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读王家新近作十八章

2014-03-31 08:5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虔谦 阅读

  最后,我们将不再流亡
  ——读王家新近诗十八章

  虔谦
  

2013年10月虔谦和王家新在洛杉矶中美作家作品朗诵会上的合影

2013年10月虔谦和王家新在洛杉矶中美作家作品朗诵会上的合影

  王家新是国际级诗人和重量级诗评论家,也是不懈的中外诗歌交流沟通者,他亲自翻译了不少世界优秀诗篇。他读千卷诗,走万里路,诗被译成多国文字,获得国内外奖项,是八十年代朦胧诗潮之后极其重要的诗人。去年十月间王家新和刘震云、骆英一起来洛杉矶参加文学活动。我也很幸运地能和王家新聊叙合影,后来还有一些文学上的交流。我和他分享了我读骆英《7+2登山日记》的感想;他和我分享了他较近的一些诗作。乍读王诗,只觉得好,一下却不知好在哪里。他的诗文字很平易,诗意很深,深到让我觉得自己很愚笨。这些诗不能一目一行地读,得反复读,读了还得回味,想象,领会,揣摩……快节奏的日子里是没有办法品出王诗的诗意的。(而我很不幸地被资本家逼上了快节奏的路。)

  我的感觉,从类型上说,有的诗读了以后会觉得诗的主人跟你生活在一个世界里;而另外一些诗,读了以后会觉得诗的主人生活在另一个世界,或者另一种层面上。席慕容、舒婷、江河乃至李成恩的一些诗属于前一类,顾城、海子和王家新的诗大多属于后一类,翟永明,我读过她几首诗,感觉好像是介于两类之间。
  
  王家新的诗含意深,不表示它不感人。《那一年》、《塔可夫斯基的树》、《船上的故事》等让我感动不打一处来;而更多的王诗,如《未来的记忆》、《牡蛎》、《外伶仃岛记行》等,它们更多给与人的是启迪。非常的感谢王家新诗兄和我分享诗作!一首诗,就是一堂课。

  底下就是逐诗叙感。王家新十八首短诗我没有全部引用,这些诗都可以在网上找得到。
  
  那一年
  
  那一年
  河水陡然起了漩涡
  我向下被吸进去了三米
  (是直直被吸进去的,
  像是进入了什么咽道)
  又漂上来了
  
  那一年
  策兰从米拉波桥上跳下去
  而又没有死
  现在,他每过几天
  就披着一身沥青
  从我面前跑过
  
  那一年
  我十三岁,上初一
  在去公社参加批斗会的路上
  我看见了,我一个人
  在漆黑的山路上看见了
  一阵阵流星雨
  
  那一年
  我学会了插秧
  而我的喉咙开始发痒
  我想说话,不,我想唱歌,不,
  我想呼喊,也不——我陷在
  一场永恒的雪里
  
  那一年
  一个少年成为一个诗人。
  
  2012
  
  虔谦:在经历了死亡、坠落和幻灭之后,生命的神经既不知所措,也毅然决然。一个诗人诞生了,他将终生写着冰雪般的诗句:寒彻,甚至窒息,但是洁白。
  
  塔可夫斯基的树 [1]
  
  在哥特兰
  我们寻找着一棵树
  一棵在大师的最后一部电影中
  出现的树
  一棵枯死而又奇迹般
  复活的树
  
  我们去过无数的海滩
  成片的松林在风中起伏
  但不是那棵树
  
  在这岛上
  要找到一棵孤单的树真难啊
  
  问当地人,当地人说
  孤单的树在海边很难存活
  
  一棵孤单的树,也许只存在于
  那个倔犟的俄国人的想象里
  
  一棵孤单的树
  连它的影子也会背弃它
  
  除非有一个孩子每天提着一桶
  比他本身还要重的水来
  
  除非它生根于
  泪水的播种期
  
  2009,8,瑞典哥特兰岛
  
  虔谦:一棵孤单的树,象征着一个孤单而刚毅的魂,一个永不放弃的真诚的梦。今天的世道里,人们厌恶孤单和辛苦的执著,人们善于圆滑地放弃,善于欺骗,甚至巧妙地欺骗自己——今天,还找得到那样的一棵树吗?如果我们相信再也找不到那样的一棵树,那么这棵树就真的是从地球上销声匿迹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人啊,那棵树,就是信念,对善和奇迹的信念!王家新,即使站在绝望的谷底,也没有放弃企望重云外的天光。
  
  黎明时分的诗
  
  黎明
  一只在海滩上静静伫立的小野兔
  像是在沉思
  听见有人来,
  还侧身向我打量了一下
  然后一纵身
  消失在身后的草甸中
  
  那两只机敏的大耳朵
  那闪电般的一跃
  
  真对不起
  看来它的一生
  不只是忙于搬运食粮
  它也有从黑暗的庄稼地里出来
  眺望黎明的第一道光线的时候
  
  2012,7,山东薛家岛
  
  虔谦:从善如流的诗人,这一声歉道得好!
  
  外伶仃岛记行
  
  外伶仃岛像一只走不动的船
  永远抛锚在那里
  
  涛声,拍打着它岩石的船舷
  
  松树
  椰子树
  无名的花草
  从它的石缝长出
  
  在一个流亡者的诗中
  或许也充满了裂缝
  
  因而船上的争论会一直延续到
  码头边的饭桌上
  
  我们都在歧义中
  划桨
  
  2012,6,于珠海
  
  虔谦:在故园里听不到回音,王家新的精神世界里,有一种挥不去的流亡意识。这意识在王家新诗里有许多反映。王家新是孤独的,我感觉到,这孤独成就了王家新的诗和他的欢愉。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