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怀念诗人王子俊:我写出了和解的方法(第二辑)

2022-10-12 08:46 来源:南方艺术 阅读

编者按:王子俊,1967年出生。当过钢铁工人,坐过机关。1988年开始发表作品,十年后因生活奔波而暂停写作,2017年回归诗歌。获第八届扬子江诗学奖。诗歌小说见于《人民文学》《扬子江诗刊》《星星》《诗潮》《草堂》《诗刊》《诗探索》《四川文学》《安徽文学》《江南诗》《延河》等。

2022年10月2日,刚刚过完56岁生日的诗人王子俊因淋巴癌医治无效去世。

现编辑一组诗歌,用以怀念诗人的生和死。

愿诗人王子俊安息。

王子俊

我写出了和解的方法,沿河二三十里,
有一小片湿地,
几只站立的白鹤,彼此正吞食一条活鲫鱼。
它们仰起细脖,
抖动,卡出的鲠,意义重大。

一些世事艰难,它终需有人来吞下,
一些人和事,写出来也是一种态度。

——王子俊《突然安宁》


一个诗人走了
——悼王子俊

健鹰

一个诗人走了
一群诗人都在哀伤
仿佛树上,一群白鹤
都朝天悲鸣

高出云外的身影
低垂下来,有了
湿意 和沉重感
一场阵雨,撒落水田
瞬间乱了,空山景

只有在雨中
水与水,才会集体相遇
只有水与水相遇了
彼此却打捞不起
彼此内心的疼痛

那些有仙气的东西
用清水,就可以养活
就像芦花,长在溪边
就像蝉,饮露而生
羽化的东西,都轻如鸿毛
上帝带走一位诗人
会轻松得吹灯一样

一个诗人走了
一扇窗,会永远关闭
那些扑火的文字
掉在地上,只是飞蛾尸体
这世界有些东西,如同
老家门前的小路
无用得月光一样

2022.10.3


悼王子俊诗人

蒋元顺
 
树长高了,
枝繁叶茂,怎么突然
惊雷折断乔木……
 
春满园,遭遇寒潮
人生壮年生命的花,
花瓣落满一地,
割痛,心
 
生命河还很长,
波澜壮阔,一路走来
经历了地震,
还是地质地壳运动?
一条河流不见了,
坠入深渊,
没有清澈见底的河水
 
我默默读他的诗歌……
诗人,你伴仙鹤而行,
一路走好,
到了天堂,
你继续写诗……


好人和坏人
——兼悼王子俊

龙郁

今天,手机刷屏
这世上——
从此,少了一个坏人
少了一个好人
其实,总共也就少了一个人
——王子俊

好人和坏人
都是诗人
是王子俊自创的一个品牌平台
专门用来诱捕诗人
让好人和坏人都削尖脑壳
想钻进对方的群
结果,却把自己给套了进去
淋巴癌要了他的性命……

2022-10-3


花开花落,常人无力

吉果-瑟萝

一次偶遇,入心入骨
那天,大作家大诗人们
向你投去倾慕的目光
你那朴实无华的《山中隐》
还在耳边清脆回响

怎么就听说您
追随秋叶飘落而去了呢
是秋雨,一场场伤透心
还是天堂,一次次招引魂魄

花开花落,常人无力
再次凝神打坐在您的佳作里
目送您远去的默默身影
祈祷天堂没有人间病痛

2022-10-02


秋日,别子俊兄

马嘶

诗人在秋日离去。昨夜诗中消化
的疼痛,今晨再次袭来
大地的导流管被硬生生拔掉,强忍的活着
之声,也是哀悼之声

生命的真理大师,在肉身中极尽谎言
面对新的一天,我不得不接受新的昏暗


没写完的诗 在天上接着写
———悼子俊

蒋雪峰

没写完的诗
你在天上接着写
没喝完的酒
你在天上接着喝
没打完的游戏
你在天上接着打
兄弟  有很多文朋诗友
会在天上给你接风
不喜欢的一个也没有
不在地狱 就在人间
你偶尔也会抽着烟
在云中漫步
朝下看一眼
白马林场 攀枝花 大峡谷
看一眼
和你纠缠了五十五年
的人世间
和你走的时候相比
兄弟  是变得更好
还是变得更坏

2022.10.10


你说,我听
——悼王子俊兄

涂勇

之前你已说了不少
关于金沙江,关于白马林场
菊花中那个隐者……
但我知道,你还没说完
诗歌只是一种道具
你还想道出许多“志”
夜色中的矮脚马
早已跑出我们视野
可你手中依然还亮着马灯
来不及为你加油
已是倾盆大雨。关于痛
关于脱掉肉身后骨头的苦
不值得一说再说
我们只看风吹落一朵花
雨中又走来一个人
嗯。你说,我听

2022.10.2


写给攀枝花诗人王子俊

金强

感叹人生无常,心内就乱了
分寸,感叹一个好诗人才刚出院
却畺耗传来

我知道此刻的神情十分沮丧
虽然网上交流
只在屏上,为数不多的朋友圈里互赞,圈内只能见到9月11日
真的无法再续了

昨天才读过的成了遗作
读着读着,唏嘘不已

天空的朵云啊,请慢些
我该诵声佛号相送
定格在秋天,想必你功德圆满
了无牵挂

2022.10.2


死亡是一门学科
——子俊死于2022年10月2日

曾蒙

我从不练习死亡,从不。
我鄙视死亡。万分鄙视。

但是,你却真正死了。
死亡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我熟悉你的烟。
我邀请你一起吃一杯。

但是,你却走了。
留下你含羞而又空洞的笑容。

你温暖了别人。
温暖了更底层的诗人。

但是我却做不到。
不是因为我太骄傲。

而是我不怕死亡。
我与死亡共舞。

就像我不怕任何敌人。
兄弟。

走好。死亡是一门学科。
死亡是我们共同的课题。

2022.10.8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