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蒋晓青:明表哥的书房纪

2022-03-17 08:50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蒋晓青 阅读

他指春山,天雨落处
——明表哥的书房纪

蒋晓青

蒋晓青

蒋晓青,江油市广播电视台记者、编导;《江油记忆》编辑。诗歌发表于《人民文学》、《星星》诗刊、《新诗文》、《四川文学》、《诗选刊》、《青年作家》《中国新诗》等以及《子曰书院》、《华语女子诗歌》、《女诗人头条》、《南方艺术》、《陈璞文学馆》、《漫阅读》、《为妳写诗》等微信网络文学公众平台。


引子

【美国   哈特·克莱】
当太阳的淤泥泛起涟漪,
有多少我本当交换。

明:太阳下山之前,我要回
莲花的村庄。
青:禾苗,在暮色苍茫里,止步。
需要田野的沸腾,来救赎。
明:我的名字在田野上被尊严叫响。


首阳·白地

一月的星空,光芒远逝于炊烟。
在北街的附近,我摇动我的声音;
在沉寂的声音边缘,我见泥土开花。
而你不开花;所有的果实欢欣;

我抚摸万物之声,眼泪掉下来;
一万株禾苗,也许更多;
一万次呢喃,也许更多;
没有一颗星辰远离过我的深情。

我的语言错过你的天空。
擦肩而过的泪,被安静的夜,书写。


绀香

二月的河流看住了瓦屋之上的流云,
檐下,有无垠。并有你的姓名。
明的麦田不再诉说远方;
这里也是,
也是春秋仰望。一箩筐的光芒,
比喻了华灯初上。不低垂的痛苦,都很干净;

不低垂的天空,神一样庇护爱情和生活。
天空不说话。时光从哪里跑过?

他指春山,天雨落处。

明要劳作,为肉体的食粮,为心要说话。
被拆卸的词语和粮食,向了太阳——
莲花村暮色醒来,
红尘三十里,人烟响起,蚕豆的副歌识得归程。


莺时

我正好归来,百合开满了院子。
眷顾最深的光阴让我无处躲藏。
五谷的丰收在望;
三月的波浪,商量我们体面的活。
它们知道生动的日子,迟早要来。
麦穗与野花,尽皆庄严地长高。

繁华从来不会落尽;
夜色茫茫都静了下来。开门,雨水经过;
夜的画面,始终不属于黑夜。
如我,在春的面相里度过;

你不懂新生的竹子也在风的伤痕里度过。
日子的纰漏中,爬满了阳光;
我的生活就是我活着的模样。
就像我们的屋檐,从容的看遍我尘世的生活;
任何行走:无恙、懂得——它若鱼水,
欢欣的苦,却自在,却放肆,却活着。


槐序

四月,春色漫过田坎和雪白的墙壁。
衣裳颠倒,青苔长了一千次,时光也没回来。

生活,允许爱,允许语言盛开。
允许明——把隔年的丰收许给鱼雁。
生活这样累,书房升起,无法触碰的爱;
他知道,也愿意。

“谁说我们只能有柴房和猪圈?”
“谁说我们不能有书房?”

清醒时,明,看见,花想开就开了;
酒想醉就醉了。无话可说;明的话太累了。

拔除了牙齿之间的野草,
明的牡丹和玫瑰,一夜无眠,一夜盛开。
袄裙明白了季节,
木头落泪了。晨光缝补着窗户;
明的工具箱再无离恨——

各种声音,在春的烟雾里争执不下:
欲动,欲求名号,并要永远在身边。

明如挑夫,曾经妄想的光华,
他从灯火灿烂处背回莲花。


鸣蜩

明的征途有粮食,
有粮食之上的颂歌和形容寂静。
五月的天影堆满了麦粒,
打开的粮仓从不声张;明的夜晚缺了一角——
他的眼睛在各处闪光,迫不及待,
却又静若夜空。

远不是披红挂彩的憧憬。
他就要这样的欢喜陪在身边,
一辈子,来去自由。明,在建造自己的神堂。

三十年。这是明的等待;莲花开了又开。
也许明天稍有颜色,也许清晨。

也许质朴的清晨预见了幸福的底单。
明看院墙,是大河奔流。
他把稻麦装进信函,像最初的爱恋,
只为深情存在。


季夏

六月,明的阳光砌满了砖墙。
木头们各自成长。千头万绪,
口舌的声音被他放逐;他只浪费了一些歌声。

他要获得骨头。


兰秋

七月,半生放在蓝天下。
明用金钱证明了他的荒唐——
是漂亮,是傲慢,是清澈的时光
将他浆洗得发亮。

四套漆,书柜两米四,九千元;
明在七月里开始他的绣花——
三十年的荒诞落了地,他盛开了;
她在逆光中懂了他的忧伤……


南宫·葭月

桂花都来了。秋天的果实在密谋。
你的天空永远明亮。
雨天的燕子,从谷子上跃过的风,
都获得了骨头。
沃野千里的日子,继续它们阴晴不定的遐想。
明的书桌在奔跑;多少往事都白头了。

明的山水没有名字。
他就把自己安放于莲花的村庄,此处生,此处活。

即使院落和村庄不复从前,
他也爱着自己的意义。他在白昼和黑夜之间,
与粮食与书卷,说着来历。
许多梁上的燕子,谢谢明的回忆。


冰月

十二月,漫不经心地溪水归于寂静。
有茫茫夜色陪你,
明年的生活正在黑夜里沸腾。

你说的话已经在路上。通过四季,
你的语言可以飞——你们执手向爱;
闭上眼睛,庄稼都在眼前;
而天空啊,不够写满你心里的丰收。


明的歌谣

后来,灯火也一样漂亮。
沧桑匝地,许多山临风叹息。
生活鲜明的样子,它要说话;
日子里,丰收与歉收日复一日的经验,
它要说话。

终于又晨钟暮鼓了。照见书房的曙色,
也照见凋零的村庄。我依旧要爱这凋零;
春风络绎不绝,我走向阳光的台阶;
千山万水也不能阻挡我,活在您的面前——
土地喜乐,土地悲鸣,我在这里守候;
我熟稔桑麻草木、养生送死;
熟稔眼前的落日,是明天的曙光;

惠!你看冷风穿不过我爱你的灵魂;
你在遥远。你分明在。

(2017·9·20傍晚18:16于办公室)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