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温古 | 沙漠汗(长诗)

2022-01-13 15:30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温古 阅读

温古

温古,中国作协会员。1961年出生于内蒙古。现任某杂志编辑。

有《在大鹰爪下签名》《低低的火焰》《温古诗选》《丁酉诗卷》《狼塬》《燃向夕阳》《刀的诠释》《鸟部落》、长诗《天旅》(上、下卷)、随笔集《解读苍茫》《停云集》《追踪河流》、文论集《解构魔法》等十八部著作。诗作入选排行榜和各种年选以及选集,在《诗刊》《草原》等杂志发头条。三次获中国煤炭文联乌金奖,获内蒙古政府索龙嘎奖、草原文学奖、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奖以及《诗刊》《诗歌月刊》征文奖、三次获内蒙古职工创作一等奖等。


沙漠汗,北魏拓拔力微长子,曾立为太子,少年为质于东晋,三十归国,于驿馆被害。魏书曰,斯人体格魁伟,聪明豁达,晋谋臣曰,此人若归国继大统,我国难以对付,不如阻之。因奏请贿赂北魏宠臣,使质子延期,至成年归,勿使承继社稷,不然魏旧臣悉换。魏臣多间隙拓拔力微,曰,太子与晋人学妖术,恐与社稷不利。力微曰,若不承继不如早除,既除而悔之。沙漠汗自少年为质于晋年久,谙悉汉地文化风俗人情,与才女淇儿私结秦晋之好。三十有余,方准归国。发洛阳,晨兴夜寐,经姸山、黑山,绝莽原、涉牛川,过浑河、金河,于近成乐之地驿馆遇害。淇儿似有预感,卜占凶险,愈令分手如死别,前路茫茫,坠泪如珠,其状悲催,斯文不能尽述……
——题记


0,序曲

北风摧折白桦树干
苍狼跳下积雪的山岩

这一夜,十万牛群被暴风雪裹挟
这一夜,有支部落
被上帝之手从大地上抹去

木骨闾失踪了

大雪掩埋了野兽的蹄迹
黑山深蓝色的峡谷里

母狼的哀嚎声彻夜回荡着……

01、归程孤旅

比夜更黑的
是墓穴、枯井、盲人的眼睛
滴水的岩洞

黑钱豹蹲在古老森林中茫茫野草的深处
弓起了腰身
箭在鲜卑人的牛角弓上拉展

没有比这一刻宁静、幽邃
闪电划开一小块乌云
照亮密林深处的溪流

没有比这一刻更古老
桦皮舟干裂,在岸边
腐烂的木桩,如插进沼泽里的枯骨

扒开荒草,可以找到
死去多日的獐子的头­和角

星光下,鲜血淋漓的晚餐后
老虎们从宴席上离开
归途,步履蹒跚

02,黑山黄昏

夕阳的血,溅在拱门蓝色的岩石上

斧钺、弯刀、黑色镶边的牛皮旌幡
辕门下的战马舔舐
脚踵处的伤口

黑山悬崖上的铅色云块
低咽而无声的金河水

晚霞铺展无垠的悲壮
黄昏的历历树木
构成一曲挽歌的悲怆基调

大风过后,一只狼
一瘸一拐地踉跄在旷野里
它是战场最后的拾荒者

鼠尾草摇动着
又一场灾难就要压来了

03,妍山古道

桦林潇潇,流水嘶嘶
万古的风摇晃着
山冈上莽莽苍苍的大石头

我来的时候,古人离开了
星宿的火苗
在岩顶上流下烧残的火焰

天风浩荡的密林深处
世袭的野兽
与苔藓分享着阴影和黑暗的神秘

危崖倒挂的峡谷
被枝柯割碎的天空
云涛滚滚,天国的车驾来往不息

在一株古桧边坐下吧
平展的岩石,有闪电刻下的天书
鸟粪做了注释,溪流在诵读

风有树叶的舌头
我有石头粗笨的嘴唇

04,浑河驿站

马蹄踏碎浑河的冰层
刺骨的河水,掩埋了马的膝盖骨

当河岸上的一堆堆篝火
鸡翅一样扑腾跳跃
一队人马来到黄昏中的驿馆前

驿站老马倌一下认出
眼前这位仪表堂堂的大汉
十年前,只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孩子

也是一个冰天雪地的腊月
他告别母亲弟妹
只身奔赴晋国
"老伯,认得我吗?"

老马倌抹掉热泪和鼻涕
惊愕地嗫嚅着"小主人,啊,小主人"

是的,十年前他只是一只活蹦乱跳的小马驹
如今,他丰翼伟岸的骨骼
渙然一个骁勇的神骏

05,淇水之别

鹿皮褥子上的温热
花狸被子下的体香
獾油灯蕊拨亮时
一池静水一样的瞳仁里
两支摇曳的火焰

今夜乳虎放肆地吮吸着母乳
啧啧有声的啜吮中、獾油灯的火花炸开

你的犹豫,接纳了他的强悍
肉体之海挤压着臃肿的云朵

灯不语,明月不语
帐上冰冷的挂钩不语
一头疲惫的熊
来到池塘边喘息、饮水
它的渴,是火的
以及巢穴里嗷嗷叫的
两只幼兽的渴

河里呱呱的浪
在长夜里、自言自语

06,刺杀之夜

以一块石头,来镇住一条河的波动
以它的静,压住虫鸣和风声

以一座山来镇住这个夜以及旷野
压住草叶、树木、道上的浮尘

铁,以它的锈斑
镇住光
以及一切刺眼的亮

让心,暗下来

让呱呱的水浪
去卸下搁在一柱香上的时间

当良心,被压在石础下面时
世界的重,一个砝码一个砝码
地减轻了

今夜所有的眼泪
都汇聚到一口枯井里
并溢出夜的 边缘

07,悔恨之泪

没有比死,更秘密的事
谋臣们的嘴,被语言缝合
心上、留下血的密密麻麻的针脚

"封死每一张走风漏气的口
既然不能接过江山
那就必须提前为江山殉葬"

死在驿站中的王储
他的血,淌成一条暗流河
长长的岁月里
与大汗悔恨的泪水汇合

在大汗的心头,一个人的死
是一座不断放大的黑夜
一座不断升高的山
一块冰冷的铁

拓拔力微,在弥留之际
张了张口,想说出梗在喉头的后悔
没有成功,现在
一座山放下了,一切都轻了……

08,淇儿晨梦

他张弓,鸟儿的影子飞过
他打马,有条河远去

他说,汉人的丝绸、绮罗、丝竹、酒浆

他说,弯刀、短剑、秦弩、汉关、月亮
峰堞、以及奔流不息的浑河

伊水河、洛水河
淇儿的泪花在流淌

他说,代国,他说鸿雁的阵列
他的身影,已经成了永久的传说

像云头的雁影,雨夜的闪电
他的胯间插着弯刀
他的马背上驮着英雄的史诗

他像一道光,绝尘而去了

09,拓拔力微之追忆

长庚星有羽毛
在它岩石蓝色的洞穴里
琥珀陷于冰川期的禁锢

反穿皮衣的祖先们
告别茹毛饮血的时代
开始采摘野果、蘑菇和植物的根茎
背叛森林熊家族的传说

在月光下举起钢叉、木棍
刺向斑鹿和水中的鱼
以树叶和草木灰储存晚餐留下的火种
拨开晨星发暗的火堆
烧制第一顿早餐

用桦树捅提取冰窟里的泉水
在溪流的上游撩起曙光
洗净手指上的鲜血,他们又出发了

这群被野山娇惯的男人们
被火熏黑的脸颊上
烙下嘎仙洞黑暗的标志
但裹着皮衣的双腿,义无反顾地
从那里走出,向西
走进汉语书写的《魏书》
在字里行间,他们的脚趾上黏连着血渍

10,牛川峡谷

山峰坐在白云里
桦林站在峡谷中

我的宁静,并不惊动石头的宁静

万古年代的风,穿过松木
和我之间的灌木丛
野兽踩过的枯叶,也是
松鸡翅膀带动的枯叶

所有的小径
都领着羊群攀向山顶
所有的小溪
都带着落叶坠入深峡

当一朵悠闲的云
停在我的头顶
你会发现
百合花在轻轻颤抖

有一种叫时间的雨
经过了它沉默的季节

11,死亡之歌

当秋风的长刃
搁到野花的脖子上时
融化在蓝色山坳里的云朵
是柔美的

当老虎携带着黑暗
压在獐子的头上时

那开满山丹丹花的山坡开始旋转

河流是仙人吹过的一股凉气
它浸透了植物的根须

所有的动物,都闭上眼睛吧
厚重的泥土,像一场醒不来的梦

光,是刺向你的一把剑
曙日,是你看见的第一泓血

12,雕弓与礼物

雕花精美的弓,叫雕弓
骏马最显赫的佩戴
还有,一只鹿皮箭囊,三支羽翎箭

积雪的山道上鹞鹰起飞
沉重的黑影,像舞动的斧头
为此他折断了一根镶嵌玉石的箭镞

经过峡谷隘口时,马滑倒
雪埋到半腰,许久才爬起来
绿眼睛的狼,与他长久地对视
他没有犹豫,两支剑连续射出
谷口的风硬,箭杆偏离目标
箭刺向岩石,狼逃遁

离开晋国前的第一个夜晚
淇儿泪流满面,为他占卜
前路凶险:不是赴难,就是承继大统
他发誓时,将箭杆折断

她收有他的三支断箭和一张雕弓
像三种公案,他知道遥远路途上
经过的三个驿站,是三个关口
每一关都无法预测,也不能胜算

凌晨,月白风清,他知道又躲过了一难

13,初遇淇儿

伊人从南方来
袖中有剑,背上有琴
舟停在水湄,目光浮摇

她抚琴,十指牵引流水
流水绕屋,她随一缕清香杳然而去

推窗而望,星光匝地
四野白露茫茫

有女子临水而歌,琴声哑然
箫声悠悠,如梦似幻
如云如雾,《绮兰操》在回荡

月下看影,如黑色流水
随影回屋,女子安坐琴旁

她莞尔一笑说,我为你奏《龟山操》

他兀然若失,大雾茫茫中
如置身于荒野,水涸,石枯
荆蓁遍地,哀鸿满天
兽嚣似人吟泣

他推扉追至水边,伊人移舟远去

14,驿馆刺客

深夜峡谷里的黑暗
马厩里的黑暗
牛皮大帐里的黑暗

午夜栅栏外的黑暗
灯笼熄灭后的黑暗
野兽睡着后的黑暗

雪地里的黑暗
牛眼睛里的黑暗
檐溜淋湿的忧伤日子的黑暗

黑暗中潜伏者黑暗的脸
沉默中的黑暗
哑语中的黑暗

刀子一亮之后的黑暗
岩石一样重的黑暗覆盖下来
此时的黑暗,成为永恒的黑暗

鲜血流淌进黑暗中
如蠕动的蛇,滑入枯井

15,雪野灵车

消息爆炸如蜂窝

驿馆戒严,铁甲五千
围马驿如铁桶

雪野里榆林似黑色刑具
五匹马拉一轮夕阳,逶迤而去

白色旌幡,丧葬仪队
鼓乐紧随灵车之后

沙漠汗暴毙了
在昨夜午时。两匹快马出关门
消息驰报晋宫殿

一群乌鸦在榆树林里飞起又落下

阴沉的天空,沉沉的雪
西北风呼啸的代国
浑水河在冰层下呜咽

沙漠汗死了
年龄仅仅三十岁

00,尾声

多深的水,能淹没船?
多深的日子,多深的悲哀里
能捞起你的叹息?

绮丽的华彩乐段
溅湿你的十指

在你走过的苇丛
在水光恍漾的黄昏
咸湿的河风
吹得我不住地颤抖

我的剑扔在了河里
我将琴弦割断
魂儿啊
它已随你远去

2020.10.26晨补注。

注释:

1.木骨闾,柔然祖先。初为鲜卑猗轳奴仆,后遁逃,自立门户。

2.姸山古道,西周《穆天子传》载,七萃之师过姸山之隧。

3.鲜卑祖先居莽林岩穴,兴安岭有嘎仙洞为遗址。狩猎采集,概原始初民之朴拙。后迁呼伦贝尔草原为游牧,既而再迁阴山南成乐郡,为半农半牧,号代国。至拓拔硅称帝为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