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阿一:诗·晬语

2022-10-27 08:48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阿一 阅读

阿一

阿一,女士,主任编辑,业内获中国时事报道奖、中国地市报新闻奖、四川新闻奖等160余个,获“四川省报纸副刊十佳编辑”荣誉。出版个人文集《怀想与歌吟》《中国书生》《德拉姆客栈》。兼写艺术批评,序评类入图书二十余部。

 

关于诗与哲学、灵性和神性

1.有些诗不过是穿了件韵文体或分行排列的外衣罢了,诗更需要“里子”,即贯穿一种诗的精神: 艺术地、浪漫地去把握世界和接近那本体。

2.诗是操纵感官世界的手段。诗是心灵感应的艺术。诗是人的自由的自主的创造力的一种高级的精炼的运用。

3.哲学把心灵从感官那里拖出来,诗把全副心灵沉浸在感官里。
哲学所用的是凭理性的玄学思维方式,诗所用的是形象显现真理的思维方式。

4.哲学可以写的像诗一样。诗却不能写的跟哲学一样。

5.把诗歌写成哲学式语言的警句诤言,诗人便成了愚蠢的诗人了。

6.用你的直觉,用你的想象,用你的灵感,用你的体验,用你的冲动,用你的语言,用你的此一刻的感受性和洞察力,用你此一刻的感受性和洞察力连接起彼一刻的感受性和洞察力,便绵绵不绝了,它们都是你的,都是你当其时则显,或是,或隐或显捕捉到的诗句。

7.诗打动人而非说服人。

8.观照与思考,感官与精神。自然之中见出精神,客体之中见出主体。诗使物化自然转变成精神的自我实现。让精神与自然握手言欢,合为一体。

9.从不停留在事物表面,他的精神总是掘入事物的最深处、隐秘地。诗人要具备这样的透视力、揣摩忖度的纤细触觉。

10.“我思故我在”,与其说是一个哲学命题,不如说是一段质朴、单纯、自然的思路,不矫揉造作,不扭捏作怪,顺着你的情感直觉顺着你获得的想象和启示去滑翔和潜泳,眼眸一瞥,心地一颤,像阿波罗的竖琴奏出了音响。

11.诗歌是“离地万里”的艺术,诗歌是“掘地三尺”的艺术,诗歌是“离地万里”又“掘地三尺”的具备两个向度的艺术,是根与翅的混合体,于是,诗歌在天上和地下之间盘旋,升起,飞翔,降落,凹陷,上上下下,之间漫长的角力,就是不好好在地面站立,站立地面的,平铺直叙吗?寡然无味吗?叫不叫诗呢?

12.
说你不要只沉浸于你自己的世界。
诗人说我关注的是全世界。

13.语境的逻辑、意蕴的逻辑、修辞的逻辑、物理的客观逻辑。逻辑,并非只在哲学中探讨,诗歌及艺术中同样可以探讨。缺乏逻辑的作品,难以在时间修持的文化园林里生长不息。

14.
有没有一句诗,让你瞬间泪目?
有没有一句诗,让你瞬间开心?
有没有一句诗,让你瞬间柔情?
有没有一句诗,让你瞬间安静?
有没有一句诗,让你瞬间记住?

有没有一首诗,让你瞬间泪目?
有没有一首诗,让你瞬间开心?
有没有一首诗,让你瞬间柔情?
有没有一首诗,让你瞬间安静?
有没有一首诗,让你瞬间记住?

15.
有些感受超不过年龄,因为没体验。
有些体验超不过悟性,因为没脑袋。
有些脑袋超不过境界,因为没观念。
有些观念超不过觉知,因为没实证。
有些实证超不过灵性,因为没魂魄。

在可见范围内,人是宇宙的高档生物,身、心、灵,俱全,方可称作大言不惭的“万物之灵”。诗人,应该成为神甫和尚道士那样的连接天地的通灵人,是作为诗人对拓展诗歌表现力的最高境界。

16.与某心理学教授吃饭,说到灵性的问题。他说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的最高层不该是自我实现了,是这个“灵性”。他送我一本书,日本人江本胜的《水知道答案》。水有灵性,况乎人呢?

宗教是唤醒灵性的重要途径之一。我爱东方审美智慧和佛家的哲学情怀,如沐浴一片梵乐馨香之中,格局宏大,关爱悠远。宗教不尽然从头至尾是精神的麻醉剂,科学、艺术、政治、爱情,发展到极致的时候,并非井水不犯河水,往往在最形而上的层面上,与宗教相遇了。

一个诗人应该是具有宗教情怀的人,于是,他具有了敬畏心、悲悯心。

17.泛神论者,是成为诗人的必要条件。

18.
穿针、引线、编结,缝制精神的诗行。

穿针: 进入事物内里的门道、窍门;

引线: 导入什么样的内容物,是棉线还是丝线,是涤纶线还是纺纱线,是原色纱、漂白纱、上色纱还是什么线。每种线都有自己的特性,根据自己的需要来选择;

编结缝制: 用你的直觉,体验,想象,启示,象征,暗示,暗指,隐喻等,穿插,勾连,交汇,通融,用你的语言织出无穷的花样、织出具有弹性韧性的棉布、锦缎或纤维混纺化纤来。

此过程中,还要有意识打破语言的规范,追求新奇的陌生化与象征化的美学图案效果。

19.保持你丰富的感觉经验,而不是给诗句用概念化的词语、用一个定义或一种法则来代替丰富的感觉经验。精密的分析和严格的推理可能使感觉的源流枯竭。就像我们看一幅画或听一首音乐的时候,首先感受的是视觉美或听觉美,是从优美的旋律或迷人的色彩中寻求某种思想意义。

20.诗歌的智性是躲在感性的后面的,或说藏而不露的。

21.
感官的呼唤: 清新的感觉,蓬勃的生机,开朗的性格。
智力的明晰: 纯粹的思想,冷酷的智慧,清醒的意识。
——诗是感官与智慧的交响曲,在诗行里有着微妙的平衡,是敏感触微的感觉力与智力生活分析的——水乳交融、握手言和。
——智力和智慧,你耐心一点、节制一点。

22.
将抽象的观念归于形象的感觉。
将幽暗、隐潜的感觉写出来,在意识的光照下而闪闪发光。

23.诗既是人与神圣自然关系的一种圣约,又是对我们一旦忘记这种关系必然遭受惩罚的一种预言。

现代诗,就是灵光片语,上帝之思之启一不小心掉在人间的旨意。

诗和音乐,是连接人间和上帝的妥妥的文艺样式。

在我们这个大体相信无神论或缺少宗教情怀的国土上,诗人和音乐人是可以也应该去做一些富于诗意和神启色彩的功课的。

24.天地有大美。人与大自然的草木花树声息相拂、心心相印,彼此观照,人已经有着广义的宗教情怀了。 诗人啊,写一朵花写一棵草,花亦花,草亦草,可也是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25.古诗是吟出来的,现代诗是抓出来的。相对而言。

26.何妨说,“虚拟”是一种“内心的现实”,文学艺术、诗歌、宗教、神话等等之描绘的“梦幻”“神游”“境界”,温暖慰藉了多少普罗大众的苦涩情怀。

27.更偏重于表现的抒情类,比如抒情诗;更偏重于再现的叙事类,比如叙事诗。也有人把有些诗定义为哲理诗,我想说,抒情诗叙事诗里面难道没有哲理吗?把诗歌写得来是哲言警句,写得来是口号,写得来是标语大字报,——他忘了他在写诗,他太喜欢跳出来当哲学家、教育家或宣传家了,独独忘了是诗人——做的是一种叫做诗歌的艺术。

由于文学所凭据的语言不过是传达思想感情、塑造形象的符号,而文学形象具有间接性的特点(不是造型艺术,比如绘画和雕塑,不是行动艺术,比如戏剧,它们具有直接可感性特点),诗歌可以给欣赏者留下充分发挥想象力的广阔天地,像“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那样,诗歌最好还是通过形象及意象来传达你的哲理哲思好了,哪怕你的思想非常深刻和广远。否则,诗歌的文学性和艺术性会大打折扣。

28.散文的分行不是诗,白的无味的口水话不是诗,谜语不是诗,哲理警句的铺成泛滥不是诗,口号标语不是诗,粗俗粗鄙的文字不是诗。诗歌尽管在发展,但是必得要有基本的作为诗歌的原理,否则就不叫诗了。

29.一段散文体的回车键,一段回车键末尾的凑押韵。如果这样,不如好好写古诗词,古诗词的形式美感比现代诗要好。

30.诗是拿来读的,不应该是拿来猜的,不应该是拿来不知所云、不明就里的。

31.现代诗的根本问题是有没有诗意,诗情,诗味,诗理,诗趣,也即读不读得到“诗质”,即诗这种文学体裁的审美本质。写好一首现代诗是具有一定难度的,如米沃什所说,“一个清晰的诗节所承载的重量,胜过精致散文的整套马车”。

可以朴实无华,但是不能不耐人寻味;可以直抒胸臆,但是不能不没有内涵蕴藉;可以标新立异的创造,但是不能以让人不知所云、云山雾罩的唬弄来显示高深与现代。

32.诗词是文字的精华,以简文达博意,留下不可再筛的文字而成。很多所谓的现代诗不叫诗,如此回车键的“长短句”只能起到自我安慰的功用,不过,思考着记录着也能活便脑袋,贻笑大方或是贻笑百姓,总会有人不自知的,我倒觉得此种现象可作心理学意义上的个案研究。

33.诗歌是一个人高度精神化的表征,诗如其人,我确信。在文字中,人人都能找到知己,你的精神本能会识别它们及背后的他们。诗行的后面都站着一个人。

34.莎士比亚在戏剧史上的杰出意义在于他善于通过内心冲突来表现性格冲突,创造了“性格悲剧”,他常采用内心独白和“白日梦”的手法,表现人物内心隐秘的情感愿望的消长变化,以致作家本人被后世尊为“伟大的心理学家”。揭示人物心理活动的技巧,在托尔斯泰手里又有所进展,他擅长于表现人物从一种思想过渡到另一种思想,一种情绪过渡到另一种情绪的过程本身,被誉为掌握了“心灵的辩证法”。

诗歌创作亦须重视“心理表现”,考验诗人肉眼和“内视力”对人对事的观察、体味及整合,而不是单一化平面化的、缺乏心理深度的表现。

35.文学表现的细腻、丰富、深刻,就在于它包蕴的人性及事物的丰富性、深刻性、暧昧性。毋宁说,好的文学作品,包括诗歌,具有丰富性、多义性、潜伏性、不确定性,让人有五味杂陈的感觉与感慨的质地。

36.诗歌要能写出我们平日里感受到的东西——却没有说出和说不出来的一种暧昧不明,——写了和读了后又似乎明了或真的明了。

诗歌、乃至文学,我很看重诗人作家对“模糊地带”“灰色地带”的表现力,能够表达好它们,乃是高手。

37.现代诗,我特别看重写难以言喻的“微妙”,灵光瞬间抓获并与文字融合,乃是我赞赏现代诗的重要的审美观念。

现代诗,要有微妙感觉的瞬间抓获,是自己的语言表达,必得具有灵性,意象表达与心思合拍,意象要让人感觉得到它直觉什么、隐喻什么、象征什么、牵连着什么,哪怕读者说不出来,但能感觉到诗歌的那种感觉,那种滋味、意味。

诗人说,微妙之处对语言语气语感还需要思维要求高。

38.诗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它独有的音韵节奏,它句子的跳跃升腾,它意象的穿插变幻,能引领我们进入另一个时空,也能帮助我们瞥见或照见作者丰富的生命境界。

写诗推敲间,内心也得到吐纳、喘息,优游与整顿。每改一个字,就绽开一个不同的世界。既能帮助我们认识无尽的创造力与可能性,沟通不同的能量,也能帮助我们更深刻地认识自己和观照他人。

39.感兴、感应、感会,都是讲由感于外物而产生主观体验。既有了真切的主观体验,那么,诗歌,请写出你生命的内觉和灵魂。

40.诗人“感物而动”,用自己的心智感情去看待物事,则“外物感焉”,两厢情愿,惺惺相惜,彼此照拂。将这样的心物写下来,便成了诗。换言之,诗中的物,是为作者心智所感之物,是景语也是情语,更兼妙语,如果恰恰又是这样的小感觉小情趣的,我定义为: 诗歌中的“小品文”。

41.不经意间也许浑然天成,殚精竭虑倒可能失之粗疏。文论诗论中主张“神韵”、“性灵”一派,以“一味妙悟”、“不涉理路,不落言筌”的提法,概括了创作中的美感心理活动,更明确地肯定了美感的直觉性。

个人直觉性,指审美过程在形象的、具体的、直观直接的感受中进行,是没有经过分析推理的、基于阅历、知识和本能存在的一种思维形式,也是诗歌创作中的重要的思维方式。

这种依靠“直觉的顿悟”认识世界的方式与诗性思维相通,比如,禅门直觉影响于诗境创造,表现为两点: 一是使诗境更少滞碍,二是使诗境更加含蓄蕴藉,为诗歌意境增添无尽的神韵。
 

关于诗人

42.诗人是一个眼神敏锐,且手指总是放在扳机上的猎手。诗人的背后有两种素质: 一是具有哲学底蕴和逻辑思辨能力的人;二是手脚勤勉、有条有理耕作的农夫,他们和土地、天空最亲近。他们对着天空和大地发呆时候就是诗在孕育时。

43.诗人,应该是这样的人: 对社会有深刻的洞察力,对自然有亲近的爱,对人类怀具悲悯情怀。有哲学底蕴,通过诗的途径,比如直觉、体验、想象、启示等等,写出具有个性色彩和诗意的文学。

44.读诗,却发现了写诗的那个人。他诗行里的世界是一个打上了他的印记的世界,这个“他的世界”有他自身那种生命合成的烙印,有他比较确切的精神品相。

45.诗构建起彼岸世界。诗人是此岸与彼岸的信使。此岸得意或不得意都可在彼岸寻求温馨的寄望、获得永恒的宁静与爱意,特别于浪漫主义诗人而言。

46.不是创造地理上的转圆,而是穿越于时间与空间,而是开拓冲刺人文的世界。如此,出好诗。
心息则神明,神明则机灵。如此,出好诗。

47.坚强得足以把苦难当做快乐来感受,矫情了吧,而是,坚强得足以把苦难就当做苦难本身来体验,深入苦难肌理,痛到底了,或许就走出来了: 要么深情得平和温厚,要么足以把苦难当做快乐来感受。如此,出好诗。

48.不让种种观念、意见、书籍插在自己与事物之间,他的天性未受俗见的污染,他永远保留着看事物的新鲜的第一眼,这是孩子的眼睛,可爱可贵的赤子眼,是孩童诗的天真烂漫,由本真由直觉牵引,毋宁说是作为诗人永葆的未泯童心。

49.那些天性敏感而深邃的人,是具有诗人气质的人,因敏感而易受伤,也因敏感的受伤甚至痛苦而刺激起来了兴奋,而喷涌迸发,它们都长成诗歌深邃迷人的翅膀,不断地在审美境界中作自我超越。他们爱与痛,孤独又重情义,诗歌与音乐,天地与爱情,大约是终身的最慰藉。

50.一颗敏感而又坚强的心灵,敏感得不能不受伤、不得不痛苦,又坚强坚韧得不至于毁灭,这个时候,两种种子,齐头并进,扎根,萌芽,开花,开出一朵奇异恩典的,深厚的,痛与爱的,笑中有泪、泪中有笑的,叫做诗歌的花朵来。

51.借助于诗人式的跳跃运思可以帮助我们更为直接地得到他思想中最有价值的东西,可以立刻进入其思想的核心。这扇隐蔽又亮畅的门,你找到了钥匙,你成为了诗人。

52.
用审美的眼光迷恋人生。
用审苦的眼光痛彻人生。
诗人作家应该具有这样的眼光,这样两个看人生的大眼光大向度,否则,文字易流于轻飘,流于甜媚甜俗,流于弱力和黯淡无光。

53.伟大的幸福正是战胜巨大痛苦所产生的生命的崇高感。与痛苦相抗衡,正是在痛苦以及征服痛苦的战斗中,优秀的诗人艺术家在其诗歌中体验和享受了生命、高举了自身的生命力,同时也仰尚托举了诗歌崇高感的生命力。

54.他说小时候在江边开阔的坝子上自然生长,敏感月亮,在野地里走,心里有一种和年龄不相称的空旷感。我说这辈子上帝派你在人间当诗人。

55.现代诗诗人激活了语言感觉,拓展了语言表现力的疆土,但语言有自身的边界,沉默是一种。对最深刻的爱和最深刻的痛,对心潮万千却无语凝噎的状况,语词越来越难当重负。音乐、诗歌、绘画,都是秘密,打开诗歌秘密通道的钥匙就包括这要命的语言,哪怕你依稀找到撞到,也可见到魔力的隐蔽的花园。

56.大词,诸如正义、光明、真理、盛世、恢宏、辉煌、人类之类等等,诗人啊,你可不可以用一个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一个一个蝼蚁般的人,一件一件琐碎平凡的事,一件一件看似庸常却不平淡的事儿,如针尖刺血、如麦芒颤亮那般用小词来映照大词?

大词,因大,而化之,易空,流于虚;小词见实、感其真,四两亦可拨千斤,抽丝剥茧地翻检出喜乐悲欢的生存的真相。

大词,因为高大上,就有粉饰太平、回避现实中的病症的嫌疑。还因为细致深入不下去,于是,大词如泡沫般浮游上来了。

57.诗人需要澎湃的热血,更需要冷峻的目光。因为冷峻而有睿智的思考。

58.骨子里有众生皆平等的情怀,于是有了慈悲,对人间的苦难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情感;于是有了同情,对人间苦难中的人有了恻隐与怜惜;于是有了悲悯之心、悲悯情怀。

悲悯情怀是诗人作家的情感根柢,也是诗人作家情感中高尚神圣的、深刻广远的一种精神向度。

59.少一些怨愤偏执,多一些和气温良。因为怨愤和偏执是一把双刃剑。——可是,没有这一柄剑的锋利和决绝、没有持剑者的威风、豪爽与侠气,又怎能令敌者胆寒、警醒,又怎能有强悍的杀伤力?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出自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

60.诗歌的出击里,你蕴含着善良吗?怀持了道义吗?是不是以恶制恶,文字二度野蛮成恶?

61.当代诗人的一些直白地痛击现实及历史人文的诗歌,是逼出来的,不如此,读者转弯抹角地去体会意象意境,可能不如这样直接去感受和感慨系之。弯弯绕是隔靴搔痒,也就不翘兰花指了,直接刺刀见红。

可是,作为诗歌艺术而言,诗之韵味大减,当然也不全是白开水的白。这如何是好?而且诗人们不是不知道。这是带笑的悲戚、含泪的无奈么?

62.百感交集的旅程写不出来,可诗歌就写了出来“写不出的百感交集”,酸甜苦辣咸,丰富纤细滋味,生猛的却也是人情练达的滋味,全在诗中,并且具有理性融化于感性的抒怀表达,不落痕迹。——我却说不出来,只好碾磨玩味。——读诗《写不出来》有感。

63.诗是个性、秉赋、才情和灵感的综合,也应该是、必须是一种个体化、心灵化的东西。心灵化的东西往往耐人玩味,虽是零碎的记载,而结合起来全盘看去,仍有一个一贯的和连贯的生命,总是在诗行里有迹可循。

进一步说,写作,是一种个人化的表达,是一种抒发,也是一种权利。写着就好了,以此证明个体的差异,以此证明个体的存在,以此证明时间的金贵和有聊,以此证明时间的无聊和痕迹。

64.你是写诗的,你全家都是写诗的。这揶揄之语录可堪回味。——认定有价值的追求,值得耗费一生,即使被认为荒谬和无聊,比如写诗。

65.生活还有梦想的色彩和光亮吗?
你们的眼角是否依然有晨露一样的明慧滋润与海水一样扑扑的潮润?
那就写诗吧,读诗吧。

 

关于语言

66.“语言最能暴露一个人,只要你说话 ,我就能了解你。” (本·琼斯语)。 话如其人,文如其人,诗如其人,八九不离十,我信这个。语言是思想修为,语言是格调气质,语言是天赋异禀,语言是~哦不,我是说诗是一边在躲藏一边在揭开的那一种捉猫猫的符号,是一边在接近这个符号表现的本体又一边在逃离这个符号所表现的本体的——情志悖论。诗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67.现代诗的形式多少应该是“有意味的形式”,没有传统的机械模式,使形式获得了自由,同时兼顾自律。形式是诗人主观审美情感的表现和创造,是一种新的精神性的现实: 语词的句子的~喘息、停顿、拥挤、散漫、轻重、缓急、涩滞、咬合、勾连、及由它们整合的“一气灌注”,构成了诗歌的旋律节奏,是诗人歌咏吟唱的内在气韵。

68.有时只是对旧的题材、旧的句子的新的处理就蕴含着新的思想,反之,也可能由于表达形式的单调、僵死、习惯的惰性,结果使新的思想不能孕育形成。

69.我看到你们的叙述,你们的抒情,看到你们语言的修辞手法,你们语言的不修辞手法,你们的思想境界,你们的理性智慧,你们的感性感悟,你们深切的痛浅浅的痛,你们深刻的爱浅浅的爱,你们文字的妖娆诡秘,你们文字的雅驯典正,你们意象的清晰明锐,你们意象的混乱不堪,你们拉扯不清的呓语,你们自然流出的旋律,你们的活脱脱,你们的死板板,你们的豪放潇洒,你们的婉约深致,你们的喊声悲鸣,你们剖腹明心,你们的内敛低吟,你们的朴素无华,你们的灵秀通达,你们的灵光一现的刹那表达,我看到通过这样的努力,你们窥见神的手势,谛听神的旨意,传递神的信息。——而你,拿着一把解剖刀,拿着一把温柔体贴入微的刀刀刃刃啊,向外又向内,向内又向外,你想干啥?

70.有位诗人老师的现代诗,俗语和雅语结合,他要看看语言的跳跃性能出多少意外的效果。我认为挺好,生动活脱,有雅意,有大白话的诙谐有趣。现代诗不应该有这些人为的框框,能表情达意,意外之喜又在情理之中,耐读耐玩味。

要有对成规和因袭的思维方式的反抗,要打破固定僵化的外壳,打破惯性和心理定势。古典与现代,两种语言,并非泾渭分明,被人为割裂。我们要把它们结合起来,彼此加入对方,成为有机化合物。

71.诗歌以凝练的语言抒情达意、咏物言志,我们从中感获的审美魅力,大多出于一种情感与智性的有机结合、融化渗透。你似乎不能说哪句表达的是思想,哪句又是纯感觉,它们是合二为一的化合物。

72.写诗,对语言的锤炼和更新、保持鲜活与精准是有益的。现代诗的语言有着宽泛的包容性,几乎所有的网络用语和新生词汇都可以进入诗句,适时又适宜的语言,生动,活泛,不过气,有的是民间智慧和生活趣味,以及,生命质感,即使过了气,也是时代记忆。

73.语言是奇妙的组合,同一个词,在不同的语境里,感受性有别。词与词之间怎么搭配连贯成句,会有截然不同的效果。李清照的词,用词都浅白,但全词及句子又非常有味道。现代诗中,我同样读到了用词浅白但构成的有味道的句子,及其整个诗歌的味道。

74.诗歌是语言的艺术,“创造语言”是其重要且必要的法度。诗人要创造出有新奇感的语言。“语不惊人死不休”(唐·杜甫语),“两句三年得,一吟泪双流”(唐·贾岛语),“为求一字稳,耐得半宵寒”(清·顾文炜语),可见诗人为语言受苦,为语言“面壁”。

75.诗的语言在结构上与散文等文体的语言大异其趣。散文语言使用的主要是叙述、描写和说明性的语言,语言本身必须符合逻辑,语义明白晓畅,语法必须正确,其目的在于一目了然,不产生歧义、误解,只有这样才能阐明事理,叙述和描写事件人物。

而诗的语言是“对常规语言的有组织的歪曲侵犯”(俄国语言学家、诗学家罗曼·雅各布森语)。现代诗人除了运用好修辞形成诗的文学意象和意境外,还很有必要或者决绝地说必须从结构上对诗的语言作些改造、变形,形成一种“新奇的陌生化的美学效果的语言”,即诗的语言是“超常结构语言”,一种与日常语言的背离的特点,它常常有意识打破语言的规范。

散文语言的结构是单层面的意义结构,是语言习惯约定俗成的结果;诗的语言结构是富含多层意义和情感的意味结构,不同的诗有不同的意味结构。

诗的语言结构是诗人创造修辞表现情思时的自然产物,它不仅仅是对散文语言的改造。诗的超常结构是诗人用心灵进行诗性酿造的结果,不是对通常语言的机械加工。

现代诗的语言结构是一种弹性可变的结构。这种结构富含情感性、梦幻性,处于流动状态,变动不羁,戏谑地说,具有“颠三倒四”的“魔幻”性。

76.诗的语言在节奏、转换、跳跃上具有音乐的弹性和柔韧度,可以感觉到诗人生命的呼吸和脉动,其中也自然地含蕴着情趣,也就自然地有着写作和阅读的快感。

77.诗人最好热爱音乐,音乐会赋予诗歌以更好的节奏、旋律、和声与音色。

78.口语化诗歌写作,是对日常语言的诗化处理与二度提纯。沉潜于物事景观之中,默契神会,让语词精练、形象、生动,白描和写实,或者让语词就是它原始的笨拙,呈现语意本真的样子。可是,组合,融汇,通透,让句子们沉得下去又能飞起来,让它们唱歌跳舞,不仅表达“意义”,更要能表达“意味”。

79.确切地说,文学的工具是文学语言,而不是未经提炼的一般口头语言。但口头语也可以写成现代诗,运用象征、暗示、隐喻等表现手法而含蓄地表达感情,成为具有审美认识和情感态度的艺术,这其中,我读到了口语化好诗,印象深刻,过目不忘。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