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朱增光:愿这一生诗心不改

2017-10-17 16:4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编者按:本文是青年诗人朱增光诗集《时间的褶皱》的自序,经作者授权转载。

朱增光:愿这一生诗心不改

朱增光,诗人、深圳大学知名校友。著有诗集《时间的褶皱》。生于1989年,河南漯河人。管理学学士、传播学硕士。先后担任《深大通讯》执行主编、熊猫书院内容总监等职。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香港卫视、深圳电视台、深圳电台等媒体访谈嘉宾。曾创办流风诗社、荔鸣读书会,创刊独立杂志《鸣》,发起深圳民间文学艺术联盟、诗歌之声新年诗会,受邀参加珠江国际诗歌节。

诗歌是灵魂的低语。一直以来,我都把诗歌当作自己与自己的对话。这是一门私人的艺术,写的都是我的私人经验。或好或坏,在我个人的精神世界里,也算是自成宇宙。某种程度上,诗人就像是喜阴的植物、暗夜的精灵,害羞,隐秘且边缘。

诗人是这个世界的加密者。出版诗集意味着将一个人的内心秘语公之于众,这让我既惶恐又欣喜。再加之《时间的褶皱》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本书,诸多文字的细节我都想反复打磨。如此种种,原定于去年出版的诗集,拖延至今,实属抱歉。

每一个写诗的人都有一个出诗集的梦。我是如此的幸运,在大学未毕业时就获得了出版的机会。对于诗人来说,诗集大概是对抗时间的最好武器。因为诗人终会老去,而诗集会留存下来,它记录这个时代,也见证我们的生活。

我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诗。或许,诗是旅行。如果说旅游只是身体的征程,那么,读诗和写诗则是灵魂的远行。借着想象的翅膀,诗无远弗届,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你永远不知道终点在哪里,仿佛漫无目的地流浪,永远在路上。你不能在确定的时间和地点约会诗意,诗意只能邂逅,只能不期而遇。

一个诗人若是一座城,诗集就是城中的秘密花园。《时间的褶皱》这本诗集有四个章节,分别是纸上的玫瑰、词语的森林、行走的韵脚、夜晚的河流,共选录了我从2008年到2016年所写的158首诗歌。

今天,我就把秘密花园的大门打开。这是一场关于灵魂和心跳的展览,有海涛天风,有草木含情,有人间烟火,有诗酒猖狂。欢迎你们循着字里行间的小路,在群星或鲜花的引领下,前来参观。

有人说,没有诗歌的大学是枯燥的。这八年写诗的日子,其中前七年正是我的大学时代。2008年我从河南老家南下,来到美丽的深圳大学,先后攻读了学士和硕士学位。

在深大雕刻时光时,我创办了流风诗社、荔鸣读书会,创刊了独立杂志《鸣》,并组织策划了几十场人文活动。之所以做这些事情,是个人兴趣使然,也是出于一种责任感。在大学精神没落的今天,总要有人去坚守一片精神的阵地。

虽说诗歌的门廊前没有人头攒动,但永远有少数派在坚持。庆幸的是,我所创办的这些人文社团,如今依然在校园内外发挥着影响,这让我倍感欣慰。就在去年的毕业典礼上,李清泉校长引用我的诗句《蝴蝶飞走了》送别万千校友,其中也包括我自己。

如今,我这位风云的蝴蝶先生,也终于冲出荔园,从校园诗人转变为更多角色。七年与荔园的相濡以沫,注定一生与深大情缘未了。许多校园诗人走向社会后都不再写诗,这令人遗憾,但愿我能成为一个例外,这一生都诗心不改。

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大约人人都能背出几首唐诗宋词来,因为我们在幼儿时代就开始接触这些。我与现代诗的结缘,是在我的小学时代。由于我爷爷是教育工作者,家里有一些藏书供我闲读。有一天我翻到一本现代诗集,具体作者已经不记得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现代诗,一页页白纸上印着那么几行字,让我甚是惊奇。

后来到了中学,我开始尝试着自行创作。那时候喜欢用排比和语气词,颇有一种朗诵体的感觉。无论是外表还是思想,我都是一个比较早熟的孩子。当时写一些所谓的情诗给漂亮女生,还挺有效。现在想来,还真是可笑又可爱。

孩子们天生是诗人,而诗人的魔力,就在于童心未泯。一个人能在孩童时期感受诗歌之美,无疑是幸运且重要的。

我真正的诗歌训练,是在大学时期。这个阶段,我拥有大量的闲暇时间去直面自己的灵魂,有更多的诗集可以阅读。当然,也有更多的怀疑、困惑和痛苦,这些因为精神觉醒带来的挣扎,正好成了诗歌必须的养料。

初入大学时,由于环境的切换,作为一个异乡人,一个他者,对城市里的钢筋森林,无所适从;对社会里的各种乱象,失望透顶;对理想的没落,义愤填膺。那时候的诗歌基调是声讨和控诉,像一个孤独的战士,在商业大潮的包围下,孤立无援。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有了更多的人生体认。个性变得更温和宽容,谦卑深沉。灵魂上的富足,让我拥有了一种温柔的力量。后来的诗歌,无论是星空云朵,还是蝴蝶玫瑰,在我的笔下都多了一份浪漫和唯美。

喝酒时,我说:“让葡萄酒在杯中开出玫瑰”;失眠时,我说:“失眠是一场流亡”;偶遇时,我说:“我们的相遇/是一朵云遇到了另一朵“,下雨时,我说:“云在恋爱/下雨是为了保持身材“;恋爱时,我说:“什么是闪电/我牵你的手“;生病时,我说:“扁桃体是一座潜伏的火山”……当你翻开这本诗集,会发现许多这样或三行或两行的诗句,它们就像是一张张速写画,快速捕捉日常生活中的细节之美。

在所有的文学体裁当中,诗歌算是比较安静的一种。很多时候诗歌只是玫瑰,美丽而哀伤。但某些时刻,诗歌也可以是子弹,是革命本身。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浪潮中,诗歌就曾扮演重要的角色。现如今,我们处在一个不再风起云涌的平庸年代。理想主义没落,消费主义盛行,我们是否还需要诗歌?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命题。

与面包相比,诗歌或者文学,并不是生活必需品,对许多人来说,可有可无。但是,当一个人只知道追求面包,有一天他(她)就会发现自己的灵魂,像荒原一样贫瘠无物。人生路途漫漫,物质谋生当然重要,但如果不能在物质谋生的同时,也注重精神谋生,那么物质上的富足,只不过是另一种贫困。

一个诗人在经济上或许穷困潦倒,但在精神上一定十分富足。因为他(她)有一颗丰饶的诗心。一个有诗心的人,会为落叶悲伤,为流星垂泪,能追着蝴蝶奔跑,能在夜深人静时对孤独甘之如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喜欢讲诗与远方。而我始终相信,诗意就在我们身边。远方虽然充满未知的诱惑,但终究也只不过是一种自我安慰。如果一个人在身边的日常中都不能发现诗意和美,那远方的美和诗意就更无从谈起。

这个世界有趣与否,深刻与否,取决于我们自己。当我们深刻,世界也就深刻。一个无趣的人,是断不会发现这个世界的有趣之处的。

就我个人而言,从文学和诗歌中获益良多,相信靠近诗歌的人,都有同感。诗歌给我眼睛,让我看到人们视而不见的事物;诗歌给我武器,让我对抗这个并不美好的世界;诗歌还给我解药,帮助我达成与自身痛苦的和解。

有诗相伴的日子是幸福的。以前曾有许多伟大诗人的作品陪伴过我,现在我这个小诗人的诗集竟也可以陪伴别人了,想起来真令人激动。我不敢奢望读者们能喜欢我的每一首诗,倘若有三五小句能够打动大家,我就十分满足了。

这本诗集的出版,虽然是在我大学毕业一年之后,我仍然把它当成是对我大学时光的献礼。为此,我要感谢我的母校深圳大学,感谢长江文艺出版社和飞地书局编辑们的辛苦付出,感谢我的父母、亲人以及朋友们的关爱和支持,谢谢你们。

挥别过去的旧时光,未来的路还很漫长。在星辰大海的征途上,愿我这一生诗心不改,愿更多人与诗意相逢。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