个人逆流而行,而所有人都看不清面容,头上似乎裹着长巾,孤独而封闭。也许,这幅画是郭峰左突右奔时迷茫与困顿的写照——无论是人还是事物,越来越华丽的外表,让人们几乎相信美好就在眼前,真相触手可及。但为何,还有那么多彷徨、怀疑、挣扎、矛盾……人们困惑于表象与本质之间,迷失在真实与虚伪之间。

  谈论郭峰,会有很多个起点,但最好的开端无疑是音乐。

  和很多小琴童一样,刚3岁时郭峰就被父亲拉到了钢琴前,当键盘第一个音响起时,便开始了他漫长的音乐人生。钢琴前一坐就是18年,他因钢琴而喜悦,也因钢琴而哭泣,特别是父亲因他练琴不认真,重重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眼睛出血时,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学琴的不易。那之后,他只有更加努力。

  虽然说不上天赋异禀,不过郭峰也是天资卓然。他还记得,十四五岁在四川艺术学校学钢琴时,钢琴专业的学生经常为舞蹈学员伴奏,“曲子很多,有100多首,因此大家去琴房时都得抱着厚厚一大摞谱子,只有我一个人两手空空就去了,因为我可以根据不同的舞蹈,随时即兴弹奏”。

  在学琴过程中,不安分的郭峰逐渐对音乐创作产生了浓厚兴趣,从8小节、16小节、32小节,再到一首完整歌曲的完成,让他由衷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喜悦。14岁时,他在报刊上发表了人生第一首歌曲《月光》。18岁从四川艺术学校毕业留校任教后,手指在一次意外中受重伤,这改变了郭峰音乐道路的轨迹,他开始全力进行创作。

  从《我多想变成一朵白云》、《让世界充满爱》、《让我再看你一眼》、《地球孩子》、《恋寻》到《心会跟爱一起走》、《永远》、《甘心情愿》、《不要说走就走》、《有你有我》、《移情别恋》、《在你面前我好想流泪》、《圆梦》、《怀抱》……20多年来,郭峰积淀出一首首流行金曲,集作词、作曲、编曲、制作、演奏、演唱、MTV导演于一身,成了很多人羡慕的“郭大才子”。

  1986 年是郭峰音乐人生的一个巅峰。那时,他在当了两年“北漂”之后,由于原东方歌舞团团长王昆的赏识和推荐,调入了东方歌舞团,成了文艺“正规军”。

  那一年,正值世界和平年,迈克尔·杰克逊、麦当娜在美国发起了《天下一家》(We Are the World)明星演唱会,张艾嘉和罗大佑在台湾组织了一场60余名歌手同台义演的“明天会更好”大型演唱会,而与之相呼应的是在内地由郭峰发起的百名歌手参加的“让世界充满爱”大型音乐会——

  5月10日,首都体育馆座无虚席,一盆盆鲜花、一幅幅水粉画,构成当时最时髦的舞台效果。崔健、程琳、韦唯、毛阿敏、常宽、蔡国庆等一百多位流行歌手,从四面八方坐公交、骑自行车赶到首体。舞台上,当他们手拉手,肩并肩,一起唱响《让世界充满爱》时,很多人的眼眶湿润了。

  对1986年的中国内地来说,流行音乐还被当作“小情小调”只能在夹缝里求生存。而这一次,中国内地流行音乐终于以酣畅淋漓的姿态,赫然发声。

  回忆起25年前的那个夜晚,郭峰的眼睛里依然闪耀着激动的火花,而唯一让他遗憾的是,当时22岁的他只是作为词曲作者参与策划,低调地在舞台的一角弹钢琴,而舞台中央则是崔健、韦唯、田震、毛阿敏等一批日后成为流行大腕的年轻人。崔健边唱边跳“太空舞”,引得观众不断尖叫;站在舞台领唱位置的常宽学着当时港台歌手流行的动作,闭上双眼,将手臂打开;程琳穿着红格裙,站在统一夹克衫、牛仔裤的群星中显得那么抢眼……

  “可惜,那个纯真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那时候,虽然社会不太开放,但人们对音乐有着可贵的执著与尊重,对艺术抱着一颗虔诚之心。”郭峰陷入了片刻的沉默。面对现如今的流行乐坛,郭峰倍感失望,“缺乏原创力、假唱成风,选秀盛行,花边新闻越来越多了,真正热爱音乐的人却越来越少。为了出名,有些人挤破脑袋想上大晚会,还有更多的人做音乐是为了卖彩铃,成了名副其实的生意人……”

  近几年唱片市场的没落,更加重了郭峰的心痛。“早年我们担心盗版会吃掉唱片业,谁料现在,连盗版都被网络吃掉了!内地唱片市场已经垮掉了,出唱片只是为了宣传、赚钱,是为了给自己印‘豪华大名片’,已经没有了做音乐的实际意义!”

  在这样一个“只有流行,没有音乐”的浮华年代,郭峰觉得和那些“伪音乐人”呆在一起,很难受。“不是我江郎才尽了,不是我不热爱音乐了。只是现有的音乐平台已经坏掉了!”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