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路也的诗|街市渐渐变得慈祥,地面明亮得映出我的青春

2021-10-22 08:38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路也 阅读

路也

路也(1969—),山东济南人。毕业于山东大学,著有诗集、长诗、中短篇小说集、长篇小说等10余部,获奖若干。曾为首都师大驻校诗人、美国KHN艺术中心入驻诗人。居济南。


▎向晚

你就要来了,我知道。
阳光已经西斜
鸟儿低低飞过蔷薇覆盖的矮墙
街市渐渐变得慈祥

我打扫屋子,擦去一寸厚的灰尘
那整整一春积下来的抑郁
让地面明亮得映出我的青春
家什们发出幸福的呢喃

我由于兴奋而不安
在四十平米的空间徘徊
足不出户地走了不下十华里
小心地向窗外瞅
一棵正在开花的泡桐向前探着身子
淡紫的风朝着大路方向吹

我知道你就要来了
那扇有暗锁的房门微微颤动
成了我的心扉

▎身体版图

我的身体地形复杂,幽深,起起伏伏
是一块小而丰腴的版图
总是等待着被占领、沦为殖民地
它的国界线是我的衣裳
首都是心脏
欲望终止于一条裂谷

我把它横陈、折叠、翻转、弯曲缠绕
它属水质,可随物赋形
潮润的皮肤如滩涂,带着熟了的芒果的芳香
汗水在脊背的礁石上开花
隐秘的国门打开来又合上
合上了又打开
在你的面前

根据相关条约
我的金矿煤矿油田,有色金属和天然气
统统交给你来开采
你还可以在这版图上修铁路建港口
盖上一座教堂

你对我的侵略就是和平
你对我的掠夺就是给予
你对我的破坏就是建设
疼痛就是快乐
粗暴就是温柔
雷电交加是为了五谷丰登

但大多数没有你的时候
这版图空着,荒着,国将不国
千万里旱情严重到
要引发灾害或爆发革命
其质地成了干麦秸,失了韧性和弹性
脆到要从中间“咔嚓”,一折两半

▎妇科B超报告单

上面写着——
子宫前何,宫体欠规则,9·1×5·4×4·7cm
后壁有一外突结节1·9×1·8cm,
内膜厚0·8cm
附件(左)2·7×1·6cm,(右)2·7×l·8cm
同声消澈均匀

当时我喝水,喝到肚子接近爆炸,两腿酸软
让小腹变薄、变透明,像我穿的乔其纱
这样便于仪器勘探到里面复杂的地形
医生们大约以为在看一只万花筒
一个女人最后的档案,是历史,也是地理

报告单上这些语调客观的叙述性语言
是对一个女人最关健部位的鉴定
像一份学生时代的操行评语
那些数字精确、驯良
暗示每个月都要交出一份聘礼

如果把这份报告转换成描写性语言
就要这样写:它的形状,
与其说跟一朵待放的玉兰相仿
不如说更接近一颗水雷
它有纯棉的外罩和绸缎的衬里
它心无城府,潜伏在身体最深处,
在一隅或者远郊
偏僻得几乎相当于身体的两域
它以黑暗的隧道、窄小的电梯跟外面和高处相连
它有着虚掩的房门,儿女成群的梦想以及一路衰老下去的勇气

如果换成抒情性语言呢,就该这样写了吧:
啊,这人类的摇篮
生长在一个失败的女人身上
虽有着肥沃的母性,但每次都到一个胚芽为止
啊,这爱情的教堂
它是N次恋爱的废虚,仿佛圆明园
这另一颗心脏,全身最孤独最空旷的器官
啊,它本是房屋一幢故园一座,却时常感到无家可归
它不相信地心引力,它有柔软潮润的直觉

有飞的记忆

▎女生宿舍

其实女生宿舍就相当于
古代小姐的闺房
如果念的是中文系
那就算是潇湘馆或蘅芜苑了

窗外晾晒的衣裙正值妙龄
被阳光哄骗又滋养
楼下槐树影里总有男生伫立
失魂落魄,个个象贾宝玉或张君瑞
挂风铃的窗口在虔城的目光里
被仰望成革命圣地的宝塔
这是通往爱情的最后一站,如同前哨阵地

象债务似的,书桌上堆积着待补的笔记
给好日子笼罩上阴影
课桌里塞着伙食费换来的口红
这是给美丽上交的那么一点点税
印染床单铺着大面积的鲜花
花丛里隐匿着蜜蜂般的机缘
床架上的长筒袜很慵懒
一件颜色愁苦的连衣裙月经不调
布娃娃比她的主人还出众
脸上的小雀斑古色古香
日记本暗暗地在枕头底下怀春
一枝红杏已伸出了硬壳的封皮
还有刚刚封口的信函,
郑重其事得犹如精心装修过的房间

象不爱江山爱美人一样
她们有时不爱身材爱巧克力
看书总要吃着五香瓜子,喀嘣喀嘣
其速度与准确度超过阅读
并随时准备象嗑瓜子一样
把她们自己的身体也嗑开来
方便面吃多了怎么有股肥皂味呢
它的保质期跟爱情一样,超不过半年
而最疯狂的恋爱,也无非等于
害一场偏头痛。副产品是一大批
诗与散文,属哼哼唧唧派

时光跟口香糖般耐嚼,不见消耗
总得发生点儿什么吧,总得
从青春这朵玫瑰中提炼出点什么来
在最关键的时刻
最好是病上一场,病成西施的模样
爱情跟革命的性质相仿
往往在身心链条最薄弱的环节取得胜利
在这里,每个人,都把自己当成
生活影片中的女主角
并把某男生的殷勤看成上帝发给自己的奥斯卡奖

▎心脏起博器

两根导线,带着古老敌意,兵分两路
沿血管的悬崖
潜进心房和心室
最后抵达的是身体教堂的尖顶

在左肩胛,用切芒果的方法切开皮肉
埋进一个魔咒
让它以颁布法令的口气
一刻不停地对不远处的心脏说:跳吧,跳吧,跳吧

缠了绷带的日子又安装机器
人不再仅仅是生物的人
我的母亲,需要每年被检修一次
我的母亲,需要每十年更换一次电池

机器穿插在骨骼之间
机器进入血肉
机器进入意识
机器进入个人史
机器进入母爱

一个理想国就这样建立
真理以铀的形式
存放于一个小方盒
通过驱动心脏来驱动了一个家族

起博器终会
驱动一个时代
以及地球的公转和自转
活着原本一场虚拟,如今更加盛大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