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向明的诗 | 美少女已不用血做梯子

2021-11-16 08:39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向明 阅读

向明

向明自白: 向明本名董平,乳名仲元。湘省长沙人氏,系一年龄已非常高的文字工作者,一般称之为诗人的那种怪物。他对这种「抬头」(title) 不高兴也不排斥。他把他写的那些长短句,与他自己身体上的各种排泄物等同看待,遇到内里必须或外在剌激,就会像排汗流泪甚至如内急一样的自然流露。所谓写诗就不过如此。绝非世上必备,甚至也不如一个环保工作人员一样的重要或必须!他总把自己看得轻!


巴比塔

事实上你不知道
从来就不知道
你已被远远地抛出地球
流亡在太空轨道上

不信
你去问问嫦娥
她在那空空如野的荒山
等得白发已经不止三千丈了
高处早已不胜寒,
也从没见过
一个冒出头的塔尖
可以让她舍舟登岸

要知道不止是上帝
就是我们这凡人也讨厌
叽叽呱呱群聚的一群大嘴吧
吹牛要建造一个通天的高塔
直通云霄宝殿
你那区区小脑里的有限AI
能胜得过ALL MIGHT GOD的
无垠大法师吗 ?


致潘维

你曾送给我-本书
我险些就被它陷住
没想到里面会那么深
底下尽是稀土
够我制作好多好多
对这世界探测不完的诗

白发的我
从不曾喝过
少年滋补的心灵鸡汤
青年也没机会必须悪补
除了硝烟和消瘦
侏儒的岁月里
不敢有任何赊欠
吞口水都是奢侈

你说别把雨带走
那是少女用血做成的梯子
我只能羡煞的笑笑
已经被雨失身很久了
美少女已不用血做梯子
而是如你所见的一个个掉落
而且摔得粉碎
从来不曾有春天怜悯过

2015/12/28


旧照

一张发黄的照片
唰的一声自书中掉落下来
那上面的人让我吓一大跳

我问一旁在缝补的老妻
这会是谁呀?
搂着妳那么亲热
一幅不正经的样子

老妻瞄了一眼
没好气的不止大笑
好像在笑我
老得连自己都认不得了

「那时奴家才刚二十不到!」

2019/9/1


淘米

已被辗压去其粗糠麸皮
只剩全身苍白的米粒
始终想不通
为何还得被水不断冲洗?

经验老道的奶奶听了
赶快说:
「那不是冲
那是淘
淘洗掉
那些混入的稗子沙礰」

2019/9/5


昨日

昨日像蛇一样
一节一节的弓身而过
昨日像蛇一样
一口一口的把我们吞食

像存钱一样,一个铜板
一个铜板将昨日小心投入
吝蔷得从来不敢挥霍

绝对想不到
最后昨日却都碎成了
一大堆眨值的诗

不知是那个大师的经验
说诗人都不会有明日
如果你不像蛇一样
早早囫囵吞下好多个今日

2019/10/24


失言

有一天拍全家照
我说:
「我们这一家
儿子比谁都高
但是
他最小」

正在掌镜的孙子
不满的大声问:
「那! 还有我呢?」

2019/10/27


过硬

打小就听到大人教训
做事都要经得起「过硬」
尤其小孩子莫要「蛮干」
这两句相互矛盾的老家土话
一直搞不懂真意何在

活过这么多岁月折磨以后
才从苦难中体会出
前一句的意思大概是:
「要功夫扎实,
经得起硬碰硬的考验」
后面这句意思则是:
「要懂得通权达便,
见好就收,不要蛮干。」

2019/12/1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