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蓝蓝:大地之歌(20首)

2017-06-09 11:0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蓝蓝 阅读

蓝蓝

  蓝蓝,原名胡兰兰,诗人、作家,1967年生于山东烟台。著有诗集《内心生活》、《诗篇》等九部。获第四届“诗歌与人”国际诗人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宇龙诗歌奖”、“中国新世纪女诗人十佳”等奖项,作品被译为英、法、俄等十余种语言在国际杂志发表。

  现居北京,东荡子诗歌奖评委。

  春之咏叹

  不要怨恨任何人。不要降低你的蜂巢
  蜜蜂不会带着沮丧
  奔向它的花。

  原谅你沉重的水桶。如果
  你向山顶走,背负就会变轻。
  一阵从深谷吹来的风换下你目光里
  刚才的风景。

  挑选你的遗忘。挑选
  你新的笔记本,署上你的名字在祝福中;

  在你栽下的种子里清点欠下秋天的债务;
  在孩子和男人的脸上看到惊奇和
  钟表的走动;

  在你被痛苦呼喊成麦浪的地方收割
  ——如果你理解谷仓的宁静
  意味着什么。

  建材西路

  妈妈带着她的两个女儿出门,
  三棵杨树走在路上。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三棵杨树走在路上,棉花小狗
  跟着她们。木头鸽子骑着柳絮带路。

  没有人感到吃惊。清洁工在跳扫帚舞
  一辆公共汽车央求
  扛着站牌疾奔的退休老人停下脚步。

  三棵杨树手拉手,骄傲而碧绿
  风把她们干净的布裙子吹得闪闪发亮。

  那是妈妈带着她的两个女儿
  走在西三旗建材西路上。

  诗人

  你在灯前写诗,夜是你扩展的影子。

  你思索
  像一盏灯招来四野飞舞的昆虫。

  豆娘,红缘夜蛾,金龟子
  在灯罩上撞得丁丁直响。

  白昼,你是一棵为赤蛱蝶所深爱的苎麻
  被它那大自然所诞生的热情吃掉;

  夜晚,你是一只扑向光明的翅膀闪闪的青蛉
  为恐怖而猛烈的火舌所吞噬。

  诙谐曲

  所有我听到的,都属于我——弹奏吧
  这是大调音乐。

  所有我看到的,都在眼睑的打麦场
  集合——被风的判断吹去空壳。

  所有我渴望的——天啊——
  统统支着它们惊恐的长腿
  警觉着
  准备随时四下逃窜。

  诺言

  诺言在大路上走。
  孩子们画下他庄重的面孔,并恶作剧地
  预留下伤口。

  你蒙着面纱的未婚妻是
  梦想的终结者;
  你的伴郎一个叫疑虑,一个是信任;
  你的证婚人是一把虚构的钥匙
  深知那不存在的锁。

  时间会操办你的婚礼,当你伸出
  藏在身后的手:
  《圣经》,或者
  ——匕首。

  于是,我写下

  蔷薇,野豌豆,刺柏
  还有半人高的冬青,以及蝴蝶兰和月季。

  独自在幽暗的房间呆了三天
  门口的阳光多么刺眼——

  可以再数一遍:

  蔷薇,野豌豆,刺柏
  半人高的冬青,以及蝴蝶兰和月季。

  那在毁灭中诞生我的
  ——我怎么能停止爱你?

  黑格尔之噩梦

  我发现了仇恨的力量。
  我发现了它提前挖好的墓穴。

  藤对树的绞杀会出于“自然”的正义?
  它显得太老实温顺了!

  我发现了胜利的可悲。
  我发现了失败的必然。

  可以拒绝树或者藤的香火牌位
  可以是苔藓在低处发绿。

  崇高的蚂蟥饱吸鲜血,事实是
  ——大地从不缺少践踏它的脚。

  但在我的眼睛没瞎之前
  让我每年都看到一寸高的草柔弱地钻出地面

  让我看到它怎样被历史秩序的割草机剿灭
  让我记住它被削去脑袋时的痉挛。

  我的这一个

  每个成人的身上都有一个死去的孩子。

  无数个孩童就这样失踪:在某个夏夜之后
  或者一栋房屋的拐弯处。

  他们都去了哪里?

  一些茫然的身体换了人。

  拆下童年的篱笆,荒芜的草
  占领了园子;蛇在他们的腿弯处做了窝。

  可是,和我的影子捉迷藏的这个——
  我要说:
  保持天真的笑容,在你干净的脸上;

  保持你不懂算计的十个手指
  用它们抚弄毛茸茸的风;
  相信太阳落下又能升起这样简单的道理;
  相信两朵花都很美,但泥土更美;
  相信一把外祖母用过的尺子——

  在那上面刻有把你找回的咒语
  ——老橱柜的门,结蛛网的窗棂
  留下了新鲜的鞋印和雨滴;

  我的泪珠大得足够照见你:
  ——就在刚才,你来过。

  黑洞

  (新闻:半人马座A星系超大黑洞
  喷发粒子流。)

  多么遥远啊!但距离就是道路,
  至少人们曾经栽下过
  出发的树,在某个被记忆的日子;
  作为绝望的证明
  流星用它的坠落丈量过夜空。

  距离的两端各有一个深窟
  吸引使它们灿烂喷涌
  对隔绝的反抗让它们弯曲:
  思念以光速冲向对面的喷射层——
  一百万光年,它们之间遥遥的路途。

  比两颗心的距离长
  但比孤独要短。

  而在今天清晨,我看到一只喜鹊飞向
  另一只。树和草地绿得耀眼
  像是对它们的赞美——有一刹那

  我不知道我的眼睛为什么湿润,窗下的
  苦丁菜努力对我举着它细小的花——
  我想跪下来亲吻、歌唱
  宛如粒子朝着黑洞的漩涡狂奔

  ——我不知道所有的这一切
  都是因为什么。
  
  或许

  或许,应该在荒地种一垄豆角,几棵苹果树
  有一些晒黑的手把它们点亮;

  应该有满嘴的沙子硌碎牙齿
  就在那个时刻你认出生下歌声的喉咙;

  祈求这样的光荣——
  被所有折磨过你的东西说出。

  为此,你可以继续你土里的深刨
  在那充满着谎言鹅卵石的国度。

  偏爱

  铁匠最钟爱的是一块烧红的铁。
  我知道你偏爱的是我。

  砧子告诉过你我的柔弱了吗?

  ——举起你的铁锤吧——。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