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情爱文学大家”渡边淳一:对异性失去兴趣会衰老

2012-09-28 13:31 来源:新京报 作者:张璐诗 阅读

\

 

年近80的渡边淳一始终保持着对爱的“偏执”与“好奇心”。郭延冰 摄

  《失乐园》是日本著名作家渡边淳一的代表作,十余年前《失乐园》引进中国内地后引起轰动。但遗憾的是,当年引进时对小说进行了不小的删改。如今,内地读者终于可以看到《失乐园》的全译本了。

  新版增三万字涉性描写

  《失乐园》创作于1997年,在日本出版后曾长期雄踞畅销书排行榜榜首,改编成同名影视剧后更是家喻户晓,形成所谓“失乐园现象”。而该书对当代都市人情感与欲望困境的深刻描述也得到中国读者的极大共鸣,至今畅销不衰。渡边淳一曾多次提及,《失乐园》是以他的一段感情经历为原型的,并在自传中详细介绍过自己与凛子的原型——一位插花艺术家——的爱情故事。作家出版社负责人表示,出版《失乐园》的全译本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小说中虽有不少涉及男欢女爱的场景,描写非常细腻,但是并不低俗猥亵。旧译本中被删掉了三万字,虽然对《失乐园》的情节主线损伤并不大,但是对《失乐园》主题的丰富性、情节的完整性以及作者文学思想的深刻性都有不小的伤害。

  《失乐园》全译本由著名翻译家竺家荣执笔,原著版本中所有关于性描写的片段被全部翻译成中文。渡边淳一对中文全译本的出版感到很高兴,“我希望中国读者能把小说和自己的人生经历联系在一起,给大家提供思考的契机,这正是我所期待的。”

  《孤舟》主角依旧是老人

  对于此次全译本的出版,一直希望来华与中国读者进行交流的渡边淳一非常高兴,并于23日—25日来华进行一系列的宣传活动。日前,渡边淳一在北京图书大厦举行了读者见面会,受到中国读者的欢迎。除了通过签售、在线交流等方式与读者交流外,渡边淳一还与中国著名作家海岩进行了交流,两人从爱与性、小说与影视、创作激情等方面进行了深入探讨。

  据悉,渡边淳一另一本探讨老年人感情的长篇小说《孤舟》也将出版。本书针对日本老龄化问题,而渡边淳一的主角是老人。他以60岁刚退休的男性为对象,他们“工作了一生,忽然不知所措”,回家以后面对妻子、面对情感的困惑。这看似又一次重复了渡边否定婚姻的态度。对于这种质疑,渡边淳一说:他自己写了40年的书,将各种人生体验分别放进了100多种书里。在不同的年龄里写不同的情感,观点也不断变化。

  - 作家简介

  渡边淳一

  有“日本情爱文学大家”之称。1933年生于日本,曾是职业外科医生。1969年、1980年先后获得直木文学奖、吉川英治奖。1995年在日本报刊上连载小说《失落园》,以“不伦纯爱”的描写轰动日本,畅销260万册。2003年获日本出版大奖菊池宽奖。

  最近,国内引进出版了渡边淳一作品共三个系列,其中包括了首次在国内出版的《复乐园》《红花》和《欲情课》,以及两本医疗普及读本。   - 作家访谈

  偏执于中老年人的“痛爱”

  新京报:您的小说偏爱探讨老年人感情与人生状态,这种“偏执”的由来是什么?

  渡边淳一:年轻人的爱,喜欢就能在一起,既得到父母也能得到其他人的祝福,简单而单纯。可到了中年,有家庭、有孩子,还有工作中复杂的人际关系,男女背负着众多负担,要想实现纯粹的爱,必须抛弃更多。中老年人的爱情,或是某种意义上更纯洁的爱。

  假如缺乏自我体验,《失乐园》是不会有这种强度的。小说里,50多岁的久木与38岁的凛子之间所拥有的激烈性爱,十多年前,我与一位插花艺术家也曾共有过。我曾经爱过一个人,想更多更多地爱她的时候,我会突然感觉到一种近乎于死亡的不安。就因为还是顾及到了当时的家庭关系,而并没勇气“把爱推到极致”,才把当时“爱到两个人去殉情这一步”,通过小说表现出来。

  新京报:这是不是日本中年夫妻的困境?

  渡边淳一:日本一般的中年夫妻确实有这种困境,表面上貌似完成了爱的过程,内心却缺乏爱情,充满了困惑与纠葛。而现在的日本夫妇,有很多人在维持原有家庭的前提下,为了享受外遇的快乐而出轨。希望全译本能给读者提供一个思考的契机:通过书中男女性爱的描写,结合自身对爱的理解,去感知如何达到身体与心灵的融合。

  新京报:而书中“爱与死”的主题,很容易令人联想到日本传统文学的取向。是以美感、高贵取代残暴、凄惨的殉情观。

  渡边淳一:传统上的“爱与死”,是由于日本社会上对越轨之爱的严格戒律而产生;而《失落园》里的爱与死,纯粹是因为爱到了极致而生。一边是性爱的强度,一边是罪恶感。希望人们读《失落园》,心灵能感觉到“恐怖”。

  至于有人若只为了寻求感官刺激而去阅读,不同的眼睛、不同的水准,读出不同的境界来。

  好奇心是生命的支撑

  新京报:是极致之爱还是平和之爱“最好”?

  渡边淳一:任何事都不存在唯一,我永远也不想下定论说。奔80的人了,不喜欢约定俗成、按部就班的人生。

  在日本,男士们一般60岁就退休。40年前我是外科大夫,我记得那时候有一位80岁的老校长住院,每天早上他一起来,女护士就去给他量体温。这时候老校长总要反过手来抓住小护士的手腕。还有,每次女护士一低头,老头就会目不转睛盯着她的胸部。小护士跑去我那儿告“色老头”的状,我说:“就这点事儿,你也毫发无损,他愿意看你就让他看吧”。还有一次,一位80多岁老太太,腿不好,在医院里做理疗。护工里面有个25岁的小伙子,老太太动不动就唤人家过来,帮她摸摸这儿,按按那儿。我和别的医护人员都知道老太太其实没什么事,也由着她去。都80多岁了还有这种好奇心,那是支撑着老人们活着的生命力。对异性保持感觉,这样的人才有生命力。如果对异性失去兴趣,很快就会衰老。

  这就是人,无论是给人治病还是写作,首先要做的是更深层地去理解人。

  新京报:您弃医从文是为什么?

  渡边淳一:当年即使每天出诊,也只能治好眼前个别的病人。写小说就不同了。写小说能更广泛地给人们带去思考,打动更多人的心。

  新京报:听说您又出版了一本散文集《擅于抓住幸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