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陈陟云诗选 | 我吞下的毒药,是一组坚硬的词语

2022-04-02 09:08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陈陟云 阅读

陈陟云

陈陟云,男,1963年2月生于广东电白。198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大学期间开始写诗,2005年开始发表作品。36年司法生涯,12年两地三届中级法院院长,仍痴心不改热爱诗歌。作品散见于《花城》、《山花》、《作家》、《十月》、《上海文学》、《诗歌月刊》、《诗刊》等刊,入选多种诗歌选本,已出版《燕园三叶集》(合著)、《在河流消逝的地方》、《梦呓--难以言达之岸》、《陈陟云诗三十三首及两种解读》(合著)、《月光下海浪的火焰》、《黄昏之前》等多本诗集,获第九届十月文学诗歌奖。现居广东佛山和肇庆。


江东子弟

鼓角已寂,硝烟难灭
今夜,我用血腥的十指
抚万峰之峦为琴
援千河之水成音
引领你们,八千魂灵
我的江东兄弟
我们一起走出这黑暗的界面
从地平线背后的维度
观看我们的
日出

今夜,我们重新上路
不必再一次扛鼎为盏
英勇之杯
就是死亡之杯
斟满了惨烈、残忍和暴虐
无须再一次扬旌册封
胜利之旗
就是血泪之旗
浸染着痛楚、苦难和悲凉

今夜,我们重新上路
不回江东
会稽城外,故园焦土难再成荫
不到楚地
四面楚歌泣诉着多少生离死别的哀伤
不入咸阳
秦宫一炬,三月大火不绝
多少生灵遭涂炭,多少繁华化为灰

今夜,我们重新上路
兄弟们,记住我的话吧
如果生存必须相互残杀
就让我们放弃生存
如果霸业必须以尸山血海为代价
我们宁愿不要霸业
成与败,得与失
巨鹿与垓下
于身前身后有何区别?
楚河汉界
原本不过一盘棋

今夜,我用合掌的十指
引领你们
重新上路
从地平线背后的维度
看到一片澄明


比 武

江湖本无江且无湖
各路豪杰
好手加好嘴,拳师夹拳脚纷纷登场
或刀劈朽木,枪挑薄纱
或脚踢砖石,口吹鸿毛
技艺无穷,功力无限

我姗姗来迟。一把钝剑
卷九万里风月
已断九万年江山无数

立剑于地,笑曰
众众可止!
且看我将此地球削如西瓜

众人侧目
四哄而散
四散而逃

哈哈


喀纳斯湖

我看见成吉思汗了,马蹄卷着风暴和死亡
戛然而止。马静伏于湖面
疾走中的惊艳,从天而降的水域
被确认为上天的恩典

饱啜之后的战马,带走太多的河流
让河流背负太多的血水
一截上帝之鞭
在尘土飞扬和碧空如洗之间
丈量了八分之一个地球

喀纳斯湖,你若能让我胯下的时光之马停下
痛饮,我只要一群诗性之羊
便能征服整个世界


茶马古道

“马背驮负的是生存,”接过马缰时
我并没有忽略那牵马的手:突露的青筋
宛如古道,隐于黧黑的土地
沿坡而上,隐隐发光
“之后就是山,山山相连,如牙齿
在牙缝间,你只会听到马蹄的回响。”
或许,我该不是第一次在山中习骑
对应于某一朝代,敝人擅骑,尤精箭法
策马,张弓,瞄准:哦,在历史的射程内
一个彪悍的男人出现
死过千次之后,他会如期再死
但脸上刀劈的疤痕,却是生字最重的一撇
扯着他斜扣的帽檐
他的马匹精壮,马帮强大
杀戮之事,仅只是烟杆上轻冒的火花
他们嚼在口中的话语
酸甜苦辣褪尽
散发着女人吻别的留香
花梨和云杉漏下的光影
注入身下的泥土,如水,催生爱情和死亡的种子
长成娴熟的骑术和刀法
他们的头­,系在马缰上
更是系在远方远远的梦中

一箭射出,我在倒下的一刹那,只看见
高高的云杉树顶上高高的白云,高高的白云上高高的蓝天


黑骏马

黑色的骏马
来自远方。远方远远
远出我的视野
远出天际

一路绝尘
抖落多少往事成烟
却戛然而止于
河边

是不是
该这样啜饮时光之水
能不能
就此越河而去

天地如此空寂
一抹残晖
一阵悲鸣


亲,秋风的爪子有没有在你身上留下抓痕?
你看圆月那无辜的脸!
伤痛无处不在,像一场盛大的舞蹈
树木的舞动,让所有高仰的心都低下了头­:
“此刻,谁若爱,谁就会被彻底伤害!”

我知道我已步入凉夜,凉夜如纸被风撕而不置一辞
我知道我满满拥抱一夜秋风却拥不住你的名字
我知道我久久冰立的躯体,已融为一地水迹


英 雄

那些真实的日子不会再有
无数次冬夜的雪崩
不曾跌碎的泪被风吹去
男儿无泪

传说中的山永远年轻
代代枯干的树是点缀
正午的阳光网住城市
道路开始堵塞

燃烧之后
把你还原为白矮星
谁还是你的仰望者?


异 乡

在异乡残损的熏柱上
该有一只古老的挂钟
像一张未被看清的脸
看我如何走过
看我双鬓渐白,两手空空

山的姿影
未曾昭示路的延伸或曲折
河是另一种景观
总是在知与未知之间
默默流过

是一场梦未曾醒来
还是一出戏尚待结局
我在异乡的街头
呼唤着
自己未被呼唤的名字


困 兽

(一)

困兽
起码能以两种形态
逃出这无序的时空
但固化
是其本质

若我是某种形态的某种物质
我定能相信
月光亦如蛇般起舞
直到无处不有
直到
我自己被缠死

(二)


立于路的尽头
竭力支撑着自己的白骨
我的影子
规范而陈旧地活着

远处新鲜的少女
花一样凋萎

(三)

这个部落的女人
丰润如玉性感逼人
而她们在交媾之前的仪式
却是为男人举行割礼

一个男人惊恐而逃
转望远处如饥似渴的女人
他阳具坚挺
备受煎熬

(四)

河流总是流过
把你冲刷得青面獠牙
你开始呕血
喷洒在青碑上的
是一句箴言或谬语——
生是错误,死是负担

(五)

在这多雨的季节
出海的舟楫
总是漂回一具
残骸

死人为生人送葬的传闻
在坟墓垒起时
被无误地证实

(六)

早晨
阳光飘飘而下
我伸手接去
却是一把自己的骨灰

我站立的位置
原来空空如也


毒药

我吞下的毒药,是一组坚硬的词语
它们在肚子里发酵

死亡随时应验。死亡只是个无足轻重的词
只有寂静,才有毒药的分量


窒 息

奔跑中,陷入地层。极其逼仄的
通道,侧身挪动
壁的挤压
手的收贴
头的弯曲
越挤越紧。越紧越急。越急越用力。越用力越喘不过气

壁变成铁。浑然无隙的铁,密不透风的铁!

逃!茫然不知所措的手,动弹不得
只触摸到,地震罹难者的
呼吸和心跳!

(若能换一个方位,定能看到
一个收拢的铁盒中,一个人的绝望和掙扎!)

呼吸越来越急促,喘,顿。铁重压下来,合拢过来!
头崩额裂!喊不出的喊,喊,喊,喊

睁开眼睛,胸口依然的压迫,气促
一想到壁或铁,依然的窒息!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