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张强:十字架下飞舞的精神碎片

2013-01-14 09:1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张强 阅读
  十字架“Cross”象征基督的牺牲,自君士坦丁大帝承认基督教之后或更迟一些,十字架进而普遍地象征基督教。自五世纪始,十字架纹样用在石棺、灯台、箱子以及其它物件上,取代了标志着早期基督教的“克·勒”花押字。至中世纪,十字形的标记使用更加普遍,成了教会权威的象征,用在骑士团的各种徽号以及武器和旗帜上。教堂建筑的平面图也按十字架设计。
  
  ——J.霍尔《西方艺术事典》

  
  碎片  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后现代大师费雷德里克·杰姆逊在表述后现代时期“人”的状态时,强调人在各种感觉的自然涌动时人的有机性,统—性的瓦解,而产生的,“分裂感”,“碎片感”时,用的较为频繁的术语。
  
  十字架一—太极图:作为东西方文化最鲜明的符号标识,它已经具备了相对比较的独立力重。
  
  按照黑格尔有关人类艺术形态三种类型的理论来讲,在内容与形式的协调关系上,古典时期的艺术达到按照美的理想来塑造美的形式,于是,美作为一种精神内容与体现形式之间达到了相互的谅解。内容与形式相统一,成为人类精神的永恒标志。浪漫主义的艺术是形式大于内容,这是由于蔓延的情绪吞没了表述的主题,形式的张扬成为情感的载体。那么,远古时期的艺术状态却是内容大于形式的,这种艺术的性质却是集体意识的产物。它以简要的视觉形式负载了沉重的时代,民族的文化心理内容,作为一种象征型的集体意识艺术。其内容远远大于形式。
  
  十字架实际上是一个有关文化的视觉标识,而在它的背后则是绵延不绝的传统。由无数的传说与历史构建而成的深厚文化板块,我们可以轻易地从中找寻到惊心动魄的情节与密码。它同时可以演绎出相关的现代神话。当然,其象征性质与内涵也是相当充盈的。
  
  于是,在现代艺术中,十字架被作为特殊的文化认知的对象,被赋予更新的象征内涵,艺术家在对之超越的观照中,逐步建立起不同以往的精神网络。这个超越与观照的过程,实际也就是对一切神圣与以往价值系统的全面破碎的过程。
  
  然而,十字架所包含的内容及歧分的意义又绝不仅止于斯,艺术家在其中的感受不可能是线性的逻辑联接,它囊括了精神与意识的全部综合活动与行为。如果说这种改变是由艺术家来直接实践的,这是毫无问题的。但问题出在艺术家本身所处于的具体的时代。因为,谁也无法想象中世纪的欧洲,会有人去对十字架这个神圣之物进行任何的所谓文化行动。
  
  高兟、高强正是在二十世纪进入九十年代之后,“十字架情节”开始蔓延于他们的意识活动的周围。一夜过后,周围全是各种各样的十字架:生活的十字架、金钱的十字架、意识形态的十字架、历史的十字架、艺术的十字架、理想的十字架、欲望的十字架、婚姻的十字架、道德的十字架、良心的十字架、理性的十字架、权力的十字架、东方的十字架……这些所有的十字架构筑成为一个虚妄的荒谬景观,它甚至直接影响到高氏兄弟宿命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以至于他们为了寻找这种与现实的对接,而不惜忽略更为明确的理性意图。臆想的幻觉开始频仍地进入他们的梦境之中:在黄昏的晚霞中飘忽而至的十字架;黄河滩边长出树根的十字架;矗立于广场上的十字架;十字架形状的摩天大楼……而所有的十字架又与大预言家诺恩特拉达穆斯预告的1999年“恐怖的大王从天而降”;天文学家预测的1999年将出现奇异的天文现象;太阳系九大行星将排列成一个巨大无比的十字架,地球居于十字架的中心(在占星术上,这种排列被称之为“启示录十字架”)这种极为罕见的星群排列将导致地磁的破坏、地球气候恶化、大地震、人类精神焦灼……等等这些巫术与科学参半的思想纠和在一起,成为高氏兄弟复杂的艺术感受根源。当然,我们在此已无法——或者说没有必要对其幻想进行正误的分辨,它的意义与作用在于,这些奇思异想对于艺术家的作品的直接动因体现在什么地方。
张强:十字架下飞舞的精神碎片  
  
  在此,我们有必要重新回顾一下有关十字架本来的历史含义。J·霍尔的《西方艺术事典》一书中对此说到:
  
  真十字架的历史(True Cross,Histry of the) 它叙述基督十字架的历史,远溯至伊甸乐园一直到达七世纪罗马皇帝赫拉克利乌斯时代。
  
  1、智慧之树的树枝   亚当被逐出乐园时,手拿一条智慧树的枝子。
  
  2、示巴女王礼拜神木  这条神木找到了通往耶路撒冷之路,它成为一条溪流上的独木桥。当示巴女王拜访所罗门途经此桥时,曾伏地跪拜。
  
  3、毕十大水塘,神木后来漂流到了毕十大地方的一个水塘里,于是水塘有了医疗的神力。
  
  4、寻到(或发现了真十字架)   公元313年,罗马君士坦丁大帝颁布公告承认基督教的合法性.大帝之母海伦娜也加入了基督教,并发现了基督的十字架。
  
  5、真十字架的光复  七世纪时,罗马皇帝赫拉克利乌斯拿着追回的圣物进入耶路撒冷时,脱掉王袍扛着十字架,步行进入耶路撒冷。
  
  由此可见,真十字架的历史是一个有关神圣的话语。在西方美术史的古典部分中,十字架以及构置的上下文和传说成为视觉演绎的主要线索之一。当上帝死了的噩耗迷漫在现代上空时,人类已经学会用冷静的头脑来对待跟前的一切,如果把上帝也看作是人类的产物,那么,什么时候杀死他又有多少要紧呢?于是,上帝成为人类意志化摇摆的真实对象,其存在的状态与人类的社会情境转换密切相关。
  
  现代艺术中装置艺术形态,实际上是对一件或数件现成物品的直接挪用。这种挪用的方式又不仅仅是无逻辑的配给,而重要的是阻断现成品本来的功用企图,在转换应用的情境过程中,提升其特有的精神内涵和视觉指向。通过新的,富于文化逻辑的内在联接,以达到艺术性理想目的的全面实践。
  
  高兟、高强的现代艺术创造实际上已经坐落在一个异常怪异的境况中,一方面他们的艺术有着明确的装置性,即对现成品的直接挪用;另一方面,他们却又要花费相当的精力去制造新的物品,也就是说,他们所需要的现成品并不现成。这就需要他们根据需要去打造。同时,由于他们针对的目标是现实中所没有的——如十字架之类,这就注定他们的艺术必然带着强烈的再现性与表现性——在打造的过程中,个人化的选择也就当然地渗透其中,这无疑是对他们艺术的纯粹性是一个考验,因为他们对自己的艺术的定位是远离雕塑的表现性质的。当然,这种两难有时或许也是一种契机,毕竟他们可以在施展打造的主动空间中,可以赢得某种转身的余地。
  
  大十字架的四种状态是高氏兄弟的最新创作,其间有着我们以上所指出的诸种可能,但仍可以从中寻找到富于兴奋的种种情结。按照他们的预先设计,十字架的打造需要这样的材料与程序:地球仪、《圣经》、电灯、金属链、有机镜面、线坠、钟表、镀金数码、;蜡烛、录音机、黄土、血浆、水、火柴、手枪、电扇翅等。在具体的配置上,我们无疑可以获得许多新颖的视觉经验:
  
  A.有数码的十字架   用截面为七组的门洞组成红色基调的十字架,十字交叉处为一透空的方形空间,里面悬吊一个地球仪,每个可以开启的门洞内是黄色的有机镜面,可以在局部的观察中获得荒诞的幻觉感,小门关闭之后,随意组合的字码中,隐藏着历史重大变故的时间。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