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曾蒙2021年作品 | 对称

2022-04-29 10:16 来源:封面新闻 作者:曾蒙 阅读

转自封面新闻

曾蒙

曾蒙,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出生。著有诗集《故国》《世界突然安静》《无尽藏》等五部,作品入选多种选本,部分作品在马来西亚、德国、法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发表。大型公益性网站《南方艺术》创始人。曾获当代国际汉语文学大奖、封面新闻·2018年十大诗人等奖项。现居四川。


同一个

南京,它有无数的枯枝落叶
无数的梧桐树无数伤心的路灯
和雨。
南京,再一次证明
雨和水是疯狂的
不是同一个家族,
也不会同时流向秦淮河,
不会同时流向同一个孩子。
它纠缠,它抚摸,它流离失所,
它被收藏,
不会被遗忘。
今天,我再一次审批了南京的历史
再一次无视无尽延绵的朋友。
它跨越六朝,
它转身的背影被迫合上了
同一个冷酷而又炙热的
古城墙。

2021.8.3


重庆

天上的月亮也调皮,
它照耀重庆的时候也照耀着长江。
那么多的山坡
那么多的约束。而荷叶
也有格外的码头。
当然,朝天门的房子
与两路口的没有多少区别。
那北碚的闪电
也会跟沙坪坝的相遇,并互相尊重。
我与一个重庆人打招呼,
与一个重庆人喝酒,
那就是在跟整个重庆打交道。
重庆的板凳
在树荫下也不一定凉快。
重庆的小面
也会舍得放下更多的佐料。
还有它的火锅
不一定都在燃烧。
青春、迷茫、热血的重庆
不会冒充老大。
它的额头
不会有皱纹,
它的半山腰
一定有星辰闪烁。

2021.8.5


得失

你有多个秋天的戏剧,
注定我不是你的角色。
那我们就进入秋天吧
进入吧台,进入社区里冰凉的音响,
喊不出名字的铁、钢丝网、泥巴
和灰尘。
把每一寸得失,
每一次不如意,
都记录下来。
就像希腊失控的山火,
天空被火光映红。
我的那些劣迹,可能会映照在墙上,
水泥会让它变得坚硬。
而秋天是柔软的,
每一种风里,都参杂着无畏的修炼
和冷漠。

2021.8.9


灯笼镇

即使是洗净了脑袋,也没有机会,
溜进去看看,
那冷板凳在镇上背起了一座真山
和狂风暴雨做对。
你说,那是灯笼镇的老虎
不想呼吸,
抛弃了母语:
雕像披着黄昏
像披着自己的肺腑*
你不知道的细节,
是多么的斑斓,又是多么的飘落
夹杂了其中的枝头、树下的狮子,
石子和泥沙。
那是你一个人的沙漠,
一个人的灯笼镇。

*引张枣《灯笼镇》句子

2021.8.11


晚宴

你忧郁的一面,
更像是垂直于水的凄厉、亲切
与浩瀚。
你无边的情怀同时注定了
树和根的关系。
那是血缘
也是溃败。我说过
午后,那些山就会变成石头
变成飞禽走兽,
挺严肃的,也挺公正的。
我目视了峡谷三分之二的地段,
其余的
我献给高山,和远离县城的
都市。我丢失了烧烤、
夜宵,地面的积水,
它返照出的光足够明亮。
就连路灯,都在无端猜想,
最耿直的脾气,
会雪洗耻辱,
把每天的晚宴洗窃一空,
投靠了不明组织。
他背后倒立的是
黎明前的虚幻与黑暗。

2021.8.13


丘陵

那么华丽的丘陵却有着平凡的人生,
这是我所不理解的。
正如山谷与山谷,
伤口与伤口,酒在月光里的距离。
我为何不像一位忍者,
让给了菊花和刀,
风声鹤唳,而草和树宁愿遮蔽自己。
当我迎上去,
我会抛弃所有好名声,
坐在一块石头上,
在峡谷中,默默专注于
流水上漂浮的石榴和芒果的
香气,让整个丘陵不再像一种形式
存在,而是抱住一年中最好的日子
坚决不放。

2021.8.16


大渡河

过道里一直闪烁的灯管
被雨水浸泡,有种说不出的恐怖。
阴森的脚步声
回荡在狭窄的空间,
使得换气也变得小心、谨慎。
我熟悉这里的味道,
就像我熟悉城市里的饮食摊、
火锅店。
那苏醒过来的不是夜晚
更不是清晨,
而是啤酒的心脏,
穿过了仇恨的心脏。
那起身离开的,也不是母亲,
更不是兄弟。
它有可能就是不死的大渡河,
在县城里拼命地咆哮,
不要命地奔跑。

2021.8.19


一切

你会真实的倾听,那来自深渊的
均匀呼吸。山谷底下
满坡的野草赶走了浪子、
黄牛和水滴石穿的山泉水,
如此清澈
将一粒颗粒作为种子
向外传播。
加大了深度,并布置了来年的
作业。
你无法明白是的
闪电将山顶照亮,白云预示了
新的暴雨,压倒一切
并报答了到来的一切。

2021.8.20


对称

如果你懂得了,就不在乎
死亡来的如此坦然。
它绝对是来自德国的大师,
手法高明,催人入睡。
那喀布尔,喜马拉雅,雪山抑或
沙漠,都有同等对称的关系。
我熟悉自来水滴落的声音,
也理解夜里飞翔的梦,
是如此的真实。他起身时
带动了旁边的一把椅子,
就这样倒地。我没觉得突兀
或者不礼貌。
有一种声响是横向的,
是钻心。不一定痛,也不一定苦,
每一种,都借助了另外的力
给予每一种自然之物
格外的祥和与澄明。

2021.8.23


下午茶

转折的走廊有一半属于秋后
空白的时段,速度在不慢不紧中
趋于静止。
门有一半属于开启,
另一半尚在商量。
尘埃尽落,
暮色升起了洁白的下午茶,
周遭的居民将房屋
收留在自己名下。
总有一种失落,
总有一种倦怠,
把石板路让位给了潺潺溪流。
一路向西,又向东,
起伏的、团结的、所有的梦境
逶迤成周末的亲人,
并将自己关进人间盛世,
等待着复仇雪恨。

2021.8.24


海报

我迷失的方向就是你希望的方向:
那里有西藏的形象,
也有白云和蓝天接近完美的曲线。
那里的偏见和荒凉
只有偏见和荒凉自己知道。
我长久迷失在荒郊野外,
长久执着于城市的灯红酒绿。
我比农民更质朴,
也比歌女更冷酷。
当所有的人都有了格外的爱好,
当巷子里翻出了更多的海报,
我只认得出
安静的路灯泛黄的光线。
默默地远去,
就像你,消失在众人的背影里,
最后完全消失不见。

2021.8.26


沉沦

超常的雨水,这般吓人,
它有自己的速度,自己对闪电
的仁爱,
自己对雷声的执着。
整个地面堪比海洋,
滴落下来的雨
直接变成了洪流,
冲向更低矮的斜坡。
这生命的水,神秘的水
总有一种声音在嘀咕
中有一种回声在荡漾。
这水中的少年,这水中的生
水中的死,
如此暴力,这人世间的
沉沦,简直不堪一击。

2021.8.27


奔跑

学区房前面不会被遮挡,
它后面无尽坦途,
左边右边也是。即使是树林
也阻挡不了孩子的奔跑,
与朗朗书声。
这一衣带水的风水宝地,
没有响彻骨子的声响,
没有隧道,那吹向河边的风
有自己起伏的曲线
和婉转的表达。
那趋于平和朴实的桥面
有颤抖的回报。
还有低低飞来的鸟群,
流淌的液体,
通明地穿越无数的星际,
最终拥抱了枕头和亲人。
门缝与门缝彼此遗忘,
楼群与楼群却相互关照。

2021.8.30


轻与重

我有你的长安街,你有我的朝天门,
在转角处,背风口
我见识了你的困难、步履维艰。
那从身后飘来的细雪,
也将笼罩住眼前。
哎,你的旗袍有了更多的图案,
蓝是底色,
白是你的倒影,
整个长江都显示出最美的波纹
随着风起伏,
随着光线荡漾。
每一种,都是蓝天白云投递的
信息,那么轻,又那么重,
既是重复又是衍生。
与你有关的身影都是善良的,
与你有关的骄傲都是惭愧的,
没有一种古典与你无关,
没有一种传统与你擦肩。
那盛开的花
不一定叫花朵,
那最后的奉节不一定是杜甫。

2021.8.31

原载2022.3.24《华西都市报》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