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王子俊 | 攀西记:山中隐

2021-08-31 08:28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王子俊 阅读

王子俊

王子俊,诗歌小说散见于《人民文学》《扬子江诗刊》《诗探索》《星星》《诗潮》《草堂》《诗刊》《安徽文学》《江南诗》《诗收获》等,获第八届扬子江诗学奖,现居四川攀枝花。


我当然知道星光会穿过门廊

每一次,靠近薄雾笼罩
的金沙江,
我都准确察觉到,它,每个细小的波浪
和本性,
似我这几日一吸烟,就不停咳嗽,就扯出腹部
的小紧张。

我当然知道星光会穿过门廊。
如江河之内,
无论你愿意或不愿意,
它都一定有闪亮,
低凹的石缝处,它一定有急窜的鱼群,
搅动旋涡,
搅动浩瀚。


老友钓鱼记

我也会找些借口,与老友沿金沙江,
去钓
一条略带淡黄的江鲢。
当然,这难度,无异于想找几位小江神会面。

在李家湾一处,月牙状江滩,
一起钓鱼的老友,说,
曾经
一个有赴死之心的女子,就从这江滩径直走下江,
变成了鱼。

而江水总像天一样空阔,有点让人捉摸不定。
一条江鲢上钩了。
他摸着鱼头,小声问:
“小白,是你么?小白 。”


月下起舞

如果,要完全理解金沙江,对我
一生的影响力,
那我必须像描写绳索一样,写写江岸晓月,
写它凌乱的肩骨,
或者写满月之夜,
群峰像一块移动的白骨,嶙峋,让我
吃尽苦头。

是啊,我孤立的理想主义身体,深藏春山,
……如月下起舞,
如白鸟有鸣。
它,真是一件令人烦恼的大事情。


归属感

一个人若能把自己的命,归属给金沙江某段崎岖,
那他可叫幸运。
像我,把自己的三十多年工龄,
放在了李家湾这一段。
顺便,
也就看透了,这段江水三十多年历史一样的沉浮。
……我也多次目睹,
江水,退去之日,河床裸现的集中营,
它真让我惊讶:
水底下,累累卵石排列,这些归位的,低矮江神,
犬牙交错,
灰寂得让我,简直不能够呼吸。

发于《当代人》2020年12期


山中隐

碰巧路经丙谷时,我误入过一处无名的山林,
听到蜂鸟的鸣,这可归入到意外之喜。

踏进了,就壮胆在林间,和孤月一起发会呆。
当夜游神也行,即便心生凉意,也不打紧。

山上种植不过二三十年的白桉树,长出大片的纹饰
低调,内敛。

山中,已鼓尽声熄。
此间早无打柴人,我向谁,打听山中事?

白桉树下,突然有了光,
……群峰之上,还是原先那片星辰。


突然安宁

……安宁河,
我再次准备好满河的鹅卵石,和光滑,
这,是我所能给你的礼物。

我会写到安宁河突然安宁,
绵延登上斜坡,
明月突然孤寂。

我写出了和解的方法,沿河二三十里,
有一小片湿地,
几只站立的白鹤,彼此正吞食一条活鲫鱼。
它们仰起细脖,
抖动,卡出的鲠,意义重大。

一些世事艰难,它终需有人来吞下,
一些人和事,写出来也是一种态度。


与灵山寺的乌鸦相遇

我和剃度了三年的比曲小师兄,
坐在灵山寺最旧的那个庭院,白条凳上。
阳光那么暖,
老方丈敲了三下铜钟,
那多年久违的乌鸦,撕哑着呱声,就过来了。

它是三只灵山寺凉滑天空,掠过的乌鸦,
它是黑而不是白的,
它不是爱伦坡的乌鸦。

我遥看鹦鹉山上,草木葳蕤,
对比曲小师兄说,
“风真好。
我喜欢的,这绵延,这乌鸦投下的摇晃,
像院中那株快枯死的老桃树,
今年,桃花硬是红了那么三朵、五朵。”


和比曲小师兄去马尿河看腊梅

初五时,比曲小师兄说,
“走,我带你到马尿河,去看河边的红腊梅,
花,该是开了。”

比曲小师兄满心欢喜,
带我,各骑一匹矮脚小牝马,
沿着斜坡小路,一路踏踏,跑进了马尿河。

不料,去年仓促的暖,
让河边的红腊梅,孤零零,仅散八九朵的红。

比曲失望了十秒,喊了一声,“啊莫莫,”
跳入河中。
他捞上回水处漂浮的五六片红,
他的手,仿佛紧紧握着了马尿河的血管。


夜读《小仓山房尺牍》有感

我承认,
自己读第一篇《答镇江黄太守》时,
文言文已让我极度陌生
和不适感。
半月后,艰难读至《再与西圃》,
自己如在黑黢黢的
腊月夜
无法孤眠。走出门外,那些不可见的梅花正开,雪乱飞。

发于《扬子江》2020年第四期


与霁虹坐钟鼓楼观晨钟暮鼓

鸟喙般的楼尖,
活生生把白云挤开条罅隙,天空就被宠幸了。

那些残红与怜悯,
那些薄晖与慈悲,
它们从不远处的白马寺壁画,蔓延过来。

与霁虹兄站在楼上聊到了那句
“钟鼓楼,钟鼓楼,半截伸在云里头。”
它本身隐藏的含义,
便有了短暂的沉默。

目光所及,
我们似乎真就找到了那么一架向上的木梯。

发于《星火》2020年第一期


拱极楼上守雪

那些风,漩涡一样,
从拱极楼的线雕处,轻易就这么穿过去了。

我和木易、祥子以及才认识的几个表妹,
一起聊天,煮茶,然后继续说山上的雪。

城墙上,囤积了大量的斑斑驳驳,
我们也始终没守到几片磨磨蹭蹭的雪停落下来。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