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韩国当代诗选|文德守、崔夏林、李昇夏等

2022-07-12 08:41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柳雪花 洪君植 译 阅读

来源:《诗刊》2020年5月号上半月刊“国际诗坛“栏目

柳雪花洪君植

韩国当代诗选

 

编者按:

二十世纪韩国的诗歌有三种指向性,一是传统指向,二是现实主义指向,三是现代主义指向,它们形成了一个动态的意义网。在传统指向的诗当中,人们可以分辨出传统抒情诗和知性倾向的诗;现代主义指向的诗可以分野出注重语言感觉的诗和非概念实验诗;现实主义指向的诗,尤其是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固化为强调事实与现场的诗。我们在组织这辑韩国当代名家诗选时,即是大抵按这五种分类遴选了一些精品佳作。涵盖的诗人从出生于1928年的文德守到出生于1960年的李昇夏等,以期凭此管中窥豹,时见当代韩国诗坛面貌之一斑。


花与语言

文德守

语言
碰到花瓣便化为一只
蝴蝶

语言
像声与意撕裂的旗帜一般
飘几下
倒下

在花的周围
潮水般涌来的语言
像火般为花燃烧过后
熄灭

语言
掠过花瓣时成为一只
蜜蜂。


听说雷能把梦劈开

朴栽陵

雷光闪过时
听说能把梦劈开
劈开的梦里,白昼降临

梦里
鸭谷白蛇
扭着腰光着腚
被发现的女人大事不妙

生辰外的鸭谷
栗子树上
是鸦群和鸢鲼群

还有一群红眼睛
打着鸣叫唤
嘻嘻哈哈
跟女人们对着眼闹

顺着雷劈开的缝
熬了三百天的梦噗噜噜
飞了个空

雷在梦里
照亮了三百天


快乐的信件

黄东奎

1

我对你的爱,不过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卑微,一如你坐在那里,日落风吹。但我想呼唤你,用你在无限的孤独中彷徨之时长久陪伴的卑微。

2

说真的,我爱你,是因为我的爱已经替换为无限延长到天限流的等待。入夜,山谷里大雪层层叠叠。我想我的爱会在某个地方缓缓停下。不过那时我可能会想着等你的姿势。我想在这过程中,雪会停,花会开,树叶会落下,再落下一场雪。


你可是星
——致诗人

郑玄宗

天上的繁星一般多的星星
海边的沙粒一般多的沙粒
闪烁的一直在闪烁
孤独的一直在孤独
便要等待到
我能走进你的星星闪烁的肌肤里
唱一首“我在闪烁”之歌
直到你的肉体化作
沙漠上巨大的夜,化作沙
化作刮过沙丘的干燥的风
直到练习爱上自己的虚伪
再看不见自己的虚伪


晨 诗

崔夏林

粗皮栎朝天而长
只要太阳升起,便一直长着
只因时常在升起,所以我们
无法知晓粗皮栎的新鲜
粗皮栎每天最早睁眼
起床便开着门往看不见的
国度走去,走过十字路口,走过市场和
铁道,到了天冠山的入口
粗皮栎的心升起月亮
被追赶太阳之心的预感包围
到那时,孩子们也从七彩的梦中
醒来,踩着自行车踏板走上
漆黑的森林,就连脸颊红红的老幺都在吭哧吭哧
咳着都要像叶子倾落般吐出
阳光从杂草丛的侧腰溜出
爬上空中,树木一齐
伸出双手,孩童一齐
张开双手,孩子们躲得很好
孩子们的路和领地都在天上
在那里可以与鸟儿结队
飞行,他们像黄鹂
或红尾的鸽子从这个枝头
扑棱扑棱飞到那个枝头感受流淌
的阳光,就像粗皮栎一样


倚在山门前

宋秀权


秋季的山阴掉过的两根眉毛
到如今还在没在看
大石压死干净的眼泪
顺着眼泪去到源头
是日暮站起来的江河
江底深沉的苦恼
活成石头闪闪发光
偶尔也像水中的游鱼
活着呼吸
还有一枝刚折下的山茶花
递在手里的样子

姐,到如今还在没在看
秋季的山阴掉过的两根眉毛,让那大雁
扔在了江水上头
我饮一杯,空一杯
偶尔也像枝头嫩叶上蹦跳的水珠
那样相遇

姐,你是否知道
秋季的山阴掉过的
两根眉毛
现在,正映在这汪黑潭里


母亲的染料箱

姜禹植

母亲在市场卖染料。但母亲并不是在卖染料。守着装有世间一切颜色的染料箱,把桔梗花色的染料拿给需要桔梗花色的人,把草绿色花液拿给心怀青嫩思念的人,把嫩黄的菊花汁拿给年华正好的少女,像分发梦想一样装在染料袋子里送出。再附赠上一片雪花般干净的心灵。母亲做着染料生意,连鼻涕都擦成了彩虹,把每一天当作世间最漂亮的霞衣给我穿上。母亲已经不在了。踏着染料箱里的染料染出的鲜花之路走向了彼岸。只给我留下一个染料箱子。只给我留下一个染料箱子,让我能够在变成大人的时候,仍然像稚童一样,将一颗心染成世间最美丽的颜色。


容 器

吴世荣

破碎的碗
会成为刀刃

在节制与均衡的中心
闪过的力
破碎的圆竖起棱角
让人睁开
理性冰冷的眼

指望着盲目爱恋的
碎瓷片
我现在赤着足
是等待割裂的

在伤口深处成熟的魂

破碎的碗
会成为刀刃
破碎的一切都会
成为刀刃


想去的地方

崔文子

树木在死去时会向悲伤的方向倒去
常年空置承担悲伤的位置
将死亡定位向那里
方能放开紧紧握住的泥土

鸟儿最后也会落回地上
知晓自己会死的鸟儿要落回地上
为了死得像个鸟儿
带着浮在虚空中的一生降落
碎步小跑
找寻想要亲吻的悲伤大地

未死的东西都是立着的
假装美丽
顶着无法承受之重
精神的脑门汗如雨下


在秋季

金明仁

顺着栾树林向上
叶片们啊,你们破破烂烂的
发出念佛声我仍摆不脱爱憎的债
茂盛的绿耳朵青青
叶片都带着生嫩的风声
求这债得到丁点减免
让我能在彩色的时光中再待一阵
岁月流过谁堆起的石坟,茂盛的
金达莱爬过山脊
掉秃了叶的一棵栓皮栎
年迈的路弯过山脉或空往旷野
只有芦苇默默吹出风的模样


那 天

李晟馥

那天,父亲坐上七点的火车去往金村
妹妹九点上学那天,妈妈老旧的
双腿肿胀不堪,我去到报社一整天
游手好闲,前方无事,世间完美,无所
欠缺,那天,站前大白天就有游莺徘徊
几年后将长成游莺的小孩干着杂活
照顾弟妹,那天父亲因为收账的事
与老板吵架,妹妹与恋人一同去音乐会
下班路上我看到一个穿着长靴的洋气女人
想着当一个人爱着另一个人,或许会想杀了他
那天飞上淡定的大树上的并不全是
鸟,我见到了在草坪拔杂草的女人连自己的
人生都一同整理,拆房子的男人连自己的天空
也一并捅破,我看见了捕鸟的老人和马桶的
亲切,那天,几起交通事故死了
几个人,那天市里的酒家和旅馆依然热闹
没有人听到那天的呻吟声
大家都病着,却谁也不疼


竹 花(选一:手)

崔斗锡

(手走过原始的草丛,捡过贝壳,烤过陶碗,削出木把手,安在铁锹和农具上,种地)

某日潭阳的竹田里有个七尺大掌正在午睡。村里的人都出来看热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便也跟着睡着,醒来就见大手无踪,人们都成了竹编手艺人。就连当时的吏户礼兵刑工房都不知道这件事,到如今潭阳的竹编手艺人更是忘了个干净。

更何况是手的去向了……


助手的梦

朴劳解

工厂的长夜
冰冷的肩上
疲劳像寒潮般涌来

噌,噌
踩着缝纫机,踩着梦一般的缝纫机
用两个计时器熬过整夜
助手用冰冷的双手
剪下玫瑰的梦
咔嚓剪下无法实现的妄想
将流血的皮模送上工作台
不停送上
助手仍然
想要坐上工作台
踩着缝纫机
像将军般威风地踩着缝纫机
做一件温暖的衣服
包裹冰冷的身体
缝补破碎的生活
颤抖着寒冷的身体
用剪刀和锤子整理
助手仍然
踩着缝纫机,踩着缝纫机
将世间破碎的一切
一个个连接起来的
助手的梦
在冷风呼啸的厂区街道
摇晃着跑过
瘦小的助手
泛青的额头上
启明星亮起


在日暮时呢喃

李文宰

当邮局消失,爱
也会消失,或许在这夜暮时
变得麻木那眼泪的房子
也会崩塌,人啊
说着思念,各自,藏到
视而不见里,空荡荡的青色时光
春日里,久违的地址
突然浮现,青山让
布谷鸟的叫声啄起
将亮起灯火的房屋抱在下腹
呢喃,春夜
孤寂也在升温
信,送往那地址的路
稀疏,不,在消失
黄昏久久地揉弄着邮筒
那里头的消息,定是温暖的

 
与画家蒙克一起

李昇夏

哪,从哪里传来哭,哭声
受,受,受不住的我,我
那哭声让我想吐,吐
要,要断,不,不断地
传,传过来
伸,伸着双手就像站,站在靶子上的
那种不,不安的样子
呜呜,那羞耻的
样,样子吓,吓坏我了
想,想跑

同,同化,啊不,童,童话的世界里
那家伙的那个哭,哭声
世,世纪末的背后没,没完没了的杀戮剧
脚,脚像灌了铅
让,让我自首?凭啥

鸡,鸡皮起了一身,空荡,荡的城市
不对,笑,笑声终于
终于疯,疯了也不一定
呜呜 木乃伊,空荡,荡的世界
我不,不,不承认。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