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余怒:我偶尔的荒唐不正经

2018-03-27 09:2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余怒 阅读

余怒

余怒(1966年—),中国当代诗人,著有诗集《守夜人》《余怒诗选集》《余怒短诗选》《枝叶》《余怒吴橘诗合集》《现象研究》《饥饿之年》《个人史》《主与客》和长篇小说《恍惚公园》;先后获第三届或者诗歌奖、第二届明天·额尔古纳诗歌奖、第五届红岩文学奖·中国诗歌奖、2015年度十月诗歌奖、漓江出版社第一届年选文学奖·2017中国年度诗歌特别推荐奖等奖项。


◎穿行
 
如果世界是静止的,我们的死
就平淡无奇。一天死十次,每小时
死一次,也不能赢得观众。穷尽
各种方式,像哑巴那样然后像盲人那样地
死。(有人来到异国,培育新欲望。)
如果第一次死,如风中鸟飞,
第二次死,就要等风止息。
鸟夺取一块天空如同我们为自己
预留一块墓地。而这又是温和肯定的方式。
 
(2017)


◎安静篇
 
安静是被感知的:她和万物。
在她和万物之间有什么?
一棵树。一棵树。一棵树。
无线电在夜空中嘶嘶作响。萤火虫
被它的尾部推着向前飞。
必须发明一种艺术,一种诗,
以保存我们的安静,像树林中的
墓地;并适时向我们自己指出我们的心,
与蛋壳中那一团浑浊的东西没什么不同。
 
(2017)


◎春日记
 
春天了,没有人关心我
的精神状况。樱花开了接着是
桃花。刚生出羽毛的
小雏鸟没欲望,在树枝间学飞。
走动时的我处于平衡状态。
傍晚下楼,我看见两个孩子坐在
楼梯上,在谈论另一个孩子和一只
叫什么“一秒钟”的狗。它死了。也可能
是他死了。好吧,让我滑行。
 
(2017)


◎海边事
 
朋友们游向大海深处。故作惊慌
的叫声在波浪声中渐小。在阳光
流泻于竹节棕榈巨大叶子的斑驳下,
我把双脚伸到沙子里。想象我死后
的第一年,这些朋友会怎样想起我;
第三年。然后第十年。海水怎样
把沙堆抹平。不再徒然挣扎——
那颗原本在身体里的心,现在贴着
海面飞行,如海鸥上下,自行其是。
 
(2017)


◎独处篇
 
斑叶栀子花的纯白花瓣散发的
浓郁芬芳在卧室里萦回,多次令我不安。
身为诗人,想想我依赖过什么。没有。
但用可爱的诗比方情诗为自己或
别人解决过什么。没有。于是在
邻居敲门向我借取某种东西时我回答:“没有。”
“但美是绝对的。”一个年轻貌美的
女人这样说。她还说:因此需要一座教堂。
我将之归于无知,以及古老表达的词不达意。
 
(2017)


◎一天之始及仪式
 
天快亮了,天空把群星
往外倾倒。我自个儿关闭一会儿。
历数这一生的朋友,在心中恢复
某种仪式(类似埃及割礼)。自以为有
自然法则在而不加选择是多么糊涂轻率。
多年前我熟悉的那些名字,现在
已经陌生。它们名下的那些人
曾是环绕我的温暖存在。与夜百合
和玻璃窗上的雾珠和屋外雪同性质。
 
(2017)


◎过司空山
 
作为鲁莽无知的游客而
相信山峦及其林木、风,
还有幽静对自我的修复;
还有一座石塔,立于山巅;
还有密叶小径中突然出现的什么人的脸。
在绕过危险悬崖的越野车上我看见
一团被锁住了似的,一动不动
的白云,静悬在蛮荒公路的渺远前方。
这里有一个我。是另一个我。或白云。
 
(2017)


◎新辞典
 
编纂一部关于可见之物的新辞典。
树嘛,不;鸣禽嘛,不。万物
皆有别名,以致无法辨别哪个与哪个。
从护照上撤下忧郁症病人的头像(这个国家
有一套快乐和悲伤相对均匀的制度,
下层官员向我们分配忧郁)。有人在
尝试教笼中鹦鹉说一种偏僻方言。
我这么想:保留最低限度的沉默,不可少;
保留最低限度的空气湿润。像生活在小镇上的人。
 
(2017)


◎穿过
 
目光穿过树去看原野。
10余米高的栗树荫,托举着
一团金丝边的幽暗,不时的,
滑落下一个缀满碎光芒的平面。
在原野更为耀眼的大光芒中它就像是一束
即燃即熄的火花。
我不愿把看到的说出来,
做一些文学修饰,保留
没有悲伤的自由之身的纯洁性。
 
(2017)


◎记录
 
抓住他们所说的,昨天的、
今天的、瞬间的。就像是
一次失明复明,昼夜转换时的空间骤缩。
择日公开我的日记,记住我曾
做过什么留意过什么,我偶尔的荒唐不正经。
从何时开始,当我们有了时间感,我们恐惧。
荒野有了承担。视野有了刻度。
这是哪里来的一位不守规矩的教师,带着
孩子们,站在石榴树下,指点着未熟的石榴。
 
(2017)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