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新编《王国维全集》求全存真

2012-09-28 15:17 来源:深圳特区报 作者:马信芳 阅读

\

王国维

  为驰誉中外的学术大师王国维“树碑立传”,由浙江教育出版社与广东教育出版社联合出版的《王国维全集》日前正式面世。当皇皇20卷套书放在我们面前时,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作为现代学术大师,王国维在文史哲、艺术、教育等诸多领域都有开创性贡献,同时又是甲骨学、简牍学、敦煌学等20世纪新兴学科的奠基者之一,其成就至今仍影响重大。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史学研究所为填补王氏学术研究“没有一部名副其实的全集”这一空白,经30年的资料搜集,历时14年精心整理,终于完成这部800多万字的巨作。

  经王国维后人王亮的指引,记者日前在沪辗转找到了该书副主编,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胡逢祥先生,并接受采访。胡教授如数家珍地讲述了全集编撰的日日夜夜,并称:这可以说是迄今为止最完备的一套王氏全集,不但收录了很多未刊稿,还根据新资料和有关研究成果对已刊著述作了订补,其学术价值毋庸置疑,它将推动王国维国内外研究更深入地进行。

  1

  新编《王国维全集》缘起

  1927年6月2日,大师王国维带着遗憾离开人世,他把博大精深的成就留在了人间。然而,在很长时间内没有一部名副其实的王氏全集。

  胡逢祥告诉说,王国维逝世后,海内外陆续出版过一些他的著作,上世纪50年代之前最为完整和最具代表性的是罗振玉编的《海宁王忠悫公遗书》和赵万里编的《海宁王静安先生遗书》。之后规模较大的则有1968年台北文华书局版的《王观堂先生全集》和1976年台北大通书局版的《王国维先生全集》,后者为目前已出版的王氏著作汇编中规模最大者,字数当在300万左右。但即使如此,仍有不少王氏遗著未有编入。

  陈寅恪称王国维是“开拓学术之区宇,补前修所未逮。故其著作可以转移一时之风气,而示来者以轨则也”。连从不轻易赞许他人的鲁迅,也称道王国维“才可以算一个研究国学的人物”。郭沫若则将鲁迅和王国维两人相提并论,“我要再说一遍,两位都是我所钦佩的,他们的影响都会永垂不朽”。王国维的大批著述,不仅是中国文化的宝典,而且早已走向世界学术之林。但另一方面,由于种种原因,长期以来,他的著作却未得到全面汇集出版。这种学术研究与文献收集整理相对滞后的状况引起了学界的关注。1978年,在著名学者吴泽教授的倡议和主持下,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中国史学史研究室(后改为中国史学研究所)的教师开始全面搜集王国维的文献资料并着手编纂《王国维全集》。1984年,中华书局先行出版了全集《书信》卷。但此后,因受经费等因素的困扰,编纂工作一度陷于停滞。1996年,谢维扬教授出任史学所所长,该项目在原上海市古籍整理规划小组组长王元化先生的关心支持和浙江教育出版社的资助下,重新启动,并被列入该社国家“十一五”重点出版项目。十余年来,在华东师大史学所的组织和浙江教育出版社等单位与个人的通力合作下,全体编校人员按照新的体例和目标,在喧嚣的尘世中甘于寂寞,继续广泛搜集资料,潜心编校,终得不负学术界厚望,将新编《全集》贡献于读者之前。

  新编《王国维全集》共20卷,其中19卷收入王氏各类著作56种,译作21种。较大通本全集多收著作类14种;译作类19种;单篇文、跋40余篇,短跋80余则。加上第20卷附录(收录王氏亲友、学生等对其回忆,及其讲课笔记和《王国维著译年表》等),总字数约为844万,较大通本陡增500万字。著名古籍版本目录学家、上海图书馆原馆长顾廷龙先生生前为全集题写书名,王元化为之作序。今天当新编《全集》出现在我们面前时,这项“工程”已历经了32年。   文献搜罗力求其全,鉴别抉择力求其真

  年幼时曾随父母入住清华南园的王元化,当年玩耍的地方正是王国维、赵元任、陈寅恪等人伏案的所在。他可能也未曾想到,70多年后他会担任了这部《王国维全集》的整理出版工作委员会主任。正是在他悉心关怀和指导下,全集重新运转。主编房鑫亮教授回顾十多年前的开拓历程,念念不忘王先生的教诲:“王元化先生对《全集》收录内容的看法颇有独到之处。有一次他对我们说,以前的人没有论文,多是批注、跋文。这些东西反映了他们的学术观点,其实就是论文,而且言简意赅。他要求我们留心这些材料。我们原来只决定收一些跋文,批注之类的文字比较琐碎,做起来有困难,尚未决定如何处理。他的话引起了我们的重视。”

  《王国维全集》的编纂过程,首先是一个对现存王氏遗著全面搜索和清理的过程。胡逢祥解释道,按第一次编委会定下的“求全,存真”的原则,编纂人员对全国各相关图书馆和学术单位以及私人收藏的王氏遗作或书信手稿几乎进行了地毯式的查访,除京沪两地图书馆外,还查阅了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辽宁省图书馆、旅顺博物馆、浙江省图书馆、嘉兴市博物馆和图书馆、日本东洋文库、台北“中央图书馆”,以及北大、清华、吉大等大学图书馆的相关馆藏,甚至没放过文物拍卖会上浮出的王氏书信手札等。在此基础上,对获得的全部文献进行了仔细鉴别,规定须在全集收入的每种论著前以题解的方式,对其文本的来龙去脉作出可靠的说明。

  所以,在文献的甄录上,可以说,新编《王国维全集》始终坚持了严格的标准,其字数虽高达800多万,取材却比大通本更显严谨。通过考证和查核,剔除了旧编中的非王氏作品或虽是而并无内容之作。而对少数虽有人怀疑却有新证据表明确为王氏所作者,则仍予收入。为提高点校质量,新编工作始终坚持两条:

  一是凡王著中引文,都须查明其确切出处并找到原书对勘,而不是单纯地以不同版本的王著作对勘,这样做虽然工作量极大,却可以有效减少点校错误,并全面厘清王著征引的史源情况。二是凡能找到王著手稿或原始清抄本者,皆须以之与底本对校。这样在“求全”的同时又保证了材料的真。

  3

  新编全集将推动王国维研究

  以这次出版《王国维全集》为契机,结合近年发现的新材料和研究新成果,上月底有关方面已在华东师范大学和王国维故里海宁两地举办学术研讨会,研讨王国维在各学术领域的成就、治学方法的时代特征和意义。

  这次新编《王国维全集》收录的王著较大通本等旧全集要多出数十种,其中,除译作外,较值得注意的有:王国维书信、日记、读书札记、古籍短跋批语和其他未刊稿等。

  胡逢祥认为,以书信和其他材料相比照,有助于我们了解王氏思想前后的变化轨迹。这些文献的发掘和编集出版,必将对王国维及其学术研究形成新的动力和思索。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