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彭一田:秋水汹涌

2022-11-11 09:00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彭一田 阅读

彭一田

彭一田,男,1958年10月生。独立诗人。出版诗集《边走边唱》、《然后》、《太平街以东》,1994年第三届柔刚诗歌奖主奖得主。


白露起

月光匆匆,依然欲言又止
鹭鸟一样面不改色
当时是少年
掩面吹匹夫之音
留在空中的倒影久不退却
鸟飞过是碧空之因
烧的香多,惹的鬼便多
那个一再处处小心轻放的人
拥有没病吃药的快感
因为晚上看彗星,被认为想变天
深山里,叶片的生与灭
都是无心的
草树也是,从青苔到叶梢
唯水能上天入地
白露是不经意来临的
可溪水陡然变凉了
山岗却是一条不会游泳的灰鲸

2022.9.7


边叔

海水上涌,滩涂趋于空寂
秋天在于云朵高升
收成只是表象
水之湄
日暮苍茫
一些大树被拦腰斫断
一些青葱小树被连根拔起
有的枝杈纵身一跃,从一地到另一地
秋天患上了记忆综合症
他有两个肚脐眼
另一个是诗
写得像诗,用了数年时间
写得不像诗,则要花上余生之全部
秋草弥散在光影里
像灰兔
当时他也如你
还是少年,夏季风为秋天准备
一个人,一座城
与海为邻,在星空尽头
飞鸟未随风

2022.10.3


石头墙

多汁的雾岚里
长青苔的石头镶嵌往昔
石灰桐油和糯米粉
现在是水泥,未来是什么呢
赵孟頫的秋天不在黄绿相间之中

因站立成遗石
旧石墙为熄灭而闪烁
历经风化的卵石不再被诱惑
无我,亦无未来
玻璃样的天空其实是嶙峋之途

遗石无执念
回到本初之相
亦无须赞颂和离骚
无处不在的石块,明日不追
昨日不待,乌石头不属于任何风尚

2022.10.23


太阳快落下了
天际先于山峦盯上星空
步履匆匆者
每天以自己为对手
拒收青草写给石头的信函
叶子贮满了阳光
就会离开枝头
而注满阳光的星辰站立于高处
和岛屿的气质相吻合
风雨绕路而过
那些年
为了看北斗一直在赶路

2022.10.2


海水

浸过海水的人
变成潮间带红树林
去证明海水,还是由大海来证明你
都不是无凭而立
深秋已然

你还是那么凌厉
一滴水西瓜大,一滴水柚子大
一滴水橙子大,一滴水葡萄大
一堆水群山绵延
漫不经心成就了大海

海水被反复证明
海洋深处的碧蓝一再入梦
灰指甲般顽强
像西地那芬成为伟哥
有一滴海水在灿烂之后迷了路

2022.10.7


抬头纹

去树林里走走
看到树叶簌簌地掉下来
一片泛黄的叶子,在空中握掌成拳
超越鸟鸣
旧叶落下来,新叶又长上树梢
收藏落叶的人
如今已随遇而安
阳光草草,秋水汤汤
有些断枝是由于自身的果实
杨梅、莲雾是鲜红的
木瓜是青色的
你是黄色的
树叶的灵魂一茬又一茬散去
健忘症埋入地下

2022.9.26


河流

不是所有水都随流
远去,秀河锦江
灵水永宁溪,以及南渡河
在去向大海的路上
回到天空
河里一朵浪花,天上一颗星辰
母亲河的最深处
奔流停下脚步
原地打转,一个漩涡形成
慢慢变深和扩大
花开花又落
成团的未来在反复归零
凭水立身
梦幻终究散去
披挂月光的草树
以本性沿着堤岸生长
很多树叶历经波折才落到水面上
单衣灭失的九月
一骑绝尘
骨骸埋进最深的冰封里

2022.10.9


次第花开

高原上
气息素静
披戴露珠的花序由上而下
渐渐开到了秋季

山岗以次第花开降低头­的重量
同时,绽放无数个自己
一些游牧者飞离
其间所经历的翠绿与白亮
宛如一刹那的虚幻

住高山之巅的人
离天穹不远
既便下到山底,依然形同冰火
落日已由淡黄变为橘红
秋蝉落到山上便成了星星

记忆的足音比翼而飞
将在下一场稀薄的霜雪中返回泥土
赴晚歺之约
心底的余烬仍然散发火苗

2022.9.27


解散

夜凉如水
过于激动的事物趋于寂静
历经数阵风
几场雨
秋天便径自空旷
草叶松弛
风也是,你来自五谷
也将回到泥土
鸟儿与云朵接吻,月光同草树拥抱
和放弃是同一个道理
秋天不为了证明
或兑现
徒手行走在泥地里的人
听到自然弹奏
比照向河面的灯光要柔和很多

2022.9.20


木瓜树

云朵迁徙
被时光虚构的季候
在动植物之间择时转换
峰峦上的婚纱
未能赶上你,飞鸟
是专门用来裁剪天空的剪刀

青草属于自己
不为任何动物而生灭
青木瓜和石头是同一个颜色
树叶是掉不完的
故乡发出的醋倒在路上
变色龙,它的歪嘴接近事物本相

有人在林莽里捡拾鸟语
有人发现嬉耍的露水凝成珍珠
它们曾与金色相拥
银滩上的树木被融化在了落日里
山河有棱角
天是圆的

2020.10.19


把自己藏起
果实在时光深处成为酒酿
由此上溯到一九五八年
仿制的自然构成循环
作为唯一逃路
黄昏来临时的灰寂
喝低了发际线
迁徙中的云朵看见堂哥
搀着瞎奶奶,走向我的父亲
永叔路老酒店
醉美了锦江上游来的乡党
酒把人喝醉,只是人籁
不喝就醉了自己
那才是天籁
多年来,旧雪攀着文字之光爬上井口
因为破绽
羞愧大都在酒后显现
而九月要下雪了
世界将会一望无际地旷达

2022.10.10


单行道上

秋天抖动翅膀
陆续减去身上的叶片
被落叶割裂的空气大拙若巧
未被摘走的果实在听禅
人如橙

秋风铄金
炊烟跟不上的地方
一朵白云跟随另一朵彩云
像一条小白狗与一条小花狗互撵戏耍
生出欢脱之气

两匹军马
顺着盘山道飞过吴岙岭
汽车则像蜗牛
不成材的老树拙笨地站在路旁
风依旧击打着虬枝

2022.10.4


黛秋

绿色草树
在模仿中长高
远看和海水是同一个颜色。
三角梅不似春季浓烈
复开或新放的花卉
以杂色居多
清淡得有些旷远。
台风已过,雾岚够不着月亮
飞鸟衔云而去
果蔬便得了多糖症。
虚构黄昏里
一个人的脚步响在劲草与落叶之间
他的心跳
也是虚拟的。

2022.9.25


风停了

芦花飞扬
与河流同行
自从被秋天释放
水成为草叶与石头的介质
什么样的树
就会长起什么叶子
长成后
决定去留的不一定是风
离开枝头的叶子
以梦为掌心,掬起一捧清水
里面坐着石头
被阉割的阳光有动物缺陷
谁的脸上卸去颜色
谁就能到处走动

2022.9.10


樵歌

烟雨苍茫
路口,把人群中的你喊了出来
一起离开大路
风雨只是低处的事

生而有翼
其间的摇曳和火焰有关
千山万水无未来
只有现在

无论是否经过
夜来香都会在傍晚开启芬芳
天已空
豆荚在秋天开怀大笑

月亮隐去
星星没有剃度

2022.9.16


天堂陌生

月亮和鸟有关
云与鸟角色互换
看着鸟儿飞过了月亮
月就圆了
他把头剃得像圆月
贴地的光亮中分裂出无数自己
被万物不停地看见
他看月亮
还是月亮看他
天地已然就此清了空
乖乖说,她小时候见到的月亮里
有只幼虎
它不下尘世
飞鸟也是别处的事情

2022.9.23


渡口

水发急
脸色和身段就变了
白水湍急
首颌颈尾诸联,泅渡在消涨之外
她与你,你和你自己
一个转悠自我情绪
一个研究标本,水波如树叶的纹理
她是你一个侧面
你在这岸,她在那岸
刀斫水不过是土著居民的形容
如今水还在
刀不见了
而天际线宛如一名虚无者
雨后的云团
也不太可能是新的

2022.9.30


肖像

黑风停在睫毛上
诞生即反抗
流水切割的峭壁,屹立了万年之久
清丽的眼睑隐入尘烟
一堆带火星的
灰炭,不止一次收到口信

他等待你时
你还没来
你到来时他已离开
不是那团大火,他会活过雪天的
山川的骨骼已被截断
一过马路
就看不见了村庄

买薯叶的路上
发现雨水无端端地落下来
广陵散已绝
秋风弹奏的又是什么呢
它们都没经你的手

命运在指纹上
腋下的嫩芽为它找寻意义
独自成林的草树,旷远而隐秘
当你终于迈开步伐
拥有了自己

2022.10.11


羞愧

小村云淡天高
飘逸的阳光听见木瓜吆喝
枝头鸡蛋花衔接寒露
花中有糖水,叶上无糖衣
一条被小径吃剩的
虬枝抄袭
1966年的孩子,从双臂间升起鸟鸣
鲜亮峡谷里
落叶遮盖住裸露的树根
吹过的风是不响的
沿着蚂蚁的路径,祖先在响动
风里也有
他比落叶飞得快
山溪中的沙砾照见红脸庞

2022.10.5


桂花又开了

从未被告知伸手
表决,草木却一直模仿
我已证明过了
如果要我一再证明,只能说明
秋风是无赖

你也是
每天吃东西
还因好吃,不断放低了长高的速度
红枣明虾柑橘杂鱼山楂红心柚
地瓜苹果烧鸭板栗五花肉
反复欢愉口舌

匆忙的秋天,迁徙的秋天
被砍斫的秋天
果实的另一面是搏击
拳头没了
枝梢依然在拼搏

又一茬草木从羞处来
经由天空,再回到泥土里去
很多人死后方生
一念放过沧海
你为何一生都要追赶秋天?

2022.10.21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