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小说家马拉的诗 | 身在斗室,他怀有巨兽的悲伤

2022-07-07 09:14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马拉 阅读

马拉

马拉,男,1978年生,现居广东中山市。在《人民文学》《收获》《十月》《钟山》等刊发表大量作品,入选多种重要选本。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余零图残卷》等五部,中短篇小说集《广州美人》等三部,诗集《安静的先生》。


六百粒

从冬天的雪原到春天的种子有三百粒
从山鹰的翅膀到洞里的蝙蝠,它们的眼睛
有三百对。有人问你:
它们加起来一共多少粒?
一群羊加另一群羊到底是几群羊?
种子能不能和眼睛相加?我知道
坦克加上炮弹约等于灾难,它们能相加;
爱情加上水手和风暴,可能是个悲剧,
它们一样可以相加。有天早晨,
我试图让朝霞加上落日,黄昏不答应;
很久以前,皇帝曾经加上圣人的仁慈
历史三峡久久徘徊不肯东去。
我用三百粒种子换三百对眼睛,
我用土里的先人换一颗含钙的石子,
整整六百粒,足够用来加减
甚至乘除,只有一种情况它等于零。


因为一克黄金

据说,天王星下钻石雨
人类因此产生忌妒。天王星的钻石
像地球的雨一样落下,它们也羡慕
为什么地球上有会说话会骗人的神灵?
如果神创造宇宙,黄金会不会思考?
我想,会的。
黄金如果不会思考,就一定不会被呈现
就像肉体比黄金更柔软,更懂得水的美妙。
我有光年的悲伤,也有一克黄金的痛苦
钻石一样落下,在寒冷的行星带
宇宙中的星球在转动,在黑暗中想象。
把黄金赐给天王星,让钻石落到地球上
它们之间的怜悯会产生意义,
像一克,像黄金,像我荒谬的确信。


彩虹

法师说:等雨下到山前
你就该离开了。为此,
我期待过年轻时的乌云,
随之而来的风暴让我颤栗。
我以为那是奖赏,像我因为爱
打开少女胸前羞涩的白云。
我经历过一些雨,从山前到山后
有时也从山后到山前。池塘里
绿色的青蛙爱抚漂流的浮萍,
圆弧形的“呱呱”声,
将落下的雨水一一收集。
当我闲坐,看雨后的山间白雾
我爱彩虹的恩赐,光特意将它送来
再带着古老的法术,消散,离去。


再致妻子

妻子害怕我写诗。
心碎于我酒醉后厌倦人间,她接受
她腿上的肥肉和头顶的白发;
她渴望她爱的男人不仅爱他们的儿女
更爱她日渐美妙的灵魂。
这个傻女人,永远无法理解水面的波纹
蜻蜓为何在雨前低飞。
她的爱纯朴单调,像阳台晾晒的衣服
像我半夜翻身时握住的她的乳房。
我热爱写诗的荒谬①,全世界的神灵可以作证
印度有比别的国家更多的神灵
我因此对恒河产生更多的敬意。
我的女人,我亲爱的妻子,请你不要害怕
诗歌不会让你更美,但会让我更像一个人
让我远离畜牲的形态和猪狗的嘴脸;
如果有一种幸福,你不能理解
就像我面对大海心如止水,而你
澎湃如翻滚的海浪;你一定能够理解
我们有效的亲吻都在沙滩上,暮色沉下
淹没你经期染红的白色裙摆,
这巨大的,来自黑暗深处的微妙善意。

注:①此处系化用辛波斯卡《种种可能》中“我偏爱写诗的荒谬/胜过不写诗的荒谬”。


我还在写诗

我说过不写诗,但我不准备守信。
法律不会因此制裁我,道德也不会
语言欢迎我回来。石头怎样被雕刻
水怎样被吹出波纹,我就有怎样无赖;
诗喜欢被诗人持续骚扰,
她厌恶伪君子胜于卑劣小人。
为什么写作或者为什么要写诗?
这并不是追问,也不是存疑在心,
而是肯定。比铁还要坚硬的肯定。
当我深夜回来看到雨中的落花,我写诗
当我迷恋白云围绕着山间回荡,我写诗
当我痛苦于伤害的美残缺不全,我写诗
当我知道自由和爱已如同奴仆,我写诗
我写诗有一万种理由,不写的理由没有一个。
鸟儿在笼中鸣叫,我在斗室中徘徊
非洲大草原上雄狮在午后的温热中闭上双眼
诗意的大自然,有另一支笔在书写
它使用不存在的语言,每个地球人都懂。
我用狭隘的汉字,用一声叹息的力气
写下一声轻轻的,几乎听不到的叹息。


作家故乡游

作家们约着故乡游,从广东至漠北
我想象过旅程。它是诗意的
带着木头经年之后沉郁又迷人的气息
谁没有故乡?谁又没有在垂老之前想它?
对出生地而言,没有老人,只有孩子。
乡下的水曲折着流进城市,河流
在入海口由淡变咸,这像个隐喻:
细小的甜终将汇入浩瀚的苦。
成年了,肥胖秃顶的孩子们试图找回
丢失已久的甜。他们能否如愿?
我不知道,但我一定不会。
飞机从先人的坟山起飞,湖泊和水鸟
已是禁忌。这个地球上曾经被人遗忘的角落
成为资本硕大的钢铁奇迹。钢铁的味道
难以溶解于水,我无法饮下;
那一口甜会在路上拉丝,从南中国到北中国
从山顶洞人到美妙的AI机器人,
而我没有乡愁也没有悔恨。我装作这样。


女儿不允许我后悔

我曾为醉酒而后悔,但今天不会
睡眠太美好了,像是从幽暗的隧道中新生
光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我看见它。
女儿坐在我床边,她十四岁
有全世界最好看的线条,最迷人的气味
我们讨论全等三角形和高考的分数
这些世俗的事情让我们又亲近又远离。
她是我的小公主,有了她我就是富裕的国王
有一天,我会把这份爱施舍给凡人
我如此阔气,不惜成为最后一个乞丐。
只有这一个人,相信我说的酒话
她自信我爱她胜过我自己。
当她把手放在我的额头,我早已原谅了我自己
我的女儿不允许我后悔。


这首诗献给火龙果

妻子拿回果苗,种在阳台花盆里
对待植物,她没有对待儿女的耐心
她是个管生不管养的混帐母亲。
我替她养育二十多个绿皮肤的子女,
带刺的这个是我最讨厌的
干瘦,霸道,不容亲近;
我想过弃养,妻子不同意。她坚信:
它能结出比果园更好的果实。
回家两年后,它终于冒出了一朵紫红的花蕾
那丑陋的样子像我对人类的持续偏见。
有天傍晚,我像往常一样浇水
青山像往常一样翠绿,不像有奇迹发生的一天
火龙果开花了,洁白,盛大又庄严
我被这美所震撼,它像昙花一样骄傲
不愿长久逗留人间;又像对我的报复
让我从此心心念念,为往日的狭隘而羞惭
因为花,我原谅了它的倔强和尖刺
我对它的果实并没有该有的兴趣。


巨兽

抹香鲸在大洋深处游历,
它有我永远无法到达的深度。
我们见过各不相同的事物,
也不试图相互理解,我也无法理解,
海平面三千米以下深处的黑暗,巨乌贼和皇带鱼
它定然也无法想象人为何能离开水?
这是天然的差异,我们甚至没有必要
知道彼此的存在;蓝色的星球悬浮在宇宙中,
巨鲸游动,它见到人类的机会
远比人类见到它要少。我猜想:
它从未喜欢过人类,人类喜欢它;
因为好奇,因为十八世纪欧洲街道的黑暗。
遥远的东方,美好的东方
一位诗人打开电视,他看到海底的电榄穿过海峡
身在斗室,他怀有巨兽的悲伤。


女诗人出生之地

女诗人如果太美,如果她出生在美洲,
比如智利,比如墨西哥或者加勒比海沿岸。
那都不错。如果她出生在亚洲,即使在日本
也可能会是一个悲剧。在亚洲
有歌颂女人的传统,仅仅只与她们的肉体相关。
比如贞洁烈妇。比如东瀛白脸的歌姬和母亲。
没有人会爱她们的才华,哪怕她们真的有。
在有些地方,女人可以成为诗人;
在另外一些地方,诗人只配拥有女性的性别。
爱一个女人,同时爱一个诗人
如果她们合而为一,在中国多是来自扬州的瘦马
诗只是男人敏感的性器官,宫墙外的垂柳。
他们不配得到爱,更不要说这爱来自女诗人
诗以单调的性别写下,像是无性繁殖的婚姻;
聂鲁达的草垛和绝望的情歌还在那里,在那里
女诗人用力地爱着仰慕她们的漂亮男人。


写作者底线研究

我有两个常看的诗人群。
一个以广东省内诗人为主,另一个
以大学教授为主。作为诗人
如果以说真话为天职,我得说
这两个群是我见过的马屁之风最盛
自摸最嗨的群。我坚决不退群
只想以此提醒自己,你并没有那么糟糕
至少你还没有成为斗方名士的欲望。
我理解诗歌的艰难,也理解鼓励的重要
我赞美我热爱的作品,面对平庸之作
我至少可以保持沉默。
在祖国的边缘,在世俗的中心
我写作,我并没有唐伯虎的高傲之心
我需要人间造孽钱。我的儿女比我更需要。
除了女人和暴力,我不说谎
更不会对文学撒谎。在我看来
这是一个写作者最低的底线。


再再致核心

我爱核心,这并不表示
我对核心之外的女人没有非分之想。
她再好,也不会具备女性所有美好的特质。
我爱她,因为她的缺点而非优点,
婚姻无比现实,容忍缺点比接受优点更重要。
我娶了她,意味着我已经接受。
我从不相信有完美的妻子,
但我知道有彻底的悲剧。
妻子知道我的缺点,而她嫁给了我,
她需要比我更大的勇气。


日常生活

从卧室窗口可以看到大王椰局部的枝叶
军分区宿舍楼白色的窗子,红色的屋顶
再远处,山影和云彩时时变幻
雨中多是流动的灰雾,乌云纠结成团
当肥胖的白云堆积,必是晴朗的好日子
屋内我熟悉的景致都停留在原处
玻璃杯在书桌上度过整整一个下午
安静的气息中,蜡笔和电视机遥控器即将睡醒
儿子很快从幼儿园回来结束我一天的工作
又是平常的一天。我想了很多事
夏日的芒果落在地上,荔枝等着让人购买
我将在傍晚出门。时间流逝,意义就在其中。
朋友圈跳出一条消息,一位美好的女性
因为癌症死去。这是台风过后阳光灿烂的下午
大王椰的叶子刺一样扎进干净的空气中。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