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帕男的诗 | 我和水都谈到了自由度

2021-09-27 08:55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帕男 阅读

帕男

帕男,原名吴玉华,瑶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学会会员,《37度诗刊》总编辑,楚雄州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省七届文联委员。著有诗集、散文集、长卷散文、长篇报告文学、报告文学集《男性高原》《落叶与鸟》《裂地惊天》《帕男诗选》《落花,正是一个旧时代的禅让》《一抹秋红》《俚语湘南》《等我驾到》《第37只兽的阵亡》等20余部。《帕男诗选》获第十九届鲁黎诗歌奖、第十九届柔刚诗歌奖提名奖。2015年获首届“中国城市文学”诗歌奖。有作品发表在《诗刊》《中国作家》《人民日报》《海外文摘》《诗选刊》《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新加坡诗刊》等。


现在的水只是一个名义了

那就离开水吧  鲳鱼
现在的水只是一个名义了  还不如被烘烤的朋辈们
面对酒杯
先说出干杯

车轮是低贱的  和我的低贱一样
我被一个螺栓铆定
面对这些  我不但心安理得
我还安慰过被锚定的船

锚定也可以洒脱  尤其可以数落过往的鲳鱼
这些鲳鱼还在兴高采烈地走向
水平面
肯定是想秀一秀身段

都那般臃肿了  和北方的大中城市
有什么两样
可能除了秤会喜欢  秤砣绝对要吐槽  有时秀身段
还不如展示一番歌喉

就是要唱给这个根本虚华的世界
要唱就唱得这个世界酥骨  直至倒在鲳鱼的石榴裙下
由此看来  江湖也有可喜可贺的
当不毛了  也就低调了


不是任何原创都是真相

不是任何原创都是真相  我可以和你打赌
我刚写过的一只鸭子
声称要做丁克家族  才转眼
她就下蛋了
这样出尔反尔

这些年  我最失败的
过于依赖真相  然后在拨乱反正
但那些不露斧凿痕迹的
暴力
场面

不可能从侧面了解到  他们都说  那天敲锣打鼓  彩旗招展
和我小学时候
作文里描写的场景
一样
十分祥和

黑暗是习惯问题
那些在黑暗里  腐朽的根
它们是知道真相的
而且知道我们的江湖
也是一片漆黑


致陈旧的水

我不敢说她一声低贱  陈旧的水
散发出一股汗臭
如此低贱  事实也是如此  一直走到低洼处才安生
水老年的样子
就这样
佝偻
不漱不洗

鱼市上  一拨待宰的鱼
还在幸灾乐祸
以为脱离了水  尤其脱离了陈旧的水
就到了极乐世界
这样的想法
人也有

和陈旧的水  谈笑
最要注意的是  说水低贱  那怎么不说乞丐
怎么不说
买淫者
怎么不说  曾经的水
在高处


第八天上演的一场雨水

这一场雨水  定然抹掉很多
杂沓的脚印  以及冬天  一片叶高调地宣布退出舞台
且拼出最后的力气高喊
春天万岁
其实  春天也老了
白头发  鱼尾纹  甚至已出现更年表征
春天不老
只能是在神话  神话里  我也可以不老

抹掉的
未必都是厌世的  诸如在怀抱里的青苗
才开始热血澎湃
不怕留下罪孽  假若恐惧
我们就多作忽视
少做叙述
更加粗茶淡饭  轻车简从  我们还可以莫须有地过着
概不计较

但不能连名字也被抹掉  那是与根茎连着的
顺着才可以找到祖宗的去向
不能因为  这一场雨
所代表的立场
并不明了  如果只单纯地  抹去冬天  恣意过的那些痕迹
这个可以理解
如同有的人
还在销赃


一条大河波浪宽

我不可违背和抗拒  一条大河的意志
多少年  我坚定顺从
自顾流淌
一万年的光阴
我还不到一寸  一条大河  也许就是我的宿命

钟声  一直都在乱为
假若有一天  敲钟的人酒醉或是睡不醒
河流  是否依据钟声
顺应
被截断   或改流的  则又另当别论

一条河就是一个大局
如果我不顾
那大河就坍塌了
我且不看它的过往   这并不因为曾经有人唱过 
一条大河   波浪宽


水跟水私奔

我并不担心一条船会背叛那些水
上岸虽然可以算是光明磊落  但毕竟与水有了很长距离  甚至会产生
不可弥合的嫌隙
怕则怕
有的岸
会被水离间

还是有不少恨船的水  尤其
长年累月的备受压迫  水也要喘息
反而我更担心水终会有那么一天  水跟水私奔
那船
岂不成了
失败婚姻的标本

首先  还是要给船自由  然后再给水自由
再最后  将我打造成自由的典范  但不是任何  包括活禽
都可以恣意进出
那会导致瘟疫
有的  还得必须办理通关手续  以避免
跟船也闹翻脸


残水

一汪残水  未必是秋天的遗老遗少
冬天还不肯放弃
诱逼  一旦投入冬天之怀
就必死无疑
这水  不敢说只应盘古开天来  因为已看不到一个王朝的
影子  但可以明断
也绝没有秋天的因子
因为闻不到半点鱼腥  看不到半点荷韵

唯打开胸襟  让这水说
到底是怎样的身世  这水  一汪残水
必然要打破严刑拷打  打破抽血化验  打破人证物证
这些强差人意的手段
只有来自于这水的坦白
才能证明
这一汪残水的来龙去脉  纵使不说  也不要悲观


雨,是被肢解了的水

有一年  我特渴慕
一场雨
现在想想  这是一宗罪

雨  是被肢解了的水  给我琐碎的印象
是我看不到
血腥的场面

硕大不得
像大水
随时有可能会腹背受敌


一水间

此一时   我站在西津古渡
首先想大喊一声  先把人气聚起来  然后再退一步
让出一块石头
给后来者  垫脚
李白  孟浩然  王安石
这些当年的大碗们  也和我现在一样  让出一块石头给我   垫脚
只有站在这块石头上
才可以打量唐风宋景  甚至可以登堂入室
与他仨好好喝一盅
镇江的黄酒

但时间总是天衣无缝
谁不想钻一下历史的空子  寻找到李白们   可这些人
一个个都潜伏着
且申明  就在明处   比藏头诗
还要好找
几倍  然而鸿泥雪爪  只好大呼  李白  孟浩然   王安石  等他们到来   喝一盅
往事越千年  即便再个千年
 一如  王安石所说   京口瓜洲 一水间
何患我你


岸是水的傀儡

我必须断然制止  成群结队的鱼
继续上岸  不可能是
因为我写过太多的鱼  但我并未告诉任何一尾鱼
我的苦难
我不是
鱼们所想象的  我承认我是有过临渊羡鱼的
短暂经历  但绝不是哈鱼的
那一族  且我会主张  杀鱼取卵
因为江湖  在别人的股掌中
越玩越小了
就这样简单的道理
是讲还是不讲都会存在
狗血剧  到头来  鱼也无计可施  我又不能不与鱼为善  即便今后  再也不能写鱼了
明目张胆地
但一定要做好两手准备  准备好一场河祭
让鱼去充当祭司
另外  准备一场追思会
对每一尾  尤其已经上了岸的鱼
都给予适度的缅怀  也是为了缅怀一条河的丰功伟绩做些铺垫
追思会上  就不必提及鱼了
只要提及鱼  同时就要提及
岸  我不能否认  鱼是被水连累的
岸是水的傀儡


第三场雨

第三场雨  不是我请来的
也不是这座城市
城市不像庄稼  多一场雨少一场雨无所谓
雨打在墙上
典型的  是在隔靴搔痒

忒大声的雷  想要告诉这座城市什么
但刺激的却是我
和我隔着镜片的眼睛  看那些声音
一点点滚过  就像是用自己的骨头去敲打晨钟暮鼓
以一个人的腰酸背痛

在城市  出门本来都不需要打伞  我宁可信  天不会太高  万一被伞把戳破了
不仅太难补  还无人会补
女娲补的那次  大家都看在眼里了
如果有第四场雨要来  这座城市就要涝了
再如果  一座城市像落个汤鸡

第五场雨  可能离我还远
至少还有半步以上  我会告诫我  我并不是心比天高的一个人
只是请这座城市
原谅我先习惯  从不祈雨的人
怎么可能烧香  去供奉一尊没有这座城市户口的禹王像


夜会老死

夜会老死  不能多走半步
半步后  便是夜的坟场  假如夜不老
那我们这些
先她老去

所以不能每次见底  要像白天
浮上来  不留半点隐私  于后  更不能以失眠的方式
顽抗到
两只乳房  彻底坍塌

可以打开夜的腹腔
但从里到外  我们看不到
半点腐朽的迹象  坍塌的乳房却像两座年久失修的老坟
只能嵌在日子的口里


畏惧会让自己更加浓郁

畏惧是高尚的  以及鸟畏惧弓
畏惧堕落也就有了高远  但畏惧一切
也就成了死亡  标本不是死亡的结果
而是棒喝不当
善解根  一直与黑暗为伍
以至 选择碳化
或是大地  容不得根的抛头露面
根 何曾包藏祸心
只怕刻意大白于天下  依旧是畏惧
畏罪的定性
或是大地  不忍肮脏的脚掌继续践踏
呵护是无形的
比水  围绕着根的需要
不必太多表白  只要叮嘱  以各自的身体为重
黑暗不过是残余  畏惧是高尚的
畏惧让眼睛懂得了寻找  在残余的黑暗中
光明的真谛  一直深沉下去
适可而止的畏惧会让自己更加浓郁


歌声要比陶罐更加历久弥新

总是提及打破 我正在树立
一个汲水的陶罐  在那个年代
炙手可热  关于陶罐之前  泥土被冷落的情形
以及毁弃的车马  剩下一个人的战争
就只能依靠回忆  流水不是颓废
循着夹缝逃逸  硝烟乃至炊烟
都是同一科目  我需要早起
到一口已经敞开心扉的井边  取回
我一天的需要  我会以表彰的口吻
对待陶罐  打破也是为了进取
至少在那个年代  没有更多倾诉的途径
更当陶罐成为众矢之的
我开始注意  被贬谪或者流放的歌手
歌声要比陶罐更加历久弥新


只有水不需要剃度

他不是玩火者  根本不像
他一直都在高唱着火  高唱火的本色
并且以火的本色
用于点缀  除此而外
再也没有别的念想  他太过于专注了  不是每一个人
都可以容得下火
是肉眼
都不可能容忍  都不以玩火为荣  都不敢娶火为妻
除非  他的骨头
是水做的  只有水可以
不需要剃度
就能去除一切牵挂


水消磨了鱼的所有时光

如果我有空  一定先去水边
看一只水鸟
其实  我的一直都很有空  只是有鱼说
那只水鸟不来了
在去年
那条鱼怎么得知的
我只能揣测
如果水鸟的真有空
其实我们之间  并无秘密之约
我也不太在意
鱼和我说的
鸟不来了  也没有什么
我还可以歌颂  我和鸟的鱼水之情
如果我有空  一定还去水边
没有鸟  鱼会变得
和我  更加亲近  鱼有空  也未必一定先去山上
鸟  独在高山
之巅  是不想
再看到  水消磨了鱼的所有时光


我和水都谈到了自由度

要松散一些也可以  要看松散的程度
如果松散可以构架  一个全新的局部  让局部松散
到无法掬起
那么  一定会先从局部开始
直到毁灭  并像烟花
那样  为松散唱最后的赞歌

不然  都喜欢拿熟悉的烟花比较  这是落井下石
不到万不得已
是不可以的  还会有更多的人跟进
想把外部的
松散状态  拧紧一些  最好以最简单的招法
比如用窄小的屋子  克制浪荡

这个大早  还是觉得松散  包括空气
刚刚起床  就有人骂娘了  还有的正酝酿着要骂的
把这个世界  都骂羞
才会善罢甘休
这就是松散的因果
有人提议  需要大量补钙

每个人都需要补钙  除了僵尸
还有  这个世界  可补可不补  世界只是一件外套
像这样穿得松散一些
让身体也可以自由出入  让灵魂也可以自由出入
可还有那么多的人卑躬屈膝
不用想  这些都是松散带来的恶果

以水管里的水为例
水是松散的  只能松散  在局部
可以浪笑  可以撒野
可以随大流  还可以恣意想像  唯一不可以的就是停滞
只有一个方向  一个出口
除非水管大病和年老体衰


与水之间

这条鱼  并不是我熟悉的那一条
这条鱼恋岸的程度  似乎早已超出了我的想象
从早到晚
只想着  上岸后
如何抵达  别人的身体
那时  才好自诩为
一个反叛者的
毅然转身
可刀俎的仪式  还未开始  这条鱼就转念了  它游回到水的深处
像沉船一样的执意
而且坚决到底
我还真看不出  这条鱼  是否早有预谋
它不像岸上的人
要将鱼一网打尽的露骨想法
即便当初  有恋岸的情结  也很含蓄
总是在不堪疼痛的时候
才会浮出水面  表达出对上岸的一丝向往
从这条鱼的有限唇语
更难看出它的心口不一
它只流于形式地
检讨  黑暗中
有的乱象  却从不过度地表现出
对水的抵触
这条鱼  肯定怀有
在岸上之后  无法通晓人语的绝望
只是它
深信不疑  我无法抵达水的深处
无法看到水的压迫
更无法做到  我对水的深恶痛决


杯水主义

一杯水  一本正经地聊起荡漾
一杯水  还想圈养一头抹香鲸
得了  我的理解是
一杯水即使足够大  甚至可以匹敌任何形容
我的质疑是单纯的
我还是要衷心地祝抹香鲸的茁壮成长
 
如果一杯水  就能让抹香鲸奔放地腾跃
如果在一杯水里  就能让人看到千帆竞发的景象
我只能说  我的大不幸
是我  没能从一杯水里
看到星空的深邃  却笃信一杯水 
这样的教训  实在深刻


浊流下

你不得不承认  那一股浊流
并无掩人耳目的东西  甚至明目张胆
在你的眼皮底下
泛滥  真正窒息是我
生活在一条大河的源头  不但泾渭分明地过着每个日子
而还主观臆断地
将你描述得
像一尊神像

你  如果就生活在浊流里
反而好  陡然间  让我敬畏开来
十里清荷
像一场盛宴
你却说  浊流上的
我  也能吃得津津有味
我说  这不单是我饿了的缘故  你还举例给我  浊流中那些光明磊落的砥石

有时  我不明白
你膜拜自己的原因  也许很简单
你说过嗟来之食  这对于我来说
表面上就像一幕谐剧  我怎能按我的理解  你警示我的那些条律
你就像真的生活在戏里
浊流下  你扮演的
是不是就我现在这个角色


水分

我看到的真实  她还很小
在青涩和成熟之间  五月有五月的版本
和四月截然不同
不要强求  月与月之间的衔接
一走神
就只剩下一个年的尸骸  她还很小  就风尘般大小
还没有一个月份的重量
五月  很重
浸泡在梅雨里五月  可想而知
她的小
只能比入眼的沙子
可一旦入眼
她就变得很大了  我亲眼看到的真实
一滴水  一旦掉入海中
她很小  这是事实  像五月
要是抖干了水  也会很轻  包括很多人抖干了水分


湖与泊

安静下来  以水安静的形式
水鸟为水的大写
奔走  天空是大写的  大写成旷世今生
让飞行
永无止境

以鱼翔的姿态  去读
读水的深度
读比墨汁还深邃的无知
无知到
讳深莫测

水  是坚定的
如天空的意志  坚定到
让人只能屏住呼吸  去聆听深入的痛楚
痛楚到
心花怒放

秋也是安静的  如果不是有风
在秋的表面作祟
那婴儿般熟睡的叶子
怎知道
庄子《秋水》


自由度

梦都折了翅膀  不谈轻重
一滴露
要和雨对话
可以
和濒危对话
也可以
盆景没有任何秘密
和一杯茶
无异  只剩下最后的一点表现欲望
哪有重生
又不是梦里
可以只留下翅膀
留下
救赎
最好让雨水也自由的地来
不按台词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