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泉子 | 一首伟大的诗之深处的残忍

2022-07-13 08:49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泉子 阅读

泉子

泉子,男,1973年10月出生,浙江淳安人,著有诗集《雨夜的写作》《与一只鸟分享的时辰》《秘密规则的执行者》《杂事诗》《湖山集》《空无的蜜》《青山从未如此饱满》,诗学笔记《诗之思》,诗画对话录《从两个世界爱一个女人》《雨淋墙头月移壁》,作品被翻译成英、法、韩、日等多种语言,现居杭州。


永远年轻

只有英年早逝者不再老去,
而只有那成功
将自己囚禁在
一张少年脸庞中的人
永远年轻。


人世之盛年

你沿着西子湖的堤岸走着、
走着,
并在不知不觉间
穿越了
人世之盛年。


取之不尽的宝藏

你走向一座山,
是你借由这座山走向的
你之深处,
并得以重新发现
与挖掘出了
那个取之不尽的宝藏。


再过六年

当你意识到再过六年
点点就到了
阿朱与你初次相遇的年纪时,
你便蓦然间获得了
一种深深的怅惘
与惊悸。


“这欢宴永远不散”

无论是浮士德的“停一停,这美!”
王羲之在“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后的
“悲夫!”
还是雅珍的“这欢宴永远不散!”
其至深处同样,
或依然是那“万物一如”
与“同体大悲”!


受害者

他无疑是这一系列悲剧的
最大受害者,
但又并非是无辜的。
他原本有一个美满的家庭:
妻子秀外慧中,
女儿活泼可爱.
而他与另一位女性的婚外恋情,
成为他人生的
一个重要转折点。
原本乐观开朗的妻子
因此患上了
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
并在一次剧烈的冲突后,
销声匿迹。
三个月后,
一具高度腐烂的女尸浮出
离他们家几百米外的池塘。
女尸下腹处的
一个因剖腹产留下的疤痕
以及头部严重的外力伤,
都有力地佐证着
警方将他作为杀人嫌疑犯的认定。
而他在被抓半个月后的供述
无一不印证了
警方的分析与预判:
一个因负心而出轨的人,
为与新欢的天长地久,
选择铤而走险。
一切是那样合情合理
并令人神共愤。
他很快被判处了死刑。
但他母亲不屈不挠地坚持
又最终为他赢得了生机。
她在四处搜寻中
收获了一条重要信息:
一个与她儿媳极其相像的女子
曾出现在离家几十里外的村庄,
并得到过短暂的收留,
但又在她赶到之前离去。
她获得的
那位村支书出具的
一份书面证明,
让她儿子的死刑判决
改为了无期。
而后
她又因持续地上访,
被认定为扰乱公共秩序
被拘禁了九个月,罚款三千元,
并在被释放回家后不到三个月时
郁郁而终,
死时眼睛一直圆睁着。
直到她丈夫以手掌
用力地帮它们合上。
而她的不幸,在她唯一的孙女那里
得到了完整地继承。
作为杀人犯
与患有严重精神疾病的被害者的女儿,
她在学校
受尽了白眼与欺凌,
并在未满十四岁时用一张假身份证
登上了南下的火车,
在那个繁华的都市里打工、
生活。
在很长的时间里,
她都没有勇气再回到
这个让她一想起就落泪的
伤心之地。
事情的又一次重大转机
发生在他入狱后的第十一年,
他那位“死去”已久的妻子
奇迹般地携新的家人归来,
成为了
一个轰动一时的新闻。
她说,那并非一次蓄意的出走,
而是因一次剧烈的冲突,
气急后病发,
并通过沿途乞讨,
在一个月后
出现在了千里之外
她现在丈夫所在的村庄,
随后被收留,
组成一个新的家庭,
并有了
一双属于他们的儿女。
而在过去的十一年间,
她并不知悉
那由于她的消失
而在故乡席卷起的巨浪。
她曾给娘家寄出过一封封信,
又无一例外地石沉大海,
因为娘家人一直认定
这些都是“杀人犯”一家
试图推翻案情
之阴谋的一部分。


一首伟大的诗之深处的残忍

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名字时,
你已然不在人世了。
而最初打动我的
是你在微博上的签名,
“来时即轻,去时还洁。”
让我刹那间
想到了林黛玉的
“质本洁来还洁去”。
而你们离世的年龄应是相仿的。
你留下的遗书带给我的震撼
甚至超过了
大部分我读到的诗歌,
或者说,它同样有着
一首伟大的诗
之深处的残忍:
“学生,一个努力发光的人,
坚强男孩,
出生被父母卖掉做彩礼,
四岁养父母双亡,
二年级开始寄宿制学校,
校园欺凌受害者,
男老师猥亵,
被校长建议退学,
网络寻亲,
认亲后
被二次遗弃,
亲生父母添油加醋
颠倒黑白,
被网暴,
假笑男孩……”
这是你为自己描述
与总结的一生,
以一种超乎你这个年龄的
可怕的准确与简洁。
而在你养父母双亡的那个夜晚,
你执拗地爬到姥姥的车上,
并神秘地逃过了
第二天凌晨
那将整座房屋化为齑粉的
巨大的轰鸣,
并成为了你短暂
而沉重一生的
无所不在的旁注。
你小学阶段转学了五次,
因为校园欺凌。
进入初中后
你的学习成绩
陡然变得优异,
并多次获得在学校舞台上
表演的机会,
“甚至还担任过班委”。
而你在被一位男老师猥亵,
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后,
被校长建议退学。
除了在遗书中,
你只是和你最亲近的舅妈
语焉不详地提起过
这段难以启齿
而又曾带给你重大创伤的过往。
而你的寻亲经历
与对家的渴望
终于给予了你
最后
也是致命一击。
当你找到你的亲生父母时,
他们已各自经历三
与四次婚姻。
你因此有了一个同父同母、两个同母异父
及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或妹妹。
而你的出现显然扰乱了
他们刚刚获得不久的安宁。
你也因此有了
一个新的名字——
“白眼狼”,
并再一次得以确认:
一个生下来就被卖掉的孩子
是不配索取
一种属于家的温暖的。
而你对人生终点的选择
依然充满诗意——
“那个可以装下许多声音的大海”,
并终于说出
这个曾带给你
如此深重苦难
之人世的感激:
“与其抱怨这人世的疾苦,
不如感谢它提供了
一次感受
这疾苦的良机。”


通衢

回到个人,
回到你自己,
回到这条通向整个宇宙的
唯一通衢。


捉奸

还有比一个将他的妻子、
儿子,及儿子的男性朋友
捉奸在床,
而又被着一条裤衩,上身赤裸着,
恼羞成怒后的儿子
指着鼻梁威胁,
“你动我妈一个手指试试”的中年男子
更绝望而悲凉的吗?
虽然在这个在网络上
广为传播的视频中,
他是唯一的
那个背对镜头的人。


一个时代之黄昏

你遇到越来越多的
“尘满面,鬓如霜”者,
是因为一个时代之黄昏
已然莅临。


遥远的下午

我的人生之路总体是顺利
也是幸运的。
而我又经常把它
与我在年少时的
一次经历联系起来:
大约是初中二年级
秋季开学报到的首日,
我和同年级的三位同学
相约去镇上。
先通过一个古老的石拱桥
来到由一条五十米宽的小河
分隔开来的
古镇的另一侧,
然后准备穿越河流下游三百米处的
一座木桥返回。
当时应是大雨后的初晴,
河道中洪水泛滥。
我们四人雁阵般一字排开。
而当我们四人同时站在桥上,
走在最前面的那位
即将抵达对岸时,
木桥剧烈地晃动起来,
并很快坍塌。
我在慌乱中
抓住了一块漂浮的木板,
并成功回到岸上,
而又在惊魂未定时
转身发现,
最后走上桥面的那位同学
依然在离岸崖两米处的水中奋力挣扎。
(他来自一个山腰上的村庄,
是一只标准的旱鸭子)
而在我重新跳入河中,
向他靠近时,
他本能地
将我紧紧地抱住,
并一同顺流而下。
我们一次次沉到河底,
又一次次跃出水面,
直到我终于在最新的
(也应是最后的)
奋力一跃中
成功抓住了
一根从岸崖上披挂下的藤曼。
而我们上岸处,
离下游一个湍急的拐角
不到五米。
三十多年过去后,
我记忆的清晰
同样因父亲
看我如落汤鸡般回到家中,
并听我讲述完整个事件经历后
那最初一刻的暴怒
与惨白的面容。
我已完全记不起
三位同行者的名字与音容。
他们现在在哪里?
他们是否和我一样
依稀记得这个遥远
而又惊心动魄的下午?
而我又经常将命运给予我
那么多的眷顾与祝福
与这个遥远的下午
联系在一起。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