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庞培:跨年诗选(31首)

2020-01-03 09:2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庞培 阅读

庞培

庞培,1962年冬天生于江苏江阴。1985年发表小说,1987年发表第一首诗。做过媒体、工人、店员、杂志社编辑。作品多样且带探索性。第一本散文集《低语》以強烈南方抒情的风格为自己赢得了全新文字面貌和广大读者;之后有:《少女像》、《数行诗》、《乡村肖像》、《五种回忆》《四分之三雨水》、《小城童年》、《忧伤地下读物》等书籍二十余种出版。现居江阴。

琴童

我在黑暗中上着
我永远未能去上的钢琴课
我缺乏这样的窗明几亮
我没有这样的童年

斯大林、毛泽东
替代了舒曼、格什温……
一张街边打口碟
摸索着C小调的愿望

在新疆大学
黄昏的校工宿舍
一名退休的音乐系
女教师,会讲俄语

她背过身去弹琴
我突然觉得面熟
突然觉得自己年轻
甚至,是名琴童……

一连串晶莹的和声中
我被轻轻抱上琴凳
另一个我,正从雅那切克
秋天的旋律,步向落英缤纷的远方

……夕阳西落
我这里仍旧是清晨
吹拂的晨风在我心底
反复温习昨晚的练习曲

(—记一桩十四年前旧事)

2013

11点钟出门

11点钟出门。是的
冬天,电梯门铃“叮呤!”
整幢大楼听见,观望
通过我的身体
购物袋悉悉卒卒
外面的宇宙和房间的宇宙似乎切割开
我的爱,我身上的气息跟着出门
到另一条街,另一个未知星球
完全陌生的生活
我们竟如此相熟
钟表上的指针准确指向时间
十一点钟出门
钢琴、火山、环绕陆地的大海
都已齐备
出门之前她并不迷失,并不悲伤
而出门之后分离的俩个人
各自呼吸适量的空虚
一阵冷风跟着出门
我昨夜翻过的书页跟着出门
那些话语片断情节跟着进电梯
手的片断
脸庞的片断
目光的片断
身体上的情欲和热望关闭电梯门
如此私密的感情有一个
红色按钮
我的眼睛看着已经出门仿佛永久消失的她
如同荒谬的命运在某处看着我
完整而清晰

2013

陌生者监狱

我们常在书中读到这样的话
“……他的一生过得很艰难。”
谁也不知道这句话后面
藏着什么
什么街道什么风雨
一列火车穿越森林。某种东西
像人的会面或车窗飞掠
扑面而过
不真实的文字
不能带给我们真切、童年刺刀一样的
锃亮回忆。淙淙、切切的溪流
无法回到流亡者的山谷
那天气也大
像张躄脚书桌
一个人的囚室里,永远只有半截
人影
积雪的窗台曝光不足。后世
不够柔软。比喻像数据
完全失真
当他独自仆倒在沙漠瀚海
他身体的瘦骨伶仃的马头琴或热瓦甫
热泪响起
“这一生……”火车嘶鸣着
穿过山谷
但是在没有火车的年代
森林面积更大,水流愈急
一颗干枯的心,像蝴蝶翅膀般
瑟瑟表白
比当世更不需要音乐诗歌
人们对节奏音䪨普遍麻木
日本人押着瞎子阿炳走进宪兵队大院时
小泽征尔正准备下跪
因为他看见了一座尘世的监狱
没有灵魂和生路,四周布满黑眼圈和铁蒺藜
一天早晨,我坐在我的
陌生人监狱中
(“监狱,被称之为他第二个家……”)
用清凉晨风,记录下上述想法
或许,这些文字是可折叠的纸条
或许。恋人们的目光最先注意到
而鸽子的眼睛:远方
正热泪流淌

2014

往事

我曾在一间阴暗的旧宅
等女友下班回来
我烧了几样拿手的小菜
有她欢喜吃的小鱼、豆芽
我用新鲜的青椒
做呛口的佐料
放好了俩人的碗筷

可是——岁月流逝
周围的夜色抢在了亲爱的人的
脚步前面

如今
在那餐桌另一头
只剩下漫漫长夜
而我的手上还能闻到
砧板上的鱼腥气……
我赶紧别转过脸
到厨房的水池,摸黑把手洗净

2003

旧宅

房子在写诗,而不是住在房子里的人

我感到震惊:我在这幢房子里住了二十年!
也许,一幢被废墟环绕的老宅
一处荒凉的天井后院
一口被填没的井
才真正目睹了我们的时代

当你走进空荡荡的房间
你可以看见:椅子在苦思冥想
房子受难,以成就
白日之伟业

一幢普通公寓楼,是门窗在经历春夏秋冬
而不是大楼进出的那些男女
他们理解的修辞学,不及
几经修膳的电表箱、楼梯扶手

大白天光线如此微弱
我起身去上卫生间
听见埋在墙内的水管在嘀咕:往昔!往昔!

2001

爱的寂静

寂静又重新回来了
我端着电水壶走向她
她身上有一种年青久远的空气
一份小县城街道的僻静
冬夜侧着身子避让我
走向我熟悉的爱的寂静

屋子里没人。外面下雨
天气很冷。寒冷在悄悄地酝酿
暗夜中动人的会面
房间如同她努动的嘴唇
她的身子保持着新年来临
春心萌动的那种饱满

出现在房门口时,仿佛
从岁月的墙角一闪而出
鬓角沿着少女的汗水
那喜悦总是千遍一律
反复窈窕,直愣愣的眼神
形成我生命中神圣的时刻

每一个夜晚,每一种孤独
都藏着她
我一会上床去睡觉,看书
转身时都能碰着她
如今我已习惯了在自己的呼吸中
寻觅着她的到来,她的思想

酒。我在墙角放好了酒
吉他。《拉莉亚的祭奠》
台灯。心跳声音
屋檐雨滴,也许是雪
冬天是正在老去的夏天
夜晚是捂住胸口的白昼

2018

冻雨

我听见了落在窗外的冻雨
是我做的梦,把自己冻着了
我迅速地穿衣裳
影子般走路
是我的晶莹,把她冻伤了
雪用黎明聆听厚厚的江流

爱情是其中清晰的一击
从生到死
我听见了人生如何化作雨滴
她在一滴冻雨中
将自己隐蔽。光彩照人
雪是前世的容貌

我把春天过成了冬天
听见了灿烂生长的冻雨
在梦中我成为一行诗
一名俄国诗人是我的秘密出行
我深入到世界的荒凉广漠
半梦半醒的雨。半死不活的雪

2018

雨,2005

雨落下来
我听见她的秀发的声音
就好像她在一间屋子里
挨我挨得很近……

突然——时隔数年
我明白了我的无辜:
我们之间没有结局
只有雨

2005

妈妈的遗容

一天上午我叩开所在地派出所的大门
一名女警,负责从户籍档案
找出并划去妈妈的姓名……
她楚楚动人
几乎像小镇的章子怡
从窗口接过那张死亡证明单时我突然
意识到她纤小手腕的未婚肉感——
她淡然一笑,就像平静的江水,波光粼粼
像连续数日的好天气
这名女警员白皙的手,保养良好
在妈妈的遗容上面,“啪哒!”一声盖下
大红的印章

2000  
2013年重改
 
约会

夜晚好像独自去赴约了
窗外的时间停在二十九年前
一丛丛树木小径,寂然无声
微风吹来,仿佛女孩子静谧的年龄
仿佛她年轻的嘴唇跃跃欲试
我走过的弄堂夜色笼罩
我曾经过的人家早已不在
今夜我分明在家里,亮着台灯
独守中年的宁静荒凉
可那场赴约似乎还在,正从
拥抱亲吻变成兴冲冲的一见
我的脚踏车停在墙脚根
变成了回忆的花园
一对恋人走进了多年以前
消失在月亮的田野尽头
(——别走太快!路上的树)
天气倒还是当年的天气
城市和黑夜,包括历历在目
路人时不时出没的脚步声
似乎除了我留在家里
世上的一切都仍旧年轻,在相爱
这里那里,黑暗响起“扑扑”的心跳
她的眼睛也一如既往壮大了胆子
空气,有她脸上少女的红晕
江面上的风,阔大单薄
像一场青春的欢宴无惧无畏
有轮船汽笛声贯彻长空
刚才又有一艘,正途经山坡上并肩坐着的
我俩身边。灯火、平原、春天……
这些不被人的岁月磨灭
仿佛逝去人生的空洞见证
我的眼睛盯在书上
夜的目光却朝向别处
房间、床铺、过道
似乎记住了一个约会稍稍变得
古老的方式,以及她骑单车
穿过弄堂慌乱的出现
——每当夜深。每当春天
那模样怦然逼真!扑面而来

2017

大理
(银箔泉歌)

风从洱海吹来
街道已被一对情人
彼此的寻觅磨损

碎银般的树林。旅舍床架子
吱嘎响
体形斑斓的花季少女,沿滇藏线直下
在一个干燥多风的
午后,来到大理
在人民路上,她看到其中的一个是她自己
她看到记忆的橱窗,里面陈列有陌生
背包客,皴裂发黑的喜悦
在高原的心跳处
背靠居民的石墙,停下
扎染的心情,各种小摆件
耳环叮当,如远方
积雪的山脊

这一刻,青春是一笔化光了的古老盘緾
沿途兑换的缅币、泰銖
大殿格子门中间的窗壁
雕刻有白兔春药、金鸡啼晓和
宇宙万物图
这一刻,她累了
她的眼眸里有古南诏國的忧伤

……我看见她坐在街边上
不,是蜷缩!
仿佛她的身子
是露天可折叠的家
在她流浪的膝下
云南,是一小块摊开的头巾

2014

在婺源

在婺源,雨是古老的农具,
镌刻在岩壁上湿漉漉的农家乐
沿山体下滑
烧炭人的烟
自乳白色的山腰冉冉上升,
一枚枚种籽笔直射向
村头上千年的古樟

村落从牛鼻里穿过。
偶尔有一头未满周岁的小牛,撒着欢
滑倒在田间青石上。

泥泞纵横
溪流潺潺,
空无一人的旅行车窗,凝视
长满了铁锈的孤独的田野。

2002
 

牛啃吃炊烟深处的食物
啃吃露湿的雾
有时它静静地伫立
眺望河岸上的薄岚

一名乡村的孩子高高跃起
推开了窗
没有什么能够和一头牛相处
除了这古老大地上的清晨

在一处寒冷的洼地
能听得见草根被咬断时的安静
听得见温暖的牛舌左右试探
舔吃到了霜

2007

除夕

夜晚,仿佛一颗露珠,垂在村落上空
猪栏里
十三只小猪,围着一头母猪,哄抢奶汁
是一幅静谧星象图
户外,北斗星勺高悬
新年照彻每个农户的心,直至靠墙排放
各样农具上的粘土
金黄的稻柴
天黑得已经看不见炊烟
所有颜色里,只有黑色和红色还活着
红色是农家房前的春联
黑色里有点蓝——丰富的深紫浅灰……
属于原野上如梦如幻的河流
属于冻土带骨节粗壮的田埂
属于天地间飒飒生长的灵魂!

2007

长江

这里
一滴水是我的出生地,
这里的水流
扩展到我全身,
每一寸肌肤都有无数的港湾、沉船;
锚链从我血管中“轧轧”升起,
带上江底的污泥——

岩石变成漩涡,
波涛深入梦境。岸上的吊臂
存放着我久远年代里的呼喊——
渡轮离岸时的霜迹
染白了窗户

而夕阳像一只凝视着我出生地的眼球,
在朦胧、水天一色的远方
慢慢剪断它身下的脐带……
(——痛苦的夜,涌向我的喉咙!)
周围蓝色的江面
像血一样喷涌出我不快的往昔,
我在陆地上的身世,
我古怪的童年。

1998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