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赵晓梦诗歌美学讨论(2)

2017-10-26 08:4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陈亚平 阅读

  三、“现实世界”与“生活世界”的诗性扩展

  我觉得,东方式的现实世界的诗性,显示出——意识显示对象又显示自己与另一自己的永续性。现实世界是人的生命日常进展的身心场区,现实,用外在的现存事件体现了生命活现的运动现身。可是,这种运动贯穿了起始、发展、融贯、终结等矛盾着的结构。实际上,就是因果性的和扭结性的一种交互着的发展结构。这样,生命运动自身所包含的发展样式——观念,它的结构就是机动的,能动的,空间性的,也是符合诗性构造本质的。另外,东方式的生活世界,同样也包含了生命日常情态的起始、发展、融贯、终结等矛盾结构,这结构就是矛盾的差异与不停的后设……从活生生的体验到悟验,从验后到前验……。只有通过验后,前验才是有限的;反之,只有通过前验,验后才是有限的。两者的互依性决定了融合,融合与生成的循环,形成了有着实在的间性。就像赵晓梦《从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到伦敦眼》诗中写道:

  “领悟比聆听钟声更让人幸福
  ……
  我看见泰晤士河升起的山,生活在柱子上的
  凯尔特人。看见那些撕破脸的狗
  那些躲在神龛背后没有脸的神
  还有狮子身上隐密的文字。宇宙中
  微不足道幸运或是不幸运的自己”

  我提醒一下, 诗句“领悟比聆听钟声更让人幸福”,是先验-经验相融合的一种间性结构,它的间性,是在先验-经验联合作用中被后设出来的,既可成为先验对象“领悟”的内在方面,也可成为经验对象“钟声”的内在方面,随后在后发的变化中,达到无限的诗性空间。可见,悟观只能是先验-经验融合一起的悟观,它隐含的感觉成分,自带先天的某个意向源,它的直观直接得几乎不能用任何表象来显示。

  “酒精的灵感或许能告诉他们‘生命是什么‘”
  (赵晓梦诗选《酒吧的DNA》)

  诗的直觉是在先验-经验融合后产生的,仿佛重新把思想的光投向背后的黑暗,把一个物慢慢由思想支配到另一边,最靠近虚无的那一边。谁也别想用理智包容或代替它,但它越过了整个的思想而进入虚空,在无限的空茫下,美,成了它的帮手,注定要摆布我们,接受它必然的境界。

  “没人知道生命与死亡的按钮在墙上还是地上”
  (赵晓梦诗选《被时差巅倒的闹钟》)

  我看,物质日常界所直观的经验客体,是在一种经过了主体先验那部分主导作用下的客体,虽然这一看法本身,也属于我的意识又往进深处再次后发和改造的超设。

  “都市人心不累的活法并非只有出离
  只要这蟑螂还在时间的齿轮上无声踱步
  就没有人会在语法的错误中被处死
  ——我们的脸上写着无智者的魔法
  在这密封的镜框里,你看到爬虫和自己
  坐时间门槛上。我讲述的就是正在发生的”
  (赵晓梦诗选《时间的爬虫》)

  诗句好比在未经触动的弋壁滩上,我预见最远的地平线会发生断裂,但四周的辉光隆重而热烈,它们把我带到有一大群雪峰隐现的背景上,人与物在它们的影子里化为灰烬。再往前,就是石头与黄沙堆成乌云状的房屋,还有白杨,它翠绿的叶片是产生最后波动的水源,在天空发蓝的时刻,大地寂静起来了,静得一切都毁灭,剩下启导心灵的幻想。

  四、诗性审美的超常状态

  人们的审美意识为什么会发展呢?我对此的答案是:审美意识对思考变程中的后发情况,是审美意识自己给的,因为审美意识本身,就是在原造出无穷后退的拟空间那样的自生超出性。它的超出性有下列几方面:

  1. 审美意识对一个对象做出原思考的第一点,会很自然地就推进到接续出来的第二个扩思点,然后再和第三点的交叠、并置、逆反的做出诸区间的划分。这仿佛在内心占据一个巨大的位置,让内心建立起来的某种秩序被它轻易地拆除了,而往前推进。诗人赵晓梦感到了这种后设的、后发的、后延的思维结构充满了诗性,他发现时空现实和一切现实境况像诗意般后设的、后发的、后延:

  “让你有一种被拥抱的错觉
  就像成都与伦敦不在一个时间点上
  黑夜却能把飞机的梦靥快递到黎明”
  (赵晓梦诗选《被时差巅倒的闹钟》)

  2.审美意识对脑海里某项审美思考做出的无限广延的表象推进,往往只能是沿着某个可能性、某个没有律定的随机性,做出表象的进程。审美性的很多东西都在或许是不正当的不合适的情景里表现得最直接,最真切,甚至比正当的情景下还要有特异的可能。这是审美意识自身存在的的一种潜在的东西,它蕴含的成份,是可以说明人们传统审美观中所忽视的一种存在。诗人赵晓梦用想象做前设,直觉做过渡,自我最终意识做超越的三段式审美方法,来显示诗性的空间未知界的进深。试看:

  “灰色的房间,一层一层涂着红色的百叶窗
  就像罗斯科尔在直盯着闯入的陌生人
  这种被包围的亲密感
  让诗人变成演算时差难题的数学家
  这显然比克服语言的障碍更困难

  游过天空的鱼,趟过泰晤士河的大象
  来不及撑开就收起的雨伞
  歌颂机器和噪音的机器和噪音
  连同对过去事物的仇恨
  两种视觉的差异摘下时间面具

  深吸一口气,怀着最美好的憧憬
  去领略雾都的精髓,就像从威斯敏斯特教堂
  昏暗曲折的参观走廊找到脱胎换骨的出口
  如履薄冰无比艰难,有时奇迹般无比顺利
  没人知道生命与死亡的按钮在墙上还是地上”
  (赵晓梦诗选《被时差巅倒的闹钟》)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