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陈陟云:王的盛宴

2022-03-15 09:09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陈陟云 阅读

陈陟云

陈陟云,男,1963年2月生于广东电白。198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大学期间开始写诗,2005年开始发表作品。36年司法生涯,12年两地三届中级法院院长,仍痴心不改热爱诗歌。作品散见于《花城》、《山花》、《作家》、《十月》、《上海文学》、《诗歌月刊》、《诗刊》等刊,入选多种诗歌选本,已出版《燕园三叶集》(合著)、《在河流消逝的地方》、《梦呓--难以言达之岸》、《陈陟云诗三十三首及两种解读》(合著)、《月光下海浪的火焰》、《黄昏之前》等多本诗集,获第九届十月文学诗歌奖。现居广东佛山和肇庆。


一、刘邦:杀人事业

欲成事,须杀人;欲成更大的事
须杀更多的人;欲成长久的大事
须长久地杀更多的人!因要凸显他作为杀人的主角
我们想象了一颗灿烂的赤星,在月黑风高的夜晚
擦亮他那隆起而略嫌丑陋的额头
还有一条巨大的白蟒,挡在路前,以衬托他的勇敢
他拔剑的姿势,醉态百出,并无半点英武
但我们还是杜撰:剑落蛇断!
一段是西汉的江山,一段为东汉的社稷
杀蛇是杀人的精彩序幕,在他心目中
还有什么比杀人、杀更多的人更为精彩?
确实,穷其一生,他把杀人的事业做到了极致
以地方小吏的矜持,直至帝王的尊贵
他甚少亲自动手:借兵杀人
将将杀人,谋谋杀人,假婆娘之手杀人
杀敌,杀盟,杀友,杀臣
遍野溅血,他依然鬓须精美,衣衫整洁,不沾一滴


二、项羽:杀人专业

杀手之上者,曰英雄;我们有理由相信
作为英雄之上上者,他在胚胎里
就专修杀人之业。身手和身段,经由精密的设计,装配
一戟封喉的精准一泻千里,马蹄踢踏
落棋的手法如飞,大秦天下太窄
为了争演戏中独舞的王者,他须杀更多的人
须用坑,用火,用最为简捷的方法
一生中,他最大的错,不是杀了太多不该杀的人
而是没有把那个最该杀的人杀掉
这就是历史或命运的吊诡之处:
是否他的心脏在组装时,被装进了诗意的螺母?
以致他比常人多了一重瞳孔
凝视爱人的目光,美如江水之上的月光
他冰冷而漆黑的体内,一缕幽光破冰而行
像一条披肝沥胆的鱼,游弋于生死
结局的镜头早定:他仰望苍天,横剑当笛
“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不能手刃苍天,便手刃自己!
苍天回馈的布景也甚是经典:
乌阳滴血,乌云低垂,乌江低咽,乌骓长啸


三、韩信:杀人职业

须杀更多的人,多于乌江边上的最后一个
须更狠,狠于独霸天下的野心!
可惜,这位杀人行当里的奇才,已习惯于按剑不拔的姿式
空怀大志,以良犬为职,终极的猎物
是垓下那颗硕大而俊美的头­——那头­自刎得
倒也干脆利落,落到他手中
是他职业生涯的勋章,更是句号!
设楚河汉界为棋,是绝杀对手也绝杀自己的对弈
布八面埋伏为局,成自己一生也走不出的困局
我们不妨设想,如果南郑的月光略暗一些
萧何的快马稍慢一些,他或已消失于夜色的苍茫
得以安度一生,我们回望公元前二百年的视野
至少可以隐去两组相映成趣的画面:
恶少胯下的匍匐,和,恶妇面前的佝偻
冥冥中,萧何是他命运的开关
开,让他登台拜将,号令三军
关,令其陷钟室之祸,遭灭门之灾
他死到当今,和我活到现在,都不明白:
以其韬略和隐忍,怎会莽然行事,偷袭妇幼之弱?
但史书没有改写,太史公灯下怆然疾笔:
“而天下已集,乃谋畔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