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帕男的诗 | 和上帝没有可比性

2021-09-30 09:21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帕男 阅读

帕男

帕男,原名吴玉华,瑶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学会会员,《37度诗刊》总编辑,楚雄州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省七届文联委员。著有诗集、散文集、长卷散文、长篇报告文学、报告文学集《男性高原》《落叶与鸟》《裂地惊天》《帕男诗选》《落花,正是一个旧时代的禅让》《一抹秋红》《俚语湘南》《等我驾到》《第37只兽的阵亡》等20余部。《帕男诗选》获第十九届鲁黎诗歌奖、第十九届柔刚诗歌奖提名奖。2015年获首届“中国城市文学”诗歌奖。有作品发表在《诗刊》《中国作家》《人民日报》《海外文摘》《诗选刊》《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新加坡诗刊》等。


色戒

A

这只昆虫  也可以定义为无名氏
这样免得费猜  当然我知道它  就是一只云南最普通的
甲虫  可能刚交合过
就牺牲在了我的脚下  我深深自责的是
我还未来得及
告诉它  五月九毒日  慎发泄  戒荤腥
犯者夭亡奇祸不测
它就这样牺牲了  我还是第一次
将牺牲一词给了一只昆虫  绝非是我喜欢张冠李戴
而是它死得其所

B

我不是小看  另外一只
明哲保身的甲虫  擅自脱离虫群
躲进墙缝
那一刻
我在想
虫界  可有王法
又可有虫
食过人间烟火

C

只要不是前赴后继  就不必过多担心
还会有别的
甲虫  重蹈覆辙
很少有两只以上  重复
一种死亡方式
虫界  也忌讳拾人牙慧的悲哀  假如  果能色欲撙节  自可百病消除
我肯望  每一只甲虫
都要切记  服药百颗  不如一宵独卧
尤其劫后余生者
更要好自为之


和上帝没有可比性

A

硬要把天空抠疼了  泪眼婆娑
我并不打算可怜
一棵争宠的榕树  被伸向人家墙角的根须
斫了
血  汩汩地
冒出地面
像未打扫干净的战场

B

一场接一场地悲情表演
大地渐渐地
被感动了  她们是知道的  以身相许的含义
每一片叶子
都没有打算过
要回头  就像一般人从不会再去找一条老路
有心回家的人则另当别论
而今天  一场雨水
名义上说是洗礼
其实更像是一场浩劫
雨水过后
反而暴露出早已长满花草的伤疤

C

要复垦还是复绿
自己拿捏  我想就不要复垦了
晕锄的人
越来越多

D

花花绿绿好看  但我更喜欢清一色
仿佛一瓶纯净水
我不会放纵任何一只龟鳖  可以有半点奢想
本来就不是她们的家
病的男人
和病的女人不一样
病愈后的男人和女人又不一样
女人盘算
要多  上帝的盘算也多
几乎无时不刻
男人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  和上帝没有可比性  其实就是一只鬼
有的恶名在外

E

捧读一只鬼  手不释卷的
往往还是女人
幸好苍天有眼  所以  悖论镜子
与女人
面对镜子
男人最怕照出自己的祸心  女人则是为了检点
以为无懈可击
捧读  还有是因为驯化的需要
男人  最好
自觉化石  像地球豢养的许多宠物
诸如恐龙
猛犸象
以及祖先豢养的
那些神像

F

大意是  造神像时
就想到了  关于喂养  这是一笔
庞大的开支
以为献祭三牲
就够了  还以为献祭人
毫无私心
从他们跪拜的姿势  以及喃喃自语
就能看出
许多破绽
循规蹈矩的人
往往不信  所有偶像
都不可能张嘴
更不是
良药

G

我更关切的是  一棵老槐树
就怕他暴饮暴食
这样的阴谋不止一次了  也有的人要想粉碎
凭老槐树的经验
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但毕竟老了
老的隔墙
就是一个例子
经不住风一挠  就全身瘫软了
我最怕见证
留给历史一堆晦涩的枯


放下肉身不等于任其腐朽

A

把一座城池叫做夜店的不多
最多一两座  打开城门  迎客  最好以漂泊的方式来
让灵魂驮着肉身

放下肉身
不等于任其腐朽
而是让灵魂腾起来  有时间去多关注远处

并非这就代表着追随
只有忘记光阴  才可以救赎过往
一座城池  更需要安身立命

B

不需要对任何事物都要警惕  比如一只闹钟
挑一个自己喜欢的时间
一天只给他一次
鸣叫

最该警惕的是
自己  不能再次酒醉了
有人企图  要贱卖你的名字  且不把你放在安静的地方
可以想见

看不惯的事情还得看  比如饲养乌鸦的人越来越多
大抵是厌倦了闹钟的鸣叫
却热爱乌鸦
肯定是想找点寄托

C

我认为我是孤单的  尤其在黑处
一盏灯抵何用
完全是想借此破解
黑与敌对的
勾连  真正的黑处可能也有温暖  众多的人香甜酣畅的睡眠
即是例证

我是孤单的
不用再证明  在黑处
一盏灯
反而暴露了
我最脆弱的那一面  孤单
幸好不是贬义词

D

骂人  骂到爽的时候
就应该停顿一下  梳理几个新词
留待下回

骂人最是无奈之举
有秋蝉的呱噪
就够烦的了

但又不得不骂  像有的贱皮子
我想起少时  用竹条子  抽打漫不经心的牛  尤其解恨
但我并不想多抽


一片森林将要死去

一片森林  每棵树都像拜把子
兄弟  不管鸟叫破嗓门  都是三缄其口

实际上  这些树
直到伏法  才会恍然大悟

每棵树  可出卖的也不多  尤其在斧口之下
攥不住时间的手

倒下去  或许声音依然轰然
但那已是对这片森林  敲响的最后丧钟


镜像

倾诉者

向一棵刺叙述疼痛  还不如向一把锥子炫耀
像一碗卤水
那样安榻
等待着
一切待卤之物
乖乖上当

观赏鱼

它们只是互相舔舐
无甚爱情可言  像一炉的矿石
别说爱过

一滴露水
打从阳光面前走过
就开始满面春风

采花人

到处都现出了抓痕
有的还像鸿沟  肯定产生过矛盾
像错爱者

路人乙

甲  我没有看见
乙  正好路经我的地盘
我的地盘并不广袤  就一个巴掌大小
来不及问他的名字
也没那个必要
就称他  乙
这多好  他们或许也会称我
丙  呵呵
那就丙吧

借口不还

和占有的区别  在于真的喜欢
螳螂的那种喜欢
委实有点惧怕

网名

罩上一件外衣  却不是因为
衣不蔽体
他道是  以一叶障目
便不见了
泰山


你就是我的良人

我没有说漏嘴  你就是我的良人
对于一盆只开在半夜的花
风尘中
打死我也不会说
良人  三千多年沿袭下来
这样的称谓  大家听了
都觉得爽  站和坐都有大是大非  而且牵涉面还不止是
左右  每一个手势
都需要谨慎  否则会倒向时光
这样的疲劳战术
始终不妥
不如选择留下一片遗址  覆盖些花草
给花草一定权力
但我还是保持我过去的立场
你就是我的良人
当不当面  我都要这样喊  良人  只是不要相信巫医
独有时间可以止痛
良人  这不仅是我  对一盆花的定位


大音

只是听不见而已  有无数的蜂鸣器
而且遍布每一个角落  别以为身体的内部安静  最不安静的是最近处
谁听到过黄昏落下去的声音
满地的  而且层层叠叠的伤痕
被一阵夜色掩盖  我也在掩盖
一个不争的事实
我恨过某些人和某些事物  但恨得并非天衣无缝
由此及彼
你也一定恨过我  我是从刀把的立场
发现的  大都比我想象的笨
真正聪明的
是我倾其所能  都无法听到的
更不指望  可以破解的声音  有的声音根本就没有密码
比如雷声  为和要在黄昏而来
像一队哀兵  还号称浩浩荡荡
但蜂鸣器  以及制造声音的一切机器  包括暗合了某种心理的哑语
都不是我的宿敌
别轻蔑就是


瞳孔

在瞳孔里  可以养足够的麋鹿
但不要饱和
甚至只需要住下一对夫妻  别以为这就是吝啬
真的吝啬的
是作秀的那些人  只愿走漏一小点

瞳孔  是最后的净土了
但没有必要
对这个世界必须警惕  你可以建一圈栅栏
加一把锁  画一对麒麟
等等

杂沓一些就杂沓一些
但灯不能泯灭  瞳孔不能趁黑  而且这样的欲
对于欲  再小
都像是子弹  不用愤怒就可以洞穿
所有  万一瞳孔做不到壁垒森严呢


子夜,本身就是一宗罪

给子夜一杯烧酒  那时候
我已经不知道孤独  更多的是把自己当成了文字
应该站在第几行第几个字的后面
等一杯酒下喉
子夜肯定就会奔涌起来  这和我见过的所有的大河
都不一样
你看不到半朵浪花

含一颗糖  故意把子夜后那段时间搞得很甜
但我不屑
有的人  硬要往子夜的身体里
扎一枚钉子  这也不可取
钉子的性情
还需要烧酒
去煽情

不曾想到  子夜
本身就是一宗罪  天亮后就可以定谳了  是包庇还是销赃
或者强奸
假如数罪并罚
给子夜判一个死罪
那就没有人孤独了  做一个文字
也很悲哀


那条鱼回游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做酸汤里的鱼  它就做
做瓷缸里的鱼  它就做
做江湖里的鱼  它就做
我没有许配鱼的权力  当年将一条成年的鱼许配给了自己
我就知道错了
它没有和我道别
只和上帝耳语了几句
就出了远门

既然去了  也就也没有再指望它能打道回府
宁可让自己沦落到
围满的陌生人
而且对我一知半解也好
过了六月
我就不去怀念了
那条鱼回游的可能性
几乎为零


剥削是一门学问

想要剥削我的肉体   你就剥削
还想剥削我的精神   你就剥削
我也剥削过别人   到现在还想
向你分得一杯羹   我已入魔了
需要界定   这还不是一种顽疾
可以根治   但需要时间和地点
以磊石的方式   只要互相需要
就不算剥削   充其量叫做利用
或各取所需   这样的阳谋可取
不像远方   给人以暮年的感觉
成熟是一种剥削的结果   被逼
接受所有的死讯   还以夕阳的
现身说法   企图说明阴晴圆缺
以至忽视了各种馈赠   这样的
隐性剥削无处不在   像寄生树
想要剥削你就剥削   责无旁贷


老路

别和我聊起那条老路  别和我吹嘘那条老路上的石头
别和我讲一匹马的过往
我不可能为一个石头放开想象  一条老路
收养了那一匹马

风总是以说教的方式
我只是无法阻止  一匹马的快速老去
还不及暗藏在丛中的一块石头
制造出了大片争相老去的假象

老路老的并不庸常
只是我不愿再去提起  那些石头仿如乱句  艰涩难懂
那匹老马
也省略了老套的结尾


归处

洞开  也有风险
先不谈放虎归山  风会进来
会打乱
已经的平复
一滴雨  也会在风的唆使下
慌慌张张
进来  究竟要看个什么  本来可以心照不宣
就在场外
还没有上演
任何大戏之前
风该去处
雨该归处
就像  归顺了这屋中的


他朝代

那些残破的烂铜烂铁  还有
比对着  旧时的江山  一并展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为几个小钱
就把几百年的江山卖了

大雨  是不是为阻止后来者
才如此
猖獗  其实未必是猖獗
是俱伤

那个朝代  包括那个朝代的王
将一个病入膏肓的器具
或者象征
交给后来

残破的继续残破  在大雨里
连王的印
校兵场和菜地  以及
一款垂帘

那些王朝的道具  居然还在流行
只是在嗜旧的
人群里
仿佛就是他们王  活着


我是你的痛痒

花是春天的痛痒  蝉鸣是夏天的痛痒
我是你的痛痒

选择一个日子  谈不上悲喜
倒一地酒  复原出高粱  给高粱一个惊喜

酒不是五谷爱人  是己身
像光芒不是灯的爱人  也是己身  照亮我在最黑处的身子

不能是蛙  那样的匍匐
有诋毁之意

开宗明义  我就是你的痛痒  也是天地的
最知痛痒者  依然只有你


大秦那些毒

倒一杯毒  当攮来一个情妇
就倒一杯毒
足矣  一杯毒
毒倒一片  一杯毒
毒倒一片也算了  怕余毒  毒倒几个千年

倒一杯毒
就一杯
毒死一个算一个
先别问
是谁留下的大秦那些毒


你和灵魂还有什么关联

越来越惧怕  像一只瓶子  无论是广口的
还是圆口的
一个瓶塞就可以堵住  灵魂的去路
多少以挡墙
瓜分这个世界的人  最后都被这个世界瓜分了  世界就是一潭水

几根大梁  在互相赞美说
有趣的是都没有用到担当一词  而是尖刻地
把梁上的
一片瓦批得体无完肤
有必要这样吗  如果有一天你们敢将瓦驱走

那就裸着吧  像思想裸着
就会招至一窝蜂的苍蝇  加以棍棒  蜕皮的思想
还有何用处
不是蝉  也不是蛇
以它们是手段才可以对付

你或闭上眼  和这个世界讨价  那是错误了  寄生的理由再怎么充分
都做不到
让人心服口服
寄居的悲哀
谁都懂

看光芒的私处
就会发现  和自己的反面极其相似
仿佛住过的邻居
彼此打个招呼
互相揭短就不行了  最怕深喉  一只黄雀和一只螳螂

不是一次死亡事件那么简单
多少人梦想  做一只黄雀  或做黄雀某一个部件
最好是翅膀的
关键  飞翔是奢靡的
最好先打消所有的幻想

只要不做一只瓶子  瓶子的痛楚太深刻了
也是一粒麦子的教训
被煮熟  就那样  还不是说轻而易举地束手就擒问题
而是被煮熟了
你和灵魂还有什么关联


本体

将本体摆好  再去找一个词形容
我做到了  但非常别扭  我将这件事一五一十地讲给了另外一个写诗的人
一个喻体
真有那么重要

汲水的过程
我经历过  在村子的西北边
一口打了一年多的井
加箍边的时间  又是一年  那天汲水

费时不过几分钟
我对水已经没有那么渴望  而是渴望
水能开口
每个人都有内心深处  凭什么非要凿开  而且大刀阔斧地

我是不是你的喻体
很难讲  多数人喜欢把自己比成蝴蝶  为什么不是巫
不是鬼
美好东西  即便是多数

打着喻体的牌子
招摇过市  我可以看在眼里
一个喻体而已
本体还在  原封不动地


履历

捞一把  历史最底
或许只能捞起几个石头  其实也只有几个石头
想要石头说话
这才是硬道理

捞起的是鱼肉
最多可以呷一口酒
晕乎乎
倒是像那个史家


金属蛙

和鸟见了一面  这是事实
在我家的井沿上  你也在井沿边  看似你没有在过井底的经历
对鸟有些不屑
鸟客气地
撂下一句话走了  你琢磨了半天
作为蛙
能听懂鸟话  已经不易了
而作为鸟
对蛙更多的是怜悯
鸟是天空的主角  而蛙不至于幼稚到
不懂金属的
属性  给蛙再多翅膀
也是画饼充饥
金属蛙
充其量  只不过鸟们惯用的祭器而已
又不是
会歌唱的金属


金属年代

尽管我厌恶  金属的声音
总是像一把刀子  但我愿意接纳金属
为我的兄弟
硬朗的东西就是不同  它们不善于耍阴谋诡计
以至于
性命干脆
生锈了  也还保持
不屈不饶

我怀疑过  金属的疼痛神经
是否为零  但哪怕
风总能找到它的痒处  我还怀疑金属容易遗忘
尤其遗忘自己
包括简单的名字 当金属被人无辜敲打
仿佛是在痛我
我更怀疑  我是不是金属的孪生

造假的年代  就像有的年代戏
以为我不在那个年代生活  还以为以合金的方式
可以做到雌雄同体
继而渲染
不要爱  不要爱情
也不要婚姻
靠不绝于耳的声音  传宗接代
反正我已经是不习惯了  假如去到一个没有金属年代里


明月在前

未曾见过  死了一千遍的女人  还会从黑黝黝晚上长出来
安然于神龛处
拔节的声音仿佛《安妮的仙境》
难道她是班得瑞的女人  但又更像是卡农的  但《执子之手》般抒情好像早过了时代

我们说的妖
一定是说女人  而且是欲爱不能的
妖  在这个世界上
只存在坟的底  一袭的黑  是不想看到那一百五十七位自杀者

每一个自杀者都是一粒尘埃  也都是妖的亲爱的  可往生的尘埃最不能容忍妖以泪洗面
于是只能笑吟吟  最多可以小半夜的沉郁  可以贪睡一会
在赖热·谢赖什怀里  还是想请妖忘了那个大雨滂沱的星期天 
即便再死一千遍

再死一千遍  可以逐个
看在眼里  鲜活的爱人怎样质变成
亡灵  那些急匆匆的亡灵  自有去处  不一定都去天堂
而在地狱

再死一千遍  这偌大的世界
本来就是一座偌大的活生生的坟  妖死不死都一样  不少的死了的活人们
比妖死得还深邃  这深邃最像妖昨夜里喜欢过的  莎拉·布莱特曼唱过的
那一首《黑色星期天》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