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阿依古丽 |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缱绻诗心

2021-10-26 09:09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阿依古丽 阅读

你是谁?你要成为谁?

这样的追问对我们这些每日只念柴米油盐的凡夫俗子,是一个根本不用考虑的问题,可对300年前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却是个必须日日面对的问题。300年前,西藏尚属政教合一的奴隶专制体制,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原本应该是西藏政教合一的最高统治者,可他恰恰不是那个最幸运的人。仓央嘉措作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自现身的那一日起,一个让人唏嘘心痛的悲剧命运就已开始。

300年前,15岁的青年仓央嘉措成为藏区信众顶礼膜拜的太阳——六世达赖。但在精于权益的藏王桑结嘉措与骁勇善战的蒙古可汗拉藏汗势力的明争暗斗和无端挟制下,一无政权,二无兵权的苍央嘉措,这个身单力薄轻易就被权贵撼动的六世达赖,眼看唯利是图的政治势力之间的权力之争愈演愈烈,时局日益动荡,有治藏理政的满腹经纶,却被两派排挤在政权之外,经书黄卷之余,巨大的政治压力之下,勇士空怀一腔凌云壮志,还能干啥?诗歌就成了他寄托情怀,追求美好生活的法门。

于是,仓央嘉措四句体诗歌诞生了。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以诗歌之剑,仓央嘉措摆出反叛的姿态,向当局者表达着他的反抗。看看身边的人和事,啊,佛法也不是万能的啊。人间大法在圣湖一样澄明的湖心,自有它原本的轮廓和边界。那个边界在哪里?

在长久的佛法学习参悟中,仓央嘉措对佛产生疑问,仓央嘉措自问:

“如果穿上黄袈裟,就成了佛了,湖上的野黄鸭,也能普度众生了。(——《如果穿上黄袈裟》)”

这只“黄鸭”多么富有生活情趣,意象生动有力,几分幽默,几分冷嘲,瞬间让我们从诗中的澄明之境中回到自己的内心。“黄鸭”自然是不会普度众生的,“黄鸭”只渡自己。这只只渡自己的”黄鸭”,就是万千膜拜自己的僧众和俗人世界的生活啊!其实自己想要的正是这样的生活。佛教领袖和凡人,原本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太阳和俯首大地的青草一样的关系,有万千距离,高尚与卑微何以平起同坐?但仓央嘉措却执意要说:

“不要说持明仓央嘉措,去找情人去啦!其实他想要的,和凡人没有两样。(——《不要说持明仓央嘉措》)”

和凡人没有两样的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只有生活着,才能真正明了。

尔虞我诈的政治生活令仓央嘉措十分厌倦,黄教教规中活佛终身不得婚娶的戒规也让仓央嘉措无法接受。在札什伦布寺的受戒仪式上,当着众高僧、康熙皇帝派遣在西藏的特使和五世班禅的面,时年20岁的仓央嘉措以六世达赖的尊贵之身跪求五世班禅:“我要还俗!”仓央嘉措在五世班禅面前以刀、绳相挟,没自由,毋宁死,拒绝受戒。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反叛之举,令所有在场的高僧达官无言以对,无计可施。

数日后,仓央嘉措回到布达拉宫。

远远望去的布达拉宫

远远望去的布达拉宫

从此,仓央嘉措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想要和凡人没有两样的生活。藏王桑结嘉措疑惑地质问:“你要的自由是可以当饭吃?还是可以当衣穿?”仓央嘉措对这样的质问不屑一顾,在诗中写道:

“对于无常和死,若不常常观想,纵有盖世聪明,也和傻子一样。(——《对于无常和死》)”

“背后的凶恶妖龙,没有什么可怕,前边的香甜苹果,一定要摘到它。(——《背后的凶恶妖龙》)”

“无论虎狗狍狗,养熟了它就不咬。家里的花斑母虎,熟了却更凶暴。(——《无论虎狗狍狗》)”

将人世无形大象有形化。仓央嘉措把对无常和死的观想诉诸笔端,也吟唱对美好爱情和自由生活的向往,他的内心明澈得就像一览无余的湛蓝天空一样。他知行合一,一手执笔吟诗修法,一脚跨进拉萨城最深处的生活。

“白天住在布达拉宫 ,叫持明仓央嘉措。夜晚流浪在拉萨街头,叫浪子当桑汪波。(——《住在布达拉宫》)”

每当夜幕降临,仓央嘉措就戴上假发,假扮成藏族青年,在八廓街的转经路上游荡,或在女店家的酒肆中酩酊大醉;有时也戴上戒指,假扮成贵族青年,与贵族女子搭讪逗趣,吟诗论道,天南地北,通宵达旦,天亮前再悄无声息回到布达拉宫。喜欢聪明智慧的女子,可这样的女子在300年前的拉萨城寥若星辰,可遇不可求。遇到心仪的女子,良宵短暂,倏忽即逝,让仓央嘉措总是心存遗憾。仓央嘉措写道:

“桑耶的白色雄鸡,请不要过早啼叫,我和相好的情人,心里话还没有谈了。(——《桑耶的白色雄鸡》)”

“我心里洁白的哈达,那样的纯朴无瑕。你心里可有图案,一切任由你来画。(——《我心里的洁白哈达》)”

“写出的小小黑字,水一冲就没了,刻在心上的图画,想擦也擦不掉。(——《写出的小小黑字》)”

“接受了她的爱,我却牺牲了佛缘,若毅然入山修行,又违背了她的心愿。(——《接受了她的爱》)”

“芨芨草上的白霜,还有那寒风的使者,就是它们两个,拆散了蜂儿和花朵。(——《芨芨草上的白霜》)”

如果以上朴实无华生动优美的诗行,仍然不能弹响你的心弦,那只能说你心中的那根诗弦真得生锈了,需要你用心去擦亮。至今,在拉萨城八廓街的东南角上,有一家以仓央嘉措的情人玛吉阿米命名的餐馆,食客络绎不绝,人流熙熙攘攘,正是因了仓央嘉措思念情人玛吉阿米而写的一首诗《在那高高的东山顶上》,仓央嘉措与玛吉阿米的传说也在拉萨城家喻户晓,流传至今。

“在那高高的东山顶上,升起皎洁月亮,玛吉阿米的脸庞,浮现在我心上。(——《在那高高的东山顶上》)”

海内外仓央嘉措的热爱者们无不争相来到拉萨市的玛吉阿米用餐逗留,在这里感受仓央嘉措诗中的意境,领会诗中真意。笔者到拉萨的第一天,就急不可耐地在八廓街上貌似女浪子一样的闲逛,无意中抬头,一眼看到玛吉阿米,像是仓央嘉措冥冥之中的邀约,让笔者难抑激动,热泪盈眶,满眼含泪地看着两位藏族青年两手相扣信誓旦旦,说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入店,看到那些古董似的銅盆、铜壶放在楼梯拐角的灶台上,有恍若隔世的感觉。一楼客满,到二楼恰好东边的窗口有一个坐位,还不到吃饭时间,就要了一个南瓜人参粥,细细品。抬眼看到店家的收银台中有一幅玛吉阿米的木刻画像,涂了油彩,一个俊俏的藏族姑娘栩栩如生,画像下用藏文雕刻的文字,一问才知,正是这首仓央嘉措思念情人玛吉阿米的诗《在高高的东山顶上》,店家将这幅木刻肖像画珍藏在店中,也算是对诗人仓央嘉措永生的纪念吧。据店家说,仓央嘉措时代距今年代久远,诗歌之所以得以流传,全是仰赖刻在木板上,流入民间,听后感慨万千。背过身,走近东边的窗户俯瞰,有一条八廓街上的转经道,人如潮涌,多是前来祈福朝拜的信众。再向远方遥望,确有鳞次栉比巍峨错落的峻峭山峰屹立在蓝天白云之下,山峰顶上白雪皑皑,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真得很像俊俏姑娘的脸庞,也许这正是仓央嘉措在布达拉宫遥望拉萨城时看到的那高高东山顶上玛吉阿米的脸庞吧。

那么遥远的时空,却如满溢的狂涛撞在心上一样,是不是仓央嘉措的缘故?在玛吉阿米,我心痛着,生命中柔软的部分也被深深触动,一位300年前的诗人,25岁的青年,短暂的生命流星一样,瞬间耀目的灿烂,仿佛是从窗中直射进来的阳光,回到此时此刻,仓央嘉措回到此时此刻,面对面与我坐着,让我悲欣交集。

也许此时此刻仓央嘉措才如诗中那只“黄鸭”一样渡过自己,来到此岸。我恰在岸边,随其进入他诗给出的苍茫时空和藏区广袤的大地上。仓央嘉措是一个多么让人倾心感动的赤子,诗人的桂冠当他莫属。他短暂的生命中书写了72首诗歌,有爱情欢歌,有对自由生活的向往,也有对邪恶的鞭挞,真情、真性、真话,让人永世难忘,也是仓央嘉措诗歌鲜明的精神符号。

“我去上师那里,恳求指点明路,心儿不由自主,跑到情人去处。(——《我去上师那里》)”

“观想上师的面孔,很难出现在心上。不想的情人容颜,心头却明明亮亮。(——《观想上市的面孔》)”

“想她想得放不下,如果这样修法,今生此世,定会成个佛啦。(——《想她想得放不下》)”

“河水缓缓地流,是叫那鱼儿放松。鱼儿的心放下了,才能在欢喜里悠哉。(——《河水缓缓地流》)

拉萨八廓街上的玛吉阿米餐馆

拉萨八廓街上的玛吉阿米餐馆

仓央嘉措的诗歌以藏族特有的民间语言形式,诗思明澈,语言朴实简洁,意境优美,并大量使用比拟、双关、象征、排比等手法,诗中形象突出,喻理其中,极富张力,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像一座精神的宝库,这些诗早在仓央嘉措身前即已在拉萨街头悄然流传。仓央嘉措用诗歌的方式以身试法,也告诉世世代代的人们:

你是谁?你要成为谁?

仓央嘉措的诗歌,也给蒙古可汗拉藏汗留下了攻击政敌藏王桑结嘉措的把柄。阴谋布下天罗地网,可仓央嘉措却坚信:太阳日日灿烂,终会审判阴谋。他用一颗真挚的诗心垒砌着心中的江山,并写道:

“中央的须弥山王呵,请你坚定地耸立着!日月围绕着你转,方向就不会迷失。(——《中央的须弥山王呵》)”

“在那阴曹地府,阎王有面业镜,人间是非不清,镜中善恶分明。(——《在那阴曹地府》)”

“人们说我的话,我心中承认是对的,我少年琐碎的脚步,曾到女店东家里去过。(——《人们说我的话》)”

“夜里去会情人,黎明天降大雪。还有什么秘密,雪地足印明白。(—《夜里去会情人》)”

正是这首诗中所写的雪地上的足印,暴露了仓央嘉措夜晚出宫到拉萨城中吟风弄月的秘密,导致藏王桑结嘉措秘密派人跟踪仓央嘉措,将仓央嘉措平日里最信赖的一位随从和几名侍卫杀害,从此,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和藏王桑结嘉措的矛盾公开化。仓央嘉措经过几个月的秘密审理调查,又将杀人凶手缉拿归案,凶手正是藏王桑结嘉措的人,仓央嘉措将凶手上呈给拉藏汗。桑结嘉措要求拉藏汗放人,拉藏汗拒不放人,并将所有凶手杀害,西藏政局霎时风云突变,仓央嘉措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写道:

“不要像牵着骏马似的,紧拉着对我的情分。要像对那羔羊儿,任它自由放养。(——《不要像牵着骏马似的》”)

餐厅中的玛吉阿米版画

餐厅中的玛吉阿米版画

诗中的仓央嘉措在如此紧迫的危局中,手中紧握着的反叛大旗依旧是对自由生活的渴望。爱情与自由,是悬挂在仓央嘉措心上的福幡。但政治从来都是只讲利益而无情谊。当拉藏汗将藏王桑结嘉措置于死地后,就向康熙皇帝呈报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种种“大逆不道”的罪证,诗人、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也成了政治势力争权夺利的牺牲品,在布达拉宫继位10年后,仓央嘉措神秘消失在青海湖边,甚至,在保存至今康熙时期的大清国正史中,也将这位康熙钦定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10年政教生涯抹得一干二净,更无关于仓央嘉措诗学成就的记录。到了乾隆即位后,仓央嘉措的六世达赖身份才被重新确认。到近代,仓央嘉措的诗学成就被人们发现挖掘,也就有了以上我们读到的笔者认为最权威的于道泉先生的译本,这是于道泉先生精彩的翻译。当然还有曾缄和庄晶等的译本,近年还有美、英、德、法等10多种语言的译本,仓央嘉措的诗歌已在世界各地流传。

仓央嘉措以诗歌的方式得以永生,也用诗歌和短暂的生命告诉世人:

你是谁?你要成为谁?

正如西藏的一位高僧所说:“六世达赖以世间法让世人看到了出世法中广大的精神世界,他的诗歌和歌曲净化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他用最真诚的慈悲,让俗人感受到了佛法并不是高不可及,他的特立独行让我们领受到了真正的教义。”

是啊,仓央嘉措正是那位将酥油灯点亮在我们心上的人。

你是谁?你要成为谁?

我们不禁再次问一问自己,这样的追问终会让我们在仓央嘉措诗歌的雨露甘霖中栉风沐雨,乃至终身受益。

2016-10-31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