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曾蒙2022年短诗选 | 创作谈

2022-11-30 09:30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曾蒙 阅读

曾蒙

曾蒙,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出生。著有诗集《故国》《世界突然安静》《无尽藏》等五部,作品入选多种选本,部分作品在国外发表。大型公益性网站《南方艺术》创始人。现居四川(诗人宋晓达摄影)。


当夕阳有了离别的意思


重现

深夜我陪椅子一起看书。那看过的书
一一坐过我坐过的椅子。
子夜里的寂静是最好的陪伴,
整个房间似乎布置好了,
窗外不是很清晰,几盏灯在远处闪烁,
看不清路。房间的灯光柔弱
书页不时被微风轻轻卷起,
墙上有了些投影。想起小时候的煤油灯
也是这样忽闪忽闪的。
那时屋后的大山在春天能带来满坡的地瓜
红红的,甜甜的,
瓜藤缠绕在浅薄的地皮上。
冬天里,一眼望去,满眼苍凉。
上面的竹林,也一直各自生长。
寒夜里,我在峡谷的二十层楼
读书,阅读,与灯光为伴。
这样子,能让内心的惊雷平静下来,
这样子,仿佛能让那些我得罪的人
重新出现,重新出现在各自的啤酒瓶里
梦见大海,独自燃烧。

2022.3.9


板凳

我们推杯换盏的青春一直持续到深夜,
一直持续。
我临近了悬崖和深渊。

我看清了中年的峡谷,
不是一般的梯子就能直达书柜的
最上层。

我所理解的青春和激情
将是板凳的狂欢。
我一个个坐遍所有的板凳。

昏暗的路灯撒下微弱的光,
旁边的倒影稀疏地
晃动,风没有吹走的意思。

我们相互依偎,每一天都
是同一天。每一天都有翻江倒海的
情绪和波澜。

这是板凳的周边和邻国
这是板凳支持下的酒局。

请慢慢开进这热情与冷漠的边界,
慢慢融化出身体的每一朵
雪花和冰山来客。

2022.3.23


大度

水也有自己的温度,
它奔跑的样子朴实无华,
它静止的样子也朴实无华。
在大海,与鱼群成为伴侣,
在乡间小河,与潺潺水声
成为映衬。
当然,金沙江的水
与雅砻江的水,肯定是不一样的,
而且性格各异。
但是它们却能汇流成河,
相聚在一起,
从没有过不和谐。
水的颜色和气味混合了统计学
的物理性
也有统一的颤抖和节奏,
水无疑是有尊严的。
请尊敬每一滴水,水滴镇定的
模样,令人动容。
我感谢水滴的大度和从容,
我安静地享受每一种成就
和侮辱。

2022.8.8


视角

宽阔的河面没能挡住童年的视角,
那轻柔的波澜
往往能推动庞大的游轮,
绝不颠簸的水路
没有一滴水能为它生气。
州河以自己的力量从上游来到了下游,
我也经历了它的半个人生,
它的悲歌既壮烈也平静。
多年后,我走过的长江和嘉陵江
都在朝它呼唤,
一直呼唤。我想在它身边
睡上一晚,听听水声,
听听转角处浪花翻卷的轻微声响。
我经历了无数的态度
和生命哲学。
只有它能教会我沉静、沉积和
冒险的精神。
只有这种精神和性格,
才能立足更大的河面,
才能修筑更大的桥梁
承受住来自各个方面的击打
和卑微的存在,像一滴水
修饰不了自己,但能诘问
执拗的灵魂。

2022.8.12


轻伤

当夕阳有了离别的意思,
你还站在那段光辉岁月里,与州河
形成一个参照系。
你是星空下坚硬而又脆弱的
粼粼波光,
也是石头上清澈透明的苔藓。
月光里
你成为最让人头疼的
点点清辉,投递到墙上
变为轻伤和旧仇。
你为某种人物的付出,已成为
教材和经典。
叮咚的泉水和移动的群山
都被封固在丘陵的阵雨中,仿佛
人间被蒸发。
而山的移动也带动了
褐色鸟群,
它们显然将州河设置为另一种
镜面。
静默的时候到了,
请移步月色的栅栏,
让更青葱的水声,伴着河水入眠。

2022.8.22


创作谈


现在想来,诗歌是一种醒来的工作。写作就是不断地劳动,仿佛修筑自己的战略工事。从达县到重庆,再到攀枝花,写诗作为一种业余工作,陪伴我几十年了。

我喜欢故乡湿润的天气。特别是春天,草木复苏,万物争辉,田埂上的折耳根散发出浓浓的清香。夏天,可以在堰塘里游泳,田边的丝瓜苦瓜南瓜疯长。傍晚,躺在草地上,仰望夜空中的星星,闪烁不停,蓝天蓝得透明。

我的背后好像就是一张大书桌,可以用毛笔写下两个大字,名叫人生。

那时,在诺大的中国,还放不下我的那张书桌。

童年虽然时常饥寒交迫,吃不上肉,也吃不上白米饭。但在书的周围,我可以忘记身边的蚊虫叮咬,投入的太深。

我的人生之路从诗歌开始。

人生一晃就过去了一半。

二十四年了。我基本没有离开过攀枝花。虽然游离了不少地方,但我不会移居攀枝花了。

攀枝花属于亚热带,比较干燥,阳光充足,夏季气温到达40℃甚至更高,全年三四个月持续高温。这是你无法挣扎的现实。这样的城市,让人脾气暴躁,无法修身养性。

攀枝花更是一座山城,两条江从城里穿越而去。一是金沙江,另一条叫雅砻江。两江交汇处,几座铁桥威严耸立,仿佛边防战士。

这里可以说完全不生产诗意。这里是矿石、废铁、高耸的烟囱、各地方言、各种民族的荟萃之地。这也造就了攀枝花包容的性格和民俗。

另一方面,攀枝花以芒果、石榴、盐边米线、盐边菜闻名于世,也以出卖阳光为己任。

因此,我赖以为生的这片尖锐的土地,教会了我尖锐的性格;同时又以水果和江水滋润我狂躁的性格和脾气,得到某种修正。在诗歌里,我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起伏的群山、峡谷的低洼、转角的斜坡,与我自己的心灵彼此呼应。

我见证了一个青年到中年的过程,写作,作为主要的过程,我由衷地表示感谢。

2022.7.22

原载《草堂》2022年第10期


往事


汹涌

将就着靠近,州河拥有夕阳下笼罩的秘方,
我们在鹅卵石上欢快地摔打童年
和夏天的炙烤。
下去,下水去,游泳有着至高的命令。
一望无垠的河面再宽也能够游过去。
水,格外的柔软,
当然,也格外的汹涌。

故乡的各项指标,仿佛网兜一样勒进
手指,宛若炊烟、乡间小路、菠菜
或者苦瓜。冬天的冷,红肿的双手,
操场上的课间操,宽宽窄窄的厕所的异味
一直延伸,延伸出村庄
泥泞的上坡路。
泥泞里的漩涡,绵绸般湿润,揉搓着脚掌。

那漫山的庄稼和蔬菜,
运输来了细雪,也包容了酷暑。
一条河,隔开了轮回,和彼此,
既让我认识了乌云,也认识了一个
晃着头走路的吴姓老人。
他摇头晃脑的习惯从文革一直坚持到
我离开学校,坚持到死。

2022.3.2


墙壁

春风退回到了河堤。对岸十万大军
压境。虚张声势。
只有一位少女,迎着亮光奔跑,
她的身影与浑浊的泥土融入一体,
垫高了河流两岸肃穆的田埂。

我也在整理自己的身体,
将燃烧的热情交付给天边的闪电,
那是我胸中喷薄而出的闪电。
我要把所有的亲友从虚构的房子里赶出,
去迎接对岸的敌人。

虚情假意的风筝使劲地闪烁,停顿,
不理睬风的去向。
那无聊的人生立即接受了投降。
只有你
在费劲地辨认导航里的位置,
它会给你怎样的通道。怎样的墙壁。

2022.3.4


往事

我不能长久地眺望窗外的蓝天白云,
不是我闲得慌,
也不是我有很多时间,
主要是我的视力有限,
就像很多话无法用语言去表达。

我局限的地方就是你起身的地方。
那些年,校园里槐树开满了花,
鸟儿自在地飞过操场和后山。
你跑步的样子,走路的样子,
非常美。就像鸟语花香春天的校园。

那些梯子,还记得你。
那些通往过去和未来的路,
还记得你。蒲家镇那些配置
从没有间断,一样简单
和重复。而你将在新与旧中间任意轮换。

如同深夜我一个人回家,
摁亮孤独的台灯。如同一个人的酒
永远都喝不完。这些旧事琐事
让我们隔离了青春,
隔离了人世间最为朴素的窗台。

2022.3.16


西厢记或曰莺莺传
——献给崔莺莺与元稹

我允许你的城池被落叶覆盖
住每一个路口,
允许你们抱头取暖,
相互鼓励。
我攻城拔寨洗劫千里烟波
万里瓦砾
只是为了你山寨中
三亩桃花。
为了它盛开
你欢迎晨曦也亲吻晚霞。
这些苦和累,我都理解
并表示惭愧。
我坐过你所有的
板凳,我得到的温暖
也抵不过你在火塘前一个淡淡的
笑不露齿的低头微笑。
那样的火塘那样的荒郊野岭
我们彼此从没有扯上关系的命运,
此时,就像星星与月亮
互相映衬,就像窗外的寒风
彼此推搡又彼此拥抱。
山外,依稀有一些星光从
云朵里钻了出来。
此时,空山月静,树影婆娑,
三两声鸟鸣从几公里传来
仿佛神庙里不朽的乐音。

2022.3.21


苍山

苍山的美不是我能言及的,
正如洱海的自卑。
坐在双廊的清风明月里,
如同坐在祠堂祖宗的牌位中。

当然,苍山也有自己的自卑
和雄伟。风所到之处
遍地松涛定能送给你寂寞
与无端的平静。

洱海的宽度也是一种宽容。
我带着一身的俗气从四川
翻山越岭而来,
它却谅解了我夜晚的暴躁与轻微鼻息。

我也见过其他高山和峡谷,
其他河流和母亲。但是要我在书房里
安身立命的恰恰是那两声苍山的雷声,
两道来自洱海的闪电。我如临大敌。

2022.3.24


移动

我坐过的地方,也会被移动过来的
树荫遮挡。桌上的茶杯
被风吹凉,杯沿依然冒着气
表示天气还寒冷。
另外一桌完全暴露在阳光下,
整个遮阳伞立在空中,形同虚设。

下午的时光也被移动了过来。
传言那是最温暖的寒冬。
池子里的水从没有溢出,边上的草
也枯萎了,从邻桌照射过来的阳光
一样盖住了桌子上的纸牌
和过于孤立的茶水。

从我这边的视角看过去,
每一缕阳光的移动都没有造成
视线的迷茫。我能坐在阳光里
也能被树荫、背后的楼房
遮蔽。我也可以移动一下椅子
再次把自己充分暴露在冬日的阳光里。

每当移动的光线从眼前安全撤离,
我接受每一种认定,接受下午的完整距离。

2022.3.30

原载《华西都市报》2022年11月10日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