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赵野:读《牲人盈天下》并致敬文东

2021-06-07 08:45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赵野 阅读

赵野

赵野,当代诗人,1964年出生于四川兴文古宋,毕业于四川大学外文系。出版有诗集《逝者如斯》(作家出版社,2003),德中双语诗集《归园Zuruck in die Garten》(Edition Thanhauser,Austry,2012),《信赖祖先的思想和语言—赵野诗选》(长江文艺出版社,武汉,2017)。现居大理和北京。

天命在我,热切为器官立法
人间需要一种秩序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我有好梦,开出万世太平

斯文不是我的神舍吗
太阳不是站在我这一边吗

我倾听着凤凰的每一次鸣叫
为崩溃的天下寻找文体

星星满头白发,光也要打蜡
你对世界其实无话可说

隐喻走错房间,季节失忆
成毁停驻在有无之际

暴戾的尘沙逼近秦关
凡躯让你有一次不贞的写作

这儿的空气已不能再呼吸
宁愿多交一份逃亡税

前638年残冬,树木惊愕
弘水波浪疲倦而痛

马匹撤出了高贵的时空
从此死去的总是他人

算筹闪着寒意,取代天启
月亮照彻前路才美丽

刀斧即谜底,步步倚机心
兵法深耕野巷阡陌

高音携带隐疾,洞穿善恶
完成制度的最后拼图

人性动了一次外科手术
一万种不幸开始漫游中国

极权的咒语残忍凌厉
君王全热爱这美学的飞地

一个古怪的物种就此长出
满地牲人盼望牧者

鱼回到江海,鸟回到山林
唯君子无处安放忧心

祖传的高墙充满敌意
找不出一件可以信任的东西

沧浪澹澹,流星飞坠
生命怎么会有那么多眼泪

政治原是一篇不洁的长赋
美人香草或作修辞

为麒麟立传,也为尘埃立传
存在都需要一份尊严

蚕室的幽香笼罩每一处渡口
忍住死亡犹同忍住活着

泰山之重该如何加冕
抱恨的命根子以书写复仇

歧义的词倾覆一个帝国
多义的词可杀暴君春秋

我有一片云,却无法赠你
五弦泠泠终不能忘情

桃花泛起去年的春意
什么样的日子才值得一过

同黑暗对峙,活成一个虚无
或者像鸾鸟长出刀锋

我的法度在天上,不在人世
日日锻打火焰和白雪

年近半百,不再替圣主押韵
只为秋风与苍生抒情

诗歌也有伟大的生涯
他发明一种语言,代天一哭

与时代相濡以沫,彼此成就
却与长安相忘于江湖

飘篷野老万古孤独
砥砺仁者的质地和温度

帝王皆贼,一治一乱的传奇
草草掩埋诸夏的本质

双倍恶时辰直面相逢
人算什么东西,谁还去顾念

噩梦不停手,予与汝偕亡
收获时节农夫成灰烬

三千年了,还找不到准确词汇
说出爱、正义与自由

北方真实,南方明亮
连绵的秧歌催动僭越的乡愁

上诈下愚合法互害
卖一地破绽,不值得拯救

满嘴长城跑山海经
把天劫持,即可替天行道

风行潜规则,落荒的黄昏
对着虚空发起战争

十一

绑架与掠夺,背叛与误读
道成为术,法相庄严

莫名的手掌推打后背
虬髯客绝尘,事已不可为

除了今上,谁还配做一个人
汝啊只剩下苟且的可能

六十四卦演完,一切还在原点
葬身黄色的土地和笑话

十二
 
我寄居的朝代,其实
并不比别的时期更好或更坏
 
我从属的这个文明
还需要更深的反省与品评
 
我读过的每一页书中
都有人忙着活,有人忙着死
 
现在我已足够年岁
可以面对吾族的历史及山河

注:赫西俄地有句“一万种不幸早已漫游人间”;卡普兰有句“人算什么东西,你竟然还顾念着他”;孟浪有句“收获的时节农夫变成灰烬”;“北方真实,南方明亮”语出策兰。

2021

读赵野新作有感

张光昕

赵野是一位放达乐天的当代古人。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三代诗歌横空出世,他是缔造者之一,是手脚利落的行动家和反思者。《第三代人》、《象罔》等民间刊物成为他终生携带的光环。赵野入行早,诗歌意识敏锐,但结集并不多,一本《逝者如斯》低调而绝响,尽显玄妙之姿;近年又推出《信赖祖先的思想和语言》,增添了更多随时间而来的智慧和沉淀。

他在天命之年前后隐居大理,生活境界阔大幽深,心思绵密高古,坐拥美人和城池,独望白云悠悠,上乘之作接踵而来,字字句句如水银泻地。虽出身第三代,赵诗并不盲目求新求变,亦不师法后现代诸公,而是提笔就凝定为一种极简、荒寒、忧患的雅言。他的诗歌熔观察的残骸、抒情的旁观、思想的余淡于一炉,似乎是时代、心灵和语言经过炽烈焚烧之后留下的骨感拼图,与远古的洪荒之声遥相呼应。

赵野有一条很坚定的诗观,诗只为知音而作。除此之外,任何假诗歌之名去履行那些过于悦耳的目的、服务于过于宏大的理想之行动,都是可疑的。这成为他一生散淡逍遥的充足理由。也就是说,一首诗究竟成立、成功与否,并不取决于诗人的身份、题材的正确、形势的需要和风格的流行,而是来自于那些极少数同行的评价。这让诗歌始终保持为一种混合着内在性和超越性的卓越文类。

《读<牲人盈天下>并致敬文东》是赵野的一首近作,密切追读赵野诗歌的朋友可能注意到了,这种中等长度的轻型组诗,渐渐成为他的方便法门;两行一节、四节一组的优美造型自然也成了他这一时期的黄金定律。这是赵野在阅读敬文东著作《牲人盈天下》后的掩卷太息之作,既有致意知音之心,又包含深沉的自省:

年近半百,不再替圣主押韵
只为秋风与苍生抒情

诗歌也有伟大的生涯
他发明一种语言,代天一哭

《牲人盈天下》的副标题为“中国文化的精神分析,或从孔夫子到黄色笑话”,是著名学者敬文东先生完成于十年前的一部磅礴跌宕的大书,也为他多年心血浇灌的“动作/行为”三部曲做终极压轴。敬先生是个活泼有趣的读书人,除文学批评之外,小说、诗歌、随笔、艺术评论等写作均有涉猎,尤其引人瞩目的是他风格独步的理论创见和思想史视野。面对漫长、浩瀚、多维的中国传统文化,《牲人盈天下》提供了一套感性、火辣又不失逻辑自洽的讨论方式和解构方案,是他在该领域最具完成性也最见阐释功力的成果。赵野显然获知了敬先生的良苦用心,他用极精炼的诗句做出了一个内行读者的评价:“热切为器官立法”、“为崩溃的天下寻找文体”、“满地牲人盼望牧者”、“唯君子无处安放忧心”。在敬先生的理论著述和赵野的诗之间,我们似乎发现了一种奇妙而幽深的对位:两位写作者及其作品之间山高水长的知音关系,让这两种满载忧心又活泼自然的语言具备了“代天一哭”的权能。滔滔万言和寥寥数语都跟随着原初的诗心,保存着一份燃灯的火种,在孔夫子获麟而痛哭之后,为这旷古的哀泣所振奋,为存在的谜题而坚持求索,为我们有限的生涯献上无限的写作:

为麒麟立传,也为尘埃立传
存在都需要一份尊严

蚕室的幽香笼罩每一处渡口
忍住死亡犹同忍住活着

2021年4月16日,北京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