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杨通 | 花在前边开,我在后边谢

2022-08-24 08:46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杨通 阅读

来自 诗鼎 公众号

杨通

杨通,笔名逸鹤、杏子,男,四川巴中人。业余诗歌爱好者,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零星发表作品,获过几个小奖,入过一些选本,著有诗集《柔声轻诉》《朝着老家的方向》《雪花飘在雪花里》三部。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巴中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独立民刊《原点》创始人之一。居四川巴中,且会在此终老。


尘缘续

南山寺远在经文里
寂静中有明媚的诵读,这是新年的第三天
问候患病的朋友,她已不在病中说话
中午,食素。我照旧安度了一小段孤独的时光

空中有飞鸟,叫醒树身内的佛塔
南山寺脱了袈裟,从经文的阶梯上走下来
还原尘世斑驳,与一条穿花衣裳的家犬
在众目睽睽下散步

我看见窗外一块墓地,又有人入住
远处有一声婴儿的啼哭,像是春天的脱胎


我不在

水冷了,鸟没了,我看见了,我不在
山寨不在,城堡不在,江湖不在,任何你想我在的地方,都不在
唯有这一堆离尘遗世的月光下
寂寞的人,梦还在

仿佛孤独的冰山一脉。那是我前世的水,一狠心
便硬成了今生令大地疼痛的骨头
今夜,你不在,人间不在


中秋夜

我总是喜欢一个人坐在秋草上看月亮
而天上的月亮
似乎永远都与我无关
我就这样漫无边际地虚空着

月亮慢慢高出了我的仰望
我思念的人,一直都不曾在梦中
今夜,天空再一次挤满了团圆的呼唤声
我还是喜欢内心的寂寥。即使把月亮的光辉越看越苍茫
而人间的孤独始终都是圆满的


刚刚好……

“生活出现的红晕”,刚刚好
我埋头于书本,背离墙上的镜子
钟摆走丢的往事,刚刚好,在一个安静的日子里呆着

梯子的长度,花瓶的深度,刚刚好
记录一段旧物死去的光辉岁月
命运的旋转木马上
尘世平安
草叶腐朽的庭院,刚刚好,安放拥雪而生的婴儿

河冰破裂,脆响惊梦。麻雀飞翔的高度
刚刚好,刷新天堂的蓝色屏幕
生活,我们掘取的“红晕”
刚刚好,在微风轻拂的午后被一朵凌霄花和盘托出
我撑持了一生的爱,刚刚好,为翻墙而入的春天鞠躬尽瘁

注:读《诗刊》(下)2017年12期蒋志武《一束死去的光芒》有感而作


不了了之

有你的这些日子,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不同
虽然,在沿途的风景中你并未完全在意我

结束了。这些美好的时光,即将被你打包带走
我不得不再一次离开。怀抱轻松的痛
在昨夜的梦中
我只对你说了一句话
没有了你,我的日子平凡得想哭

从此,我孑然一身
看惯了,一些残余的风景在身边逗留
我感觉不到这个世界更多的不同


鱼会做梦吗

红尘最迷人的深渊,我喜欢你看不透的清澈
推窗问月,我访遍人间,“暂时还没有比你更美好的事物”※
还是这个春天,锦绣河山的十万亩桃花都是你的
我始终只是一个偷香的潜水者

江湖犹存,命中注定的际遇,仍不知深浅
繁荣里一瓣孤独的落英,我永无乘风乍起的惊艳
我听见神的忠告:“鱼啊,如果你想上岸,最好把水也带上”
你肯赐我一滴疗伤的眼泪么

乱花弄影,而我爱你眼眸里处变不惊的波澜
如爱我纸上的乡愁,村庄古老的炊烟
桃色冶蜜,而我爱你唇齿间
欲言又止的素香,如爱我淤积于心上的无可救药的毒

这个春天,没有比想你更高贵的想法
鱼会做梦吗?我说你不一定要了解水的深邃
为爱再犯一次贱,我乐意被幸福无止境的痛蹂躏

※大卫诗句


花在前边开,我在后边谢

这个春天过于盛大
看不清一朵野花独自打开心扉的
细节,就像你,轰轰烈烈地姹紫嫣红时
容易忽略我爱你这么多年的每一次举重若轻的表白

我已开始惧怕这个过于盛大的春天
因为面对你漫无边际的美,我安之若素的卑微总是无地自容


倒春寒

今天的天,仍然是阴的
就像一些地下工作者始浮不出水面的沮丧表情
我暗自幸灾乐祸,因为我有一夜好梦

然而
街边那个流浪儿一直盯着我的目光
人群中那个乞讨者伸过来的双手
长椅上那个无家可归的老人
突然令我胆寒

我煲在生活中的一缕阳光
就这样,被与自己亳无关系的事弄灭了
仿佛,一朵花的芬芳
死在了路上


失眠,或一个人的废墟

仿佛一只漏水的水龙头
关不住想要藏在内心的腐朽的秘密
就这样滴嗒着,滴嗒着……
令闭不上眼睛的残花在黑暗的深渊中感到恐惧

仿佛被时间烂掉的夺命琴键
让一个落魄在水龙头身边的流浪汉
蜷缩,扭曲,抽搐,活在自己的死亡里
那肮脏的声音,就这样滴嗒着,滴嗒着……
幸灾乐祸地等着,为那个暴露在废墟上的灵魂收尸


一只小麻雀垂死在蔚蓝的水波上

阳光下的大地仍然在藏污纳垢
就像看似明媚的人间总是疾病缠身
一只小麻雀垂死在蔚蓝的水波上
只有风轻轻翻动了一下它的哀鸣

谁能给我一个完好无损的人间
让我像婴儿一样无知无畏地放肆


我经历的最漫无边际的灼热

持续的高温,仿佛堆积在心上的光芒,迟迟退不下去
虫鸣倾诉着烦燥的等待,解渴之水,悬挂在远方的树梢上
月光不能被相思的人弯曲成银戒指,鸟儿们在巢里梦见的甘露
是失眠者小心翼翼地浇灌在爱情草纸上那朵即将枯萎的玫瑰上的泪水


春天的原野

春天的原野,就像是一个旋转着万花筒的梦
他说,他总是会在这里感到惶恐
他徘徊在繁花丛中
不知道要跟着哪一缕芬芳行走,才不会迷失方向

你看,那一只只蝴蝶和蜜蜂
飞得多么忙乱。仿佛,它们要把自己弄死在广袤的香中
让他始终都得畏惧春天的飞扬跋扈


寒冬祭

“今生只是为来生准备”。她看着那些纷繁的雪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仿佛失恋者的魂,落成了多么美丽的一天

她安排了自己的后事
希望有人在她的坟前放一只蜂桶
生前很苦,让她死后还能在冰冷的雪堆里品赏人间温暖的甜

“这一次,她死得很彻底”
所以,记住——
路过坟地,要屏住呼吸,别去打搅她
让她安静地等候春天在她的墓碑上穿上爱情开花的新衣裳


晚安,那些即将逐一消逝的……

美好的风景,正在逐一消逝
剩下的,只有一枚夕阳还在独自恋着漫长的人间
那个赶羊的人,在路上放牧自己生命的余辉
倘若黄昏的天空不是他逍遥的草场,他身边的河流
又该把他带往何方

星光将要照耀大地,他的路即将山穷水尽
即使没有柳暗花明,他也不觉得孤单
他的羊群是他温暖的灯盏
今夜,他必须在一曲歌谣里圈住自己失散的心事
在一壶寂寥的冷酒中品味身后芬芳的故乡
在一缕寒烟上凝望远方的姑娘
在一滴水墨里,为做梦的鸟儿寻找童话中的祖国


顺从

风雨在写潦草的字。花园翻书,把光阴翻得一片狼藉
隐秘的水渍,氲氤着驿路断墙根的鸟鸣
一只蜗牛怡然自得地搬迁着自己
不在乎用尽一生的力气,也走不出一叶阔大的芭蕉

鱼儿沉到水底,落叶掉到地上
那只被旧房改造折腾得只剩下姓氏的虫子
情愿做一名见异思迁的偷渡客,卧在一株卷心菜里面
欣赏别人在灶膛里用温馨的柴火歌唱幸运的祖国

风累了雨累了,闲坐在花园边的长椅上等待着把梦晾干
懒得去打理信笺上的小火车被月光锈成的那堆废铁
草木自有枯荣,万籁依律起伏
今夜有光,无须悲欢
生命已然短促,但时间仍可一望无际
赶路的人,步履优雅,一心祥和,像一株安静的野蔷薇
弯下高贵的腰身,顺从尘世暗下来的所有重量


讲和

生活被欲望榨枯了油水,不再为我们提供更多美味的想象
提着灯盏上岸的人,漏光了口袋里的盐
他遇见的那只乌鸦用尽艰辛的石子
也未填饱心中的饥渴
乌鸦移不动自身的沉重的阴影
是提灯者堕落在现实中最具体的黑暗

恶梦仍然接踵而至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拥挤
身边可以信赖的好人越来越少
提灯上岸的人,拗不过命运的多舛
他在路边停了下来,他换上乌鸦的黑袍
灭掉身上的光,试着用一个顺从的手势与死神讲和
他能够留下的是生命的荒芜,无法原谅的是这个无耻的世界


再好的树也留不住鸟儿的飞翔

天地无限。再好的树,也留不住鸟儿优秀的飞翔
红尘虽然万丈,不抛弃生活不完美的前嫌
哪有走出明天八千里路云和月的精彩
你知道,时间总会把青春用旧
你也相信,孤独不该是
你命运固有的光影
所以,你不安于岁月的囚笼
像一只优秀的鸟儿那样自由地飞翔
把一处处陌生的山水演绎成我们奢望中的“诗和远方”

看你剑上江湖烟妩雨媚,听你箫中
万物春深秋阔,想你袖里乾坤星移斗转
作为旁观者,我不嫉妒一路陪伴你的风花雪月
作为欣赏者,我只为你是我今生最美丽的风景而心动


拒绝

谁在掘地三尺,寻那一米鲜活的阳光
腊梅初孕,不计较慵懒的虫鸣
被失眠折腾一夜的麻雀
看见一条崭新的隧道穿过了一座陈旧的大山

仿佛,所有的未来都迫不急待地要带走古老的秩序
美人一阵惊怵,又和衣蜷缩到床上
睡了一个糊涂的回笼觉,拒绝枯萎在提速的晨光中

没有一只麻雀能够飞越万水千山
唯有那株濒危的凌霄花
守在院子里
听腊梅出阁时说:“山外下雪了,我们并不觉得冷”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