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林风眠设计轶闻

2021-11-16 08:53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徐宗帅 阅读

林风眠

林风眠

林风眠绘画名气大,掩盖了设计的造诣与成功,但挖掘出来的史料还是发了声。两则林风眠设计轶闻,不但显示出林风眠的多才多艺,而且也足以证明林风眠设计的不同凡响。

1933年10月29日《益世报》中《雷峰塔遗址:改建英烈墓穴,由林风眠设计》一文提到:据中央社杭州二十八日电:杭市长赵志游拟将雷峰塔遗址仿照古希腊罗马建筑改造大穴墓,专葬近代英雄烈士,已请艺专校长林风眠设计图表,预计经费需二十万元,一切正计划中,有实现可能云。

如果这项庞大建筑造型设计完成,将会改变西湖的景观,与保俶塔遥相呼应的可能会是中西融合的艺术。林风眠有无出过图稿,为什么只听雷声,没了下文,还真有待进一步考证。但林风眠承担此项建筑的设计,已无可争议。

另外一桩是商标的设计,还牵动着三位先贤,白纸黑字,可查可阅。

20世纪40年代,林风眠在重庆期间,居住在偏僻的南岸弹指石大佛段后街,潜心绘画创作。虽然深居简出,但与外界并没有中断联系,平时访客不少。据林风眠自己与学生李可染的回忆,当时挂职国民政府设计委员会,每月有200元的补助,老舍也有此待遇,可能类似是属于国家级人才的一批人,要保障供给。但1943年之后,设计委员会取消了,只有宣传部的一个无薪空职,财源一断,除了重返国立艺专讲课之外,林风眠还得设法赚点外快。

战时,售画不易,与绘画接近的谋生技能也就是设计了。而设计业务从何而来呢?林风眠能行吗?现存的一封林风眠致林天骥的信,解开了这个谜。

信是在“中央出版事业管理委员会用笺”上写的:“天骥吾兄惠鉴 前承兄介绍代中国毛纺织厂所绘之三羊商标因原样已经登记不及改用并拟致薄酬唯至今未见惠下为特函达便请与鸿生先生一言俾得早日惠下是为至感颛专即颂大安 弟林风眠”。

这其实是一封催付设计费的讨债信。此事还得从刘鸿生与林天骥说起。刘鸿生是著名的中国火柴大王与纺织大王。他还十分重视新产品外观设计,火柴盒设计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就体现了民族气节,特别引人注目。火柴盒上印的“提倡国货、挽回权利”“中国人应用中国货”“振兴国货”“强民富国”“美而且廉、完全国货”“报国”等文字,充满了民族企业家的爱国热情和对外来经济侵略者的抗议。他重金1000银元聘请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化学博士林天骥担任总工程师,攻克火柴防潮难题,是民族工业史上一段佳话。

林天骥与林风眠是同乡好友,在重庆时交往甚密。林风眠的邮件包裹,都是由居住在重庆城内的林天骥转交的。

抗战期间,刘鸿生在重庆还有中国毛纺织厂企业,而设计三羊商标,就是刘鸿生委托林天骥物色人的。1943年5月15日,刘鸿生致林天骥信中申明:“前敝公司托人所绘三羊商标虽甚精美唯非独出心裁新异之作品故采用与否尚未决定。”“兄转托贵友另行代绘。”刘鸿生对商标要求可谓精益求精,并且特别强调标新立异。而林天骥选择林风眠,也恰到好处。林风眠没有辜负朋友期望,虽然设计的商标没有露面,但从后来林天骥给林风眠的信中可以判断:“兄代中国毛纺织厂所绘之三羊商标精美绝伦超过原作品多矣鸿生先生爱好不置唯刘先生事前不知原样已经登记现已不及改用殊为憾事毛纺织厂以有劳吾兄清神当致薄酬申谢意”。

林风眠设计的三羊商标,不知飘落何处,或许是永远尘封不见天日,所谓的“精美绝伦”,也只能留给人们想象的空间了,但林风眠在重庆南岸弹指石大佛段六十一号附八号陋室中设计过商标,并且获取“薄酬”(国币2000元,在林天骥的另一信中提及),有信为据,却是千真万确的历史事实,也是林风眠漫长绘画生涯中客串设计的趣闻,从中对林风眠重庆时期的生存状态,谋生取向,待人接物,个性作风的研究,或许都会有所启迪。

谁也无法想象,林风眠与刘鸿生现在居然还做了邻居,彼此都安息在上海青浦福寿园文化名人园,近在咫尺。夜深人静,若有相晤,言及三羊商标设计,想会唏嘘不已。

林风眠与鲁迅一样,极为重视经济自主,已经走出“耻于言钱”的道德尴尬。林风眠一直认为,画家卖画是天经地义的。学生金碧芬(金东方)的画第一次出售,也是在林风眠的“怂恿”下进行的。金东方的《四幅油画肖像》记录了此事:“第一幅,我在上海美术馆工作,一位女同事发现一个可以入画的女孩子,约了星期天来,问我要画么?我说要。”“我没有她们冷静,我大胆、冲动、敏锐,色彩差不多是平涂的,用画刀铲了颜料往上刮,寥寥数笔线条斩钉截铁。半小时画完了,二位同事看得目瞪口呆。她们还在慢慢画,我清理调色板和画笔,骑上自行车,像往常一样画完就去找林风眠先生或关良先生指导。那天关先生不在家,我去了林先生家,他有客人,是欧洲来的犹太商人,向林先生买画的。犹太人一见我的画眼睛就发亮,磨了半天一定要买。我哪里肯卖?一来工资之外我不需要钱,二来讲钱太俗气;艺术家嘛,清高着呢。但是林先生在旁一直怂恿:卖嘛,卖嘛,卖了算了。我不便再坚持,多少钱随他给吧。他付了四十元。那时林先生的画有定价,面积大一倍,定价每幅一百元。”(香港明窗出版社2001年出版《写意空间》)

林风眠一生没有放下手中的画笔,卖画也没停过。画展出售,个别交易,交叉进行,绵绵不断,报刊上有报道记载。特别是有了这么一条习以为常的生活出路,无须为五斗米折腰,独立人格已非文人清谈,而是实在的胆魄与底气。

文/徐宗帅(自由撰稿人)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