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蒋雪峰五月诗选 | 羊毛出在羊身上

2022-06-06 09:33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蒋雪峰 阅读

蒋雪峰

蒋雪峰,生于四川江油,著有诗集《琴房》《那么多黄金 梦和老虎》《锦书》《从此以后》,散文随笔集《李白故里》《如沙》。曾获四川文学奖、《新世纪诗典》第七届NPC李白诗歌奖特别奖、中国诗歌排行榜双年度短诗奖、“磨铁诗歌奖2018年中国十佳诗人”等奖项。作品被译为英,韩,德三种文字。写诗,喝酒,痛风,手机摄影,偶尔抬头望天。现居江油。

 

羊毛出在羊身上

在青藏高原
比雪更醒目的是乌鸦
它们站在羊背上
薅羊毛
羊埋头吃枯草
背着乌鸦
像背着一块
永不燃烧的煤
羊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根羊毛
乌鸦也不知道
筑一个暖巢
需要薅走多少羊毛
羊毛出在羊身上
它过冬的巢
也出在羊身上

2022.5.28


并不是所有的蜂蜜都是甜的

如果蜜蜂
采了有的药材
开出来的花
酿出来的蜜
就是苦的

养蜂人说完这句话
不知为什么
我们都沉默了

2022.5.5


五只小羊

这五个学龄前的孩子
跟在后面撵路
怎么吆喝都不回去
用头抵我的腿
用嘴拉扯鞋带
前蹄搭在我身上
咩咩直叫
好像有一肚子话
要对我们这些
外来人员说

这突然而至的信任
让我不知 如何是好

2022.5.5


都是外面的世界

在文家槽  仅有的两户人
两对老夫老妻 四个老人
养蜂养羊采药等死 用太阳能蓄电
吹一样的风 听一样的虫鸣林涛
鸟儿在两家屋顶飞来飞去
这仅存的两戸人都不姓文 也不往来
相互之间 都是外面的世界

他们养的羊 在山上会打招呼
养的蜜蜂 在一起
采漫山遍野的野花

2022.5.5


山居

和山说话
和树说话
和羊说话
给路过的人倒一口开水
顺便说几句话

风帮他扫院子
鸟站在屋顶
帮他看动静
老伴去世六年了
儿子在福建打工
有时在山东
春节才回家
他不要他的钱
有时在电话里
说几句话

北斗七星像一个勺子
晚上在江里舀水喝

父母  老伴埋在屋后
青苔在石头上慢慢爬
他的墓址挨着他们
心慌时就去看一眼
说几句话
把坟头刚长出的草
拨干净

2022.5.4


废屋

时间卸下了门板
所有的房间都
张着空荡荡的嘴
小路还在向院子蜿蜒
春天过后  草更深了

无人推动的石磨
不再旋转的风车
逐渐脱落的墙皮
树上掉下来的苹果
在树下腐烂

屋里的烟火气
屋外的鸡犬桑麻
被遗忘一丝一缕抽空
野花站在门口
对风不停的点头:
请进来吧

2022.5.5


这空荡荡的山谷

明末清初 文氏族人
在山谷结庐而居
繁衍生息  历经八代
现已全部搬迁
留下祖坟  纪念石碑一块
老屋若干

山谷回到
先人第一次到来
在谷口所见:
豁然开朗 空空如也

2022 5.6


林涛

在树荫里走着
忽然瀑布声由远及近
仔细听
是风把树林当音箱
吹出的涛声
风刚停 虫鸟接着鸣叫

有的像弹棉花
有的在拉锯
有的在说单口相声
有的在用细长的声音
丈量树林的面积
有的在念一篇
长长的祭文
声音含悲
汇合在一起都是歌声

这片挨着悬崖的林子
在我们到来之前
还是离开后
都不会安静

2022.5.6


森林里的朋友圈

杉树挨着杉树
柏树挨着柏树
箭竹挨着箭竹
它们各自都有小圈子
但从来也没有走出
森林一步
野兔在圈子里
筑了三个洞窟
野鸡花枝招展
从这个圈子
走进那个圈子
鸟儿早上在杉树枝头鸣叫
中午在柏树林觅食
晚上在箭竹林睡觉

风吹过来时
它们不约而同
倒向一个方向

2022.5.6


邻居

要倾泻从古到今的阳光
才能融化半个月的积雪
从山坳口到山坳尾 风吹过
两户人家  星星也只照亮
两个院子的柴垛
四月 种下的竹 长出的笋
被野猪啃食
玉米熟了吃玉米
颗粒归仓是不可能的
养的蜜蜂 被熊拖走了蜂箱
在人能看见的地方
连蜜蜂一起舔食 在文家槽
从古到今
和飞禽走兽相比
所有人 都是外来户

2022.5.10(改)


悬崖下面的山路

路在悬崖脚下
有时候绕进柏树林
从巨石的缝隙穿过
从箭竹林钻出来 一抬头
悬崖又出现了
下面是涪江六峡
江水辽阔 平静得
像叹息后的老人

整个上午 悬崖凝视着
山路上 三个人时隐时现
恍惚已经过去了很多年

2022.5.8


悬崖上下

悬崖突然往下滚石头
砸断了道路和电线
几十户祖祖辈辈在悬崖上
繁衍的人 站不住脚了
像石头一样
被悬崖赶下来

在云顶村 罗姓老村长
在他因地质灾害
而搬迁的新家门口喝酒
吹着涪江六峡的风
他的老家在悬崖上面
喝的泉水
是从上面流下来的

星空浩瀚  北斗七星的长勺
好像要伸进桌上汤碗里
尝尝咸淡

2022.5.8


羊的门

两县接壤的羊肠小道
有一扇门
在密林深处
像个道具
走过路过的人
很黙契的随手关门
好像这样就能避免
江油的羊
到平武吃草
平武的羊
到江油产仔

野草在门内门外
自生自灭
连成一片

2022.5.7


一只鸟

只有一只鸟
留下来
站在江中心
不进不退不唳不飞
像突出江面
的一块瘦石
又像高僧转世
开始披着一身羽衣
夕阳西下
又给它披上
一身金黄的袈裟
江水不舍昼夜
它一动不动

2022.5.2


过度

由于歌颂过度
所有的花朵
看起来都像
呕吐物

2022.5.1


小区来了啄木鸟

笃笃笃 笃笃笃
敲击树干的节奏
快得好像刚刚充满电
它把黑暗连续不断啄了个洞
刚好让睡眠跑出去
跑得干干净净
苦不堪言小区住户
找不到这个辛勤的木匠
到底把那棵树当成了工作室
这个劳动模范
每天都在熬夜
笃笃笃 笃笃笃
求爱 捉虫 雕啄新居
没有任何工具
全靠一张嘴

它又像是鸟类中的更夫
在给每只宿鸟打更
笃笃笃笃笃笃笃
天就要亮了

2022.5.10


古镇

庙里的和尚还没敲钟
石拱桥还没改名字
小巷一直延伸到山边
如梦初醒  不再幽深
炊烟升天时 每家屋顶
都歇着一两只鸟
说着东家长西家短

大水总会冲了龙王庙
大火总会烧了城煌庙
镇子不断死去 不断复生

一个在京城的画匠
老得已无法还乡
靠记亿画成一幅画
挂在床前
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2022.5.26


夜航船

贩卒走夫
英雄妓女
和尚隐士
赴任的官员
流放的囚犯
落榜秀才
张丞相和李丞相

百年修得同船渡

漫长的航行
每个人都留下了
自己或者别人的故事
明人张岱
记录在案
证明他们和我们一样
曾经活过

那艘船彻夜未眠
顶着星空
驶入今天
那些人都没下船

2022.5.25


永远的

只有日月星辰是永远的
只有它们照亮的山川河谷
是永远的
同时被照亮的祖坟是永远的
它们归于尘土
并且成为
山川河谷隆起的部分
只有坟头的草是永远的
无论我们 在还是不在
它们永远  一岁一枯荣

2022.5.11


攀登者

在悬崖上
用风钻打下一排登顶的钢钉
再来一批人
再打下一批钢钉

现成的一枚枚钉子
在悬崖上闪光
后来者不会
用自己的安危去碰

每一枚钢钉
只有亲手钉进悬崖
在悬崖里生根
这条线路
才是唯一的
才能生还

攀登者走了
留下来的钢钉
在悬崖上闪光
等待吋间
慢慢把它们拨出来

2022.5.12


心想事不成

刚指点江山
指头就被门夹了
刚想激扬文字
就提笔忘字
刚想登基
坐上龙椅
就被尿憋醒了
好不容易
给全世界开了个
包医百病的药方
结果试药时
把自己给
活活毒死了

2022.5.13


过分

保安说
有的业主很过分
以为有了房产证
房子就是他的了

医生说
有的病人很过分
以为痔疮
长在自己屁眼上
就不是国家的了

法官说
有的犯人很过分
以为自己在服刑
刑期就是他的了

村长说
有的村民很过分
以为包产田是他的
他就可以耕种了

社长说
有的记者很过分
以为自己是记者
就可以报道真相了

领导说
有的女下属很过分
以为结了婚
就可以不和我上床了

船长说
有的乘客很过分
以为买了船票
我就不能把船
开沉了

2022.5.14


诈尸了

在回咸阳的路上
秦始皇从一堆
掩盖他尸臭的海鲜里
忽然坐起来
“来人啊 快叫御厨
把这些海鲜都煮了
朕饿了”

2022.5,16


鸟鸣

晚年耳聋眼花
听不见人说话
早上第一声鸟鸣
还有掉下来的羽毛
仍然淸清楚楚

2022.5.17


还给你


失去的睡眠
化成了鸟鸣
一大早在窗外嚷嚷
要全都还给你


上帝忙不过来

核战争之后
地球上很久
都听不见鸟鸣了

空无一人静悄悄
上帝忙着创世
这些小事
还顾不过来

2022.5.15


发呆

在办公楼
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发呆
是不容易的事儿
我一层一层找
发现楼顶
没有一个人
我在上面站着
像外星人
认认真真
发了一会呆

2022.5.16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