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龚志坚:一个与春天吵架的男人

2022-06-14 08:54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龚志坚 阅读

龚志坚

龚志坚,江苏江阴人, 现居四川江油。诗文散见于《星星》、《四川文学》、《诗歌月刊》、《诗潮》、《滇池》、《西部》、《中国新诗》、《青春》等报刊杂志,有作品收录于诗歌选本。


秋草

野草的根茎如我杂乱的胡须
蔓延到冬天的唇边
扎得你生疼

山坡上,一只害羞的蝴蝶
与你一样,披着霞光的碎花衣
飞奔着下山

黄昏的云彩,一条老旧的丝巾
忘在了西山上
让你心痛多年


我所仅见

让风吹得猛烈些
吹去积尘,吹去虚饰
让风吹得再低些
吹破一池秋水,吹出人世的纹理
唇红齿白,男欢女爱


私语

起自河边的风,到村庄为止
她们停下了脚步,退隐到暮色里
点亮灯火,慢慢翻阅落叶金黄的经卷

这样的时刻,可以落泪
如秋草放下悲凉
可以放慢脚步,再慢些

可以相信,村庄里的
​那些灯火,也会宽恕
我们曾经犯下的错误


雨季

雨总会在季节开始或结束的时候
落下来,仿佛一个人的忧伤
猝不及防
但经过一个漫长的雨季
我已学会处之若素
我从容穿过铺满落叶的街道
将一个季节的悲喜
置之身外


酒后读古诗

昨晚,与一位戍边的朋友小酌
谈论信仰和抱负
人一生中的月亮和星星
暂时的暑热,不值一提

“诗酒趁年华”
一场大雪,下在边关
下在古代诗人的诗篇中
覆盖了他守护的山河,远去的故乡


树上的蝉鸣,高过诵经的声音

我承认,上山途中
不小心,踩死了
几条毛毛虫
还打死了
两只叮咬的蚊子
坐在寺前的石凳上
想到众生平等
心生悲悯
树上的蝉鸣
铺天盖地
高过了和尚诵经的声音


我把珍藏心底的光芒,还给黑漆漆的大地

夏夜的烧烤摊,几个男人
高谈阔论
他们身旁,昌明河默默流淌着

一对母女,手挽手
从水果店里走出来
送来短暂的清凉

沿着河边,与友人一同回家
三两声蛙鸣,让我们想起
回不去的乡村生活


大雨过后

大雨过后
去江边看水
水从上游
一路冲决而下
势不可挡
沉渣从江底浮起
时隐时现
而沙地上的玉米杆
挤作一团
在风中,窃窃私语


今夜,有多少人无法入眠

此刻,雷声滚过天边
上帝的鼾声
一次又一次
在屋顶上,重重响起


蚂蚁的大军

当我记下,这个标题
蚂蚁已入侵我的生活
一队在我的书房
自由地,走来走去
例外的一只,伏在一本打开的书上
像在模仿我的样子
阅读或者打盹


一个与春天吵架的男人

已是午夜,昌明河的灯火
醉意朦胧,三位李白的后人
一位喝得趴起,一位不辩东西南北
唯独你,一个平时沉默而胆小的人
隔空与春天,大声吵架
后来的事,不说也罢
月亮像你的前女友
将你领回了家


在山中,遇见一群羊

一群羊,有着谜一般的身世
挤挤挨挨,从林中走出
安详而温顺


春天的喜讯

鸟雀,由东向西
或由南向北,飞来飞去
相互传递,桃花出嫁的喜讯

蜜蜂和蝴蝶,一边劳动
一边讨论,送什么样的礼物
我和蚂蚁,是最后知道消息的
分不清楚谁是新嫁娘

我们一起用力推开,春天虚掩的大门
向山顶爬去
阳光下,我和蚂蚁的影子
显得瘦弱而孤单


无意识

穿旧外套的知了
自春天开始,就在枝头
大肆叫卖
它们枯燥的理论

少年背着书包
从树下走过
不明白
有什么东西
值得知了如此炫耀


在乡下,我所接受的再教育

曾几何时,在乡下
常常可以听见,一颗善的种子
在土地上
发芽的声音


爱情生活

哥伦布,不,是我
在你年轻的生命里
发现了
新大陆
姑且命名为:爱情
我们以她为命,饲养心中的月亮和小野兽


周末

气温不冷不热
有阳光
有微风
在家里
看书,听鸟鸣
做几只菜
再小酌一杯
烦恼的事
顿被抛到
十米开外
晚上,出门散步
不小心
我又踩着了它


五月

天气或冷或热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们谈论疫情和困顿的生活
内心闪过一丝慌张与焦虑
窗外的枇杷树上
两只画眉在鸣叫,自由跳跃
忙着庆祝或是纪念
我们不说话
悄悄分享它们的喜悦
突然惭愧,我们的内心
竟不如它们
从容,淡定
当我们来到院子时
画眉已不知去向
夕阳挂在枝头
仿佛是它们吃剩的
那棵枇杷


住事

二十年前,与友人聚于
西安人民食堂
一碟油炸花生米,两份蒜泥黄瓜
喝得兴起,忘了时间
出门时,灯火已阑珊

月亮挂在空中,像只发光的气球
我扶着梧桐树,仰天长叹
当年李白醉卧长安街市
吐一口,半个盛唐
而我吐的全是酒水

回去的路上,听见
口袋里的硬币,叮当作响


春江水

天空下,发电厂的烟囱
口吐浓烟,两只老牛
卧在它巨大的阴影里,反刍着旧时光

江堤上,柳树在翻绿
围困的江水,水波不兴
倒影着,两岸低矮的农房

几只野鸭子,浮在水面上
一如我们活在尘世


爬山

山坡上
桃红柳绿
人比桃花瘦
一路上
不断有人打探
春的来路
女人们
随手一指
“春天
不正沿着山路
一步一步
爬上山顶”


山花

九月,进山途中,崖壁上生长的
开紫色小花的藤蔓状植物
一簇簇,沿着山崖攀援,给孤独的行路者送去慰籍
春天的逆行者,偏偏喜欢在秋天盛开
当大货车野蛮地从身旁驶过
它们疯狂地舞蹈
我问自己,在生活中
能不能像它们一样,卑微,率性,却又与众不同


中国式老妪

自南宁上车
六名老太太好像把音箱
搬上了动车

见过大场面的老妪
她们一边吃泡面
一边口述个人史

她们不知疲倦
手机放着广场舞音乐
在座位上照样扭动腰肢

她们在重庆下车后
车厢内
好像在唱一曲空城计


有阳光的下午

面对面,保持一杯
咖啡的距离
我们聊天,聊疫情
聊生活中的人和事
说起秋天,梧桐叶
真的落下来
说到春天,公交车
开了过来
我怀疑,那车是从你的
故事中驶来
最后,不可避免
谈起了诗歌
“还在写吗?”
我笑而不语


佛山印象

刚下火车,就被黄飞鸿的无影脚
从秋天踢回夏天

热气腾腾的城市
遍布火辣的湘菜馆和川菜馆
扛着家乡味道在异乡打工的年轻人
学会了嚼槟榔,像一条条咸鱼
在深夜的洗浴中心和歌厅游来游去
等待翻身的机会
而那位在宾馆门口发呆的中年人
多么像我失散多年的诗友
如果他还在此生活,应该事业有成

在佛山,我不会想的更多
但不知怎么,想到了遥远的佛罗里达


三月

清晨,李白大道红绿灯路口
春风吹着等候的人们
挑担的菜农,学生,上班族,晨跑的人……
他们和流浪狗,一起穿过斑马线


乡村少年

你邀约时
我正漫步于
诗歌的田垄
生活中的迎来送往
日益厌倦
拒绝你
是我的无礼
现在正是春天
外面和风拂面
河边的柳树
重新生根发芽
树底下
打牌喝茶的人
也越来越多
虽然我已不再年青
但我还是喜欢
像一个乡村少年
躺在文字的草垛上
晒晒太阳
听听鸟鸣


饭局

同习武女侠喝酒
与经商帅哥吃饭
有何不同
先敬师太,再敬帅哥
师太抱拳,帅哥作揖
一招一式,犹如拳谱
熟读生意经的帅哥
在酒中打转转
不辨东西南北
师太口吐莲花
点到为止
去江湖已远
刀光剑影的日子
值得怀念
从此以后
跟习武之人吃饭
喝酒就是喝酒
千万不要谈生意


会飞的人

兄弟,借助飞机的羽翼
你成为候鸟
去到温暖的南方
你不自量力
脱下棉服
以为卸下翅膀
一个趔趄
跌倒海里
嘴里吐出一串串泡泡
像极了
一条假装失意
拼命对生活吐槽的金鱼
今天,正月初一
四川各地
艳阳高照
我龟缩家中
喝着你送的咖啡
看着视频
觉得你太傻逼


新春的想法

一方池塘,几间茅舍
鸟鸣于林中
数一数,刚好七只
立春已过,万物开始复苏
承包果园的陕西商人
与他教授瑜伽的妻子
复活归隐乡间的梦
我也开始在心里描摹
新春的规划
或放浪形骸,或寄情山水
回家的时候
这些想法,被风一吹
也就散了


写作

我知道
文字是有温度和生命的
犹如山坡上的羊群

我不知道
是否拥有
这样的运气

天亮以前
用星星的宝石
将它们一一赎回


七夕

客居贵阳,无事可做
妻子在房间休息
我在酒店大堂,看风景
几个衣着光鲜的男人
坐在沙发上,抽烟聊天
要不要买一束玫瑰
给她一个惊喜
天空星光点点
牛郎与织女只是传说
我与那几个男人
重新步入电梯
仿佛一群出来透气的鱼
又游回到爱人身旁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