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帕男的诗 | 弥补是我们在穷奢极欲

2021-10-09 08:43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帕男 阅读

帕男

帕男,原名吴玉华,瑶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学会会员,《37度诗刊》总编辑,楚雄州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省七届文联委员。著有诗集、散文集、长卷散文、长篇报告文学、报告文学集《男性高原》《落叶与鸟》《裂地惊天》《帕男诗选》《落花,正是一个旧时代的禅让》《一抹秋红》《俚语湘南》《等我驾到》《第37只兽的阵亡》等20余部。《帕男诗选》获第十九届鲁黎诗歌奖、第十九届柔刚诗歌奖提名奖。2015年获首届“中国城市文学”诗歌奖。有作品发表在《诗刊》《中国作家》《人民日报》《海外文摘》《诗选刊》《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新加坡诗刊》等。


十八拍

01

选择恰当  如雪渗透
大地是一躯体
只是我们忽视了  比雪更早觊觎的
月光
借掌灯人的手
推诿
才又一次错过了
婚期

02

迷恋  还不到蜂鸟迷恋的程度
花就成了一本
旧的挂历

03

魅力  让我们
成为魅力的奴仆之前
叛逆一次
绝不是想要断尾求生

04

你想不想找一个词  形容一下
黄昏  形容
这样的手法  叫做修辞
当爱一个人
被修辞后
就基本上可以盖棺定论了

05

想念腊月  一枚雪跌落窗口
冬天就嘎然而止了
我不是迷信
一枚雪
如果没有半点神性
也不可能
出手那么决绝
敲一敲春天的门
可惜还早

06

树是你哥哥  还是木头
一百个喊
没有见他的
呼应  我还不指望他是积极地

07

继续说到月亮  偷偷地
早就洞穿了你
何时变得那么矜持  像月亮的私生子
你又不是
什么孤儿寡母

08

看天地分娩去  分娩的过程
我心里在
打鼓
到底要分娩出个
什么

09

我从不分析  一个人的背影
本来就是  一个人的背面   更像是有意虚拟的
当看到虚拟的人
越来越多
猜忌也就越来越多了

10

去山巅  把喘息撂在山脚
不用设计情境  就一个我一个你  互相反串
假如我是你的女人

11

由你捉刀  将那些
凡是你不喜欢的文字  统统赶尽杀绝
把凡是你爱不释手的文字
放入书本
这座狱里
最恨的是你无数次
将我放逐

12

鸣  靠响器
而且人工不停地
支配
这样的支配
迟早要
过劳死

13

看见花  难免会跟风  挤在欢呼的人群里
高喊
口号是早就拟好的
不喊
使绊子的人
就在其中

14

夏夜  我一个人
我相信你不是一个人  我突然发现
我怎么那么像
一颗星星
被万人景仰般地
挂着

15

小女子  喔  不是  你不是  我的小女子
应该可以这样断言了
倒不是因为你的逆经叛道
我才颠覆了
你是我母亲的角色
母亲的角色
是用来让人思念的

16

大抵谈到痛  都以痛不欲生
痛像明媚的
剑  佩剑的人
少了

也成了
我见过  最不堪的
孤立事件

17

依恋秋  而不是色
依恋清净的那种状态  不想沉入到秋的
内核
被色
湮没

18

最后  以打击乐
收场
理由是
还是喜欢闹剧的人


弥补是我们在穷奢极欲

裸露的部分  都是水土流失的部分
不是注定了
就这样颓废  不难想像
它们年轻时候
也和我们现在一样  生龙活虎

弥补是我们在穷奢极欲  或一厢情愿地迁徙
让一棵棵树
在乡愁中
溺毙  不该
让我们也如此牵强

不要管我们一百年后
还会不会彼此怀念  也许会像回到一百年前
我们互不相识
一百年前
都是指腹为婚


顽石

对一块顽石  我想了很久  它就是一块顽石
和许多枉死者的头­不一样的地方就是
没有给别人留下一点空间  所谓的敌人  都是自己想像的结果
顽石的可恨之处
它没有一个敌人
即便指定有  也是友善的
仿若
在盐水里
放生
两只小虾  想让它们从小咸吃
偎依到大  这是顽石的可爱之处  在传说中
它并不是纨绔子弟


风格

什么是风格  不懂的话
我举个例子  你吃过大理的尿泡梨
或者长沙的臭干子
那些就是
风格
还可以这样理解
云南人说的
饱死眼睛饿死雀的
一句俗语
光惹眼的不是
盛体宴  兽奸  花枝
这些都不是
还有麦芒
计量器和下半身


态度

每天她都要打扫庭院  却我并不认为
她就是在打扫世界的一部分  而且这个世界的肮脏确实与她无关
她是个爱干净的女人
我不会去评价
任何一个谁  谁也不要
在我面前  评价她  也别和我说   这个世界就真的有那么烂
烂到无法缝补
假若她不是个修女
她也会习惯
这个世界  其实早已一片狼藉


打虎计

01

如果还是只看得见伤口看不见血流  看得见疤痕看不到疼痛
这比沦陷还要显性的遗传
火炙  很难
让疤痕成长为风景

02

暗流   隐痛
都不可取  惟机器在明处
吆喝也在明处
谁才是潜伏者

03

关于唇  可以工具化
关于祭器  可以人格化
但明显的  这是有人在逻辑上钻了空子

04

在疤痕处复垦  或以葵花抒情  或以飞机草敷衍
只是我的一个念头
暗礁  肯定是潜伏者
巢居于水
疤痕显然不是

05

打伤口的主意  荒谬
无非戳一把
让其痛
难说  痛到极致
就成了花朵


致虫们

我不想再讲一只昆虫的遭遇  怪它醒的太早
在所有人入睡之前
打算做个好梦的人
都非常忌讳  虫们整齐划一的
脚步声
会导引
梦的走向

怪不到高空之蝶
也怪不到我的身上  我是个晚睡者
更不构成对虫们侵权
只是蝶
让我有些悲悯  低处的那些虫们  有没有奢望过
有朝一日
站在高处

不过  我不会望其项背
我在高原之高
我能看到
所有虫们的出身
可以看到一个人故乡  可以看到
虫们  在每个人的故乡
出没  有的温文尔雅  有的专横跋扈  有的在想从现在开始


虚土之上

那些新土  所谓新土也要比他老
他被一堆新土埋下
他和埋下的一块石头是否一样  他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未来
几句赞美的话就被打发掉了  就没有半点迟疑
一堆新土
既然看不到善意的背后
所以错愕
在他被埋下的同时还会有人还要为他树一块碑
并且镌刻上名字

埋下就说埋下的话
他并不以为自己就是土地的征服者  但过去的  一个个被埋得  都是那么的深刻
被埋下了才想到  如果可以活转来  绝不吝啬
半寸土地  征服的骗局又不是现在才演  早在几千年前
以一次杀戮
作为开场白  此后的江山就变成了一座大坟
凡占地为王者都很少去想
站着和跪下
恰是彼一时  最终都要臣服于土

新土  看着是对亡者的礼仪
再恶毒的灵魂也要有一片安身之地  所以说  只有土地才是王者
征服者的谎言  其实也很容易被戳穿
新土  好像虚以尾蛇
但转身又向一片新土致敬
作为赶路者
他还算是以身作则的了
虽口说不出  埋下就埋下了  这句
他和埋下的一块石头没有什么两样
灵魂都活在了别处


左手不会爱上右手

【壹】

真的元凶  不可能是一只手
迷恋捕风捉影的人
却把手当成铁证  一只手只才算一项孤证
左手不会爱上右手

【贰】

七月开始式微  如果当真
是不可理喻  那些打马人  不急不忙
成熟有什么可怖的
只要过了秋天这道悬崖

【叁】

腊月  若令人仰止  那么横亘和挺拔的
对于悬崖
已是无以复加
不过
它的冷峻和严苛
也是七月必修的一课

【肆】

又没迷失  怎么说找到路了
路本来就在
稻草人
欺骗不了鸟了
秋熟
又不是私事

【伍】

不想看到乞丐
和他们  多年未谋面了  有些生疏
我是乞丐时
好多人和我同样生疏  只有在乞丐眼里我才是乞丐
此外  乞丐只是个名词

【陆】

不能说  除我之外都委琐
仅因为时间逼迫你  看惯了我一辈子乞讨  已经成为佝偻状
弓或虾的弓
都未能引起你的警惕
我还想再爱一个人  可否
我不是乞怜

【柒】

我首先不能告诉你姓名  绝对不能
纸是包不住火的  把生的煮熟了再说  这不叫残忍
叫吸取教训
有人一直在教训我
我把我制成标本  这是我的理想
我只做有用的

【捌】

当我是你的虚构  可疼爱也可鞭挞
称一朵花  称残渣余孽
随喜
秩序暗藏在时光里
再怎么乱
也就一堆

【玖】

从我口中再说出爱  换个场合可以
比如哪天  伸手不见五指
没有取缔
私自用灯之前
我只能说
抱歉
想不通  有个字
咋显得那么多余


梦回大秦

01

隔着一道城墙  我们讨论穿过
一个接一个朝代地穿过  我看到了秦朝
散落一地的瓦当
太阳从
秦朝的脸上踩过
小人
就在一旁
活生生的
比过了所有的瓦当

02

秦砖是厚道的  但并没有打动
一个人
符  在门楣上
但  鬼  还是来了

03

在观景台上  我再度看
王的遗迹
狼烟消散后
那些茂林修竹下
一座被掩盖了的大陵  我说  那大陵  你要说有多真就有多真

04

用秦腔喊一声  一个个都深藏不露的
或躲在纪念祠堂里
为何不再有人耕耘了
那些封地  不能说只有葳蕤
才是真实的
就拿那些诸侯们  打个比方  没有哪一个做到了彻头彻尾

05

称颂它  从贝币到铜币
也就一个转身
实现了

06

再说到王  是有帝国的脾气
这有什么不好
大秦
是在这个世界上最早推广实名制的国家
这又有什么不好

07

时间  把
那些朝代  都剁碎了
你看
大地是多么的肥美
你再看
那种下的江山

08

道五尺  够驷马
那赶马的

都不是
我  最喜欢的产物
道不盈尺
反而  让我  会在一个朝代的路口  等你


再黑,就不是夜了

01

这道是人间  两个字
我琢磨了很久  其实哪有单纯的人间
都已鱼龙混杂了

02

把人间  比作空瓶子
我在想
死在瓶子里的
一只苍蝇
怎么一点也不悲壮  反而觉得
这只苍蝇
选择了当下还不怎么流行的安乐死

03

晒疼的人  往往不是被痛打的乞儿
而是杖
手握杖的人
也未必
心知肚明

04

无病呻吟的  不是多如牛毛
就那么几样
比如剪
骑在纸上

05

满屋子  都是光芒
没有一束是我邀请的  窗是供屋子透息的还是给我心理满足的
我揣摩过它两次
后来也就不去想了
反正屋子
都没有心地

06

再黑  就不是夜了
单纯的黑
不用一眼
就能看出

07

亲眼所见  一排鱼躺在锅里
锅底的火
还没有熄灭
怎么有的鱼
在歌唱

08

她去一处  他说
躲藏一段时间  用一个字封住路口
若无人问
更好

09

月色呢  弹琴者呢
我怎样才能够翻出汉时的月亮
打一壶酒

那个爬山涉水的人
归来


伎俩

看上去  险象环生
这就叫伎俩  有一年  踩空的一只岩羊
让我感受到
不仅是悲凉
那从天而降是雪
是不是也踩空了
雪的悲凉
只有云朵才能感受到

烧一把火
烧缺秋天的一个角
这不是要为了说明  再深刻的意义  都需要浅表的
一草一木
再烧一个角
就会烧去秋天的底单了
这样也好  那就搞不成秋后算帐了
夏天就可以一如既往

都应该高亢  唱出自己的所向
所向冬天
不仅是为呼应
雪的翩然
雪只是一个逗号  在四季
这样的文章里
何其渺小
一个逗号
我亦是


一把跟随我多年的剪刀

看到一把剪刀  就像旧友重逢
我有一把跟随我多年的剪刀  还不够稔熟就丢了
那年是甲辰年
我刚出生
就像与那把剪刀
有多年交情  剪刀是不是我的旧友  其实我也不清楚
有人说
之前  和好多女人都做过对露水夫妻
除了这个有点意外
拿起剪刀
到就不知道要剪掉什么了  是须根  还是  如果我不剪掉的话
肯定会
和别人攀比  趁那些人和剪刀还不稔熟之前
下狠手  别像秋蝉
磨磨唧唧
最后落荒  被丢在秋后
这样的节外生枝  干脆剪掉  最好不出什么意外


对一堵墙打了个招呼

和一堵墙  打个招呼
等于喊醒他  等于在一个旧的葫芦瓢里
盛满水
看看
是不是有一张熟悉的脸  我和要和瓢说  那些过去的就既往不咎了
留下  一个空荡荡的场景
还好些
水  就是个例子
但别说它  无心无肺
要说水只是个无心无肺  也不见得
水既不是主角
也不是配角
反正  我已经渴了一天了  我当然要对瓢说
在瓢还是瓜时  爬上墙头上  就
有人骂  太官僚了
净说些
刺鼻的话
那时  水流着泪
大气不吭  可能是不知道要从哪个路口溜走  假若  水的娘家人不在
我这才会对瓢说
那就依葫芦画瓢吧  或根据判断
对一堵墙
打个招呼  就等于喊醒了它


施虐

声音  从垂直方向
冲顶
我正在六楼
一个狭长型的房间里  发慌
很想
揣摩声音
是不是
发自内心的
又见阳光  从水平方向
刺入
又是不是被迫的
声音和阳光就那么不谋而合
貌似一对
但既不是孪生
又不是夫妻
那是什么


关注

关注我  你可以用语言  也可以用暴力
就像我在当年
用弹弓  关注好些鸟
我说的关注
指的是不轻易去触痛
关注  不可能让身体开出花来

夏天的退场  也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想埋汰它的人太多
不厌其烦的
蝉  是致我
赞成它退场的原因之一  还有
暴热过后

不单是想要裸着就裸着  那是多么不堪  尤其在
众目睽睽之下
我不可能
即便是被剥削
不管有在的人  并不怕晒
他只是为了炫耀

关注和炫耀不一样
是可以用语言  也可以用暴力
就像我  在当年
猛地踢一脚
一直不被我关注的那块石头  后来成为我膜拜的
主要对象 


向西,一座城

一座死城  并非没有留下窗口
偌大的城门
彷如枪伤  血水在肌肉底下  从预设的血管里
流向世人
未知的地方  天象并不可靠
比如在西边
高调的火烧云
七月都过去了  那只乌鸦并没有回来
回来的
却只有几只比我还贪婪的候鸟  我一辈子都在歌颂的城池
怎么就死了
死了
又怎么还能听到有人呱噪
是敢死队的
还是喜好腐食的叭儿狗们
天亮了
就知道了
冀望  死了的城池还能睁开眼  强打起精神
看一看
游弋而来的
筑梦人  乌鸦不回来
王  也不一定会寡居


存在

我在刨  有刨出一个故乡的可能性
我相信过以抽丝剥茧的方法  能回到汉唐  只是他们被深埋在
未知的某一处
且见不到
任何封土堆  要刨
就先要遗忘  时间是我们自设圈套
有了纪年
就有了一副枷锁
挣扎  作为生命的主题
我在刨  别以为故乡死了  也只是深埋
在我顾及不到的
某一处  汉唐也在某一处
心无旁骛地
自顾葳蕤着


他的办公室

六平方米  他的办公室
要装下他硕大的躯体  他那灵魂必然撂在门外
可风并不识北

谁还敢抵近
刚好  一个圈套的口径
如果不是初恋者

就像砖的从前  是泥的时候  众所周知
一次高烧
躯体就固化了

但自然人格的弱化  让我们担忧
六平方米
不单纯是躯体固化那么简单


背叛

都是背叛者  一个夏季
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它的老家  秋季闯入进来
那么多人
笑吟吟地  他们就不怕半夜敲门来的
那些多半是
走投无路之人

我  莫过不是
我本该和每个季节  都保持一定距离
然而  我拈过花  我摘过果
把我和我们混淆
那么充足的阳光  雨水
从不用怕

现在  不管背叛哪一个季节
都觉得恐慌  有如背叛时间
想要返老还童
这样的想法  还不止一次
因此  赞美哪个季节
我都难启齿

我还不算是走投无路的人
我想等喝完了酒再去  去敲门  我不想惊动整个季节
我也不想与这个夜真的合二为一
若与夜勾当  必然触怒
当下  哪一个季节
都不好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